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第8章 女教师和男学生

作者:简翎  于 2021-6-2 18: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纪实文学|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女教师, 男学生, 暗恋, 爱情

       在徐爽跟两位婚姻不幸的中年妇女周旋的那段时间里,她原来的室友李瑶,却在另一个宿舍里,演绎着一出不同寻常的人生的悲喜剧,剧中人物除了李瑶,还有一位男学生。

  他是机械系八四级机制二班的,来自云南,名叫陶建,在班上是老大哥,年龄大是因为他考大学考了三年。他中等个子,肩宽体阔,非常结实,容貌不是特别俊,却颇有男子气。他学习中等偏下,但文体突出,被誉为体育场上的明星,舞场上的焦点。特别是他的交际舞和霹雳舞跳得很棒,跳成了不少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陶建在舞场上收放自如,游刃有余,一回到课堂上就蔫了,那股潇洒劲就不知跑哪去了。而且,他还是逃课大王,经常借故缺课,不过,有人注意到,李瑶的机械制图课,他倒是一节不拉。

  陶建原先拖拍着一个女朋友,是本班的老乡肖贤。小肖的绰号叫小小,因为她年龄小,个子小,人很瘦,不过,长得还算清秀。总起来说,是个不引人注意的平平常常的女孩子。

  19849月初,新生报到时,陶建作为班上的大力士,又是肖贤的云南老乡,理所当然地就帮她将行李皮箱扛到楼上的宿舍里。打那以后,有什么需要男生帮着干的活,姑娘首先想到的就是他。有时,小伙子参加市大专院校文艺汇演回来迟了,早有肖贤帮他用饭盒打好了饭,只等他一回来,在脸盆里放上半盆开水,将饭盒放在热水中,一会儿,里面的饭菜就热乎了。

  就这样,你为我做点琐事,我给你帮点小忙,加上两人来自同一个地区,慢慢就混熟了。女孩对男孩很依恋,一板一眼地关心她,爱护他,帮助他,还时不时地憧憬一下光明美好的未来。但小伙子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姑娘除了偶尔让他心里舒服那么几下子,再也给不了他新的性奋点

        夏天,女孩喜欢穿一件背心,外套白底碎花衬衫。由于她不喜欢戴胸罩,本来就比较平坦的胸部,看起来就更没有什么动静了,顶多,是两个大黑豆在薄薄的衣衫后面时隐时现。这跟男的有何区别呢?一天,陶建瞥了一眼肖贤的胸部后,暗自嘀咕了一句。女孩似乎对自己的平胸也不自信,忽然有一天,也戴上了从超市买来的十元钱三个的廉价胸罩,那形状是圆锥形的,里面还有一个铁圈撑着。陶建第一时间就注意到这一变化,但很快就由好奇转向失望:像搓衣板上鼓起了两个肥皂泡,一看就是假的。” 他暗暗地想, “ 如果有一天与她一起生活,那将会是啥子感觉?他不由自主地咬了一下牙,觉得牙床有点发酸,像咯吱了一颗涩涩的小青枣儿。

        不知不觉地,他的脑海里出现了李瑶老师的身影,还有她那高高耸起的好像会说话会跳舞的双峰,不由得脸一阵发烫。

        慢慢地,同室同学发现,陶建在李瑶辅导答疑的夜晚,总是主动凑上前去,问这问那,俨然一个勤学好问的好学生。回到宿舍,也特别爱议论李老师的生活琐事,比如:说了什么有意思的话,穿了什么样式的衣服,甚至她讲课中比较浓重的南方口音,也被他拿来重复说笑,好像是在欣赏一曲优雅迷人的苏州评弹。

        陶建这小子被高峰迷住了,住在他上铺的一个老兄悄悄跟另一位室友说。这高峰就是他给李瑶老师起的外号。

  每当李瑶提着小黑包,夹着三角尺走上讲台时,陶建的心里就漾起一圈圈的涟漪。她清脆柔软的嗓音撩拨得他浑身发痒,她扭捏婀娜地拿着教具在黑板上比比划划的神态,让他不能专心听讲。特别是她那两座高高耸起的两座小山丘更是让他不能自持,想入非非。他开始注意有关李老师的一切信息。他了解到她只比他大三岁,好像也没见过她的男朋友,另外,李老师跳交际舞在女教工中也是一流的。

