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持久战(上)

作者:圣劳伦斯河评论  于 2022-10-5 11: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新持久战(上)
作者:圣劳伦斯河评论
2022年10月4日

前言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西方的新持久战
1。西方第一次持久战
自二战结束之后,世界历史可分为二个阶段:1945年8月至1991年12月26日,1991年12月27日至今。与这二个历史阶段相对应,西方实行了二次战略大转变,二次持久战。
第一次战略大转变。1946年3月5日,英国前首相温斯顿丘吉尔在美国密苏里州威斯敏特尔学院发表“铁幕演说”,将二战时的盟友苏联定为敌人,确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战胜以苏联为首的东方社会主义阵营的战略目标,正式拉开冷战序幕。冷战刚开始,西方并没有立即确立持久战,而是提出了带速战速决性质的遏制战略(又译围堵政策)。遏制战略失败后,才提出带持久战性质的和平演变战略。概括地讲,为赢得冷战,西方先后提出并实行了如下四大战略:
1〉。遏制战略。遏制战略特指遏制共产主义和共产主义阵营,是美国在冷战的反共产主义的外交政策,目的是限制多米诺骨牌效应。该政策始于美国驻苏联的外交官乔治凯南德的长电报,认为美苏必成敌手,而在对峙中美国实力明显强于苏联。要击败苏联就得采取坚强遏制的政策,建议美国应从政治,经济,军事及意识形态各层面遏制苏联的对外扩张。虽然,乔治凯南的长电报发出时间是1946年2月22日,稍早于丘吉尔发表“铁幕演说”,甚至可以说是凯南的长电报催生了丘吉尔的“铁幕演说”,但是,从战略层面,丘吉尔的“铁幕演说”提出的战略层级更高。遏制战略也催生了杜鲁门主义和马歇尔计划,它们都属于次次大战略。
2〉。和平演变。和平演变是1953年1月15日美国前国务卿杜勒斯在国会听证会上提出的与遏制战略不同的战略,杜勒斯说:“我们必须始终牢记要去解放那些被共产主义政权奴役的人民,现在解放并不意味着解放战争,解放可以通过非战争的过程来实现。”杜勒斯的和平演变战略是在苏联于1949年8月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毛泽东领导的中国革命取得成功,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战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联军,社会主义阵营扩大到占全球人口的1/3,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依靠战争打败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已经无望,遏制战略失败,的时代背景下提出的一种持久战战略。主要靠这一战略,西方在长达45年的冷战笑到了最后。和平演变是西方在20世纪最重要最成功的二大战略之一。
3〉.有限核战争和有限战争。它是由美国前国务卿和战略家基辛格于1957年出版的“核武器与对外政策”一书中提出的战略理论。基辛格认为:在核时代,全面战争的巨大毁灭性,决定了它已经不能作为国家的主要威胁手段,特别是不能作为有限目标侵略的威胁手段。全面战争也不适合夺取有限目标,除了制止对方取得胜利外,不能用来对付大国,也不能用来对付小国。有限战争是美国以不太高的代价在欧亚大陆外围地区与苏联进行争夺的有效手段。进行有限战争必须发展各种各样,有多种选择的军事力量。而且用于有限战争的军事力量和全面战争的军事力量应有所区别。进行有限战争应用全新的技术,应当“以小型的,高度机动的,独立自足的部队。”为基础,机动与补给主要依靠空中运输。
4〉。联中制苏。以1971年尼克松访华与毛泽东握手为标志,中美双方由于各自战略的需要,打破意识形态的界限,联合对抗共同的敌人苏联。中美关系的解冻与联合,使美苏中三足鼎立局面失去了平衡,苏联败局已定。联中制苏是西方取得冷战胜利的二大最成功战略之一。
以上四种战略形成互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以“和平演变”战略为主轴,其它三种战略相互配合,虽然经历不少失败和挫折,如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失败,但通过持久战西方最终实现了丘吉尔提出的总体战略目标。
2。西方新持久战
第二次战略大转变。1990年9月11日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演说,说“我们的第五个目标----新的世界秩序----可以出现:一个新时代-----更远离恐怖威胁,更坚定地追求正义,更安全地寻求和平。世界各国,东西南北,都能繁荣昌盛,和谐相处的时代。”显然,上面这二句话,除了“新世界秩序”一词之外,其它都是谎言。当时的时代背景是东欧剧变,苏联即将解体,冷战即将结束(实际上冷战已经结束,只是形式上尚未完全结束。)一个新时代已经出现在地平线。1989年美国政治学者福山在《历史的终结》中提出了历史终结论。福山认为,“我们可能正在目睹…..这样的历史终结,即人类意识形态的演进的终结点和作为人类政府最终形式的西方自由民主制的普及。”他说,可以肯定,在第三界中可能发生一些冲突,但全球冲突已经终结,且不仅仅是在欧洲。“未来人们将不再致力于令人振奋的思想斗争,而是致力于解决世间的经济问题和技术问题。”