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宾馆》第四回 梁家村里

作者:海燕2006  于 2022-2-24 10: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只见庄园渔场里,才到得两人。再等了半个时辰,许副市长才推脱了一些应酬事务,携了那女秘书姗姗来迟。周强赶着上前见礼,冲那女秘书笑道“哟,嫂子是越来越漂亮了!”苗娜一身制服,身上用的全是兰蔻、雅诗兰黛等高档化妆品,人格外美丽大方。有脸红,笑着只不作声。

旁边许迈五十许岁,温文尔雅,肤色白皙,戴一副金边眼镜。曾获澳大利亚梅铎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现任本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并一直在党校学习。因一表人才,长相俊朗,特别深得上下一班女干部们喜爱。又是个工作狂,为人雷厉风行,说一不二。

原来这许迈虽非周强直管上司,两人关系也不深厚,只是平常。但他女儿许晴却恰好是周强女儿周艳的同班同学,两人年岁相仿,却脾气各异,乃是一名实实在在的好学生,老师疼学生爱的,在校成绩极好。周强就是为了与他家女儿千方百计扯上关系,才强行让自家女儿入了这一班的,并千叮咛万嘱咐,让自家女儿与那许晴搞好关系,方便两家来往。偏他女儿周艳又是个随心所欲,性情直率的人,最讨厌她老爸那一种阿谀奉承,最是看不过眼,本打算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偏不与许晴交好,真是个刁钻古怪的丫头。不想来校之后,却发现那许晴虽是官门之后,有权有势,家里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却偏是个极温和、极老实之人,深为怪异,遂成为好友。此是题外之话,在此暂作交待。

言归正传,且说此时那苗娜好玩,与众人惯熟,并不拘谨,不去钓鱼,反下水抓鱼,玩的是不亦乐乎。塘水都浸透了她的衣衫,贴在身上,露出了内衣,众人忙都目不斜视。一时钓了会鱼后,众人在凉棚下喝茶,抽烟聊天。

市副秘书长钟华摊开了份文件,让市长签个字,只见是市政府办下发的“市政办〔2003110号”文“为加快科技学院老校区地块改造步伐,经研究,决定成立科技学院地块建设领导小组…”这字如果是横着签的,意思是可以搁着不办,如果是竖着签的,则要一办到底。如果在同意后面是一个实心句号,说明这件事必须全心全意办成,如果点的是一个空心句号,则百分之百办不成,就是签了字也是空的。字怎么签,早就有了约定俗成。当下许迈想了一想,才签了字。

国都房产董事长李宝贵在旁老许,你小姨子要买房,我可是把山水人家二期清水湾的五套全给了她,那可连成本价都不够,亏了大了许迈笑道“以后凡你有事莫找我,只管去找她,你那些房子的好处我是没沾了半点!”众人都笑了起来。

李宝贵笑道“只要你帮我拿到了我们学院老校区的那块地,你要什么我还能不给你?许迈又笑对众人道“你们瞧瞧,省属高校享受的土地出让返还金那都是有限额配制的,都给了他了,那下面朝我张着的那么多张嘴还要吃饭不?”众人都笑就是。

钟华笑道“好了,你就莫纠结我们领导了。我问你,你阳明谷的项目到底打算怎么办?”李宝贵摊摊手无奈“还能怎么办?老许什么时候能想出法子呗。你不晓得,我那块地,要把旅游项目变成排屋别墅,旅游用地改成住宅用地有多难,想拿到个预售证,简直真个能把人逼死!不是我吹,我那总共有两百套,均价现在都经涨到两百五十万一套了,不晓多少人等着排队要买呢,偏偏就是卖不出去!哎,把我急得这几天是吃饭吃饭不进,睡觉睡觉不着,就差没上医院打吊瓶去了!钟华听得笑了起来。

许迈也笑道“你莫急,这个先不管它。我且问你,稍后你安排了我们去哪里?”李宝贵道“你要去哪里?金陵宾馆、云顶国际酒店、碧涛阁浴苑、威尼斯酒店、花都音乐厅、王府酒楼香格里拉饭店,只要你喜欢,还不都随你。许迈便转头笑问你要去哪里?苗娜低头拿左鞋尖踢着右鞋跟,只说随便。

钟华“领导,城南有家新开的茶庄,看着不错,您还没去过呢,不如今儿去坐坐?许迈摇摇手“罢了,莫折腾了。们市直在城北,莫又跑到城南他们省直那里去,结果人家又说们过界了。还是在自己的地盘待着好了”苗娜道“就是,平常曹秘书长和办公室黄主任替我们领导安排日程的时候也都是在城北,万事总有人陪,操不了心。一旦去了南边,又要事先去协调了,又要看人脸色了,最不好的。钟华笑着点头倒是。

