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人性之过》第29章 细思极恐

作者:简翎  于 2021-5-17 20:0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纪实文学|通用分类:两性话题|已有2评论

关键词:干爹, 干女儿, 亲情, 小三儿, 两性关系

        很长时间收不到余贞的信息,她好似人间蒸发,突然消失了。

        可是,她在我的记忆里,在我的梦乡里,不但没有消失,还很活跃。

        一个平静的夜晚,我又在梦中与她侃侃而谈了。

        我站在一个空荡荡的不知名的大厅里,听着自己说话的回音,问她: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结局啊?我实在太憋闷了。

        总是想着你和你先生最后发生了什么。也许我很可笑。我想象过好几种结局。 一是,你实在忍耐不了了,与他分手了。各自回归各自的路。二是你闷闷不乐留在婚姻里,忽然发现自己得了绝症,丈夫良心发现……三是…...

        没等我把话说完,余贞便答道,她的声音像是从一口枯井里发出来的,慢慢的,幽幽的,不带什么感情色彩: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可以写小说了,但是生活不是小说呀。

        其实啊,我们的结局很平常,波澜不惊。我没有离开老公,他也没有改变,对待他的干女儿如常。但我已经不计较了,释然了。

         “不计较了,释然了?难不成余贞遁入了佛门,看透了一切,理解了一切,也放下了一切?

       我好生奇怪,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余贞硬留在有这么大裂缝的婚姻里呢?

       梦终会醒的,醒了以后,我躺在床上一瞬间产生了幻觉,恍若觉得梦中的一切就发生在现实生活中。我已经分不出这究竟是梦境还是真的生活。

       我很好奇,一些网友也很好奇这桩纷纷扬扬的公案到底最后是什么结局

       真相往往超出人的想象,结局是不是也在人们的意料之外呢? 后来在清醒的时候,我还真给他们设想过好多种结局。

       结局一,夏娃毕业了,她妈突然病了,夏娃的美国梦不好实现了,她回到越南河内,照顾妈妈。两年后与母亲医院的一位医生好上了。结婚成了家,有了两个孩子。慢慢地,将老罗淡忘了,与丈夫交谈起来,提到老罗两次,不带任何情感成分,老罗不过是一个在她的人生旅途中的匆匆过客而已。

       老罗与余贞终于过上了太平日子。他与夏娃就像两条接近于平行线的线条,虽然曾经倾斜了一点,但要相交的话,也是在无穷远的地方。

       结局二,余贞长期抑郁,得了乳腺癌,医生说她活不过两年。她把所有的财产,包括车,房,现金,收藏品等全写在儿子的名下。特别是退休金,继承人也改成了儿子的名字。她知道,留给老罗,就等于留给那个贱人。她不愿留给那个贱人。

       余贞故去后,老罗收拾她的遗物,发现余贞既没有给他留下债务,也没有给他留下财产,这个女人像一阵风一样飘走了,没带走和留下一片云彩。好像这个女人在他的生命中不曾存在过一样。其实他们已经朝夕相处了五六年。

       老罗不缺余贞那些钱财,他自己挣得足够他挥霍的。可对于余贞这么绝情,什么都没给他留下,还是觉得有些伤感。他在乎的不是钱财本身,在乎的是余贞那颗心早就离他远去了。

       当然,没有余贞这个障碍了,老罗忽然感到一阵痛苦的轻松。 

       夏娃得知了余贞的归宿,很自然又和老罗联络上了。她给老罗的印象还好,没有幸灾乐祸,也没有假作悲伤,而是听其所然,顺其自然。

       老罗在孤寂之时,有夏娃的言语陪伴,也觉宽心。其实,在他的灵魂里,夏娃从来没有远行,一直栖居在他的心灵深处。

       他与夏娃的交往很快恢复到从前。余贞故去的当年,也就是三个月之后,圣诞节又要到了。自然,她又要飞来美国与老罗团聚了。

       对这次团聚,老罗比较期待,至于究竟期待什么,老罗心里也说不清楚。还是让命运指引着他们前行吧。

       ......

