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夫话室 (已有 1,272,343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82538

赵紫阳父亲死因:生病、迫害、处决?

作者:赵大夫话室  于 2022-4-20 21:0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历史名人|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关键词:赵紫阳

赵紫阳作为曾经的党和国家“第一号”领导人,在中国历史上留下重要印记。关于当年“春夏之交”时他个人决策的心理缘由,有一种说法认为与其父当年的死因有关。因为父亲对每一个人,包括大人物都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力。这种说法是否有根据呢?

 

1.赵紫阳父亲其人其事

 

赵紫阳的父亲赵廷宾,乳名秋喜,字良卿,1893年出生于河南省滑县桑村乡赵庄村一户殷实人家。妻子刘稳,是赵廷宾的结发妻子,也是赵廷宾的唯一妻子。

 

赵廷宾少年时曾在距本村十公里的邵二寨村(今属长垣县)上过几年私塾,略通文墨。由于其父亲赵金峰不识多少字而依然发了家,拥有土地一百六十多亩,成为村里仅次于著名妇科医生大先生的第二大富户,因此赵廷宾接近成年时即弃学经商。他先在古城开封做了几年小生意,后来由于弟弟国宾坚持要上大学,家里无人照应,便返乡主持家务,并兼教一段私塾,后来又与挚友贾朝卿合股在桑村集南北大街路东开设了一家粮行,字号“粮泰”,除了收取佣会(手续费)外,兼做买卖粮食的生意,人称“少掌柜”。

 

赵廷宾动员父亲把家庭积蓄交给他,在夏秋新粮上市价格偏低时购进粮食,在冬春青黄不接粮价上涨时卖出囤粮,着实赚了一笔钱。1940年日军大“扫荡”之后,粮行不能正常开业,他又在桑村集烟丝作坊入股作烟丝生意,生产一直持续到本地解放初期。

 

与此同时,他也不放弃种庄稼这个老行当,买了十几亩地。

 

无论是种地还是做生意,赵廷宾从来不惜力,不怕苦。吃冷窝窝头,喝凉水,露宿街头、寺庙,那都是家常便饭。由于长期积劳过度,加上其母亲原患痨病的传染,三十多岁便患了肺气肿。

 

有一年,有股土匪窜到赵家,声言要绑赵廷宾父亲的票。赵廷宾为了保护父母,挺身而出,表示愿跟他们们走。土匪们还把赵廷宾的堂弟赵明喜一起绑了去。赵廷宾一路上主动与匪徒们搭讪周旋,没有遭受皮肉之苦。待到天明,正好国军剿匪,赵廷宾没有只顾自己逃跑,而是先找剿匪部队,让部队把一同被绑的堂弟赵明喜从土匪藏匿的柜子里救出来,一同回家。1940年,赵廷宾的父母又遭到日伪军第四路军范龙章部的绑票,他四处托人,终于用一万一千块现大洋将父母赎回,免遭了被“撕票”的厄运。这次虽然导致了家庭经济元气大伤,但好歹算是保住了二位老人的性命。赵廷宾舍己救堂弟的机警及舍财救父母的义举,一直被后人传为美谈。

 

1937年七七事变后,赵廷宾耳闻目睹了日本侵略者烧杀掠抢的种种暴行,产生了强烈的仇日情绪和爱国热忱。他拒绝使用一切日货,并支持儿子弃学从军抗日,且在物质上对抗日事业多方资助。抗日救国会、自卫队要粮给粮,要物给物。1939年,他还特意腾出自己的一处庄院,让中共地下党领导的濮(阳)滑(县)东(明)长(垣)四县边区抗日联合救国会在那里开设造枪局,制造土枪、土炮、 手榴弹。还让中共地、县委在那里办抗日训练班,做过地方部队后方医院。

 

在对敌斗争中,赵廷宾十分机智勇敢。19409月,时任中共冀鲁豫边区二地委书记不久的赵紫阳,带领一批干部,为恢复被日军“五·五大扫荡”,破坏了的滑县党组织,而在赵庄老家召开会议。天傍黑,大家正在开会,村东突然响起一阵枪声,日军将进村“扫荡”。赵廷宾二话没说,随即带领与会人员越过几道胡同,迅速潜入村西“青纱帐”,转移到一个红薯庵里继续开会。