李宝贵道老许,这两年都不见你怎么喝酒了,你倒是越变越像个和尚了。今下午反正没事,要不去喝两杯?许迈摆摆手“不了,晚上还要加班,脑子要保持点清醒。,这年头喝什么都没了兴趣,酒呀茶呀的,都没意思。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去了那么多的地方,最怕的就是陪人喝酒了,简直活受罪。今儿中午就是,怎么推也推不开,我是实在没才来的。哎,现在对喝酒这种事情是真没了兴趣,寡寡淡淡的,真不晓以后到底还要喝些什么才好了!”苗娜笑道“就是,我们领导什么没见过,没尝过?早腻透了,你就莫想着法子害人了吧。”李宝贵笑道“喝个酒倒成了害人了,看你跟老许学的!你们市府里的人都成了一个调调了。”说的苗娜也笑了起来。

李宝贵喝了口茶,又道“阳光星座最近卖的还不错,日内瓦一期我也准备预售了,只是流动资金还有点问题,抽不出现金来。要是拿不下公汽的那块地,二期想要现在就动工,麻烦。许迈“不急,你先让我想想。”沉吟了一会便让苗娜用手机给国企公汽公司的经理袁飞打了个电话,通了后,自己接了过去,“老袁啊,现在国企的改革进展的很快,你们公汽的地皮那么多,给你们企业创造了不少的利润吧?”那边“哪能呢,这几年公司效益差,不这样也是没办法。说倒卖公司地皮赚是赚了点钱,但也是国家的。许迈“国都的老李是我的老朋友了,他现在也在做工程,看中了你们公司的五十五号标地。你看能不能行方便,让给他算了。”那边便沉默了。许迈停了一会,又道“你们标底到底是多少,这次我们是志在必得的。”那边沮丧了道“有些难办。”许迈“你儿子不是快从司法学校毕业了么?他分配的事我到时候向人事局的老宋打声招呼,你看怎么样?”那边又没说话许迈“你放心,我已经跟国土局的张军和规划局的王正刚讲过了,你们改标地容积率,省下来少交的那五百万的地款,本来有五十万会直接流入你们几个人的户头,你至少也是十万,只要你帮我把这件事也办成了,我到时还可以让他们再多给你五万,是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你若答那我明天就让老李到你那里一起改下标底。”那边虽不大情愿,仍只得应了。

李宝贵又道“新地皮的开发比计划延期了大半个月,上次做的账,税务局的人好像察觉什么说是要我马上补交税款,我现在头痛的很呐。哎,现金流都这么紧张了,抽都抽不出来,要再补交个的话,计划肯定还要延后。许迈“在税务工作的老胡跟我一样,也在党校里,昨儿我就跟他聊过了,讲了一下你的困难。本来嘛,银行那边贷款如今是行不通了,好歹让他把补交税款的事缓一缓,等我们腾出手来,要多了这八百多万的流动资金,也好喘口气。他已答应了。你自己也要经常多到他那里去走动走动,莫冷落了他,寒了人心。”李宝贵点头应了,老许,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我们公司你就干脆入个干股算了呗,我不寒别人的心,更可能寒了你的心呐。许迈摇摇手“这些账面上的钱我不能要,我是公职人员,不明收入太多,会有危险。”李宝贵不说了,低了头喝茶。

钟华“老李,今年第三季度,酒鬼酒又涨了,你手里还有多少?我老婆手里持有的宁波韵升、莱茵置业、综艺股份这三家公司的股票,半天都没见涨呢。”李宝贵道“没内幕消息,我也没敢买进,倒没赚多少,消息不灵呢。许迈“省纪委的吴克来了,你晓得他来是做什么么?钟华“无非暗访的吧。如今省里常委吴希宁因为高岭公司的事被盯上了,正在接受调查,马上就要刑拘了,他可能是来查有哪些人有牵连的吧。”许迈叹道“哎,这也是他们做的太过了呀。听得讲吴希宁的闺女跳楼自杀未遂,真是个傻孩子。”钟华担忧地道“前段时间因为工作的事我也找过他,送过一些钱,不晓会不会有事。”许迈摆摆手“无妨,逢年过节送个一两万的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无非也就是个礼尚往来,这个属正常,他不会管。不过你也让你老婆注意一下,这段时间最好不要收钱,也不要多跑,收敛些好。钟华点头应了。