       结局三,夏娃在二十四年岁时,考上了老罗生活居住的城市中的一所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长达将近两年的时间,余贞一无所知,只是隐约觉得老罗不怎么休假了。   

       其实,他每年有45天的假期。可以酌情休假,连着休可以,间断休也行,总天数不超过45天就没事儿。不休的话,假期基本上就作废了。  

       余贞并不愿老罗休长假,人闲是非多,还是让他忙一点好,所以,余贞对于老罗不休假一点也没意见。   

       她觉得老罗那方面也老化了,没有过去那么频繁了。余贞对此毫不在意。都说,三十狼,四十虎,五十坐地能吸土,六十倒拔杨柳树。按说她朝着倒拔杨柳树的年纪飞奔了,可对那种事,余贞确实感觉是可有可无的。所以,一切由老罗掌握,愿意就来,不愿就算。在那方面,她从来不烦恼。 

       这两年,余贞感觉是她跟老罗过得最舒服的两年,老罗与她的争执明显减少,甚至没有什么不快发生。老罗按时下班,周末与余贞厮守在一起,下饭馆,逛商店,游山玩水,还一起种菜栽花,美化庭院。他们走到哪里,都是手牵手。老罗的手还经常不老实,从余贞的脖子上往下撸,一直撸到臀部,拍一拍,捏一捏,尽显亲昵。 这还是在公开场合呢。私密空间里,老罗更是提高档次,对余贞上下其手。

       平静之下暗流涌动。一天,余贞出门后忘记带屋门钥匙了。买了东西,掏兜开门时,才发觉钥匙没带。而此时老罗在班上。

       余贞径直开车去老罗的公司找他,在公司大楼门口,遇到了老罗的老板。余贞曾与老罗在Flip Flop商店门口碰到过这个秃头老板。当时,还在老罗的介绍引荐下跟这个老板握手来着。那胖嘟嘟的手,握着余贞干瘦的五个手指头,让余贞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给余贞深刻印象的这位秃头老板,余贞怎么会忘记呢。见到他,余贞劈头盖脸地问:罗伯茨在哪里呢?我找他要钥匙。

       秃头眨巴眨巴眼睛,拍拍后脑勺,困惑地反问:罗伯茨没在家?他这星期休假啊。

       余贞自己都能听到,她脑海里轰得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她忘了她是怎么回到家的,反正她回去后老罗已经在家了。老罗的脸第一次显得惨白,而且第一次显得虚假而又不自然,他声音很小,艰难地吐出一串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事情已经这样了,瞒着你也没意义了。       

       她,你知道她是谁,已经在这个城市上学有两年了吧。她怀孕了,是我的孩子。我们可能得分手了。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余贞麻木地瞅着眼前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嘴像金鱼的嘴巴那样,张了几张,吐不出一个字,说不出一句话。她近似空白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久违的名字──纪然冰。

       二十几年前,这个年轻貌美的小三儿,义无反顾地恋上了一个大三十岁的台湾富商,富商在洛杉矶为纪然冰租了高级公寓,金屋藏娇,还让纪然冰怀孕生下了儿子。不过,这齐人之福没有享受几天,富商就遭到了致命的一击:等他万里迢迢从台湾飞到洛杉矶再跟小三相会时,却震惊地发现纪然冰母子已经在当天被残忍杀害。

       杀害二奶和他们五个月娇儿的嫌疑人就是跟富商相濡以沫二十多年的发妻,大奶。她赶在丈夫之前飞到洛杉矶......

