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人性之过》第25章 心理医生

作者:简翎  于 2021-5-13 23: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纪实文学|通用分类:两性话题|已有2评论

关键词:爱情, 两性, 干爹, 干女儿, 伦理

       余贞在网友的鼓动下,开始有了看心理医生的想法。原先,她是不屑于求助心理专家的。

       她记得以前网友曾给过她这方面的建议:

  你有没有去看过婚姻咨询师?

  就是瞎糊弄,找个人倒垃圾。

  心理咨询师本来就是垃圾桶。西方人喜欢跟陌生人倒垃圾。中国人反而不愿意。宁可跟闺蜜倒,不过,现在闺蜜不保险了。

        想起这些灌水的话,余贞有点动心,渐渐抗不住了,终于决定硬着头皮去跟心理医生倒倒苦水。

  其实,老罗跟余贞一样,也悄悄看了心理医生。

  按说,婚姻出了问题,当事双方应该一起去看心理医生。但因为牵涉到另一个女子,第三者,两人一起去不好表达,所以,他们二人不但不愿结伴而行,而且,还守口如瓶,互相瞒着对方。呔!

  余贞先看的心理医生。她通过邮件与图片,给我看了她和心理医生对话的实录。

  那是一个十六开的大笔记本,除了几页空白,里面密密麻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汉字英文字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 

  在视频上,余贞说这个笔记本很贵,将近400美元,合人民币将近2500。我很惊讶,她接着说,她背着老公请教了两个心理医生,都是有正式执照的。跟每个医生交谈的时间是三个小时,每小时收费65美元。

  我了一声,这代价付的

  钱算不了什么。若能解决问题,4000美元我也愿付呀。

  怎么回事儿?能说详细一点吗?

  紧接着,余贞像倒水似的,倒出了如下苦衷:

  第一个心理医生是个女的,地道的美国女人,能说会道,问了我几个问题后,就一口气说了将近三个小时。

  听到最后,不知所云,好像就是觉得谁都有理。她打得这一套太极对我一点用处都没有。 

  第二个心理师是从台湾来的中年女士。我要求她讲国语。她倒不像那个美国心理师那样和稀泥,说得比较清楚,也更贴近生活一些。

  我开门见山地告诉她,我老公和她干女儿之间不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至少目前我还信任老公。但不知为什么,就是这样,我还是对老公有这么个干女儿以及这个女孩住在家里这么长时间,感觉别扭不舒服。我曾经给老公说过我的感觉,还跟他发生过激烈的争执。他说我是嫉妒,是心胸狭窄。我真的是嫉妒,是心胸不开阔吗?我这样的心态算正常的吗?

  针对我的问题,心理师谈的要点我都记下来了,是这样的:

  你的心态是正常的。哪一个女人都不愿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她丈夫的爱,别说跟一个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女人啦。

  你的先生也应该说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他没有孩子,希望把他的父爱施舍给他人,一个对他十分信赖依赖的女孩。

  说到这里,她还节外生枝地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们两人不考虑从中国收养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呢?我告诉她,我有成年的儿子,他有这么一个女儿,我们两个都年龄不小了,没有兴趣也没有精力再从头养大一个孩子了。

  这个台湾女心理师最后说,关于这个女孩,就是你先生的干女儿,我觉得她的行为并不是太正常。她有双亲。你的先生不是她法律意义上的父亲,他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他也没有从小把她抚养大,没有收养关系。其实,她对于他就是一个年轻的朋友。他们算是忘年交吧。

  作为朋友,她可以定期访问你的先生,也可以住在你们家里,但时间不要超过一个星期。

  以前你先生单身,她住在那里比较长的时间不妨碍他人。现在情况变了,你先生是有家的人了,她再住在你们家这么长时间对你就不合适了。必然妨碍到你,妨碍到你和你先生的关系。 

  她不是个小孩子了,是个成年人了,二十二岁的女子,应该懂事了。不要装小孩子了。应该对人性有个基本的认识了。

  回家后,我把这个心理师说的话翻译给老罗听,开始他听得还算心平气和,后来听到评价他干女儿的那段了了歌,他就坐不住了,不说勃然大怒,也是面色难看得很。

  他总说那个女孩懂事,善解人意。

  后来,余贞给我来信说,她还想第三次看心理医生,确切地说,这一次不应该叫心理医生,应该叫婚姻专家。

  余贞给我看了她给婚姻专家写的汇报材料,内容是这样的:

  尊敬的婚姻专家:你好。

  我与先生同龄,都五十出头。我们两个都是再婚。认识四年,结婚将近三年。

  从前,我听说他与前妻离婚是因为一个女交换学生的介入。但他告诉我不是这个原因。现在看来,这确实是一个原因。

  当初她回国后,仍然纠缠着他,发信息,打电话,发邮件,视频聊天,影响了他与前妻的关系。

  2012年她又从越南飞到美国,住进他们家中,一住就是将近三个月。期间,游山玩水,挑拨离间,导致他与前妻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一天,她与他前妻大吵大闹,他前妻不得不打电话报警。

  在她回国前十天,他被迫带着她到外面租房子住。据了解,在她与我先生居住的这段时间里,我先生并没有被她所诱惑。后来,他与前妻正式分手。他前妻痛失二十四年的婚姻,备受打击,悲憤交加,不得不在线求助自己的亲属排解郁闷。

  2015年暑期,二十多岁的她从越南飞来美国,借故住进我们家中。之前,我对她的情况知之甚少,只知道她是我先生过去曾经接待过的几个交换学生之一。

  看在我先生的面子上,我对她很好,她愿意吃什么,我给她做什么,出门我们都带上她。但很快,她行为不检点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她什么也不干,白吃白喝白住,我并不在意。我感到不舒服的是,她总是趁我不注意时用暧昧的眼神和不当的身体语言挑逗我先生。除此之外,她还在背后搬弄是非,挑拨我与先生的关系。我先生被她蒙蔽,有时,是非不辨。为此,在她居住的几个星期内,先生与我发生了好几次争执。

  表面上,她装得天真纯洁,可是,在我先生面前却可以主动挑起一些女性不宜话题。我提醒她注意,她却用嘲讽的口气说,你太古板了。这是美国,你习惯了就好了。

  她与我先生紧密地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在同一只碗里吃冰激淋。你一勺我一勺,姿态暧昧。我告诉她这样不妥。她说,这样很好啊,你可以少洗一只碗嘛。

  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整天赖在我们家里,吃喝玩乐,无所事事。每天除了吃饭,看电视,玩电子游戏,就是高声打电话。一打电话就是一个小时,又说又笑,旁若无人,全然不顾他人正在休息或做事情。

  我们家离她2015年就读的A大学有16个小时的车程(单程)。她自己不买机票赴校,却让我先生开车跨越好几个州送她去。为了他们的安全,我不得不陪着他们去,中间还要住旅馆。

  为她付出了这样的辛苦,她对我非但不理不睬,还在最后时刻,挑拨离间,引起我先生与我发生严重冲突。在开车返家的途中,我先生情绪不稳,几次造成险情,差点出事故。

  几年来,她经常主动与我先生联系,不分时间场合。半夜三更,凌晨两三点,他工作的时候,都能收到她的短信息。有时还打电话,发邮件,视频聊天。一次,半夜做了一个噩梦,也万里迢迢打电话给我先生,矫揉造作地说了一个多小时。

  下面是她与我先生利用Skype聊天的部分信息(大部分已经被删除了)。请见这个。

  还有聊天时她大笑尖叫的截图。请见这个。

  此外,她还利用facebook的聊天软件,给我先生发了大量的信息。煲电话粥更是不计其数。

  把她送到大学之后,我先生也意识到不应该让她老打扰我们的生活了,就不再与她联系。但她并不收敛,仍然一次次给我先生发信息。2015年感恩节时,还要求我先生单独去A大学看望她,就住在她的宿舍里,我先生马上回绝了。

  后来,她回国前,要把她的一些东西邮寄到我们家,我先生让她寄回越南。她还提出了其他一些不当要求,我先生也没有答应她。

  为了减少被骚扰,我先生特意把她从自己facebook的朋友名单中去掉了。

  而且,我先生还曾给她发过一个意味深长的图片,暗示他要告别过去,开始新的生活。但那女的装傻充愣,佯装不知,继续定期骚扰他。说如果我们夫妇哪天出国旅游,她可以住进我们家,给我们看家,只要给她买够吃的东西就可以了。

  总之,她找各种理由,往我先生身上贴,跟牛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像幽灵似地跟在我们身后。

  当然,我先生也有责任。他心肠太软,很难做到她给他频繁发信息或打电话而置之不理。

  最近,她又主动联系我先生,还暗示用电话而不用发信息的方式联系。大谈搬来我们这里,先上学后就业等等问题。这再一次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我们俩人发生了严重的冲突,几乎到了分手的地步。

