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第4章 两位男教师的叹息

作者:简翎  于 2021-5-29 05:3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纪实文学|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4评论

关键词:男教师, 大学, 爱情, 缘分

       其实,在心头盘算徐爽的,不光组织部长,还有两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那就是韦君和夏明德。同在一个系里,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个异性老在眼前晃,不动心也不正常。

  韦君采用的进攻方式并不新潮,属于俗套”——邀徐爽看电影,每次,他都悄悄将电影票塞到徐爽的手中。徐爽倒也畅快,至少两次都没失约,因为她的确喜欢那两部电影:《女大学生宿舍》和《人生》。她的座位同韦君的紧挨着,韦君总想在几个情节的间隙,找点话说,无奈,徐爽自始至终两眼直视前方,没有一点畅谈的意思。

      韦君心神不定地陪徐爽看完电影,原指望一起回学校的路上,能有点意外收获,没想到,徐爽仍然沉浸在剧情里面,不能自拔,滔滔不绝地议论剧中的人物。几次电影约会之后,韦君便泄气了,别在这家伙身上费劲儿了,她根本不懂爱情,他在心里忿忿地想。

  韦君眼看着就进入大龄青年的行列了——二十七岁,几经周折,通过热心人的牵线搭桥,与一个在市一所中学教历史的中学教师谈上了。这位中教是个不漂亮但挺温柔的女孩儿,与韦君各方面的条件相当:长相都是一般人,职业都是教师,男的本科毕业,女的大专出身。当时的工资,是中学教师比大学教师的高,那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是造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时期。女的不是俗人,不太计较多几个钱,少几个子儿。两人谈得都比较投入,以至于韦君精神焕发了不少。

      有一种男人,如果交上了女朋友,看别的女的就都没感觉了,一心只挂念自己的心上人。韦君就属于这类人。后来,再见到徐爽,心中不但掀不起波澜,还莫名其妙地生出一丝厌倦。

  韦君的未来丈母娘是教了二十多年小学的老教师,身上有股子说不出的男性味道,风风火火,泼辣敢说,而且对人比较挑剔。她见了韦君两次,印象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日子久了,倒多出了一点担忧:这个白胖的男孩,长得没楞没角的,似缺少男子汉气概。那方面行吗?女儿跟着他,可别受罪呀!

  她的怀疑不是没来由的。自己的丈夫就是这类人,浑身的膘,就是缺少肌肉,也看不出骨架,在尽丈夫的义务时显得力不从心。她心里也明白,这不能全怪他,她自己也有责任。

      结婚初期,是六十年代,她干革命的热情分外高涨,不愿早早地生出个累赘,影响了在革命道路上前进的步伐。她记得,初期,丈夫的特征还是坚如铁,硬如钢的,至少跟顽石好有一比。但她害怕怀上了,屡屡打击丈夫的积极性,总在关键的时候,大喊:抽出来,快抽出来呀!” 丈夫心惊胆战,不但不能尽兴,还倍感压抑,久而久之,便逐渐萎缩了。

  一年以后,当妻子做好了当母亲的准备,慢慢将警戒线撤除后,他发现自己更不中用了。后来,勉勉强强造人成功,得了个宝贝女儿,就再也没有开花结果。

  在寂寞难耐的夜晚,她会怪他:我怎么这样倒霉呀?找了你这个窝囊废?” 男人一声不吭,用沉默来平息她的怒气。这时,她又觉得他可怜:哎,也不能全怪他,当初,要是不限制他,让他进出自由,也不至于……” 可转念一想,又变得忿忿不平了:男人怎么可以这样脆弱?真正男人的那个东西,应该是说不软骂不垮的钢铁硬棒子嘛!” 她就是在这种心理矛盾冲突中,磕磕绊绊地同丈夫熬了一年又一年的。俩人都很爱女儿,舍不得离她而去,这是他们一直过着非正常生活而又没有散伙的主要原因。

  老教师爱女心切,她绝不允许自己的悲剧在女儿身上重演。在女儿结婚前夕,她专门单独召见女婿,跟他进行了一场严肃认真的谈话,主要意图就是要他在婚前到医院做一个特殊的检验,以证明自己的那个功能是正常的。尽管做这个身体上痛苦精神上屈辱,但韦君已经离不开她的女儿了,为了与自己的心上人顺利成婚,韦君咬着牙答应了,心里还自我安慰说:大丈夫能屈能伸,宠辱不惊。

