庚子悲歌 — 义和团祭

作者:赵大夫话室  于 2020-12-21 22:1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历史事件|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评论

关键词:义和团, 庚子年

       今年是中国的庚子年,新冠肆孽。本来就有庚子多难的说法,翻阅中国的历史,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 1960年,非常严重的自然灾害……。1899年—1900年9月7日,在中国北方爆发的义和团运动,也称庚子事变,至今有120多年,但关于这次运动的评价两极,极端肯定与极端否定者均有。肯定者认为是朴素的、自发的群众爱国运动,粉碎了列强瓜分中国的迷梦;否定者认为,义和团的团众们愚昧、无知、盲目排外、滥杀无辜,是“愚民”、“乌合之众”、“迷信”,被“洗脑”和利用的一群人;更有甚者还认为,正是由于义和团的蛮干,才导致了列强对中国的联合进攻与瓜分。

      在改革开放前,关于义和团很少有人对官方的结论提出异议。但近20-30年来出现了各种声音。诸如“大宅门”一类的电视剧中,义和团的形象不再那么正面,参加者往往都是些好吃懒做之徒。近一段时间,“义和团”仿佛成了某些人口中的贬义词和口头禅,在两岸三地的媒体及网络上,在互相攻击,指责别人愚昧无知时,不少人都喜欢骂别人“义和团”。

      义和团真的如此不堪吗?
                                                                   
1.关于运动起源

      说到义和团的起源,西方传教士是个无法回避的问题。15世纪后期,随着地理大发现及西班牙、葡萄牙的对外扩张,欧洲传教士纷纷前往世界各地传教。中国是天主教传教的重点地区。明万历年间,耶稣会士率先入华,掀开了明清时期中西方科学与文化交流的序幕。他们试图在中国定居,但都未成功。直到1583年,耶稣会士罗明坚、利玛窦等始以“番僧”的身份到达肇庆,开启了耶稣会在中国内地传教的历史。此后,耶稣会陆续派遣传教士进入中国。当时,来华传教的西方教士有数百人之多。清代雍正年间,禁止天主教在华传播,传教士除少数在朝廷供职者可获豁免外,皆被逐离中国。鸦片战争后,外国传教士凭借不平等条约卷土重来。据天主教方面1949年统计,当时在中国传播天主教的外国传教士有5500人。西方传教士在中国的活动,备受争议。一方面,传教士在促进中西文化交流,传播西方科学技术,从事慈善救助活动等方面,做了一些好事,这是应该承认和肯定的;另一方面,1840年鸦片战争后,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这个过程中,一些西方传教士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事实上充当了侵略中国的工具。他们参与贩卖鸦片,策划1840年的鸦片战争,参与1900年八国联军的侵华战争,参与策划、起草对华不平等条约,享有不受中国法律管辖的“治外法权”,以“教案”为借口强化西方列强在中国的统治,阻挠和反对中国的反法西斯斗争等。

       和佛教、道教不同,基督教传教喜欢深入基层,扎根到农村,凡有人聚居处,就要建教堂,主动传教,步步扩张。建教堂,传教义,发展教众,那就要和地方上的百姓、农民争夺土地和各种权益。教堂的选址,大都是传教士巧取豪夺的乡村土地,而地方官员不敢得罪外国人,一味护短,双重标准,使得传教士们有恃无恐,在地方上仗势欺人。而很多西方国家的冒险家、流氓、强盗、不法之徒,也借着“传教”的名义,深入中国内陆,横行霸道。中国本土的不法之徒、恶棍流氓看到清朝地方官员在洋人传教士面前的软弱无能,妥协退让,于是纷纷加入基督教,只要入了教,就获得了特权,为虎作伥,变本加厉欺压中国百姓,使得社会矛盾不断激化。

       中国文化总体上是开放和包容的,对外国文化如此,对外国人也是如此。佛教早已融入中国文化,开封犹太人早就无影无踪,大批阿拉伯商人已变成了我们的回族。基督教和天主教早期也没引起多大反弹,然而随着大批“洋垃圾”以及“二鬼子”,在中国无视司法,欺男霸女,横行无忌,还能拥有“超国民待遇”,老百姓怎么可能不愤怒?这就导致“教案”频发,冲突不断,当地官府只听“教民”的陈述,不给普通百姓伸冤,如此才会让矛盾愈演愈烈。中国老百姓是最能忍耐的,也是温和怕事的,不到万般无奈是不会揭竿而起的。他们为什么不要身家性命,也要去和洋人拼命?只能用一个词来表达,那就是“忍无可忍”。

       正如义和团领袖于栋成所发布过一个布告,布告如此写道:“若辈洋人,借通商与传教以掠夺国人之土地、粮食与衣服,不仅污蔑我们的圣教,尚以鸦片毒害我们,以淫邪污辱我们。自道光以来,夺取我们的土地,骗取我们的金钱;蚕食我们的子女如食物,筑我们的债台如高山;焚烧我们的宫殿,消灭我们的属国;占据上海,蹂躏台湾,强迫开放胶州,而如今又想来瓜分中国。”

       袁世凯尽管极端仇视义和团运动,但也说了实话 “东省民教积不相能,推究本源,实由地方州县各官,平时为传教洋人挟制……往往抑制良民……而教民转得借官吏之势力,肆其欺凌,良民上诉亦难伸理。积怨成仇,有由然也。”

       这就是义和团运动爆发的原因。

2.关于迷信

       义和团确实存在封建迷信,但这不是他们的专利。历史上所有的农民起义,从陈胜吴广、张角、黄巢、再到太平天国,哪次不迷信?任何时代和阶层都有其“历史局限性”。以现代标准,去要求100多年前目不识丁的普通农民,是否厚道?

