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第54章 情系白求恩的故国

作者:简翎  于 2021-9-5 18:2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徐爽, 加拿大, 技术定居

       2001年秋末。一天,徐爽下课后,往家走,来到楼下,刚想爬楼上去,忽见一个宣传广告贴在楼门口侧面的墙上。那是上海一家移民咨询机构的广告,上面写着4000美元就可代办赴加拿大或新西兰移民,而且,该机构下属的代理处之一,就设在东海市。徐爽看了心花怒放,移民加拿大的念头又冒出来了。

     白天,给那个设在东海的代理处打了一通电话咨询,晚上,就挂通了母亲的小灵通。母亲一听加拿大,心就如加国的冰块一样凉,凄凉地说:太远了。徐爽知道要让母亲放行,需要时间蘑菇。她充满信心,天天给母亲打电话,描述移民的好处和光明的前景。她还把一个美好的心愿告诉老妈,等以后时机成熟了,也就是两三年的时间,她可以申请母亲过去,到时,她们母女就再不分离了。还说,这不是我妄说,是在电话里咨询好了的。一旦母亲同意,她就可以跟他们签合同了。

     那段时间,徐妈妈的心里像扎了草似的,不安生。她知道徐爽在矿院里一直不顺,想调动也调不成。但让宝贝女儿把近二十年积累起的一切抛掉,从零开始,真是忧心加担心,怎么也下不了决心。

     她理解女儿的心态。她年轻时,也是胸怀祖国,放眼四方的。当时,她跟徐爽的爸爸已经结婚了。她不甘心在那个沉闷的地方呆一辈子,她太渴望了解外面的世界了,所以,三番五次鼓动他往外地调。那时,两口子分居两地工作,徐爽爸爸正在考虑调到妻子的城市去,不愿意两人同时移动。他是个慎重的人, 喜欢安定的生活,不喜欢瞎折腾,在信上劝妻子安心在原籍工作,等着团聚的那一天。为了增加说服力,表明调到哪里情况都差不多,还写了一句天下乌鸦一般黑。没想到,这句话在那个年代惹了祸。抄家时,这封信被造反派抄去,成了他仇恨社会主义的罪证:社会主义祖国,处处春意盎然,阳光明媚,你竟说成漆黑一片?于是,一顶反革命的帽子就因为这句话戴了十年之久,身心受尽摧残。徐妈妈确信,老伴的”英年早逝与这段痛苦的经历不无关系。

     徐爽知道,凭她对母亲的了解,最终会得到许可的。妈妈再打电话来,口气缓和了许多。她告诉徐爽,她唯一的愿望是,无论徐爽在哪里,只要幸福就行。又不无担心地说,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到异国闯天下,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有个事儿可咋办呢?

     徐爽说,正因为没有家庭,无牵无挂,才更轻松。她不怕吃苦,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与其天天幻想着外面的世界,心神不定,不能专心做事,还不如干脆走出去,到另一个世界闯一闯,开始新的人生。

     徐妈妈拗不过徐爽软磨硬泡,又想到了徐爽的终身大事,都奔四十岁的人了,当妈的也是操碎了心。托亲友给她介绍了好几个,不是她嫌人家长得难看,看着恶心,就是怪人家不尊重她,第一次就动手动脚的。再不就是别人对她不满意,说她缺少女性味,风风火火的,不是他要的那种贤妻良母的类型。还有一个介绍人,给她说了一个四十多岁带一对双胞胎孩子的,徐妈妈没征求徐爽的同意,便回绝了:你知道小爽那脾气,一进门就当两个孩子的后妈,她受不了,也当不好。介绍人酸酸地说:你女儿人长得不错,各方面条件都好,就是这一把岁数够呛。要不是二婚头,哪有奔四十岁的男人还没成过家,没生过孩子呢?您老说呢?

     徐妈妈想,可也是呢!在中国,恐怕小爽是对不上象了。听说西方国家有不少男人,三四十岁没结婚的有的是,没准儿,小爽能碰上个中意的?再想想徐爽虽然缺乏与人交往的能力,不大会搞关系,没能像其他人一样混个小官儿当当,但独立生活的能力还是有的,保护自己的智力还是不缺乏的,不应该这样不放心。女儿,你不是一只雏鹰,你有一双还算结实的翅膀,你飞吧!

