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战俘去台湾后,过得好吗?

作者:赵大夫话室  于 2021-10-15 02:2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历史事件|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关键词:志愿军战俘, 台湾

志愿军战俘是一个与“冰雕连”一样沉重的话题,关于这些战俘在战俘营的遭遇,请看下面这个视频。

 

https://youtu.be/KCKiDbsElZI

 

 

看着视频中战俘们的遭遇及无助、凄苦的表情让人终身难忘,难怪有些镜头被作为绝密资料尘封数十年。然而这些前辈毕竟为国殊死奋战过,他们不应该被遗忘。

 

据统计,志愿军战俘中有6673人回到了大陆,14334人到了台湾,另有12人到了印度。

 

这些战俘回到大陆后,曾经遭受过不公平待遇,后又给予平反。鉴于这方面的资料较多,就不赘述了。那么去台湾的这14000多人,又过得如何呢?

 

1.赴台过程

           


1954120,早晨9点, 14000多名战俘挥舞着青天白日旗、高喊“回台湾”的口号,离开了朝鲜板门店附近的联合国军战俘营。扛着孙中山、蒋介石巨幅照片的台湾代表团迎上来,向战俘们表示热烈欢迎。不少战俘纷纷向孙和蒋的照片致敬。在美军陆军第八军的护送下,530辆卡车把战俘送到仁川。在这里,他们转乘15艘美军运输船去台湾,美第七舰队和美空军第五军则一路随行保护。

 

在海上漂泊了88个小时后,他们到达目的地 — 台湾基隆港,另有142名重伤病员,已先由军机直接送往台北接受治疗。

 

2.回台伊始

 

台湾方面动用了极高的规格来欢迎志愿军战俘抵达台湾。蒋介石派了蒋经国、张其昀、谷正纲等到码头欢迎。站在岸边的蒋经国,甚至流下了泪水。欢迎场面之宏大,媒体报道之热烈,自不必说。上岸后,又分乘225辆军用大卡车,分成5个支队,由摩托车队前导,救护车、通讯车随行;另外还有国民党安排的广播车沿途播放歌曲散发传单。车队到达台北后,沿主要街道行进,沿途不断有人燃放鞭炮,一派喜庆气氛。

 

123,心情激动的蒋介石接到伤病战俘先期乘军机平安抵台的报告后,这位败退台北后,饱受失眠症困扰的67岁老人安睡了9小时。第二天,他在日记中写道:“实为今年来最安眠之一夜也。”在日记中,蒋介石把此事称为“五年以来精神上对俄斗争之重大胜利。”

 

台湾还举行了盛大的欢迎集会,行政院长陈诚在会上致词。不久,蒋介石还派总统府参军长桂永清代表他前往各义士新村及各医院宣慰战俘们。24日,他又出面接见战俘代表三十余人,对他们慰问勉励。他说:你们这次回到自由祖国的怀抱,就犹如被匪绑票日久的子弟,经过了漫长的挣扎和斗争,终于获致了今日,比父兄子弟团圆欢欣更为有意义,有价值,无比快乐和胜利。他要求全体战俘为三民主义而奋斗1955123日,台湾当局为纪念战俘们到台一周年,又将该日定名为自由日,发起条条大路通自由运动

 

 

3.台湾的承诺及安置情况

 

然而喜庆过后,台湾方面“战俘去台湾后可以自由选择职业、不肯去台湾的,可以选择前往中立国”等承诺,并没有兑现。行政院长陈诚在视察大湖、杨梅等地志愿军战俘驻地时,曾虚弱地解释道:国家的自由和个人的自由是分不开的,要争取个人的自由,必须争取国家的自由

 

欢迎活动结束后,战俘们立刻丧失了做自由平民的权利,失去自由,并被迫接受国民党方面所授予的义士荣誉,被集体送往台北市郊的苦苓岭接受洗脑。台湾国军总政治部在这里设有一个叫做心战总队的部门。还施以密集课程,强迫义士上课,灌输党国思想教育。台当局又发起所谓请缨从军运动,强迫战俘签名附和。两个月的思想训导之后,台湾当局于195445日公开宣布:全体志愿军战俘宣誓加入国军部队。在编入之前,蒋经国领导下的义士就业辅导处曾对全体战俘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调查,其比较关键的几项数据如下:战俘总数14334人,其中21-35岁年龄段者12229人;文化程度为大学者仅4人,无学历者6986人;军官、士兵比例为110。这些调查资料,直接影响到了台湾方面对战俘们的分配调拨。

