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嘉扬: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作者:羽西谈郭  于 2022-4-24 09: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个人日记|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关键词:樊嘉扬, FanJiaYang

最初知道樊嘉扬,是在回溯香港暴乱时她曾发表的一句经典言论“我的中国脸成了我的累赘”,一个支持港独的美国华裔记者。我一直觉得,移民这件事,是每个人自由选择的权利,移民到米国的人对该国持尊重和忠诚的态度也没多大毛病。但自称黄皮肤成了“累赘”,“夹在中美之间”艰难生存,以自己肤色和出身国家为耻,妨碍自己的事业和人生发展,笔者觉得此等思想已“病入膏肓”。在美国,大部分从小在美国读书的亚裔几乎都会是这样,在自我怀疑和白眼中长大,一部分华裔长大后会对中国产生深深的怨念仇恨,认为自己遭受的一切罪在中国。所以,这类人被白人西方社会精神调教后,成为以反华来获认同感的皈依者、狂热的可怜人,既恶心又可悲!

樊嘉扬出生在重庆,7岁移民美国,2016年供职New Yorker,成为该杂志专栏记者、作家,写了不少并不客观中立的反华文章。在中国与美国充满矛盾的背景下,樊嘉扬的炒作更像是一种自作聪明的自以为是。对她而言,拥有英文世界顶尖杂志发声渠道、善用“春秋笔法“,且具备老辣的修辞写作能力,无疑为她在美国投其所好撰文“如虎添翼”,因而成为在美国业界小有影响的中国相关问题报道的“专家”。

樊嘉扬以美国为傲,制度优越和意识形态处处体现在她的文字中。为了衬托美国的好,对她的出生国中国就尽可能的贬低。她曾经撰文称“中国是导致疫情在全球范围内不断蔓延的罪魁祸首”,编造“中国对普通民众患病不负责任,医疗救助不到位”等一些列谣言;在刘慈欣的访谈文章中将中美关系比喻为落后的地球人和高度发达的“三体人”对抗;在乱港事件当中,作为《纽约时报》记者奔赴香港,明目张胆支持乱港人员的暴行,并称“要提供技术支援;她撰文攻击中国的科技企业抄袭美国的科技......诸如此类报道不胜枚举。

樊嘉扬为了“跪舔美国”而不惜一切代价撕掉自己原本属于中国的标签,到头来她又得到什么?

2020年4月,疫情期间,其母因为种族问题在美国一家医院住院时遭到非人道对待,利用其公众人物身份发推求助;樊嘉扬因为华裔脸孔在倒垃圾的时候被美国白人当街大骂,在推特上抱怨“连出去倒垃圾都感到恐惧”;去年10月,樊嘉杨曾在地铁上被一位非裔美国人大喊“滚出美国”,后又在推特上控诉号称民主自由的米国“种族歧视”;最近,她在超市被一位金发女郎指责“带着你的新冠理我的狗远点”,最后委屈的发推“在那一刻,自己是感到尴尬的人”......这样的控诉还有许多,这种情形大概就像一个小孩子尽最大努力讨好具有权威的大人,期望得到一颗糖最后却收获一个个巴掌。但樊嘉扬却毫不气馁,可能在未来依然会像在乱港事件中采访被围攻时,以及她妈妈在美国住院时,卑微地亮出所谓的护身符“我是美国人!”。毫无疑问,无论她怎样跪舔,她在美国的生活并不会因为亮出这个身份变得好过一些,甚至可能在某一天沦为美国的“弃子”。

说到底,樊嘉扬的自作聪明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此类人群从来是屈从于利本能,却经过头脑包装,高智商、更懂钻营、过度追逐外部奖励(美爹的认可),甚至还能把私己行为包装成具有能力和美德,伪装成“受害者”,是应该获得同情的一方。

中国晚唐诗人司空图曾作诗: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不同时代不同环境有其特殊涵意,但“数典忘祖”这一点樊嘉扬却和诗里的吐蕃人非常相似笔者只想说:那些为了自己,背叛国家、民族的人,不必过多关注,让他们随波逐流、自生自灭好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7 09: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