     徐妈妈想通后,给徐爽挂了一个电话,徐爽听说妈妈同意了,兴奋地在屋里跳起来,连连说,妈妈,你真是个好妈妈!我去了后,将您也申请过去,那我今生也无憾了!

       接下来,徐爽就悄悄去了市郊的移民咨询中心,一位秃顶的矮矮的老头接待了她。老头姓邹,人们管他叫邹顾问和邹主任,五十多岁的样子。他那舌头就像装了滑轮似的,灵活自如,说出的话,确实能将好好的眼睛忽悠斜了,一双健美的腿忽悠瘸了,一个智力健全的人忽悠蹑了,徐爽根本就经受不住他带有强烈情感色彩的鼓动:他说徐爽的条件太好了,工科学士,热门专业,还有科研成果,年龄属于三四十岁的黄金时段,特别是没有小孩子,干干净净的独身,这是加拿大最需要的。好像加拿大正急不可耐地等着她这样一个人,赶赴那里,施展抱负,贡献才华。徐爽觉得邹有点油嘴滑舌,言过其实,可还是禁不住诱惑,当场就签了合同。

       合同规定,签合同后马上缴纳首期咨询费1000美元。那时兑换美元还不像现在这样自由,徐爽没有办法把粉红的大团结变成墨绿的纸美钞。邹主任说,按说你应该直接付美元,但考虑到我们国家的国情及申请人的特殊情况,我们允许你用人民币支付咨询费用。公司最后还要兑换成美元,要走门路,说白了就是上黑市。黑市的兑换比率是19,这样,你需要交纳9000元的人民币。随后派人跟着徐爽到银行取钱。徐爽看着邹主任手下的办事员目不转睛地一沓一沓数着她的血汗钱,不免有点心疼。

        邹主任让徐爽赶紧将毕业证书、学位证书、出生证明、无犯罪证明等等准备好,拿到公证处公证。他教导徐爽千万不要在任何一份文件上透露副教授或者教书匠的信息,因为这是技术移民也叫技术定居,要想方设法往工程技术人员方向靠。徐爽茫然了,我充其量就是个在高等学校里吃了近二十年粉笔灰的教书匠,怎么才能摇身一变成为工程师呢?这时,邹主任又摇起舌头,教导一番:你拿的是工学学士,你的科研成果也趋向于工科;学校里不但有教师,还有工程师,对吧?徐爽眼睛一亮,首先想到久违了的夏明德,便不再犹豫了。

       徐爽将材料送上去之后,邹主任一个电话打过来,让她过去一趟,说是她将中共党员填上去了。邹主任像长辈一样批评她:小徐呀,小徐,你是让我扶着走抱着走啊,少说一句话,你就走错一步棋。你看你,填中共党员干吗?这又不是选拔干部。加拿大不欢迎共产党员那!徐爽说:实事求是嘛,白求恩也是共产主义战士嘛。嘿嘿嘿,你这人在学校呆久了,成书呆子了。老邹的笑声出奇地刺耳。我当初去澳大利亚时,那是15年前的事了,也是党员,而且党龄都有15年了,还不是与组织失去联系,又变成了党外赤子邹主任开了个玩笑,又说:我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要想移民成功,不但现在不能透露党员身份,就是有一天,大概一年以后吧,去香港面试,人家问你,是共产党员吗?你要坚决予以否认。不要犹豫,说假话要跟说真话一样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是他们逼着我们这样做的。

     不知怎的,徐爽的脑海里出现了童年时她从小说中电影里见过的刘胡兰。当年刘胡兰被捕时,年仅十五岁,是一名预备党员。当敌人张金宝得意地冷笑道:现在有人供出来了,说你是个共产党员。刘胡兰正义凛然地回答:说我是共产党员,我就是共产党员,是共产党员又怎样?”“你们村还有谁是共产党员?”“就我一个!瞧人家那共产党员的气派。如今,比刘胡兰的岁数大了一倍还多的中共党员徐爽,为了移民发达国家,要面对大鼻子的提问:你是共产党员吗?浩然回答:我不是共产党员!

