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宾馆》第二回 周大局长

作者:海燕2006  于 2022-2-22 10: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而此时周强正在市内陈平自己开的金陵宾馆内,与几人在二楼包间里推杯换,叹道“等了这大半年,任命迟迟不能下来。自我担任领导职务以来,工作也没少干,提拔总没机会。甚至下面的人不断受到提拔重用,独没我的份。入了这行整整二十年,停在正处的位置也七了,此后七年再无升迁,随着年龄越大,再不进省厅核心,趁着还能动弹动弹,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人生苦短,人生苦短呐,我还能有几个二十年!”众人都劝道“莫消烦恼,今日只管快活。省厅向来难进,哪能么容易!以周老弟才干,威望又高,升迁是早的事。周强敬众人一杯“多承吉言了。”又对陈平笑道“先前听你讲,今日还有了我尚不晓得的滑头,倒要见识见识。但要没有新意,我们可都要罚你。”陈平笑道“若不满意,领罚便是。

一时让人把扑克牌取来,竟是教大家玩一种新玩法“斗地主”,煞是好玩,众人都兴致不错。临着窗,周强眼尖,见楼下一个乞丐偎偎缩缩地路过便对一服务员道“小姑娘,你去外面看看,去你们店里拿两个包子油条给下面马路上那个叫化子送去。钱就记在我的账上。”那服务员忙到窗口向下认了,出包间飞快下楼去了。这里众人都道“老周心肠就是好,动不动就要做些善事。”周强笑道“哪里,人间处处不平事,尽力而为罢了。”

窗口边一台格力空调,向外吹着冷风。市交通局局长丁盛摸了摸手臂,把短袖扯下来一点,道“老周,你看这温度是不是调的太低了?我怎么觉得那么冷呐。”周强笑道“亏了你我还都是行伍出身,哪里就把人冻死了!想当年我抓逃犯的时候,大雪天里没吃没喝的,趴了雪堆里头几个钟头都没事,那当头可比这当头冷多了!

一时众人一人拼了一瓶茅台,渐渐都喝多了。酒过三旬,场面就有点混乱起来。周强这一桌是他、陈平、市人事局局长宋礼。牌局不小,周强手气不好,带着的两千一下便输光了。他一贯潇洒,从来带不得多少现金,陈平便借了他一万。不料这牌的玩法不熟,又手气不好,不到一个小时,他便不知输了多少。

一时忘性,坐的时间长了,腹间憋的慌,便告了声罪,往包厢外的厕所去了。陈平见他公文包里的钞票没剩了几张,便悄悄往他包里又塞了两万。周强回来时,见了那包也就笑笑,直到又把这些钱也都输光了才。陈平笑问“还借么?”周强笑着摇手“不借了。今日尽兴,只是运头差了,也不晓又跟你借了多少?”陈平有点醉了,笑道“没数,忘了,总也得有个千儿八百吧。今日就不让你还了,凑个彩头,祝你明日再战时旗开得胜。不过下一回可得让你请我。”周强笑道“一定一定,东道轮流做,不亏了你一个人。”

才刚起身,另一桌上陈平的妹妹陈菁笑着扬头道“老周,这么早就走了,尽兴了么?陪我们再打两把噻。”周强笑道“还没呢,你要再陪我打两把,不赌钱,只赌输了脱衣服,我就尽兴了。”陈菁道“呸,你还没梦醒呢!”众人都笑起来。

陈平递了周强的包过来“包莫忘了拿。”周强接过手里一夹,便觉不同,又细细一摸,便知大概又是一万,笑点了点头,当先向外走去。后面好些男的跟上,一块儿去了廊道尽头新开的另一个包间再次开了几瓶洋酒。其间独饮无趣,便叫了几个小姐来陪,都娇艳动人,万般可亲。周强一时不慎便醉了,直到第二天醒来时,才发现不知何时竟躺在了宾馆楼上的客房里。身边躺着两个小姐,也都没穿衣裳。周强忙忙的胡乱用房间里的一次性牙刷牙膏洗了脸刷了牙,才赶着上班去了。