 

就业辅导处制定的志愿军战俘志愿加入国军的门槛是:16岁以上40岁以下;体检合格;政治考察合格。结果,大约有12300人被编入国军,占战俘总数的86%;其余2000余人,有1000余人因为年龄不合标准而被淘汰,以平民身份另行安置;此外还有1000余人,究竟因何原因未被编入国军,则不得而知;其具体去向,也尚无统计资料披露。

 

为便于消化,每个军事单位只分配一个战俘。他们先是被编入新兵营接受基本的军事、政治训练,然后被个个击破式地分散分配到各个具体单位,原则是每个单位只分配一个战俘,如此来保证战俘们被孤立后能够迅速融入国军。至于部分被分配到军事单位,但始终心怀不满的战俘,则多被送往特设的反共义士感训团接受二次洗脑,待政治思想合格后再返回军队;仍不合格者则有可能被送往火烧岛监禁关押。

 

至于战俘们参军后的具体待遇,受自身文化程度的影响比较大。陈诚在台湾担任行政院长期间,很重视专门技术人员,为这类公职人员制定的薪酬比普通公职人员高出许多;军队系统也不例外。战俘们进入新兵营后,经常被鼓励去考取各种技术类的特训班以及各兵种的专业学校,有一定文化的战俘因此受益颇多。至于那些文盲、半文盲战俘,则大多被分配去当列兵、伙夫、马夫、勤务兵,虽然有按年资加俸的优待,但境遇与有文化的战俘比起来,就相差甚远了。尤其是退伍后,许多人只能干些底层的粗活,生活大都比较困苦。当然,最实际的,还是1954105日通过的为国军士兵制定的《授田条例》,按照这个条例,每个退伍的战俘将被授予年产两千斤稻谷的田地。只是台湾田地本就很少,等轮到这批义士们授田时,已经无田可授,最后当局选择以发放与田地价值相当的现金作为补偿。

 

4. 战俘们的国际活动

 

19542月到11月,台湾当局组织各种义士访问团在岛内外到处活动。台湾当局非常看重这些战俘们所带来的宣传效应。所以,一方面战俘们被强迫参加国军,另一方面,台湾当局还组织了各种各样的义士访问团,到处出访19542月到3月这段时间,义士访问团主要局限于访问台湾本地各县、市以及各部队;从4月份开始,义士访问团开始被陆续派往海外。参加访问团的战俘,主要是原战俘营里会英语的亲国民党骨干;这些骨干分子,部分是原国民党干部或士兵,部分则是台湾派遣进入战俘营的特务;而且各访问团均配备有台湾当局的情报人员作为顾问,以便监督。菲律宾、泰国、日本、越南、美国、古巴、西班牙、法国、意大利等国家,均曾多次留下义士访问团的足迹。

 

5.战俘们的晚景

 

随着战俘们的宣传价值与日俱减,他们与普通国军之间的差距也越来越小。战俘们从军队退役后的境遇,与普通国军退伍军人,也就是所谓的荣民们中晚年的遭遇,大致相同。一方面是外省人语言不通、习俗不同,本就难以融入台湾本土社会;另一方面,50年代出于反攻大陆的需要,台湾当局又针对他们制定了一系列苛刻的特殊限制,如延长服役期限、限制结婚条件等等,导致荣民们的成家、就业、医保、养老全都成了问题,甚至激发为社会事件。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台湾当局于195411月设立了由蒋经国全盘主持的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蒋经国主持退辅会不到半年,为荣民们先后建立了屏东隘寮农场、嘉义大埔农场、宜兰三星农场、花莲寿丰农场、彰化二水农场等,让荣民们得以在此通过务农自食其力。后来又在屏东、花莲、台南、新竹等地修建荣民之家,解决年老荣民的养老问题。195666日,台北荣民总医院也在蒋经国的推动下开始兴建,三年后建成投入使用,该医院成为许多荣民看病的地方,因其设施先进、专家阵容强大,许多国民党高层人物诊疗的首选。