       余贞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个陈年积案。是因为夏娃好似纪然冰,缠住丈夫不放,而丈夫也如那个台湾富商,为小三租高级公寓,私会,媾合,怀孕,还是因为她余贞恨夏娃也到了富商的大老婆的地步,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好像不完全是。她余贞这辈子从没有想过害人,借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不忍。无论她多么恨一个人,她都不忍让仇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她甚至极少跟人吵架。不吵,尚能感觉自己有理,一吵,越想越觉得自己没理。这就是性格,这就是命运。

       不论怎样,无论余贞多么痛苦,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后来,从老罗带有深重歉意的断断续续的谈话中,从老罗一个私密的锁在一个小箱子的日记本里(余贞在洗衣机底部看到从老罗裤兜里掉出的那把金色的钥匙,用它试开了那个小箱子),余贞发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夏娃两年前悄无声息地来到这个城市──只有她与老罗知道,就读于离余贞的家有十英里远的一所大学。

       白天上课,晚上到学校附近的一所公寓入住。而这个两居室的公寓套房就是老罗在夏娃还没来时,替她租下的。

       自从夏娃来到本市后,老罗就利用休假的时间,一趟一趟往夏娃的住处跑。其实夏娃的课程并不太多,而且上课时间灵活,有的课还安排在晚上,白天的时间很充裕,自然,这是迎合老罗的时间。

       开始几个月,老罗确实是出于对过去学生的关心,去帮夏娃打扫屋子,整理东西,修理电器,基本出于公心。

       每次从夏娃的地方,回到余贞的身旁,都带有负罪感。于是,加倍对余贞好,想一些办法进行补偿。心里想,隔时间长点再去看她吧。她已经是成年人了,有同学有师长,用不着我跑那么勤吧。

       可是,晚上一闭眼,全是夏娃年轻的身影,特别是那双勾魂的小眼睛,斜着瞅他的样子,让老罗的心跳次数,增加了三分之一。

       要是隔一个星期不见,他就饥渴难耐。好像吸毒,明明知道吸毒不好,可毒瘾上来,根本不能自制。

       在与夏娃的交往中,他与她越来越随便,从最初分别时的礼节性拥抱,发展成老罗亲吻夏娃的脑门,到下降为亲吻嘴唇。

       一男一女两人用嘴接吻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即发生了质的飞跃。 

       当老罗的毛茸茸的嘴巴触到那花瓣一般的薄薄的唇时,他的心触电似地颤栗着。带着狂喜,带着负罪感,就那么久久地嗜吻着,忘记了天地,忘记了周围,忘记了人伦。

       他听到自己内心的挣扎:去他妈的,人生苦短,我为什么这样克制,我为什么这么受罪,明明深爱着眼前这个小女人,还要假装不爱,不在乎,还在乎世俗的眼光,流言的力量。去他妈的吧。我不要伪装,我不要忍耐,我要自由,我要为自己而活一场。

       可是回到余贞的身旁,看着余贞忙碌的身影,吃着余贞做的可口的饭菜,他又张不开嘴跟她吐露真相,况且夏娃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承诺,他也不知道与夏娃的关系到底朝着什么方向发展。

       而且夏娃的年龄与性格都给不了老罗任何安全感。小他三十岁,等她四十如虎的年龄,他就七十了。到时,她会不会嫌弃他这个并不十分富有的老头子啊。

       然而,他就像穿上了魔鬼鞋似的,无论如何都停不下脚步,不能不往夏娃的公寓跑。

       他给她买吃的,用的,穿的。夏娃从来都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从不推辞,顶多说声谢谢。

       夏日的一天,夏娃还特意穿上老罗给她买的粉色的吊带裙,转着圈儿像蝴蝶一样在老罗眼前飞旋,老罗心旌飘荡,情不自禁地一把抱起夏娃,像是冰上双人滑,男的把女的举起一样,他双手托着夏娃的臀部,把她举到了天花板上。

       夏娃尖叫着,嬉笑着,搂着他的脖子不松手。

       花蝴蝶飞罢,说热,慢慢地轻轻地暧昧地,把外面的蝴蝶衣退下,露出了白玉一般的肉体,还好,里面是比基尼,粉色的,像三朵粉色的玫瑰花似的点缀在那青春的玉体上。

       老罗的心跳接近200了吧,呼吸急促,两眼发直,情到深处自然无法自拔了。

       当天,他们情欲燃烧,第一次越过了那道红线。

       不管各自怀着怎样的心态,两人几乎是同时情不自禁。老罗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只是呢喃着:夏娃,我的小夏娃,我实在受不了了,就不要抗拒了。我爱你,我要你给我生个女儿,像你一样可爱……