平时倒不用赶着去报到,只是今日有个会议要开,耽搁不得。楼下开了车,有点觉得腰酸背痛起来,感觉有点累,便知昨夜操劳太过,没有睡好,也不知是几点才睡下的。忙给老婆打了个电话,问及了家里一声。唐婉告诉他昨日晚间突然有一个陌生人打来电话,称要买吴道子赝品的那幅画。她稍微问了下价格,对方一口就报到了五万。她只说要考虑考虑,问问他再说。这时问他怎么办?周强让老婆自己拿主意,没把这些事放在心上,听过就忘,开了车去单位。

路上堵了几回车,本想超车的,料那几个交警也不敢来问他,不过好歹忍住了。毕竟这只是公家提供的便车,不是警车,那几个交警虽认人认的比谁都熟,还时常为其开道,处处方便,但周强虽是上司,却并不想欠手下人情,人情欠多了是要还的。上回丁盛手下还有个人找他帮忙,结果他事没办成,丢了面子,难堪死了,到现在都还觉得懊恼。

只见路边正有十几辆货车在那排队,拉的煤矿都超载了。前方正停下辆警车,在检查过往车辆,在本子上登记。一个基层交警蒋学兵爬上驾驶座,见了那司机拿出来的一个条子这个是暖心工程,可给予支持”便知是自己队里总队长王伟写的,便不予检查,直接放行了。周强早知他们的,哪管这些?摇摇头,自顾自去了。

那巡逻大队二大队副大队长李名实远远的早候了半天,这时直等领导走了,方过了来。又瞅着那边一个开工的工地,拉运土方的,有一辆辆车子正开出来。问“怎么回事?哪来的野车,也没给我表示表示。”另一交警卓勇道“就是。李队,今儿一大早我就瞧见他们了,来来回回都拉了好几趟了,都开工了好半天了,也没到咱们这儿来过。”李名实挥挥手去,给我封了卓勇忙上前去了。

不一会,那施工队就停工了,不让工地便施工不了。那工头是个外地人,刚到此地,忙问为何封路。卓勇“这是我们李大队说的,你去找他吧!”那工头不明所以,忙又赶过来找李名实李名实“你哪里的?这么不守规矩!你车子超标了你不晓得么?你看你装的沙子,超载了么多,能随随便便上道么?出了车祸怎么办?”那工头顿时急了,点头道“是是,只是我们工期紧,车子又少,装少了赶不上进度。求您帮帮忙,方便方便,我们是华龙公司曹经理的人。”说着忙上烟。李名实“老曹的人那也得守规矩呀,你们方便,我也要方便呀。这么着吧,你交点费用,也就是两万块养路费,今儿就算了,否则这个路通不了。道路都给你们碾坏了,又不保养保养,谁来管?”那工头道“这?曹经理发包给我们的时候,也没说还要承担这个!”李名实拿眼丈量了一下他们车子的数量和车里的土方,道“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至少四万起步了,有的甚至还要到五万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你们都算好的了!这也就是我们二大队,要是他们一大队,你们今天就不用施工了!”那工头万般无奈,只得当即去最近的银行网点取了两万块钱李名实才挥挥手“得了得了,我知道了,你们干你们的活吧。”叫下面人撤了封

不一时周强赶到单位此时已是九月份,临近十月国庆了,上级有个全省公安系统工作会议要开,便要下面收集各种资料向上汇报,有关黄金周旅游出行的安全问题,及所辖管区内最新治安情况等等。周强昨日便已向下属们发了动员令,早上开会便是为了此事。因有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便先配合了一下媒体宣传,表过了决心才召开局内会议。一时会议完后,各人都忙去了。周强心系国庆这件大事一年比一年吃紧外,为领导,倒没事可忙。一些事情都是可做可不做,交给下面就行了。只是想到节日到了,也正是各处走动,拜访省市各级领导的关键时候,他便心中慢慢筹划起来。

正出神之间,踱步到了门口,从半掩的门缝里望见外面办公大厅里只剩了一个女职员,后勤科的小姑娘徐颖在忙碌。不知为何空调没开,办公大厅里又闷又热,她早已被汗水浸透了衬衫,衣服全打湿了。周强见到那不断起伏的胸部和白衬衫下隐约可见的紫色胸罩,不由的幻想她脖子以下是不是依然还是这么白白净净。真是局里难得的大美女呀,典型的重庆妹子,皮肤太好了,也只有重庆那样多雾的城市才能盛产如此美人儿。周强想着想着又想起昨夜,不由的下面便硬了,又猛然惊醒,暗自警戒。