     徐爽心里笑了,那是一种自嘲的笑。是啊,难怪老人家送给刘胡兰八个大字:生的伟大,死的光荣,你徐爽简直是生的渺小,走的可耻呀。当然,徐爽只是这样想想,并没有真的停下移民的脚步。在这个时代,还有谁能让先烈的事迹影响自己的未来呢。这是一个倡导自我价值实现的新时代。

     徐爽虽然没有达到党员的思想境界,但党员的良知还存在。自打开始办移民以来,从前与矿院的一切恩怨在她心中都烟消云散了。她上课更卖劲了,答疑更认真了,批改作业更尽心了。即使嗓子疼得冒烟,也是不时含一片西瓜霜顶着,坚持上课,决不请假。

     东海市与徐爽前后差不多时间申请加拿大移民的有好几位,大家碰到一块免不了交流一下信息。背着邹主任,他们还嘀咕过:移民公司心太黑了,就写封推荐信,整理一下现成的材料,给我们提供点加拿大概况就他妈收四千美元?要不是老子工作忙,没有时间整这些,我还自己申请移民呢,能节省好几趟从加拿大回中国的费用呢。那姓邹的赚了我们那样多的血汗钱,给他打个电话,都不耐烦,说不了几句就挂。谁让你打手机?那是双向付费的。人家不是告诉你了:非紧急情况不要打手机,要打座机。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数落着邹主任的贪婪和小气。

     徐爽签了合同,半年后,就收到加拿大在香港的领事馆寄来的通知,当然是由咨询公司代转的,要她去参加雅思考试。咨询公司要徐爽用另一笔1000美金换这一张薄纸。徐爽按合同又将9000元人民币抛了出去。心想,这就是一桩买卖,就当是投资搞生意,赔赚听天由命了。

     徐爽的英文水平是一瓶不满,半瓶晃荡,不高不低。自从下决心办移民之后,见缝插针地复习外语,还真将扔了多年的外语又全面拾了起来。她利用周末的时间跑到省城参加了雅思考试,听说读写,花样齐全,每样满分都是九分,徐爽除听力考了刚及格的五分外,其他三样均是五点五分,平均也是五点五分,刚及格。

     徐爽对这一结果不是太满意,邹主任安慰她说,虽说当年我移民澳大利亚时考了七点五分,但前几天我模拟了你们的考题,也就能考七分。英语没进步,反而倒退了。邹主任是这种说话风格,看似像奚落自己,实际是抬高个人,这是不少小商官的拿手好戏。听罢,徐爽心里不平衡了,连这样一个糟老头都能超过自己,惭愧呀!为此,她懊恼了好多天。邹主任曾告知徐爽,即使雅思成绩不理想也没啥大不了的,顶多是往香港跑一趟参加面试;也许加拿大的领事馆移民部发发善心,将面试免了,那叫免面试,是这个行当里的行话,那是无数申请技术移民的人所追求的最高境界。如果获得免面试,可以省去一大笔赴港的费用,一大块耗在路上旅馆里的时间,一大团与面试官相见的不安。徐爽也渴望有这样一天。

     接下来,徐爽度日如年地等待着香港的最新消息。五个月过去了,邹先生给了徐爽一个惊喜:徐老师,快过来一下,你的免面试通知和体检表都到了。你最好来时,就将9000元带好。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徐爽忧喜参半,喜得是考试成绩不理想但结果不错,省去了不少麻烦;忧的是又要甩出一大把现钞了。看来,邹先生在把徐爽们送到那个冰冷的国度之前,非得把他们身体里的油水榨干不可。到上海体检一切顺利,徐爽要钱没有多少,要身体一个毛病都难找,顺利通过了体检。

       体检过后又等了三个月,要钱的又上门了。按合同规定,徐爽最终拿到加拿大的落地纸时,须支付邹先生咨询公司的最后一笔费用——1000美元或者9000元人民币。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休闲生活 2021-9-7 06:36
等着徐爽来加拿大
1 回复 简翎 2021-9-7 21:56
休闲生活: 等着徐爽来加拿大
是啊,总算熬出头了。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13 23: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