 

赵廷宾有一个爱好,就是笃信命相风水。他看过很多讲述命相和风水的书,对妻子梦鱼而得贵子深信不疑,对爱子修业(赵紫阳原名)宠爱有加。对修业的饮食供应,堪与他的父亲媲美,馒头白糖任吃。他还相信一位自称会相面的朋友信口逢迎之说,说“修业天庭饱满,地颌方圆,将来必有大福大贵;特别是正逢乱世,后生前途无量”,于是对赵紫阳参加革命活动从不责难。特别是他有朴素而强烈的反对外侮的民族意识,对儿子抗日闹革命发自内心地积极支持。

 

赵廷宾善待邻里,对邻里来借钱、粮、物的,多不回绝。由于他乐于助人,而且胆识过人,十里八乡的乡亲都很敬重他。

 

赵廷宾还有一个特点:爱管村里的“闲事儿”。为人盖房子、采茔地、看风水,协助邻里操办红白喜事、调解纠纷,等等。除此之外,还爱帮助村民解决一些难题。比如谁家被土匪抢砸了,被杆子绑票了,他大都能通过与土匪、杆子外围人物接触洽谈,做到物归人还,能最大限度地减少事主的损失。这一点,最得乡亲们的拥戴。

 

2. 赵廷宾之死

 

1947年土改时,虽然赵廷宾在1945年分家时只得60亩地,但对于无地少地的贫苦农民来说,他仍算是大户人家,且赵廷宾平时雇有一名长工,农忙时雇过多名短工,自然被划作地主成分。

 

土改开始的时候,赵廷宾曾经天真地认为,儿子是地委书记,自己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开明士绅,政府可能会对他“高抬贵手”。他那时心里很矛盾,希望得到一些“照顾”,可也担心受皮肉之苦。据传说,他听外地拉了地主的“老杆”,就悄悄地向土改工作队请求,是否在拉“老杆”时可以不绑他,让他坐在箩头筐里升上去。

 

当时的专署专员杨锐、县委书记程建明,尽管都是赵紫阳的同事和挚友,但是,也都不敢说“照顾”二字。赵紫阳本人更是采取彻底的“回避政策”。

 

赵廷宾明着说,经过伪军绑票和弟弟上学,家里的积蓄已经耗尽,由于时局动荡,生意也做不成了,实在没有什么浮财可挖了。

 

可是,实际上,他暗暗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土地尽管农会分去,浮财大都是做生意赚的,要设法保住。他悄悄地让一位贴心的长工帮他打了个大地铺,把所剩不多的现大洋藏在地铺里,自己睡在上边。由于心情不佳,又不常活动,肺气肿病复发,真的卧铺不起了。开始,村里人碍着面子,对赵廷宾只批斗过一次,也没有动手动脚,没有体罚。然而,随着土改运动风暴越刮越大,土改重点从分配地主田产转移到挖浮财上,村里农会从那位长工身上打开了缺口,终于知道了赵廷宾藏匿浮财的秘密。

 

事情败露后,赵廷宾病情日益加重,不久即不能起床,常常吐血不止,双脚也浮肿起来。19477月,不幸谢世,享年仅55岁。村农会感念赵廷宾善待乡里又积极抗日,特地以照顾抗属名义给他买了一口棺材。赵家人冒着倾盆大雨把赵廷宾安葬在他生前自己看好的那块坟地里。

 

3. 赵廷宾死因的其它说法

 

关于赵廷宾死因,海内外曾经沸沸扬扬,有多种说法。

 

1)被镇压或处决

 

一些海外传媒曾报道,赵紫阳的父亲“被镇压”、“死在党的枪口之下”。

 

该种说法主要出处是赵蔚著《赵紫阳传》。依据的版本是香港一九八八年的繁体字版,书中以赵父“竟在土改的急风暴雨中丧生”的句子,暗示赵父被杀。该书还引证赵作为家乡地委书记在干部会上诸如“农民起来对罪大恶极的地主要打死,领导上则应批准”,“抗属地主同样要消灭”的讲话,并指出一九六六年九月文革初期“一名广东省委的行政干部”,在省委大院贴大字报揭发赵地主出身,“父亲于土改时被处死,要求将此事搞清楚。”赵蔚该书附有一份详细的赵紫阳年谱。