一时出去问道“小徐,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人呢?空调也不开开的。”徐颖刚十九岁,新来不久,抬头笑道“空调坏了,开不了呢。”周强“哦。”了一声,道“怪不得其他人都走光了,到别的地方乘凉去了吧?你怎么不去呢?还怕生不成?你也是,单单瘦瘦的一个小妹子,看热的汗是这洗的!嗐,早不坏晚不坏,偏偏你来了就坏,连空调都在欺负你呢!嗯,你要热的受不了,就到我办公室里来凉快凉快吧。”徐颖站起来笑道“我还有事呢。”周强招招手“把你资料收一下,就到这里来坐好了。我也有事,各忙各的,也打扰不了你。”徐颖忙笑道“真不用了,我就快弄完了,再说等下还得出去周强“催人来修空调了没?”徐颖笑道“他们刚才已催过了。”见他转身进去了,才重新坐了下来。

一时副局长汪泉过来了,推门进了局长办公室,见周强趴在电脑前忙着跟美女聊天呢,笑道“好忙呀!”周强笑道“上午开完会就没什么事了,该安排的我都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我的预案稿小孙也已经在帮我写了,就坐这里玩玩。下午倒有的忙,最近盗案频发,治安差,好几个地方要跑呢。”汪泉道“大热天的,交给下面的人就好了,你又何必亲自跑来跑去,莫热坏了身子。”周强叹道“哪里有这么好的命呢,当了一天的领导干部,吃了公家粮饷,就是公家的人,就得给人办事。不然上对不起国家党性,下还得让老百姓戳脊梁骨呢。”

汪泉随手裤袋里掏出包红塔山来,递了周强一根,道“刚刚外面看了小徐,倒是越来越漂亮了。”周强点头“那是。”汪泉道“自前年局里走了一个曹小丽,就好久没有这么级别的妹子了,她来了倒好,我们也养眼,就下面那几个光棍小子也有干劲了。周强“她能下到我们这里来也是运头。现在不管哪里,各个单位,凡是漂亮一点的都被上面截走了,能流到我们市一级的只要稍微过的去的就不错了。小徐她是老家在这里,她自己要来的。”汪泉道“听说她原来就没男朋友,现在跟小黄好上了。哎,这小妹子速度还蛮快的,见了小黄长得高高帅帅的,哪里不爱?小黄也是,倒把他前一个女朋友吹了,对小徐真是追的紧呐!哎,可惜呐,人还是单身没有羁绊的好啊,老婆不吵情人不闹的,想跟谁好就跟谁好。”周强点头笑道“是倒是,只是你可惜个球呀,难道还想追她不成?”汪泉笑道“想倒想,不过我这德性不成啦,五十多了,胡子一大把,人家哪能看得上。周强“就是,不单身了就没戏头,你就好好想着怎么把工作给我干好吧”汪泉笑道“我当然没戏头,不过领导你要是出马,保管就是不单身了,也照样有戏头!”周强笑道“我想着最近比较忙,你一直在加班,比较辛苦。等忙完这一阵,正准备让小婉准备几个拿手菜,你再把嫂子叫来,到家里来我们兄弟好好聚聚,大醉一回。你倒讲这些,要有本事就把这个话头当面给唐婉讲讲,看她怎么招待你!”汪泉拱手笑道“不敢,你这分明是鸿门宴,摆明了要害我呀!”周强也笑起来。

汪泉又笑道“对了,我司机小范这些天给我介绍了几个美女,其中有一个跟小徐很像的,我都约过她好几次了。要不我哪天带你去看看?”周强摇手笑道“这些事你莫叫我。”汪泉笑道“又不干嘛,不过喝喝酒跳跳舞而已。每天面对着这些美女,只怕还能多活个几年,就一起吃吃饭也是好的。周强“有几分像?”汪泉道“总也有个六七分吧。怎么样?去看看也好的。周强只是摇头。又没好气道“最近老看你往舞厅里跑,一天到晚屋里老婆丢了不管,单位里一下了班也是跑的比兔子还快,瞎忙乎,你还有没有个正经?我都服了你了!”汪泉嘿嘿笑道“你猜我下了班干嘛去了?”周强“我还用猜么?你就莫跟我打马虎眼了,只莫让你老婆逮着就好了。嗯,比你上个好么?多大了?”汪泉笑道“大三的学生,南京音乐学院的,气质很不错呐。”周强点头“那是不错,毕竟上过学的人素质比较好,可惜被你糟蹋了。”汪泉笑道“那是,尤其她音乐的素质好,吹萧的功夫一流。”周强刚喝的一口茶喷了出来,笑骂道“你个痞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瞧你那德性!刚讲了你两句好话你就原形露,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汪泉笑道“领导教训的是。只是时下正流行呐,我也是没办法,现在各个单位里人人好此,下了班要不去接个女学生都好像跟不上时代了似的。我比不了领导那样严于律己,大公无私,专情于嫂子,真是世间少见呐。哎,这都是女大学生惹的祸呀!周强呸道“你就少给我灌迷汤了,拐着弯儿骂我罢了。”