       夏娃在下面,闭着眼睛,抿着双唇,扭动着,间或嗲嗲地尖叫着,看起来非常不情愿,可是又那么温顺配合。这的确是她的第一次,疼并快乐着……

       结束后,他们就那样合二而一在一起依偎着,沉默着,喘息着,仿佛世间没有了其他,只剩下他们二人。

       很巧,在他们赤身拥抱着的时候,两人脑海中都飘过一个人的影子,那就是余贞。

       夏娃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快意,余贞啊,余贞,你脸蛋漂亮管屁用呢。青春无敌,懂吗你你跟我竞争这个男人,你社会经验丰富又怎样,还不是输了,而且会输得很惨。

       老罗更多的是内疚,贞,真对不起了。你的担心是对的,人就是这么不可救药,不想做伤害你的事情,可就是这么克制不住,不该发生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怎么办啊? 如果你把这叫堕落,那就别管我了,让我堕落下去吧。

       两年的时间里,老罗像双面人一样生活,在床上不知与夏娃徜徉了多少次。

       因为老罗是带着要夏娃为他生个女儿的愿望行事的,体内的兴奋与躁动强烈了许多,那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在夏娃的年轻的富有弹性的体内,他远去的青春被唤回,他失去的热情被催生,他衰落的体能被激发,这种重振雄风的美妙任什么都比不了了。

       他与夏娃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不是人,是一头猛兽,他享受着自己的兽性,夏娃享受着他的兽性,他们都不可抑制,尽情享受着人性的堕糜。

       老罗清楚地记着,一年半以后,夏娃告诉老罗,她怀孕了,而且怀孕有四个月了。

       老罗轻抚着夏娃微微隆起的小腹,心花开了一大片,他老罗也要有自己的后代了,有自己的亲生女儿了,再也没有了孤寂的感觉,再也没有了没有后代的空虚,生活重新变得有了趣味与生气,有了盼头与奔头。 

       他对夏娃存着怜爱与感激。 夏娃的特点是老罗喜欢的,她不像其他女孩,一旦怀孕,就要挟男人跟夫人离婚。

       她不,她从来不提余贞的名字,好像余贞这个人不存在似的。她只是小鸟依人,一味温存,把难题甩给老罗,要老罗自己做决定。她心里有数,只要耐心等待,老罗的决定会有利于她的,因为他们有了爱的结晶,而老罗又那么如饥似渴地盼着孩子。

       她夏娃比起余贞,最大的优势是年轻能生。她的特长终于发挥出来了。庆幸遇到了一个对自己痴情也容易上钩的老男,唔,也不算老,看起来还是挺有魅力的,有军人的风姿,还有知识分子的儒雅,风流而不下流,重要的是老罗与其他女人没有孩子,还有一定的经济实力。虽说不是富翁,但属于有房有车,有退休金,什么都不缺的响当当的美国中产阶级。

       自己除了年轻,别的是不是也并不突出啊。要不怎么不像其他女孩一样被同龄男孩子追呢。 

       其实,从理性上讲,要有合适的同龄的男孩子追,她觉得还是应该能接受。问题是,她接触过那么多同龄的异性,竟没有一个是属于他的。在同龄人面前,她拘谨,羞涩,放不开;在老罗这个长辈面前,倒自由自在,没有任何局促不安,很放松,也能把她女性的一面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在老罗眼里,她是一朵娇艳欲滴的鲜花,在同龄异性眼里,她感觉自己就是一片不起眼的绿叶子。再加上她有恋父情结,跟老罗心理距离近到无话不说,精神的依恋早已超过了身体上的吸引。   

       老罗对于她,像朋友,父亲,情人的综合体,她对于老罗是不是也是朋友,女儿和情人的综合体呢?