  很快,韦君走进了这个两代教师的家庭,完成了由单身汉向大丈夫的转变。

  韦君总算大功告成,那他的好朋友夏明德呢?夏明德的情况跟韦君的比较起来,就显得复杂多了。

  韦君还记得,夏明德来矿院三个月后,就有一个操着湖北口音的小女孩来找他,说是他的女朋友,从家乡赶来看他的。夏明德一见她,就像吃了苍蝇似的,掩饰不住地厌恶。住在他隔壁的人,虽听不清他俩在说啥,但总听着谈话的气氛不对,那声调、节奏都接近于争吵了。终于有一天,一记响亮的耳光过后,女孩冲出房间,嘴里喊着 没得良心!” 夏明德嘟囔着 癞皮狗!

  女孩的脾气像小辣椒似的,将陈世美告到了机械系书记苏善林那里。苏书记提醒小夏,要注意影响,要妥善地处理好自己的个人问题,不要由此耽搁了自己的前程。这招很灵,夏明德对女孩的态度好了许多,还从食堂打饭回来给她吃。慢慢地,女孩不来了,几个月后,女孩彻底消失了。

      据说,夏明德使了一招,终于摆脱了女孩的纠缠。他亲自给女孩的父母写了一封长信,大意是说,最近体检时,查出了糖尿病,而且是一型的。这种病,不好治,还影响生育,心里很苦恼。并且说,由于染上了这种倒霉的终生疾病,跟他们的女儿在一起时,脾气也变得暴躁。为了避免出现不良后果,只好忍痛分手了。为让两位老人信服,他还特意附上了一张医院出具的证明。最后,还一再说,请他们千万替他保密,否则,学院知道了,连工作也会受影响的。  

      谁也不知道,夏明德悄然与女友分手后,一方面努力接近徐爽,一方面跟市医院的一名护士打得火热。

  虽然徐爽在本市没有背景,但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重要的是,他看到徐爽就觉得舒服,有感觉。毕竟,读过几年书的人,还是把爱看得比较重,夏明德再世故,也愿拥有爱情。

      实际上,他最先看中的是李瑶,李瑶总让他想入非非,把心里一种不健康的东西激发出来。后来,看到李瑶的男朋友,在相形见拙之中,不由得感叹:他妈的,这家伙找了李瑶,该多幸福啊!夏明德不愿生活在一个泡沫里,他必须将自己的转移,于是,便移植到了徐爽身上。尽管徐爽没有李瑶性感,但也挺可爱的。夏明德对机械系的三枝花的个人爱好,了如指掌:李瑶,舞跳得好;徐爽,球打得棒;于卞莉,毛衣织得漂亮。

  要与徐爽多接触,就要球为媒。好在夏明德在学校时,就是文体积极分子,篮球、排球、乒乓球都不在话下,其中,排球打得最好,甚至网球都能来两下子。他主动邀徐爽,每天早上,到校体育场打网球。于是,在春天的几十个清晨,人们都能看到一对靓男俊女挥着网球拍,带着青年人的朝气,你来我往,你高发我低接,自如地击打着那黄绿色的,在当时被认为是相当高雅的网球。

      与此同时,夏明德还被另一桩情事缠着。事情是这样的:

      金阿姨有个远房亲戚在市医院药房工作,托金阿姨帮她在矿院物色一下,说是有一名分来不久便当上了护士长的姑娘,想找一位大学教师作乘龙快婿。护士长的背景不简单,老爸就是本市的宣传部长。她对男方的要求并不太高:家庭条件一般即可,但二等残废也就是一米七以下就不用考虑了,而且五官要属于上乘,这关系到下一代。

      金阿姨跟老头子一嘀咕,两人立即将眼皮子底下的小夏纳入第一人选。金阿姨找到夏明德,把护士长的情况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番,夏明德便动了心,尽管当时他还在独自热恋着徐爽。金阿姨还抽出时间,带夏明德去医院相了一趟亲。护士长对小夏很满意,愿意和他继续交往下去。但夏明德一看到她那小眯缝眼和大呲牙,就暗暗叫苦:要是这张脸换成徐爽的该有多好!可是,夏明德对护士长,并没显出丝毫厌倦,而且还非常有礼貌地给她留下了详细的联系地址,并表示了继续来往的愿望。他,实话实说,的确有点儿舍不得她的老爸!