汪泉道“不敢。”靠在沙发上懒洋洋抽着烟,又道“对了,你的事怎么样了,李部长家去过了么?”周强叹了口气“去过了,倒没讲什么。”汪泉道“早些天我忙着党校上课的事,也去赵厅长那活动了下,饭局上新认识了几个人,还能帮我在赵厅长那里敲敲边鼓。哎,赵厅长倒真是个豪杰,都不怕人言可畏的,直接就离了婚娶了个漂亮太太的。他现在这个看起来虽然还年轻,没想到做官太太来,甭提多熟练了,应酬我们这些人,该收的收,该打发的打发,利索的很呐。周强点头“那是,这年头能力强的人一大把,个个都要升迁,哪能升的了?还不都走关系,她什么没见过没遇过?哎,也就你我还要苦苦挣扎吧!

看了看墙上挂钟,道“快十点钟了,我还要接我女儿放学,就先去了。下午我有得忙,就不过来了,下了班直接回家,你要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好了。近日旺暑天,你也要多多保养,莫太辛苦了。哪天你有空了,就直接带了嫂子到家里来。”汪泉点头应了。

周强开车出去时,路口看见了徐颖,见她一个人站在路边。正打算过去招呼一声,又见局里的刑警干事黄胜拿着两根冰棍从商店里出来,两人笑嘻嘻手牵着手往前边去了,倒没看见他。周强看着这些年轻人的背影,不由感慨起岁月的无情来。又想起这是上班时间,两人出来溜达做私事,真不知是怎么工作的

一时接了女儿回家时,门前见着一个送礼的,不是很熟便不大理会,告了声罪,上卧室休息去了。老婆唐婉与那客人也不熟,寒暄了几句,接过那人手上的烟酒去了厨房,不一会又端了些水果点心出,泡上杯茶。那客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了会,也就告辞。一时等人走后,唐婉拿出她的小账本进了卧室,给周强看着,道“这半个月收了现金四点七万,给领导送礼花了三万,剩下的不多,不过厨房堆放的烟酒折合起来也有一万多了周强随手把公文包拾起扔过去,道“呐,这里还有一万,老陈送的,我还没来及给你。平时我要不在屋里,接待人的事你操持就好了,只要不得罪人就行,也不必事事都详细跟我来讲。”老婆道“那收支账总要跟你报下啰,不然少了钱你难道不来问我?”又笑道“嗯,我买了几张牒子,倒好看的很,你要不要看周强“什么牒子?”唐婉道“新出的两个三级片,什么《一路向西》《一路向东》来的,唉,反正都不错。今晚上你就莫要出去了,我们都好久没来过了。周强“我的应酬多,哪能不去?不然哪弄这些票子来养家糊口?”唐婉又笑道“白天特别困,都没力气,我也喜欢晚上。艳艳大了后,都怕吵着她,不如我们也到外面去开个房,好好乐一乐。周强摆摆手“哪天吧,今天倒真有点事情。”唐婉道“你早上电话里就讲哪里腰酸背痛的,我来给你捏捏。”周强点了点头,趴在了床上。唐婉上来坐在他身上,又道“平子他屋里倒都雇了两个保姆了,他们屋曾蓉享福,万事都不用做,一日就是逛街打牌,进美容院,皮肤是越来越好了,人不显老,越来越年轻了。”周强“这个莫提,我们是国家干部,怎能像他们生意人,作威作福。污了公家形象不讲,就看在老百姓眼里,还不让人戳脊梁骨!”唐婉一边帮他捏着,一边叹道“我也就讲一两句罢了。

