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第23章 留匈学者载誉归来

作者:简翎  于 2021-6-21 21: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纪实文学|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学者, 留洋, 回国, 海龟

       人各有志,不能强求。徐爽连续几年为住房而奋斗,她原来的同事夏明德冬去春来为出国而进修。只是徐爽忙活了半天,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夏明德经过一番苦战,终于如愿空降在欧洲的大地上。

    九十年代初期,在矿院,出国进修还被许多人看成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即使到一个比中国还差的第三世界国家,只要能飞出国门,人们也会投去羡慕的目光。

     矿院有史以来第一次接到了部里的红头文件:从青年教师中选拔德才兼备的,外语好的送到指定的地点培训,考试通过后即送到国外进修。

    学校首先想到了夏明德,夏明德本人也是心情激动,跃跃欲试,两下里正好合拍。1994年初,他即告别妻女,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去中原一个城市的培训点接受为期一年的英语培训。结业考试时,考出了好成绩。根据需要,部里研究决定派他赴匈牙利进修,于是,再培训一年半的匈语”。凭着勤学苦练,他基本上掌握了匈语,又通过了考试。这是夏明德的长项,对语言的把握能力强。这样,历时两年半的脱产学习,成就了一名赴匈牙利进修一年机械设计的“高级访问学者

    夏明德的可贵之处在于,虽置身海外,与矿院远隔万里,但他那一颗赤子之心却和矿院紧紧地连在一起。他重点突出,主要与院党委书记和院长电话和书信联系。有几次开会时,党委书记和院长都情不自禁地感慨,海外赤子夏明德有一颗拳拳的爱国心,有一腔殷殷的报国志,并多次号召全校师生员工以夏老师为榜样,热爱教育事业,做好本职工作。

    中间,夏明德回了一趟国,确切地说是回到矿院与头头脑脑的要人和机械系教职员工见面的。他是个有心人,自然忘不了带回一些异国的特产:给校级干部选购的是赫兰多瓷器和匈牙利刺绣,给普通教师买的是匈牙利糖块——专门利用课间休息时间,散发到系办公室,请下课休息的教师品尝。而他就坐在苏善林的办公桌对面,一面与老苏寒暄,一面微笑地观摩着大家吃糖的百态:

      徐爽剥了一块糖填进嘴里,两下子就嚼碎了:吆,跟中国糖也没啥区别嘛。

   韦君巴咂了几下接过话茬说:甜,甜,比国产糖有味道。

    “还是我们主任想着大家,这大老远地还带糖回来给大家吃。于卞莉用舌头抿着糖块瞅着夏明德说。

      “哎,夏主任,你很快就会学成归来吧?大家想你呢。当时还没调走的李瑶说话的声音和表情比糖块还腻还甜。

    虽说夏明德已经有三年的时间漂游在外,没跟大家接触了,主任的宝座上也坐着另一个人的屁股了,可他的风度仍然与从前无异,只是加了一点成熟和儒雅的成份。

    他一问一答地与昔日的平级和属下搭讪着,只有徐爽吃得多,说得少,似乎夏明德也没太在意她。上课铃一响,大家便向夏主任道别,一切又恢复了正常。

    在矿院,夏明德上上下下忙了几天后,又踏上了征程,还有半年的进修时间等着他消磨。其间,他给学校打回一个电话,大意是说,他的指导教授盛情挽留他,让他留在匈国,继续科学研究的生涯,他正考虑如何婉言谢绝。这下,着实让党委书记和院长紧张了一番,这小夏可是校级领导的后备人选呀,万一留在了海外,这将是学院的一大损失哩。

    又过了三个月,夏明德给院长打电话说,他反反复复考虑过了,还是决定放弃匈牙利优厚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毅然回归祖国,继续为学校效力;同时,还定下了回程的大致时间。院长一再叮嘱他,回来前,一定打电话告知确切的点儿,好派车去迎接他。

    1997年的夏天,夏明德终于回国了。他从上海下了飞机,又坐火车直奔东海市。  

      刚出车厢,就看到了一张张熟悉的笑脸,院长带着苏善林,施大栋等几个中层干部,还有宣传部的姚部长,对他表示热烈地欢迎以及亲切地问候。有几个清秀的女大学生手捧鲜花,恭恭敬敬地献上去,齐声说:夏老师辛苦了!宣传部来人还一个劲地将闪光灯打到夏明德的脸上。现场气氛非常热烈,笑语声声,动人心弦。一些顾客出于好奇,提着包裹,停下脚步,驻足观看。他们形单影只的黑色背影,与夏明德春风得意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第二天,一条醒目的消息出现在矿院的校报上:留欧学者夏明德学成归来。有几个人私下里议论了几句宣传部的人不写留匈学者,偏偏写留欧学者,这一字之差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而对报道中的溢美之词面对国外的优厚待遇及高薪聘请,他不为所动,毅然选择了回归祖国大都没有过多疑问。

      这篇文章,还配了两张图片,一张是夏明德双手插在裤兜里,悠然站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的多瑙河畔的单人照,背景是具有欧洲古典建筑色彩的布达佩斯议会大厦。他的姿势摆得很潇洒,表情也很自信,不失为一张增光添彩的玉照。另一张照片,是夏明德带回的一大箱子书,蕴含着他学到的一大堆知识和对祖国热爱的一片深情。

    这一年的进修学习,给夏明德镀上了一层合金:虽然没有拿到任何文凭,只有一张进修证明,但因为是在大名鼎鼎的欧洲得到的,也就显得不同凡响了。他是矿院开天辟地第一个学成归来的“海龟

    自夏明德回来后,院里的领导就忙和开了。夏明德的岳父——已经由市委宣传部长改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也及时打电话给院长,要他严格要求小夏,督促他不断进取,用他的真才实学来报答矿院对他的培养。

    不过,出乎院党委一班人的意料,夏明德似乎并不急于投入到官场中去。当院里征求他的意见,问他的要求时,他竟给了暂不考虑别的,先把学问搞一搞的答复 ;而且,此事一经传播与渲染,不但大大提升了夏明德的人品,还使他的名声由系内传到系外,很多教师尤其是老教师都对这位学者褒奖有余,心生敬意。

    本来,匈牙利这个国家的知名度并不高,但由于堂堂的前夏主任曾在这个国家就读,回来后,又发表了许多观感,一度在矿院里引发了匈牙利热。他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在校刊的副页上连载了吃在匈牙利,其中重点介绍了土豆烧牛肉 似乎这是一道人们闻所未闻、吃所未吃的天外来菜。读罢这篇文章,让不少从五六十年代过来的老教师,忽然怀念起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上世纪的苏联领袖赫鲁晓夫同志,他曾指出共产主义即是天天吃土豆烧牛肉,一种怀旧的情愫油然而生。

    有的学生还说,难怪夏主任连篇累牍地介绍匈牙利的吃喝,原来英文中的匈牙利” Hungary非常接近饥饿Hungry,前者只比后者多出一个像嘴巴的a.

    不管怎样说,夏明德回来后,作为机械系的一分子,还真花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忙于教书治学。他除了将自己教的一门老课程——机械制图重新拾起来之外, 还开设了两门外语课:专业英语和匈语选修。选修匈牙利语的只有来自外文系的七名同学,问他们为何选修匈语,大都说是好奇以及对有海外学习经历的夏老师有崇拜之心。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2 01:4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