福山的历史终结的结论下得过早,说“全球冲突已经终结”显得幼稚。尽管如此,福山从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上提出了一种他眼中的新的世界秩序。在老布什提出建立新世界秩序之后,新世界秩序在沉寂了多年之后重新成为西方的热门话题,如美国企业家帕特罗伯逊在1991年写了本带有阴谋论色彩的畅销书《新世界秩序》,他认为世界存在一个秘密组织在谋划和执行建立世界政府的阴谋。冷战结束之后,西方到底要建立一种什么样的新的世界秩序,以及如何建立新的世界秩序,这是西方当时面临的重大课题,它决定21世纪前半世纪的历史走向。西方学者们提出了不同观点,最著名的是美国哈佛大学学者塞缪尔亨廷顿提出的文明冲突论。亨廷顿于1993年在《外交季刊》上发表“文明的冲突?”,并于1996年出版《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一书,系统阐述了“文明冲突论”,他认为冷战结束后,世界格局的决定因素表现为七大或八大文明,即中华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东正教文明,拉美文明,还有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以文明为基础的世界秩序正在出现,文化类同的社会彼此合作;从一个文明转变为另一个文明的努力没有获得成功;各国围绕它们文明的领导国家或核心国家来划分自己的归属。”亨廷顿站在比福山更高的层次即世界文明来为西方提出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和实现新的世界秩序的战略途径。福山是理想主义,没有看到冷战虽结束,但西方尚未完全统治世界,过早认为全球冲突已经终结。亨廷顿是现实主义,他看到了问题所在,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与福山的“全球冲突已经终结”的观点相佐,它为西方在取得冷战胜利后进一步实现统治全球的野心提出了一种新的大战略。亨廷顿眼中的西方是“西方就包括欧洲,北美,加上其他欧洲人居住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亨廷顿界定的西方文明是“从历史上看,西方文明是欧洲文明,在现代时期,西方文明是欧美文明或北大西洋文明。”西方文明是独特的,不是普遍的,言外之意即不可能与其它文明融合。“后冷战时代世界政治的一个主轴是西方的力量和文化与非西方的力量和文化的相互作用。”由于冷战后西方文明空前强大,亨廷顿有意强调文明冲突,而不是文明融合,就是为西方文明征伐其他文明提供一种理由,实际上是暗示西方实现统治世界的一条途径——以西方文明征服世界其他文明。亨廷顿《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不是一本未来预测书(尽管书中不乏准确的预测,如对中国经济发展的预测。)而是一幅西方新战略地图,为西方统治世界提出一种新的世界秩序和实现战略途径。尽管亨廷顿在书中经过许多伪装欺骗了不少中国读者,但 “如果没有真正的敌人,也就没有真正的朋友。除非我们憎恨非我族类,我们便不能爱我族类。”这一观点暴露了亨廷顿的真实意图。亨廷顿在书中为西方文明树立了二大敌人: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因为其他文明基本上已被西方掌控或太弱小),这为西方指明了主要进攻目标。伊斯兰文明虽然因为宗教信仰具有一定凝聚力,但缺乏核心国家,整体实力与西方相差太悬殊;而中国是一个核大国,在抗美援朝和抗美援越都让西方遭受败绩。在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之间,西方显然想避免同时二线作战,而采取各个击破的战术,先以武力征服力量弱小的伊斯兰文明,则把握十足,然后再征服强大的中华文明。西方要征服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显然不可能速战速决,而只能是持久战。冷战持续了45年,这场新的持久战或许也要30年至40年。为了避免中国与伊斯兰联合起来对抗西方,西方采取“和中伐伊”策略,即与中国和平相处,对中国完全开放,发展经贸和友好合作关系,对伊斯兰发动战争,以一边和平掩盖另一边战争。同时,为了进一步掩盖战略意图,打消中国的危机感,西方让俄罗斯伪装重回与西方“对抗”的位置,营造新的假三足鼎立平衡局面,以假俄美矛盾或假俄欧矛盾转移世界视线,尤其是以美俄中三国假核平衡减缓中国核武发展步伐,同时,使俄罗斯核武发展不会引起中国恐惧。此外,俄罗斯以美国和欧洲“敌人”的身份出现,可以以“支持”伊斯兰对抗西方的名义卷入西方对伊斯兰的战争,与西方一道对伊斯兰实行里外夹击,更容易征服伊斯兰文明。21世纪以来的世界历史正是按照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展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动了对伊斯兰国家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侵略战争,在2001年“911”事件之后美国刚侵略阿富汗不久,即让中国在2001年12月11日加入世贸,时间点正说明西方的“和中战伊”策略。于是,中国在21世纪一心发展经济,不干涉西方对伊斯兰的战争。中国这种战略是否完全正确尚待历史评价,如果中国洞悉西方各个击破的策略,或许会有所修正,即在与西方发展经贸关系的同时,暗中给与伊斯兰以某种程度支持。