又道“这个月底,你们局里那块地要盖商品房了,作为福利,局里的人可以用低价买到福利房,但你们局里又有指标,刚刚是小刘的爱人,不晓是不是为了这个事才来的,她没讲,我也就没问。对了,你看我们要不要自己也买一套呐?”周强“我们就不用买了,也不缺那个。做为领导,我也要做做表率。另外,估计最近为这事来求我的人会多,你也不要太收了人家的礼,不然事办不成,面子上也不太好看的。”唐婉道“这你放心,咱们屋又不指望这个。还有一件事,咱屋里的门也该换换了,人来的太多,磨损厉害,都不得样了。这在面子上也过不去,让人笑话。周强“那换个一模一样的,免得下次别人来了,还不认得门了。”停了一会,又道“本来我们单位土地开发权是公开招标的,但前几天陈平来找了我,说想把这个也拿下,明面上另安排个人。结果我都还没想好,他就已经在老汪、小陆他们那里上上下下都打点了去了。哎,他这个人呐,我都不晓要怎样讲的了,真是太厚道过头了!自己还没占到便宜,却总先想着别人。我常讲了他,莫只顾着别个不顾了自己,他总不听。

一时家里的电话铃响了,周强接了后,立时黑了脸。挂了后老婆问他怎么了,周强发火道“谢才萍和周斌在外面与陈平开赌场,被举报了,你去问一下谢才萍怎么回事。叫她莫要瞎搀和瞎搀和她搀和什么!”把电话递给老婆。老婆道“她不就是爱打个牌嘛。”周强“爱打牌?她税务局的班都不去上了,还只是爱打牌?”一时老婆在座机上按免提拨通了号码,问了事由,那边回道“二嫂,你莫听人胡讲,我在陈老板那里是入了股,但我们都是开的正规茶楼还有餐厅,哪有什么赌场。不信你问斌子。你要哥哥莫担心,放一百个心就是了。对了嫂子,昨天我路过商场又看到几件特别好看的衣裳,还有纪梵希的手提包,没时间逛就走了。明儿再去转转,好的话就买了,你要不要一起来呀?”唐婉又回了几句,挂了电话。

周强气道“去年她在观音洞开赌场,被抓到城南分局去了,在看守所里关了五个月,这才出来多久?她要能改,那真是狗都能改了吃屎了!她以后要再来了,你就莫开门,关她在外面!”老婆道“不理就不理,你又气什么,莫气坏了身子。”周强“你不晓得,上回她犯赌博罪已是登了报了的,现在社会上又传她开赌场传的是满天飞。我都怀疑,年初市里本来要提拔我当高院院长的,组织部都已经找我去谈了话了,后来无缘无故却又泡汤了,就是被她给搅黄的。她个狗日的把我害惨了!逼急了我,我非得登报跟他们两口子脱离了关系不可!哎,我老娘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争气的老六,又讨了这么个丧门星回来!”老婆道“都是自己家里人,能有什么办法?那阵子你见死不救,还是我私下里去找城南分局副局长帮忙,结果人家说帮不上。我又央了小陆再去找,人家又说刑事案件,已经进入程序,再也没有说情的余地。可见你这个局长也没有几个人怕你。周强“那能怪我?我们下面一个侦查她赌场的小子被她手下的马仔扣了五个多小时,最后装进麻袋,丢到赌场几十里外的野地去了。警察都敢打!捅了这么大的篓子,还上了报。市委杨书记都打电话亲自来问我,几乎要了我的老命,我还能保得了她?也太无法无天了。她怎么不学学陈平,人家到他那里也只是喝喝酒、抽抽烟,帮忙看了场子不讨点生活费能行么?她怎么就不学好呢,把我坑倒了,她喝西北风去!