       20-30年前,中国大陆气功盛行,各类大师此起彼伏,层出不穷。这是不是迷信自有公论。仅举一例,20年前,一群留学欧美的博士教授们,出于对某领导人对某团体镇压的仇恨,在全球范围内,在某一时间点,发起了“发正念”活动,希望这人归天。但效果并不理想,至今这位领导人已过90高龄,仍健在;再如,在王林大师身边,既有中国首富、影后、歌后、主持人,还有铁道部长。这些人哪个不是高知背景,且绝顶聪明,为何没人指责他们迷信?

3.关于盲目排外及排斥现代文明

      义和团反对西方侵略、排斥西方文化、毁坏铁路、拆毁电灯等是事实,不可否认。一群异邦人士,整天惦记你的家园和土地,还有“二鬼子”助阵、官府的默许,想不排外也难。如果每个外国人都像白求恩那样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是否还存在“排外”的土壤?这两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大肆关闭“孔子学院”,积极打压华为的5G,这是什么行为?是否是盲目排外及排斥现代文明?

4.关于滥杀无辜

       中国官方未有正式史料证实,据教会人士的统计统计,共有241名外国人(天主教传教士53人,新教传教士及其子女共188人)、2万多名中国基督徒(天主教18000人,新教5000人)在1900年夏天的被杀。以上数据是否精准暂且不论,但有几点需要指出:

1)义和团众及普通民众在这次运动中,被外国联军及清政府杀死的人数肯定远远超过这个数据;

2)被义和团众杀掉的,除外国人和中国教民外,很少有真正的无辜者,这一点与大西皇帝张献忠在四川的所作所为截然不同。中国教民是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作为中国人被自己的同胞杀死确实是历史悲剧;但他们作为精神上的“外国人”,不少人干了欺压乡里的恶事,相当于二战时的“伪军”或“皇协军”,所以说,至少有一部分人死得也不冤。

       义和团运动的“盲目排外及排斥现代文明”,包括现在还没下台的川普在内不少人都在干;义和团的迷信行为自古就有,以后也不会消失;他们的滥杀无辜无论规模和人数也远不及当年的蒙古铁骑、黄巢或张献忠。但为何他们就那么招人恨,只到现在还被很多人恶毒咒骂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杀了洋人,动了洋人的奶酪,这还了得!站在真正中国人的角度看,他们的愚昧、迷信、盲目轻信都可理解,他们的杀戮也能谅解;而站在洋人的角度看,他们就是大逆不道、死有余辜。

      义和团运动是一次由农民群众自发的反帝爱国运动,虽然失败了,但它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义和团的英勇行为,表现出中华民族的不甘屈服的反抗精神;义和团运动沉重打击了外国侵略者,粉碎了其瓜分中国的计划;同时还间接打击了卖国的清政府;义和团运动促使民族觉醒,对民主革命的胜利起到了推动作用。

       现在不少人喜欢站在历史的制高点上,以现在的水准去评价太平天国、义和团;其实,我们21世纪的大多数现代人,真的比他们高明、聪慧,比他们更勇敢、更善良,更有办法救中国吗?现在不少男士面容白皙、涂眉话眼,喜欢讲你宽容、仁爱、人权,然而强盗们听得懂吗?面对强敌、枪炮刺刀,这些人迈得动腿吗?

      倒是当年义和团的敌人,八国联军的统帅瓦德西如此评价义和团:“我们对中国的民众,不能看成是衰弱不堪或者失去道德品质的人。实际上,他们还有无限的生气。中国人素有英勇善战的精神,并没有完全丧失”“无论欧美日本各国,皆无此脑力与兵力可以统治此天下生灵四分之一……故瓜分一事,实为下策。”

       当年的义和团勇士们以大刀、长矛为武器,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毫无畏惧、冲向敌人,打洋人、杀洋人,他们所表现的血性,让洋大人们震惊。面对如此有血性、有文化底蕴又人口众多的民族,他们放弃了彻底征服、瓜分中国的梦想,改为与清政府合作,从而使中国人避免了印第安人和印度人的命运。仅凭此点,义和团远动,功彪史册,它的不足和缺点有什么不可原谅的呢?

       历史研究往往有这样的规律,越是对某一国家的历史进程有着重大影响的事件或人物,对它们或他们的评价越容易有争议;反过来亦然,越是有争议,就证明它们或他们对历史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之所以评价两极,都是因为每个人的立场和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

       我们的先人用他们的牺牲,保全了我们的国土、我们的血脉和我们的文化。仅以此文纪念那些在外敌面前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先人们。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qxw66 2020-12-22 07:53
马克吐温---我也是义和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2-22 08:0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