   “五四青年节到了,院团委和学生会要在体育馆联合举办青年教工交谊舞会。为了活跃气氛,还把一部分票发给了十几名像陶建一样的在学校挂上号的跳舞精英

  陶建断定李老师一定会在舞会上出现,于是,梳洗打扮一番后,就进了体育馆。之前,他告诉小小,他将被团委派进去维持秩序。

  进到里面,陶建影影绰绰地发现,在舒缓的乐曲声中,在闪烁的镁光灯下,舞池里,七八对男女在翩翩起舞,旋来旋去。他一边朝前走,一边搜寻着李老师的身影。无奈,灯光不太亮,围观者众多,一时还扑捉不到那个娇美的影子。他站在舞池边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旋转的对子,忽然,他眼前一亮:李老师!他内心惊叫了一声。那个长发、细腰的丰满的可人儿正被一个大个子搂着,两人优雅地晃动着。再仔细一看,那大个子就是曾给他们班上过课的夏明德老师,听说他的老婆是高干子弟。对于老师们的情况,学生们掌握得远比老师们自己意识到的要多得多。

  过了一会儿,两位老师互相松了绑,一起说笑着朝陶建这边走来,陶建吓了一跳,赶紧闪向一边。原来,他们二人往墙边走是找座位歇歇。陶建心里嘭嘭小兔乱撞,他有一种想和李瑶热舞一段儿的冲动。待李老师喝了几口水,歇息了一阵后,他就壮着胆子走过去,说:夏老师,李老师好!”“咦?是机械二班的陶建吧?李瑶仰起头。陶建笑了笑,算是回答了,然后脸偏向夏老师一边:夏老师,我也想请李老师跳跳舞。夏老师爽快地说:跳嘛,我正好也要回家看看了。” 李老师接过话茬:夏老师一直忙着布置会场,到现在,还没回去呢。又说:好的,好的,我再喝点水,我们就上场。李老师一点也不拿架子,很快,伸出了纤纤细手,搭在陶建的肩上,陶建顺势揽住她的软绵绵的细腰。那一刹那,陶建像过电似的,一下子亢奋起来,这在从前是从未有过的。

  他俩合着悦耳的音乐轻轻地摇曳着,李瑶自然大方地微笑着,不时扬起头看陶建一眼,但他却不敢正视她的眼睛,只是暗暗地呼吸着从李瑶的发丝里散发出的幽香,就这样踩着时间慢慢晃动着,晃动着,他几乎醉倒了。

  这个夜晚,陶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恍惚中,他变成了《红楼梦》里的贾瑞,那个笑意盈盈的风姐姐翩然而至:昨晚,我在走廊里等了你一夜,你骗我,为啥不来?明儿老地方,我还等你。忽然,那张脸一甩,变成了李瑶。陶建一个寒颤,醒了,四周一片漆黑,正是半夜时分。

  接下来的几天里,陶建魂不守舍,经常在课堂上开小差,眼前不由自主地映现李瑶的笑意身影。

  后来,陶建总是找个理由到李瑶的宿舍串门,大都是以请教问题的名义去的。李老师对这个结结实实的小伙子,也很有好感,从来都是彬彬有礼地欢迎。有时,陶建登高帮老师往墙上钉钉子,有时又帮老师将煤气罐从楼下搬上去。

       李瑶指使学生做事是把老手,不只是陶建,她用谁都很轻松,不像徐爽要是得到点帮助,不管是来自同事的还是来自学生的,都是一再感谢,之后,还一百个过意不去。徐爽不善于求人做事,别人也没伺候惯她,以至于她偶尔有求于他人时,人家还感觉怪怪的。在这方面,李瑶就比她成熟老练多了。

  来,小陶,帮我打点水,今天太累了。这时,陶建就像战士得到命令,一个箭步冲上去,接过暖瓶,转眼就汇入水房里排队打开水的人流中。

  李老师与陶建的关系密切,这类敏感事情,是很容易口口相传的。有学生将它捅到了机械系书记苏善林那里。苏书记又有事干了,决定先传讯令人头疼的陶建,遂遣人叫陶建到系办公室来一趟。此时是下午四点半,学生们大都没有课,有的在教室里打坐,有的在体育场上鏖战。陶建却窝在李瑶的宿舍里,帮李瑶修理出了故障的录音机,这是陶建的长项:摆弄电器,有时还真能解决一点问题。