唐婉道“对了,说起小陆,他早两天可是又送了我一块欧米茄手表,值一万二呢。哎,你倒有几个好部下,都是实心人,每年春节和你生日,都是一万元的红包,就没少过的。周强点头“陆云那小子倒实在,只是业务不行,遇事变通的慢,思想多少有些僵化,办不成事,难以提拔的起来。”唐婉道“不会可以慢慢学嘛。”

刚说不了几句,又有一通电话打来,唐婉去接了,道“找你呢。”周强接过,却是原先还在苏州时的一个同事打来的,说是先前周强在苏州公安局上班时的副手张彪居然在昨天将苏州公安局告上了法庭。周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年半之前,苏州清太坪镇鞭炮厂发生了重大治安灾害事故,周强和张副局一起去事故现场,本来带着司机小宋,但是为了更快周强自己驾了车。他本就喜欢自己驾车,特别是人少空旷的山路。那是十二月底,整个县都很冷,山路上有些地方有些小碎冰,在过一个弯道时,他们的车翻入了三十米深的山沟,幸好不是悬崖,但是张副局受了重伤,住进了医院。后来,张彪被确定为八级伤残,周强对这起事故负全责。至于张彪的住院费用以及伤残补助,周强当时作为局长,让局里掏了钱。

朋友告诉周强,自他调任之后,新的局领导班子起初因是他的老手下,尚还履行了承诺,不过并没一次性给清。现在局里又来了新人,一朝天子一朝臣,人走茶凉,虽然对局里来说只是无关痛痒的十几万,但却拒不执行周强当时定下的补偿,不认他的签字。张副局气不过,一纸诉状将公安局告上了法庭。周强听着听着,一丝悲凉涌上了心头,心如刀绞,兄弟受苦都是我的错呀!忙问了朋友的账户,中饭也顾不上吃,便赶去银行汇钱过去,托朋友转交给张副局。这笔数字不小,他便没跟老婆说得,只等再过几个月有了进项再悄悄补回来

下午本不要到局里去的,只是一个电话打来,说局里出事了,周强只得赶了去。只见公安局门口一个极其邋遢的疯女人在吵闹,被众人围在那里,一见了周强便忙拦住,抱着他的腿喊冤。原来是年前那个被误抓了近一年的谭金。当时的局里以故意杀人罪逮捕了她,但是抓错了,把人错关了大半年,并打残了。是前任局长走了后,周强上任,重查此案,才把她给放了,但她出狱后却把局里告上了法庭。此时大门口停留的人和车辆越来越多,周强不得不耐心细致地安抚了她,借故折返回了办公室。

先前给他打过电话的属下,刑侦队副队长陆云也跟了进来,低着头,不敢说话。周强“怎么回事?官司不是早打过了么,钱都已经赔偿给她了,她怎么还来了?”陆云低声道“总归嫌少呗。”周强拍桌子急道“不少了,国家正常的补偿标准呐,难道她还想靠这个发财不成?局里为这个事丢尽了脸!她怎么不体谅体谅我呐,难道我还放错了她不成!哎,你们前面那个局长真是个混账王八蛋,老子要是见了他真想一枪毙了他。办个冤假错案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简单,这么明显的屈打成招都看不出来,下面人讲什么他就信什么,把人弄成了个残废,一辈子都完了!如今倒好,他自己拍拍屁股走了人,却留下一地的屎屁股叫老子来擦!”陆云不敢吭声。周强挥挥手“算了,也不关你的事,你先下去吧,让我静一静。”陆云却又不下去,在那里欲言又止的。

周强“你还有什么事么?”陆云上前道“领导,有个事想请您帮帮忙,看看该怎么处理才好。”周强“什么事?”陆云道“前几天,我一个狱警亲戚在外面喝酒,然后打了人,被打的司机报案了,现在有点小麻烦。本来嘛,也就是几个狱警带着犯人出来喝酒,结果发了酒疯,打了一个司机,下手有点重。”周强“就这些么,还有别的么?”陆云忙低下头道“就这些,别的再没有了。”周强“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跟你们队长去讲一下,让他先去了解一下情况。情况要属实呢,就先把事情压下来,莫要立案,再让你那个打人的亲戚去跟人道歉,赔偿赔偿也就完了。”陆云道“就怕他不肯听,好像是已经结了仇,恨上我那亲戚了。我早跟汪局张队两个商量过了,想找哪个懂事的暂时先顶顶罪,不晓领导看行不行得通?”周强“那也要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陆云忙谢了,退了出来。

