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第14章 青春像这样散场

作者:简翎  于 2021-6-10 06: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纪实文学|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青春, 毕业, 学生, 教师, 毕业会餐

       第二天,机械系欢送毕业生的晚宴准时在锦山酒家举行。系里领导全部出席:书记苏善林,主任夏明德,副主任施大栋;大部分教师也来了:柳云杉,于卞莉,韦君,徐爽……师生济济一堂,好不热闹。

  平时对老师毕恭毕敬的学生们,在毕业离校之际,全都活灵活现,原形毕露,个个能说善讲,甚至有点油腔滑调,还不时从兜里摸出香烟,扔给爱抽烟的老师一支。那架势,好像一夜之间就从毛头小子变成了社会油子。有的老教师在蒸腾的烟雾里,在喧杂的敬酒声中,疲惫不堪地审视着眼前的门生,他们迷茫不解:这些人真能成为国家的栋梁吗?

  这边一群男生在跟李瑶较劲儿,非要她喝下第三杯酒,否则就罚跳舞。李瑶与他们没大没小地周旋着,脸上红扑扑的。对此种场景,李瑶一点不反感,她见得多了,而且对这种众星捧月般的起哄非常地享受。那一桌上,好几个女生围着她们永远的于老师,说着悄悄话,不时发出一阵欢笑,显得融洽和谐。于卞莉擅长与女生打交道,很得女生人心。

  徐爽这边稍显冷清,不时有一两个人过来客客气气地给她敬酒,都被她一句郑重其事的“不会喝酒”给挡回去了。在一片喧闹声中,周贵提着一瓶雪碧和一个酒杯,从苏善林的身边悄悄来到徐爽的桌旁,他胳肢窝下还夹着一个紫皮的“毕业生纪念册”。

        他小心翼翼地将雪碧倒进杯子,瞅了个空当,很有礼貌地小声说:“徐老师,感谢您的栽培。我是,我是…很佩服你的。” 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微微发颤:“在这里,我敬徐老师一杯。我知道你不喝酒,这是雪碧,就当酒敬给你了。祝你 ……幸福!” 说完,他的眼睛湿润了。

        徐爽似乎也感受到周贵的真诚,没多说,就接过杯子,一仰脖子,全喝下去了。周贵说“谢谢!”他犹豫了一下,没有离开,而是摊开了“纪念册”,请徐爽留言。徐爽在上面已经发现了几位领导的题词,苏善林写的是“希望你在未来的工作生活中,勤于思考,勇于探索,不断进步,取得新成绩。” 夏明德的临别赠言和苏书记的差不多。施大栋写的最老套“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愿你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敢于拼搏,努力进取,勇攀高峰。”柳云杉写的文绉绉的“天行健,君予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徐爽不善于写这类的励志寄语,想了想,又看了看说:“于老师她们还没写嘛,你可以让她们先写,让我考虑考虑,一会儿,你再过来, 我就写。”周贵憨憨地笑了笑,就抱着纪念册往于卞莉那边去了。这事儿,对于卞莉来说是小菜一碟,那类的话就好像放在手指尖上似的,信手拈来:“自觉,自律,自强,自立,为了祖国的繁荣,人生的壮丽,做好本职工作。立足平凡,追求卓越。” 

        当周贵在其他教师那儿兜了一圈又回到徐爽的身边时, 徐爽看到纪念册上除了于卞莉的豪言壮语外,还多了韦君和李瑶的龙飞凤舞的字迹。韦君的很简单,“奋发向上,再创辉煌”。李瑶是斜着写的,一行字就像台阶一样从左向右往上跳跃“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徐爽觉得这话好眼熟,大概是某位先贤的人生经验的凝缩吧。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这出自诸葛亮的一句名言:“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倒很符合李瑶在社会的漩涡中善于修心养性,不屑与人相争的品性。

        徐爽对历史的偏爱和了解,全是她小时,父亲引导和教诲的结果。上初中时,父亲就不止一次地对她说过:“多看点名著,特别是历史书,历史使人明智。”也就是那个时期,徐爽啃完了父亲收藏的四大名著。封存在徐爽脑海中的历史典故、古人名言等文化古董,有很大一部分是父亲在茶余饭后输送给她的。此外,父亲还喜欢用名人名言激励徐爽。

        此时,徐爽握着周贵递上的钢笔,脑海中又浮现出父亲的影子,她一下来了灵感,提笔写下几行字:“在科学的道路上是没有平坦的大路可走的,只有那些在崎岖道路上攀登的不畏劳苦的人,才有希望到达光辉的顶点”。让周贵没有想到的是,徐爽并未就此搁笔,略微沉思了一下,又另起一段,“一个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这样,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全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周贵低着头哑然失笑,想不到这位徐老师捉摸了半天,就想出了这样两段老掉牙的话。

        其实,这是徐爽上大学前,父亲写在她日记本扉页上的两段话,对她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不管怎样,周贵感觉徐老师还是很可爱的,他故意仔细看了看徐爽的题词,很诚恳地说了一句“谢谢徐老师”,然后小心翼翼合上了纪念册。

        “等一等”,徐爽示意周贵打开纪念册,说道“那不是我的话,是一个伟人和一个像钢铁一样坚强的人保尔说的。要不要注明一下?” 周贵裂开大嘴开心地笑了:“徐老师,您特认真。没关系的。”   

        徐爽忽然问他:“听说,你决定上青海了,对吧?” “是的,想去闯一闯。” “祝贺你!” “谢谢!”周贵突然伸出手,徐爽迟疑了一下,也将手伸出来,周贵轻轻而又有力地握了一下徐爽纤长的手指。他知道他与徐老师之间,顶多就只能这样了。他转过身,又礼貌地回头笑笑,带着一股伥意离开了徐爽的饭桌。

        徐爽从教多年,能称得上知己的就这个周贵了,可她竟浑然不知。这就是凡人与圣人之间的差距:缺乏知人知己的大智慧。人家孔子有3000弟子,72贤人,能慧眼识珠地选中颜回——知我者,非颜回莫属也。而徐爽对曾经在同学面前默默地护卫着她的尊严的周贵,却没有特殊的感觉,仅是在此时此刻注视着朴实忠厚的周贵远去的身影,用漠然的目光送了他一程。

        她想的是另一番心事:一个自己教过的学生,就要奔赴国家最需要的地方了,那儿虽然艰苦,但他义无反顾。周贵的身影在她的注视下,变得有点高大了。“我是他的老师,为了逃避生活,很有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就要申请移民加拿大了。” 这是她犹豫了很久,仍然没有做出决定的事情——到别人认为发达的国家,过好日子了。

        转而又想 “不,我不是去享受,而是去进行人生的另一番拼搏。说不定,比他在西部奋斗还艰苦呢。” 她还自我安慰着 “国家这样大,人才这样多,缺我一个徐爽算啥?” 马上又反驳自己 “要都像你一样,人人追求新生活,谁来建设国家?” 徐爽毕竟不同于八九十年代出生的人,她受过那个更“先进”时代的熏陶,打着那个更“火红”时代的烙印,时不时脑海里就会泛起 “我是祖国一块砖,哪里需要那里搬” 之类的豪言壮语,尽管她已经没了实践的豪情,但还有残存的记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10 07: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