        李瑶在跟陶建频繁接触的过程中,早已察觉这个身强力壮的学生对她有点意思。但陶建并没有对她说过分的话,也没有做过分的事,尽管他的目光里时时透出爱意。况且,作为一个女人,不管是不是在教书育人的岗位上,还是有点小小的虚荣心的,那就是喜欢被异性宠爱。她不忍心捅破那层纸:告诉陶建他有一个男朋友,并且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话说苏书记派去找陶建的学生,转了一大圈都没看到他的影子,就上楼禀告:找不到。苏书记点拨他:你再给我跑一趟腿儿,去敲敲李老师的门。

  苏书记毕竟是块老姜,就这样找到了陶建。他先拿期中考试开刀,陶建有两门课不及格,如果不抓紧时间好好学习,期末的结果是明摆着的。苏书记耐心地劝导陶建,把心思多用在学习上,不要想入非非,头脑发昏,做不切合实际的事情。

       看看火候差不多了,苏书记柔中有刚,抛出了最有份量的一句话:你知道李老师有对象吗?陶建抬起头,张嘴愣在那儿。待苏书记又换了一种说法问他,他才艰难地挤出一句话:李老师没有告诉我这个。

        那,现在你知道了,以后,就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了。苏书记接着说:也不要有什么负担,回去,冷静地想想,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一心一意将功课搞上去是最要紧的。

        之后,苏书记在一个合适的场合,也找李瑶进行了个别谈话。李瑶的嘴巴很甜,很会说话,没有引起苏书记反感。相反,老苏还对老伴金阿姨叨咕:怪不得陶建被她迷得晕晕乎乎的,这姑娘是迷人,是有两下子。

  此后,陶建的确往李瑶屋里跑得次数少多了,但他的心里对李老师的炽热之情一点没减。他不止一次地想,我咋这样傻呀,一厢情愿地认为李老师没有男朋友。怎么可能呢?她那样有魅力,又那么多情,怎会单身呢?

  接触了李瑶这条奔涌的河流之后,再回到肖贤这条干涸的小溪身边,他越发觉得没劲,不过瘾了。慢慢地,他和肖贤的关系越来越远,直到最后复归为一般同学关系。

  19866月,陶建带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和失落感,迎来了期末考试。五门考试课,除了李瑶的机械制图勉强及格外,其他四门主课全亮起了红灯。他知道按学校的规定,他面临勒令退学的前景,也许下个学期,他将不能返回学校,不得不跟菁菁校园拜拜了。

        系里将他的材料整理好上报到教务处,还要学校领导研究后才能下发处理决定。学校通过系里给陶建的答复是,先回家过暑假,学校会把有关的通知寄到他家。其实,学校这样做,是在制造一个缓冲,让陶建有点思想准备,避免出事。

        陶建已经做好了再也不回来的准备,他悄悄告诉李老师,请她不要急着回苏州,他要跟她告别。晚上,当同学们忙着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他一个人悄悄来到李瑶的房间。恰好,就李瑶一个人在,她的室友已经踏上了回乡路。  

        天气太热,李老师只穿了一件黄色带白花的无袖连衣裙,雪白的脖颈,丰满的双臂,还有健美的双腿都露在外面,像一朵叫不上名来的娇美的盛开的花。

        她招呼陶建先吃几片摊在桌上的西瓜,解解暑气。他老成地摆摆手,从兜里掏出一盒刚买来的烟和一个打火机,随手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然后,很潇洒地点着了火,夹烟的两个手指在微微地颤抖。

        你抽烟?这么年轻就抽烟,对身体不好的。李瑶第一次发现陶建还有这个不良嗜好。

        不常抽,偶尔抽一根。他平静地说。

        学校不允许学生抽烟的,你犯校规了。李瑶甜美地笑着,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学生。

        下学期,就不是学生了,要走向社会了。此时,陶建像个历经沧桑的中年人,声音有点沙哑地说也许,我们就要永别了,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云南离这里这样远……” 