 

但《赵紫阳传》大陆版是属于新华社的“新华出版社”一九八九年三月出版的,赵当时是总书记。关于赵父之死的文字,由出版社「把关」处理。

 

2)公认的说法

但有人调查了当时的地、县、区委书记,赵紫阳本人,还有赵紫阳的姐姐、堂弟、新老村干部、街坊邻居,得到的回答众口一词,证实赵廷宾系正常死亡。

 

200154,该人当面向赵紫阳询问其父逝世情况时,赵紫阳明确指出,他父亲是“感染肺气肿去世的,和毛主席得的是一种病。先是浅部感染,后是深部感染,引起肺心病,最终导致死亡”。当时他工作太忙,让梁伯琪和大军回家奔丧,料理了后事。

 

滑县一些知情的乡里对调查者说,当时的土改运动确有过激行为,赵紫阳父亲对此有所不满,受了点刺激,被斗后很快死去,最终是因为肺气肿所致。

 

4.赵紫阳与家乡的关系

 

赵紫阳和家乡的关系不好,除五十年代初探望母亲一次,以后一直未返过故里。任总理去河南视察时,家乡领导盛情邀请,他也“过家门而不入”。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3 回复 wcat 2022-4-20 23:48
赵紫阳是私心太重,怕革命革到自己儿子头上。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307266.html

https://www.backchina.com/blog/286159/article-307322.html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赵大夫话室最受欢迎的博文
  1. 赵少康是统派、独派、骑墙派? [2021/02]
  2. 2024年的台湾,谁主沉浮? [2021/02]
  3. 比港台更亲近大陆 - 可爱的缅甸果敢、佤邦同胞 [2021/03]
  4. 两岸关系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为何大多数台湾人临危不惧? [2021/03]
  5. 台湾统派的现状和未来 [2021/04]
  6. 如何评价刘志军?贪官、罪犯乎?高铁功臣乎? [2021/04]
  7. 军人当政的虎狼之国,缅甸华人割据政权 – 佤邦缘何30年屹立不倒? [2021/03]
  8. 眼中的文革,观“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有感 [2021/05]
  9. 失而复得的团聚,一家四口打牌记 [2021/03]
  10. 商人郭文贵和国脚郝海东的“新中国联邦”何在? [2021/07]
  11. 又一个“红场事件”,我看福建男子驾驶橡皮艇“叛逃”台湾案 [2021/05]
  12. 从昨日美前高官访台,看蔡英文在国家统一大业中的实质作用 [2021/04]
  13. 文革“炮打司令部”事件再现台湾, “中国人的政党”- 新党前景堪忧 [2021/04]
  14. 印度的软肋 –分离主义倾向严重的东北七邦 [2021/04]
  15. 家乡的故事2:东方人类的故乡、冬奥之城 - 张家口的古往今昔 [2021/04]
  16. 新冠病毒溯源之战:美国德堡实验室及武汉军运会疑云 [2021/08]
  17. 张春桥临终前梦到了邓小平,俩人谈了什么? [2021/11]
  18. 明年解放军采购军功章增长百倍, 大战将至? [2021/09]
  19. 东奥会奖牌榜有感:中国时代来临、“赶英超美”只是时间问题 [2021/08]
  20. 泽连斯基是否是乌克兰的民族英雄? [2022/03]
  21. 如台海开战,台湾综合实力难抵乌克兰 [2022/03]
  22. 俄乌战争乌克兰最可能的结局 [2022/03]
  23. “新疆种族灭绝” 与中国的人口问题 [2021/02]
  24. 乌克兰局势的反思:亲美反俄是否值得? [2022/03]
  25. 为中国外交点赞: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塔利班 [2021/07]
  26. 中共开国将帅中,谁最能打? [2022/02]
  27. 1956年的中国:风平浪静、意气风发,值得回味 [2021/12]
  28. 俄乌战争与抗日战争本质上的不同 [2022/04]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07: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