周强一下午很忙,先去处理了两个盗案,亲自到现场勘查,做了指示意见。只是也没什么进展,便又去了局里正在建新房的工地。一个工人看见周强穿着制服,便拉着他诉苦“老总,我们工头不给我们发工资,都拖了三个月了,说是年后再结,闹的大家都没饭吃了。这咋行?稍催一催,就叫人打我们,说是我们聚众闹事。您是大官,可得给我们做做主啊!周强一怔“有这种事,你们这个工不是刚刚才开的么?”这人眼睛一红,微微颤抖着黯然神伤叹“千真万确啊,我们工头一贯这样,这是他在别的工地就欠下我们的,还讲完了工就给我们发工资,结果到现在都没发。你看我被他们打的。”说着撩起衣服周强看他身上的疤。看的周强是连连心惊,忙道“你放心,我调查清楚了,一定帮大家解决困难,并保证还你们一个公道。”这人周强的手十分伤感,哽咽难言,半日才“感谢领导的关心,领导真是大恩人呐!实在没法了,本来也不想去闹的,可家里小孩还等着钱去看病呢!周强拍拍他的肩“尽管放心,党和政府是不会辜负你们的,百姓的苦我们心里都有数,你的事我就按自己的事来办。”

一出工地,他便给陈平去了个电话,问是怎么做事的,很有些生气。陈平忙表示都是下面的人做的,他也不知道,并立马就处理好,给挨了打的人赔偿,绝不给局里的面子工程抹黑。周强才罢了。

市里有一个约好的记者来采访周强,已是提前到市宣传部登记备案过了,且事前给周强秘书提交了采访提纲结果周强按约定去后,那记者却不守规矩,不按提纲采访,本来前面的采访都很顺利,但话题却突然转到了娼妓合法化问题上。周强立马颜色大变,道“这个问题不可以谈,娼妓合法化的讨论目前没有定论,我们认定这是假的,是个假命题,是胡说八道。退一步讲,就算真有这个问题的提议,那我也回答不了。”说完匆匆去。

晚间晚了点下班,回家时又有客人,不想却是黄胜领着徐颖也为分房而来。局里比黄胜资历老的人多了去了,指标有限,分房没他的份。早前他还没跟徐颖谈恋爱时就来过几回,周强都不在家,都是唐婉接待的。这次他们又来,周强虽心有不耐,却也只得面上耐心细致地听他们诉说。先从生活的艰难,买不起房结不成婚,今年都二十八了老大不小了,到对周局长的感激,听得周强是连连点头,道“你们放心,你们的困难我都晓得了,本来就一直在想办法,局里也在研究。放心吧,困难是暂时的,领导总是跟你们站在一起的嘛。”他注意到,下班后的小徐换了身装束,打扮的更加光采动人了,显然还有精彩的约会等着要去。一时到两人走了,唐婉去把礼品盒拆开,道“喏,里面夹了两千块钱。”周强看也不看“你收着就好了,又给我瞧干什么。”

原来适逢房价飞涨,基层民警们收入微薄,好多公安买不起房,成困扰市局机关和直属单位多年的一个老大难问题但自周强任后,他却四处求人,筹措资金,着力改善起职工的待遇来,搞起了每人一套集资房修建多栋宿舍楼无论在职的,还是退休的,都要每人分上一套,只是象征性地收每平米一千来随着房价飞涨,只要能分到房,就等于发了故此人人争先恐后,对他很是感激只是僧多粥少,分配讲究个先后,那些资历浅、职级低的,便远远还轮不上,便不免有些着急起来。

且房子、钱财固然重要,一些小年轻们看的极重,但上了四五十岁的老职工们,一般却看得并不那么重了。在他们眼里,连命都可以不要,可以为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何况钱财?那本是身外之物,他们更看重的是党、是国家、是人民给予他们的荣誉!为此,为了充分调动职工们的积极性,周强也是煞费苦心,把每个分局的政治处升格了。以前个分局的政治处只是科级单位,自他来了后都升格为处级单位规定机关干部干四五年,就可以升一级比如副科可以升正科,正科可以升副处以前有实际职务的才能升,如科长才能升副处长。如此一来,解决了很大一批人的问题,有的民警五十多岁,干了一辈子,都快要退休了,是个科员,在人前羞愧不已,抬不起头来。如果不是周强,永远都不会解决他们的行政待遇问题这比给他们钱财更重要,这是尊严问题,有的老民警甚至感动的落了泪。这些事在当地影响大,因为都是改善警察待遇的实事好事获得了一片赞扬整个南京警界也莫不对他感恩戴德,当地传为一段佳话。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4 21: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