       他们不但早已神交,灵魂相融,而且身体的结合也那么自然,水到渠成。两个年龄相差三十载,以前又以父女相称的两代人,做那种事,她竟没有感觉一丝羞怯。这是天意吗?是缘分吗?

       其实,还有不到一年就毕业了,她现在拿的是学生签证,毕业后如果找不到工作,拿不到HB1抽签,她就要打道回府了,回到河内。潜意识里,是不是有靠老罗拿到身份的成分作祟,让她身不由己地与老罗交往,发展关系? 是的,她承认有的。人都是现实的动物,不可能纯洁到不考虑自己的物质需求。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精神与肉体是互相吸引互相需要的。

       ......

       可想而知余贞听到自己的丈夫与夏娃的事情,是多么吃惊,伤心,手足无措。想尽了各种办法,吃尽了千辛万苦,还是阻挡不住,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最终,还是老罗帮她想好应该怎么做。老罗说,你提条件吧,在经济上只要不超出我的能力所及,我什么都能答应你。我真的对不起你,贞。我不想不顾廉耻地说,我仍然爱你。我爱你,是真的,可我只能拥有一份爱。我舍不得离开你,可我不得不离开你。

       你会骂我混蛋,恶棍,可我的内心就是我说的这个样子,我没有欺骗你。我也不知道我为何这么鬼迷心窍,你那么好,我却这样不可救药,我却这样伤害你。骂我吧,怎么骂都行,骂得越狠我越好受一些。他说着,眼睛里闪出泪花。

       余贞想甩一个耳光到老罗脸上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痴痴地盯着老罗这张脸,似乎想看透这张脸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东西。她理解他,又不理解他。也许堂姐说的气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你还赖在人家的身旁干啥,你看人家多般配,多登对,天生的一对,地配的一双。还愣着干什么呀,赶紧给人腾地方吧。

       最后,她还是黯然离开了这个盛满幸福,也盛满心酸,给了她温馨,也给了她痛苦的家。

       她没有像他前妻一样砸东西,也没有到他单位给他囔囔,造坏影响,甚至都没有给邻居抱怨一声,也没拿走属于老罗的东西。他们的财产大部分属于婚前财产,谁的归谁拥有。因为双方都没有异义,又没有财产纠纷,离婚手续办得很顺利。

       余贞记得老罗说,他与前妻的离婚拖了一年多,整个过程,很ugly,丑陋。不知老罗怎么跟夏娃,跟他人来形容他与余贞的离异?好说好散,速战速决,不但谈不上丑陋,还应该用祥和美好来形容吧。......

       哎呀,没想到我花了这么大篇幅写结局三。实际上,我觉得结局三是最没有可能的。最没有可能的才最适合发挥想象力呀。天马行空,胡思乱想。

       结局四,夏娃本科毕业后,渐渐与老罗失去了联系。老罗与余贞过着平淡的日子,没有了夏娃打扰,他们的感情像一杯淡茶,虽然没什么味道,倒也有几分清香。 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过下去了。

       ......

       结局五,夏娃本科毕业后,第二年考到了佛罗里达的一所大学,攻读MBA,两年后毕业,拿到硕士文凭。同时,也抽到了HB1签,受聘于洛杉矶一家很大的国际贸易公司。与老罗隔着三千里路云和月。

       她忙于工作,很快,又忙于跟一个年龄相当的同事约会,慢慢与老罗失去了联系,终于淡出了老罗和余贞的生活。

       结局六:记得余贞在北方之旅后流露过,那时,她第一次真正尝到了的滋味,似乎仇恨的种子在她心中悄悄地发了芽?她会不会像纪然冰案中的大婆林黎云一样,向夏娃射去复仇的利箭呢?常言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伤痕累累的兔子余贞咬仇人,不足为奇。这类爱恨情仇的悲剧,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天啊。

       我凭空想象出这六种结局,以为有了跟余贞再次对话的资本,一次次拿这些胡思乱想的碎片片,以向人家求证为名,给人家发邮件,期望再一次联系上,迫切地想知道余贞最后的归宿。但余贞再也不为所动,决然地不回复一个字。

       慢慢地,我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把我自己都给惊住了,姑且算作第七种结局吧:

       世界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余贞这么长时间没有消息,会不会发生了什么不测?