        李瑶有点吃惊,她不是特别清楚陶建其他的科目考得如何,她只是尽自己的努力,将他的机械制图的成绩硬拔了上去。他的考试成绩是56分,李老师给他的平时成绩80分,两部分成绩七三开,加在一起,就及格了。

       李瑶不无遗憾地说,你已经上了两年了,中途退学可惜了。

       陶建没说话,而是抬起头,仔细认真地看着李瑶那会笑会说话的弯弯的眼睛,好像要把它们牢牢地镌刻在心中带走。李瑶注意到陶建正用那似水的眼眸深情地望着他,幽深的眼睛里升腾起雾一般的迷离,感觉有点不好意思,羞赧地埋下头。

         双方沉默了一会儿,陶建忽然站起身,不知哪来的勇气,他绕到李瑶坐的椅子后面,俯下身,从后面揽住了她的腰,喘着气说:李老师,李瑶,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怎样难过,你不知道我对你有着怎样的感觉…………为何不属于我呢?

        李瑶的呼吸也有点紧张:陶建,不可以这样的,我们……你松开手。” 

        陶建的手不但没有松开,反倒往上移动,李瑶像被电击了似的,无力反抗,任由那两只大手上下左右揉搓着。……建,别这样,我受不了了,放开我吧……”她的声音又甜又软,像草莓冰激淋一样,化在了陶建的心底。他烈火中烧,不能自已:李老师,你不知道你是多么性感迷人,我们班的男生都喜欢你。

        李瑶的最后防线垮了。她在情欲方面不是主动出击的人,但只要别人,她一般会身不由己地依从,这恰是她人性中的弱点。李瑶迷迷糊糊之际,陶建将她轻轻抱起,放在床上。他手抖着摸索到李瑶连衣裙的拉练……

        陶建喘着气,痴迷地盯着面前的美人鱼,她的身体冰清玉润、肌如凝脂、肤若白雪,脸蛋桃花似的白皙里透着粉红,嘴唇像两瓣含苞待放的红玫瑰微微翕动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顾虑在这个可人儿面前都抛到九霄云外了,剩下的只是情欲,无边的情欲……    

        他忘情地吻着那两片丹唇,同时,三下五除二褪掉了包装,李瑶挣开眼,看到了他宽厚健美的身躯,不由自主地蠕动了一下,又闭上双眼,喃喃地说:陶建,我们不该做这个,我们不要陷得太深,我求求你了。” 她略带害羞的脸,真的很美,像含羞草,一碰她的叶子就合上了,一会儿,她的叶子又开了,美得自然,毫不矫情。她的声音在陶建听来,与其说是拒绝,不如说是召唤。他俯下身,耳语着,瑶,我的瑶,我心爱的姑娘,这是我的第一次,让我给你吧。

  ……

  经过一场天崩地裂,山呼海啸的震荡之后,两人都清醒了许多。他们恢复了常态,不约而同地流下了眼泪。李瑶的泪水里有悔恨,更多的是对她远方男友的负罪感,还有以这样的身份与一名学生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的耻辱感。而陶建的泪水里也有悔恨,但更多的是因得不到自己心爱的人而产生的痛苦无奈的感觉,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李老师,我对不起你,你会恨我的,你会忘掉我的。

  第二天,陶建离开了学校。

       1986年的暑假,假期过半,他收到了学校寄来的通知:由于四门主课不及格,勒令退学。

        又过了一年,李瑶结婚了。多年后,李瑶的请调报告才批准。她终于调回原籍,与丈夫团聚了。

        关于她后来的情况,矿院人知道的很少,和她有联系的人和事慢慢被人遗忘了。在人们的印象中,李瑶,这个曾经的矿院人,已经变成了一个遥远朦胧的皮影人儿。这是后话。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NO_meansNO 2021-6-7 11:24
【 “陶建这小子被‘高峰’迷住了”,住在他上铺的一个老兄悄悄跟另一位室友说。这“高峰”就是他给李瑶老师起的外号。】

高峰魅力无法挡啊,难怪伟大领袖穷其一生热衷于攀登顶峰,探索险峰,“无限风光在险峰”,大实话。
回复 简翎 2021-6-7 17:26
谢谢点评,点评得很诙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7 17:2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