  怎么说呢,与这个女人打过一些交道,基本上知道她是个什么人了。她个性比较特殊,有两张面孔,双重人格。表面看起来是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普通女子,其实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阴冷沉静,冷血世故,而且诡计多端,善于表演,以假象迷惑人。

  在她去A大学之前,我曾与她长谈两次,还给她写了一封诚恳的电子邮件。好言相劝,让她结交同龄人,找同龄人做朋友。要自尊自爱,不要总纠缠一个已婚的老男人。她谦恭地点头,满口答应。转眼就是另一副面孔。还趁机向我先生告状,造谣生事,说假话像说真话一样自然。

  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好。我不愿与先生分手,一来,如果没有她的介入,我们生活得很安宁。我与先生没有其他矛盾。二来不想满足她阴暗的心理:我与先生分道扬镳,这是她期望看到的。如此,便扫清了障碍,她就可以充分利用他为自己牟利了。

  他前妻曾就她的表现,与她的母亲沟通,她母亲站在她一边,为她辩护。

  假如把她的事情告知她母亲或者我先生,不但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还会使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我先生是一个单纯而善良的人,直线型思维,而她又惯于耍两面派,难免对她偏听偏信,影响了判断力。比如,她过去一边粘住我先生,说我的不是,挑拨我们的关系,一边假惺惺地劝说我先生不要和我分手。我先生还以为她多么善良。而她心里很清楚,她死缠住我先生,这本身就是在促使他与我分手。她也知道,只要她不再骚扰我先生,与他断了联系,我们就会有太平日子过。可是,她为了自己的私利,就是不肯放手。

  我不明白的是:

  一,我先生明明知道与她联系会影响我们的婚姻,为何没有决心断了与她的联系?他到底想干什么呢?到底要怎么样呢?

  他告诉我他不喜欢跟年轻的姑娘结婚。他对我满意,他要和我白头到老。那个女的也说,她不可能跟一个大她三十岁的人发展恋情,但又死气白赖地缠着他,就是不顾廉耻,缠着他为她做事情,用他的人,花他的钱。人家目的明确,就是把他当工具用。

  可你一个成熟的大男人要和这样一个女人藕断丝连,到底图了什么?

  二是,今后,他到底应该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

  现在看来,我先生还是想着慢慢忘掉那个女的,一般不主动和她联系。但那个女的穷追不舍,一再主动发信息给我先生。我先生有个弱点,大概也是很多男性的弱点,即是,没有决心和毅力与黏糊着自己的女人彻底断了联系。也就是说,他可以不主动与她联系,但人家一再与他联系,他就闸不住一颗游荡的心,重新与她隔空交流。照这样发展下去,他们会旧情复燃,在损害我们家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我读了余贞写给婚姻专家的信后,感觉并不适宜,具体怎么不适宜,我也说不太清,只好让她等一等。

  她等了几天,给我回信说:

  我已经一个人悄悄看了婚姻专家了,没有给她看上面写的那个东西。我不想在陌生人那里留下白纸黑字。尽管她是婚姻专家,但还属于外人。留下字据,不踏实。

  这位顾问人很友好,热情。她告诉我,畅所欲言,不要有顾虑。只要不涉及家暴,人身伤害什么的,她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和我先生的名字,也不需要知道我们的住址,就是不作记录,不报告。

  于是,我像竹筒倒豆子似的,全凭一张嘴,跟她倾诉。她呢,不时点头,并在合适的地方插上一两句话。

  她说,看起来你先生很享受与年轻姑娘在一起的时光。有的男的就是这样,不一定要在婚外与其他女子发展什么恋情,只要有个年轻女子和自己搭讪,再传递点眼波信息,说说笑笑,逗逗乐乐,玩玩闹闹,也就满足了。

  说完,反复问我,你明白我的话吗?

  我赶紧说,明白,完全明白。

  当我说到他们互动频繁,不拘小节,有些亲热时,女顾问不失时机地问我,你觉得他们之间有没有发生关系?我说,我可以肯定地说,他们没有男女关系。我先生在性上还是很保守的,很严肃的,决不任性。

  女顾问非常诡异地笑了一笑,没说什么。

  最后,我请教她:我应该怎么办?

