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第33章 一场十足的闹剧

作者:简翎  于 2021-7-11 18: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长篇纪实文学|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闹剧, , 加拿大

        在老柳跟名人录黏糊得热火朝天的日子里,这边,徐爽也被人牵着,跟自己的政治生命摽上劲儿了。

     自从徐爽发表了数篇文章,主编了一本结构力学教材,又帮助她父亲当年下放的县搞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水利项目、为当地节省了一百万资金之后,徐爽在矿院的知名度就大幅度提高了。很快,她又申报了省优秀青年教师,没费多大劲儿,就批下来了。之后,接踵而来的好事一个接一个来敲门了:机械系党支部主动找她谈话,希望她向党靠拢;民革、民盟的主委们积极联系她,盼望她早日加入组织;九三学社的头头也不失时机地伸出橄榄枝,动员她加入社团。这阵势,着实让徐爽有点吃不消,她一时拿不定主意了。

       而她的老同事于卞莉就不是这样,人家早就找准了方向。在时代的大潮中,小于像一朵奔涌的浪花,懂得借助大潮的力量,把握时机,将自己推上高峰。几年前,她就揣摩好了,知道哪个组织更适合自己的发展。这年头,党员不稀罕了,民主党派人士相对吃香了,提拔干部时,不是党员,而是民主党派成员被优先考虑。再说了,于卞莉有一本经济账,党员每月还要上缴党费,按工资的比例,她得交20元。入了民革,不但不需要交纳费用,还能凭着政府对民主党派的优惠政策,不时有机会去外地公费旅游一圈儿。学校里开个重要会议,也总惦记着邀请民主党派人士参加。因此,于卞莉的兴趣早就从共产党转移到了民主党派身上了。

     回头再说徐爽,她对被拉入组织一事,虽然不太感冒,但觉得并不是坏事,经过几天考虑,也有了一种入伙的冲动。她想起了母亲——一个有着30年党龄的老党员,于是,挂通电话,征询老母的意见。母亲没有犹豫,当即发出指示:不要考虑那些杂牌军,要想进步快,要想为社会多做贡献,要想体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就要向正牌军中国共产党靠拢。

    母亲的话,给了徐爽勇气和力量。她在机械系教工分支书记鲁老师的启发帮助下,参考着党章,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吭哧吭哧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第二天,郑重其事地交给鲁老师。第三天,申请书被退回来。鲁老师严肃地指出了几处不足甚至可以说是错误:

       第一,没有称谓:你是写给谁的?这要明确。” 鲁老师和气地说。徐爽毫不犹豫地在申请书的抬头上补写了尊敬的鲁书记几个字。不是这样的,你不应该写我,你不是写给我的,你应该写敬爱的党组织” 鲁书记苦笑着。还有,你写的内容有些空洞,有些还不是自己的话。说的重一点,你不要介意,写入党申请书,不是把《党章》拿来抄一通完事儿。一定要写出思想,写出感情,要有血有肉,要能说服人。你是大学教师,写申请书不应该算什么难事啊。

       鲁老师接着分析:你看,在为何入党这个问题上,你写的也不明确,不深刻,有点含含糊糊。只是为进一步提高教学水平和科研能力?这个目标未免太小了吧?在你的申请书里根本没有提到共产主义这四个字!起码你得提一提胸怀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这样的动机吧?

       最后,鲁老师还提醒徐爽,以前韦君写入党申请书时,就非常认真,整整齐齐好几页,内容充实,感情真挚。徐爽想起来了,韦君一年前就入党了,而且也是鲁老师一手栽培起来的。鲁老师建议,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向韦老师取取经,他在这方面比你有经验。徐爽答应重新写入党申请书,希望给她几天的时间准备。

     徐爽的业务能力确实不错,可就是欠缺政治头脑。当年两次考研,全砸在了政治科目上,而且输得挺惨:50分以下。尽管外语和专业课都在及格线以上,也白搭。这次,在入党的问题上,还是吃了缺乏政治素养的亏。

       和鲁老师谈过话的当天晚上,徐爽又绞尽脑汁构造入党申请书。她将党章又翻了翻,从上面又摘抄了一段话,将段落字句又调整了一番,这样,在第一稿上涂涂抹抹,修改了好长时间,还不满意。忽然,她心里一动,网上会不会有这方面的资料呢?

       当时,矿院的网络系统还属于尝试调试阶段,还不太好用,这不要紧,市图书馆已经提前连上网了,到那儿查资料缴点费用就是了。她利用一个没课的下午赶到图书馆,通过一个初期的搜索引擎查询入党申请书,好家伙,搜出好几十条。

       徐爽心花怒放,她点击了几篇范文,感觉其中一篇很对口味,就毫不犹豫地将它全篇抄录下来。她自我安慰道,又不是发表文章,谈不上剽窃,既然是范文,就是允许模仿的嘛;再说,一些大领导讲话时,不是还要秘书代写稿子嘛。不过,为了减少愧疚感,徐爽将范文中的八段删成五段,整齐地抄了两页纸。第二天,将申请书再一次交到老鲁手中。