 

婚姻是战俘们最大的痛。或许是顾及到赴台战俘们的特殊性,一开始在台湾的桃园县曾特别修建有一所义士之家,专门收容那些退役后无力自谋生路又无处投靠的义士。后来,义士之家更名为荣民之家,战俘们和普通国军之间的区别,也就消失了。与普通荣民一样,战俘们最大的痛不是养老与医保,这些问题随着台湾当局的政策已渐渐解决,台湾当局解决不了的,是他们的婚姻问题,如桃园的义士之家所收容的光棍义士,就曾一度达3000余人。

 

1988年,台湾当局正式允许志愿军战俘返回大陆探亲,免费为其去除身上敏感的政治刺青。

 

198913,大陆出台《关于我军被俘去台人员要求回大陆定居的处理意见》,由此,战俘们不但可以返乡探亲,也可以选择回大陆定居了。该处理意见规定:

 

我军在战斗中被俘去台人员,不同于一般台胞和在台湾的国民党老兵。他们要求回大陆定居,经说明大陆生活条件等情况后仍要求定居的,原则上应予批准,并予以妥善安置。……对批准定居的被俘去台人员的政治历史不审查、不追究。对他们被俘前参加我军的一般历史应予承认,但不补办复员、转业和离休、退休手续。……”

 

这些前辈们真的不易!

 

 


高兴

感动
1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赵大夫话室最受欢迎的博文
  1. 赵少康是统派、独派、骑墙派? [2021/02]
  2. 2024年的台湾,谁主沉浮? [2021/02]
  3. 比港台更亲近大陆 - 可爱的缅甸果敢、佤邦同胞 [2021/03]
  4. 两岸关系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为何大多数台湾人临危不惧? [2021/03]
  5. 台湾统派的现状和未来 [2021/04]
  6. 如何评价刘志军?贪官、罪犯乎?高铁功臣乎? [2021/04]
  7. 军人当政的虎狼之国,缅甸华人割据政权 – 佤邦缘何30年屹立不倒? [2021/03]
  8. 眼中的文革,观“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有感 [2021/05]
  9. 失而复得的团聚,一家四口打牌记 [2021/03]
  10. 又一个“红场事件”,我看福建男子驾驶橡皮艇“叛逃”台湾案 [2021/05]
  11. 从昨日美前高官访台,看蔡英文在国家统一大业中的实质作用 [2021/04]
  12. 文革“炮打司令部”事件再现台湾, “中国人的政党”- 新党前景堪忧 [2021/04]
  13. 印度的软肋 –分离主义倾向严重的东北七邦 [2021/04]
  14. 家乡的故事2:东方人类的故乡、冬奥之城 - 张家口的古往今昔 [2021/04]
  15. 世界知名期刊“经济学人”杂志将台湾列为世界最危险的地方,是否靠谱? [2021/05]
  16. 复旦刀客事件有感 – 给人活路,也是给自己活路 [2021/06]
  17. 作为海二代医学生,儿子眼中的中西方文化、孔子、郑和、冯友兰 [2021/08]
  18. 从欧美国家新冠肺炎防控不利,看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重要性 [2021/02]
  19. 新冠病毒溯源之战:美国德堡实验室及武汉军运会疑云 [2021/08]
  20. 收复台湾的最新建议:“智统”、“冷武统” [2021/06]
  21. 东奥会奖牌榜有感:中国时代来临、“赶英超美”只是时间问题 [2021/08]
  22. 明年解放军采购军功章增长百倍, 大战将至? [2021/09]
  23. “新疆种族灭绝” 与中国的人口问题 [2021/02]
  24. 也谈毛主席像章事件:中国奥运选手佩戴像章的心理动机是什么? [2021/08]
  25. 为中国外交点赞: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塔利班 [2021/07]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15 21:5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