  她告诉我,下次最好与先生一起来咨询,她想两边都听听,以便对症下药。  我明确告诉她,我先生是不会来的,而我来也没通知他,他不知道我来看婚姻顾问。

  既然这样,顾问的热情几乎消失,她面无表情,如机器人一样,说出程序一般的解决方案:

  你应该怎么办呢?要我看,你跟你先生说说,你就说,我很爱你,希望你和那个女孩断掉联系,否则我总是感觉不舒服,影响我的情绪,也会影响我们的关系。关系恶化,我们就会分道扬镳,我就会失去你。

  哎呀,简翎,我觉得转了一圈,又回到起点了。

  余贞最后顿悟了。是啊,这咨询和没有咨询,实在没有什么不同啊。

  婚姻顾问能解决人性的问题吗?我看够呛。

  什么顾问都是隔靴搔痒,不解决根本问题的。

  看婚姻顾问,余贞也不是一点收获也没有,至少她受到了某种启发。

  一天,余贞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实例,可以用它对丈夫旁敲侧击,进行暗示,用得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治愈他的顽症呢。

  为了显得严肃正式,给老罗印象深刻一些,她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给老罗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罗伯茨,首先,感谢你为这个家庭和这个婚姻,作出的一切努力。

  你或许能感觉到,在你的努力下,我的不安全感在渐渐消失。只是偶尔会有一点敏感。

  一个能给妻子安全感的丈夫才称得起男子汉伟丈夫。

  你说的对。要学会忘记,让过去的一切过去。不要再揭开那伤疤。

  我想永远埋葬2015年。 2015年,对我来说,是伤痛的一年。那一年,我生活得很卑微,我没有了自尊。

     也是在2015年,我的一个中学同学,曲里拐弯地打听到我住在西雅图,他来信说,他儿子想到这一带的某个大学读MBA,委托我帮他了解几所大学的情况,比如大学周围的环境及学费什么的。

  我告诉他,东北有好多好学校,可以考虑去那里读硕士。他说,儿子不喜欢东海岸,东北比西北更冷。我说,去热的地方,加州,佛罗里达,得克萨斯都不错,都有好学校。

  从此,我不再与他们联系。我不认为这是冷酷无情。

  如果我不这样心狠,而仍然与他们保持联系,即使我不说欢迎到这里留学来吧,我太高兴了,这联系本身就给对方一个信号:欢迎他到这个城市来留学。  

        设想一下,一个单身大小伙子来了,我与他爸老相识,跟他也熟悉。我能不去看看他吗?他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能不去帮忙吗?一个已婚女人与一个年轻男人频繁接触交往,肯定不会令你感觉舒服的。这对我们的关系没有好处。即使你不说什么,我自己心里都不踏实。 

  再比如,假如我们曾经为了这样一个年轻男人,多次吵架,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到了分手离婚的地步,而我碍于同学情谊,还不得不偷偷地去看他的儿子,并予以多方关照,这对你是进一步的伤害。我绝对不会去做伤害你的事情的。

  事情就这么简单:我要和他联系,他就会到这里来上学。我不和他联系了,他自然就不来这里留学了。 

  美国这么大,留学的地方多的是,干嘛非要到这里来。假如他真来这里上学,原因只能是这样的,我是他爸的同学,而且我与他们有联系。 

  如果我告诉你,我和他没有任何联系,他就喜欢这个地方,是自愿来的,你相信吗?

  后来,另一个同学告诉我,那个老同学的儿子正在上海的一所名牌大学攻读MBA学位。

  我不跟他联系了,他都不到美国来了,更别说到这个城市了。 

  另外,我还想再次申明: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从内心里,不再爱我,只要告诉我原因,无论什么原因,我都会悄悄走人。我不是你前妻的性格,死缠烂打,还到处去说。我选择沉默,有尊严地离开。

  唯一能留住我的只有爱,没有别的。我不在乎物质上的东西。我能养活我自己,我吃穿不愁,衣食无忧。 

        余贞给我说,后面这个看似滑稽的声明,其实有点像保命符,给老罗心理卸载,以免他一想离婚的后果,而产生心理负担,进而做出像皮特森一样的事情。

        我问余贞,你的长信,老罗看了,有何反应?        

        余贞答非所问:人性,人性,不治之症啊。

       余贞觉得看心理医生不怎么见效,那老罗呢?        