     几天后,老鲁又找徐爽谈话。这次,鲁支书的手中多了几张纸,那是韦君当年的入党申请书。鲁书记焦虑地说:你说你呀,徐爽,我让你向韦君取经,是让你跟他聊一聊怎样深刻领会党章的内容,怎样端正入党动机,怎样将自己的平凡工作与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联系起来,并不是要你照抄他的入党申请书呀!” 说到这儿,老鲁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都是大学教师了,写个入党申请书真的就这样难那?” 徐爽接过申请书一看,这不是出自同一篇范文嘛,只是韦君全盘照抄,而徐爽摘抄了其中的五段。

       鲁老师指着申请书还在唠叨:你看这段,一读到它,我就觉得眼熟……你看你写的 从学生年代开始,一串闪光的名字——江姐、刘胡兰、雷锋、焦裕禄……给了我很大的启迪和教育。我发现他们以及身边许多深受我尊敬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共产党员;我发现在最危急的关头总能听到一句话——共产党员跟我上。这确立了我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的决心。我把能参加这样伟大的党作为最大的光荣和自豪。

        徐爽啊,你参考人家写的,也不是不可以的,人家想起了江姐、刘胡兰、雷锋……你就不会想起董存瑞、黄继光、欧阳海什么的?从我们党诞生的那天起,党的优秀儿女就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啊。

        徐爽想说:韦君有啥了不起的,我跟他还不是英雄所见略同,抄了同一篇范文,但感觉有点丢人,干脆,就默不作声了。稍顷,徐爽沮丧地说:鲁老师,这党我不想入了。

        “为什么?因为写不好入党申请书?

        “……不是,因为我觉得我不像共产党员,离共产党员的要求还差得很远。

        “其实,你能意识到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不像党员,不够条件,这并不可怕呀。谁天生就是共产党员?都是在党的教育下,慢慢成长为合格的党员的嘛。既然知道自己的差距和不足,那就用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向做得好的同志看齐,逐渐深化自己的思想,提高自己的水平,经过刻苦的努力,会达到党的要求的。你看,许多学生还积极要求入党,我们当教师的更是不能落后呀。

        徐爽答应鲁老师,给她一段时间学学《党章》和《共产党宣言》,然后,重新写入党申请书。有着35年党龄的鲁支书终于笑了:我相信你会取得进步的,我们等待着你的好消息,党的大门永远是朝着你敞开的!

     鲁支书及时向苏善林汇报了徐爽的思想情况。两人都觉得徐爽属于没啥政治头脑,只专不红的人才,比他俩人介绍入党的韦君差了一大截。但仔细想想,系里也确实很难找出更多的发展对象了:小年轻不少,大都是刚出校门的毕业生,虽有一股子热情,但资本不够,没有文章,没有科研,没有职称。

       学校近期的目标是要在中高级知识分子中发展党员,给了机械系四个指标,如果不考虑徐爽的话,三缺一,这任务完不成啊。再说了,如果我们不拉徐爽一把,她很有可能会被九三学社呀,民盟民革呀拽走的啊,这是一场你争我夺的斗争。系里研究决定,不能放弃徐爽,继续由鲁支书一帮一地做好徐爽的政治思想工作,尽快使她从思想上达到入党的要求。

     后来,徐爽在鲁支书的耐心帮助下,经过几易其稿,终于将一份还说得过去的入党申请书交上去了,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办班学习和组织考察,徐爽和机械系的其他三位积极分子,于九八年十二月份,被批准为中共预备党员。

     入党宣誓那天,在学校的大会堂里,在全校师生的注视下,大约百十号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上至八十岁的进步老妪,下至十八岁的先进青年,整整齐齐站在主席台下方,排成了一个方阵,等待着那“庄严”时刻的到来。他们就是新诞生的预备党员,徐爽就夹在人群中间。这个方阵前面,有一个人面向主席台,背朝大家,举起了右臂,方阵里所有人也跟着一下将右臂举得跟脑袋平齐。领誓人说一句,方阵里就嗡嗡地跟一声: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

     徐爽的脑子又开小差了,她口里机械地背着誓词,思绪却飞到了加拿大,而且很自然地想起那位可敬的老人——白求恩。

       小时,她能将老三篇倒背如流,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做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

       当年那个扎着小辫子,经常在大人们的鼓动下,摇头晃脑背诵老三篇的小丫头,早已长大成人了。如今,她在考虑要不要申请加拿大移民,也就是要不要不远万里,奔赴白求恩的故国。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呢,却站在这里,吟诵入党誓言。

        徐爽解嘲似地漫想着,徐爽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员,三四十岁了……不远万里,要去加拿大定居……一个中国人,怀着某种动机,把加拿大的异国生活当作自己未来的生活,这是什么精神?这是无国界精神,这是难能可贵的个人主义精神。

     前面那个人正继续坚定而有力地领誓: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这最后的四个字让徐爽心头一震,又回到了现实中。

     反正,无论到哪里,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也就问心无愧了,徐爽自我安慰着。

       不得不承认,在这“神圣的时刻,她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得到了提升,她毕竟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在思想上和认识上,有她的历史局限性。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12 01: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