  于是,夏明德一边在学校恋着徐爽,一边跑医院去看护士长,两头忙了一段时间。金阿姨几次找到夏明德,让他明确表个态,不要让一桩好事泡了汤。夏明德总是态度暧昧地说:不着急,再处处看。” 直到有一次,金阿姨有点急了,说:如果不满意,就说个痛快话,别耽误人家了。她不愁找对象,后面跟着一个加强班呢!” 听了这话,夏明德忽然有了紧迫感,同时,意识到这桩姻缘对自己是多么重要。他对金阿姨说,给他两天时间再考虑考虑。

  中午,在教工食堂吃饭时,他趁人不注意,塞给徐爽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行字:今晚八点,建筑馆。切切!

  徐爽虽说有点粗心,但也模模糊糊感觉夏明德对自己有那意思。她犹豫着:晚上,要不要赴约呢?不去吧,太不给他面子了;去吧,他会跟自己说些什么呢?想了片刻,她决定去一趟,干脆将窗户纸捅破,把事情挑明。

      徐爽一进建筑馆的大厅,就看见夏明德隆重地像是来赴一个千年之约,西服革履,一身华贵,独自在楼梯口处站着。借着灯光,她发现他冲她不自然地微笑着。

      她凑上前去,轻声说了句:吃过晚饭了?

      “是的,吃……吃过了。夏明德的手伸向楼梯扶手,下意识地上下搓着那冰凉的铁杠子,今晚找你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儿。

      “说嘛。

      “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是市委宣传部长的女儿。

      “哇,好呀!

      “你知道,我并不是特别看重权势的。我觉得俩人在一起得有共同语言,有相同的事业和爱好,这是最重要的。

      徐爽想说点什么,又一时想不起什么,便清了清嗓子,干咳了两声,等着夏明德接着说:你的个人问题是怎样考虑的呢?

      “唔,对不起,我从来没认真地考虑过。我想考研究生。

      夏明德微微喘着粗气,站得离徐爽更近了些,声音有一点颤抖,眼里有一丝失落,说跟她在一起,我总是不来感觉。看着她,很不舒服。

      “那为啥还跟她好呢?

      “她对我好,不忍伤害了她。

      “那就慢慢跟她培养感情嘛。

      “徐爽,你真的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明德,我们还是做好朋友吧。

      “……好吧。今天的事,就不要对任何人讲了。谢谢了。” 夏明德很失落,他让徐爽先走,过了一会儿,他才跟出来。

  夏明德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要他为了爱情说出低三下四的话,做出酸皮赖脸的事,他不干。他知道徐爽不属于他,彻底死心了,他要一心一意跟护士长好了。

      很快,金阿姨的脸上就笑开了花,1983年的金秋十月,夏明德终于成了市委宣传部长的乘龙快婿

     2700多年前秦穆公的乘龙快婿——萧史,不同的是,夏明德一点儿也没厌倦官廷生活,岂止是不厌倦,简直是充满向往。自然,他就不会像萧史一样去浮想深山的幽静闲雅,而最终带着公主弄玉,双双乘龙而去,远离尘嚣。

      这人间彩虹,对夏明德吸引力实在太大了,等着瞧他怎样在人生的舞台上大展宏图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红杏桃子245 2021-5-29 05:50
你是作家?才华横溢, 点赞!
1 回复 简翎 2021-5-29 06:17
红杏桃子245: 你是作家?才华横溢, 点赞!
不是作家,顶多算“文艺老青”,已经过了“文艺女青年”的年龄了。谢谢点赞,谢谢鼓励。
回复 NO_meansNO 2021-5-30 09:54
一个深刻教训,新婚妻子要配合,做事不能半途而废,丈夫也要记住,关键时刻不能丢链子,不然一失足成千古恨,终生扶不起。
回复 简翎 2021-5-30 17:53
NO_meansNO: 一个深刻教训,新婚妻子要配合,做事不能半途而废,丈夫也要记住,关键时刻不能丢链子,不然一失足成千古恨,终生扶不起。
确实如此,教训不是一般地惨痛。谢谢点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5-30 18: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