       老罗求助专业咨询师是在前面述及的二十条爆炸之后的某天。

    他把那二十条甩在一个六十来岁的专家级的男顾问和他的年轻的女助手面前之后,就大倒苦水。

  说他曾经有个住家的女交换生,现在远在天边,女学生和他有书信联系。妻子知道了不依不饶,让他与女学生断交。

  就是师生关系,朋友关系嘛,通通信有什么大不了的,妻子真是的。老罗隐瞒了很多公开不宜的细节。

  胖老头顾问耐心地听完老罗的长篇控诉,和善地眨眼,摇头,耸肩,说,女的大概都这样吧。注意点就行了。

  女助手问,你妻子多大岁数了?老罗答,和我差不多,五十来岁。

  按说这么大岁数的人,不该这么在乎这样的事情了,又不是初婚的年轻人。女助手轻轻叹息。

  交谈的过程中,老罗还顺便让两人看了看他手机上存的余贞的照片,这一看,两人眼睛直了,异口同声地问:这是你妻子的近照?好年轻啊。看起来不过三十来岁耶。

  老罗堵着的心一下子疏通了不少,妻子远比实际年龄年轻,这是他一直引以为豪的。其他人也说过类似的话,这类话他百听不厌。

  女助手又补上一句,是亚洲美女啊。你很有福气嘛。

  老罗在这一个小时的交谈中得到的最大收获是再一次从别人的口中,确认了妻子年轻貌美。

  他的虚荣心自尊心都得到了满足。

  咨询结束,他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在回家路上,他停车走进一家花店里,花大价钱买了一束金黄的荷兰百合花,说送给余贞。

  这束花对余贞来说,是最莫名其妙的。

  不过,她还是把它插在花瓶里,认真欣赏了几天。

  花渐渐枯萎了,老罗的老毛病会不会又犯了?

        过了几天,老罗心绪不宁。

        他把余贞奉献给他的二十条,轻轻甩在余贞脸前,说,我独自一人咨询顾问了,把这二十条给顾问看了。他与他的女助手并不完全同意这些条条框框。

  唔?顾问?什么顾问?心理顾问?婚姻顾问?

  呃,都不是,是防自杀顾问。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咨询婚姻顾问?为什么不叫上我?

  防自杀顾问免费,婚姻顾问收费。

  那这个防自杀顾问能给你什么建议呢?

  没什么建议,只是倾听。

  那有什么用呢?

  我需要找个人谈谈。你把这些条款甩给我,我怎么可以无动于衷呢?

  ……

  余贞受老罗的影响,也有后劲了。

  她越想越不对劲儿,求助防自杀专家?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啊!

  她像一个精神侦探一样,又一次密切关注,精心侦查老罗的思想动向。

  好啊,在余贞还没有想到应该采取什么行动时,你老罗却先下手为强,去请教本单位的防自杀专家。原因不外乎三个吧。

  一是,一旦余贞到他单位,他老罗已经先入为主了,谁还听信祥林嫂瞎唠叨呢。

  二是,这个借口也好向夏娃交待吧。都闹到自尽的地步了,我在朋友名单上删掉了你,也请理解吧。这戏不得不做,毕竟,人命关天啊。况且,我又不是单单删了你娘儿俩,我还删了两百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从未谋面的网友,给你们陪绑,够意思了吧。别怨我,我们后会有期啊。

  最后一个原因,突然从余贞的脑海里蹦出,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从他转述给余贞的他与防自杀顾问的交谈信息来看,他把余贞描绘成一个感情脆弱的怨妇。好吧,这个怨妇哪天真把自己的生命亲手结束了,也是说得过去的。

  越往下想,余贞越觉得可怕,眼前的老罗霎时变得面目狰狞了。

  哪天被自杀了,可真冤啊。要真是那样,我这千年不变的怨魂儿将永远追逐着你们这两个不是东西的冤家,叫你们永生不得安宁。

  老罗,你怎么如此不了解余贞?余贞表面柔弱,内心强大。活了半个世纪了,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过?自杀?她连想都没想过,或许她的家族压根儿没有自杀的基因吧。

  不管怎样,还是小心一点好。到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那句“什么心不可有,什么心不可无”,可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tea2011 2021-5-14 00:35
总是说性格决定命运,如果现在放弃了,也许属于及时止损,也许是失去了可以弥补的婚姻。年轻时的想法撇开不提,到了知天命之年,觉得没有比身体健康更重要了,这样的压抑,很容易提供癌症生长的营养。
2 回复 简翎 2021-5-14 01:41
tea2011: 总是说性格决定命运,如果现在放弃了,也许属于及时止损,也许是失去了可以弥补的婚姻。年轻时的想法撇开不提,到了知天命之年,觉得没有比身体健康更重要了,这
是啊,完全同意。这余贞真够粘乎的,怎么就不能决断一点呢。性格确实决定命运,她这样的性格就注定了她的命运。唉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1 22: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