       至今,我没有见过这个故事里的任何一个人,越是在现实生活中没有交集碰撞,越是在想象的空间里,信马由缰。

       我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闪过近年在美国发生的一桩桩弑妻案。

       面相英俊,内心狠辣的皮特森就不用说了。因为第三者的介入,把美丽的孕妻推到海里去了。不管怎么说,这个皮特森还算年轻,不到三十岁。年轻人干下蠢事的比例远高于中老年人。 

       还有一个有两个可爱的小孩子的慈父,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把漂亮的怀孕的妻子和两个三四岁的女儿都掐死,扔在油井里后,却在电视上泣不成声地呼唤:我的美丽的妻子,我的可爱的孩子们,你们在哪里呢?快回来吧,我想你们。世界上怎么有这样阴险恶毒的魔鬼呢。

       后来,警方逮捕了他。查明了,他跟一个女同事暧昧不清,趁妻子出差时,两人鬼混。他毁灭了全家,是为了将来一身轻松地与这个女人来往。

       另一桩恶性案件,更是让人大跌眼镜,竟牵涉到一个面目和善的老人。这个跟老伴结婚三十五载,有三个成年子女的六旬老头,也中邪了。不但在深更半夜把青梅竹马就认识,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学的老妻,给射杀了,还一把火烧掉了与妻子一起买下并居住多年的高档别墅楼,并且提升了妻子人身意外保险的级别,不但销赃灭迹,还期待获得高额的房屋保险和人身保险赔偿。

       儿女们怎么也理解不了老父的疯狂行为,热泪长流地在电视上哭诉。问苍天,问大地,为什么?为什么啊?

       其实,老头的动机很简单,就是传说中最不可理喻而又最容易让人想到的那一种:老头在外面有人了,有另一个女人了。老头想跟这个女人开始一段浪漫的情缘,老妻成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障碍。

        那为何不是离异而是置老妻于死地呢?因为在美国,离婚的代价太大了。不论哪个州,离婚法都偏向于女方。如果老头离婚了,会损失大部分财产,变得一穷二白。都一无所有了,还有什么资本,拿什么来向心爱的女人献殷勤呢?

        鉴于美国出现的此类案件的性质差不多,一旦发生女子失踪或遇害,美国的警察和法律部门,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女方的男朋友、恋人或丈夫做的案。

        真真切切,男人有了外心,女人可要当心。别小看小三儿的能量,她可以让男人变成畜生和野兽,让一个对主人摇尾乞怜的哈巴狗,变成凶神恶煞攻击主人致死的斗牛犬(pit bull)

       女人常说,丈夫有了外心,会失去安全感,不但婚姻不稳定,面临解体,而且人身安全也有了隐患。

        我越是这样想来想去,对余贞的担心也就越来越多。余贞会不会也这样被失踪了,被消失了?

        比起上面那些家庭,余贞和老罗之间的纽带更松散,结婚时间不长,也没有自己的孩子,不存在后顾之忧。这不更容易让男方无所顾忌吗?

       从余贞的言谈里,感觉老罗不像那样的人。不像?上面那些弑妻的男人,哪一个像呢? 个个看起来温和慈祥啊。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吆。细思极恐,不敢往下想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2 回复 tea2011 2021-5-17 21:50
我经常看forensic file,cold cases, True crime,ID,等等,真实案例,真的很恐怖,包括很多夫杀妻,妻杀夫的案件,原因除了钱就是情(婚外情)。
2 回复 简翎 2021-5-17 22:14
tea2011: 我经常看forensic file,cold cases, True crime,ID,等等,真实案例,真的很恐怖,包括很多夫杀妻,妻杀夫的案件,原因除了钱就是情(婚外情)。
钱,是万恶之源,好像哪个大咖说过这个。情这个东西,恐怕比钱还让人困惑。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1 22:3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