21世纪以来,世界历史正是按照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展开,许多人以为是亨廷顿预测准确,却不知是西方按照亨廷顿的战略进行实施。在亨廷顿的战略指引下,西方在21世纪对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发动了新的持久战,它分为二个阶段:
第一阶段,武力征服伊斯兰文明,从2001年9月11日至2021年9月11日,即从“911”事件开始到美国从阿富汗完全撤军为止,长达20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动了对伊斯兰国家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的一系列侵略战争,一些学者将它称为“资源战争”,这未免视野狭窄,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岂是仅仅图伊斯兰的资源?这未免小看了西方的胃口,西方要的是征服伊斯兰文明。对伊斯兰文明的征服主要战役到2014年春即结束。还剩下伊朗,西方围堵和制裁,但却迟迟不动手,原因可从我的文章《伊朗真的反美反以吗?》可以看出,伊朗是伪装的反美反以国家。
第二阶段,对中国发动综合战争,开始征服中华文明,时间是从2012年9月11日日本“钓鱼岛国有化”事件开始,目前正在中途。在2012年,西方征服伊斯兰文明胜局已定,鉴于中国的发展势头,在尚未完全结束对伊斯兰的战争之时,开始掉头向中国进攻。西方谨慎,首先从中国周边一个小小的岛屿开始,通过代理人法律战蚕食中国领土,试探中国的反应,同时,为未来的挑动常规战争留下伏笔。在钓鱼岛事件之后,西方得寸进尺,挑动菲律宾发动更大的法律战——南海仲裁案。2017年12月,在川普上台之际,通过影片《即将到来的对华战争》明确向世界发出美国即将向中国开战的信号,但并没有引起中国人太多关注。川普一上台,于2018年4月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和科技战,以超限战开局开始了美中直接对抗,不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首先削弱中国的经济和科技实力。但此时,绝大部分中国人还没把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看作真正的中美战争,以为这只是大国竞争和修昔底陷阱的反映。西方对中国发动的是一场由一系列战争组合的超大规模综合战争,它由浅入深,徐徐展开,前面展开的超限战很容易被误判为正常的贸易之争和科技之争。如果是平时抢劫粮草只是一次抢劫行为,如果是战争阶段抢劫粮草就是战争行为。接着是生物战,新冠病毒在2019年12月在武汉爆发,随后在全球流行,它的目的不仅限于中国,展现出更复杂的时代背景,由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和经济规模,新冠病毒对中国影响很大,包括冲击一带一路。生物战是隐蔽战争,容易伪装成一场流行病毒,难以区分,难以溯源,难以公开定性为生物战,但逻辑指向它。2022年2月俄乌战争爆发,进一步冲击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冲击全球的能源,粮食和经济。更为严重的是,西方借俄乌战争之名,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完成对华战争准备,随时点燃亚太战火,将中国卷入常规战甚至核战,一旦亚太战争爆发,中国面临西方全方位封锁和全面制裁,金融战将是严峻考验。钓鱼岛,台海,南海,中印边境,甚至朝鲜半岛,任何一个点都可能引发亚太战争,何时战火点燃,西方在等待最佳时机。根据西方征服中华文明和统治世界的总体战略,点燃亚太战火,全面封锁中国,迟早会发生,只是时间问题,只有中国充分的战争准备能够把这场战争推迟。
人们习惯把过去30年看作全球化时代,其实,它遮蔽了西方的大战略。苏联解体后的时代,就是西方谋划(1990年代)和实行对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各个击破以图实现统治全球野心的大战略时代。它一直是战争时代,只是和平遮掩了战争。中国人和海外华人容易被暂时的和平幻象迷惑,相当长时间,中文媒体高唱和平与发展是世界主题,这是严重的时代误判,导致中国对西方的战略转向反应迟钝。邓公说,中国应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百年不动摇,这只是宏观的,当战争来了,还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吗?邓公的话也不能当作教条。
欲图万世霸权,岂无惊天阴谋。中国如不能洞悉西方大战略,看穿西方对伊斯兰文明和中华文明各个击破的阴谋,中国将陷入险境。中国固然需要顶尖科学家,但中国目前最需要的是大战略家。战略的误判是致命的,是技术与武器难以弥补的。中国在战略上落后于西方,应尽快补足短板。

新持久战(下)内容预告:
二. 中国的新持久战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10-5 11: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