间众人谈论的都是大事,周强那点小事他见领导没主动提,便也识趣,只是陪众人喝酒,凑凑趣罢了。稍后等领导走了,便也回去了。

聚会方一结束,去酒楼之先,因下午还有别的行程安排,许迈便又往鼓楼区视察去了。原来许迈今儿要到鼓楼区区委书记兼区长雷正富的辖区内视察,昨日就已是提前跟他打过招呼了,雷正富便已让人严密布署,对领导要去的地方精挑细选过,又人员层层把关,准备好了脚本台词,并让人亲去指导培训了一番,绝不能出任何篓子。就这般他如今仍有些不放心,便又在车里抽空打起了电话来。一时通了,问“君儿啊,昨夜里让你安排视察的事怎么样了?市长可马上就要到了。”那边他属下鼓楼区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张士君道“哥,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你都问了多少遍了,怎恁不相信人呢!”

原来那张士君从昨儿一晚就没回去,一直在梁家村忙着培训。那村支书梁金财也极为重视,正在办公室里一个一个地叫人进去训话,此时正对村民刘老汉道“等下领导要问你的话已商量好了,别的也不会问你,你放心。只让你背诵的那几段话都记住了没?回答不好,你可小心着!”刘老汉颤颤巍巍,忐忑极了。村支书又道“背不好,罚你五百斤豆子,听懂了没?”刘老汉忙喏喏点了头。村支书又道:“还不走?等着在我这里吃饭呢!”他方退了出去。

过一会叫进梁乐善来也交待了一番此事后,又道“圈你一块地,赔你一套房子,你还不知足?你那地值几个钱?现在房子又多贵呐!让你在城里待着,你还不去不成?”梁乐善缩着头道“不是不想去,城里自然好的不得了,只是我在那实在找不着活干,生计没个着落,待不住。就靠那两千块的拆迁补偿款,过两年后,可怎么办?”梁村长冷冷道“你们都人均两千,还不知足?看看隔壁张家村,一户才五百,怎不比比人家?有那几家多了几个小孩儿的,想要多点钱,你看人家张村长理会不理会?毛都没有!你还不知足?”梁乐善不敢犟嘴,低了头不吭声儿。

只见村干部赵二狗进来回事,却是村民梁孝辉被征土地一事。梁村长道“把村里那用不着的盐碱地划拉些给他,征他多少亩,同样还他多少亩,不就完了。”赵二狗道“那盐碱地是没人种的,不然施肥再多,亩产才不过百把来斤。他那征的地却是原来亩出千把斤的,相差了十几倍,他如何肯?”村长道“不肯也得肯,村里没别的地了,就这么办!为了村里的百年建设大计,人人都要做出牺牲的,难道他就不能牺牲一星半点了不成?”赵二狗便去了。此事后来梁孝辉果然不肯,死活闹了一场,村里最终把别人地边剩下的一些旮旯处的边角料的地刨整了些出来给他。那些地本是村集体与一些村民存在争议的,但梁村长一怒之下,扬言要大动干戈一番,那些人便不争了。况那些地本不肥,不好灌溉施肥,确实属于村集体的,只是长久当做荒地未加利用。有的邻近的村民便种上了东西,有长便收,无长便算,村里倒不大管的。结果日子久了,有的村民浑水摸鱼,把自家地的边界偷偷延伸了点出去,故此有了些争议。但那些地经过这一番修整,年产却又比当初纯为荒地时强了些。那梁孝辉见这些地只有自家地一半的肥力,就算多施些肥,多打些药,产量也不到自家地的四五成。且路程远,分散各处,每日种地多走了老远的路,极为辛苦。但不要吧,便只剩下那些盐碱地了。梁村长已是对他忍无可忍,绝不会再给他半点颜色了,且这样的事村里极多,不止他一家,他便只得忍气吞声了下来。日子久了,习以为常后,此事便渐渐平息了下去。

此时等了半天,听说市长大人到了,忙纷纷来迎。只见前面五六辆警用摩托车开道,又来了五六辆小轿车,后面方是市长大人的车了,落后又跟了五六辆车。一时因为村路不好,这一路长龙下来,烟尘蔽天。那警车上的公安早已下了车,把那十几辆轿车团团围了起来。那轿车里的人也都下来,围随着许迈过来了,既有下属官员也有记者保镖等,一大帮子前呼后拥的。雷正富殷勤地走在许迈右手边,给他介绍着。钟华、张士君、苗娜、梁金财等俱是跟在后边。一时许迈上前视察时,雷正富赶紧在旁边抢着问了村民几个问题,那几人俱按安排好的回答了。许迈听了回答后,甚为满意,又见刘老汉年过半百了,穿得却还那么单薄,落后问了他一句“老人家家里还好,日子还勉强过得,只是不知您老可有什么难事儿没有,我们今儿过来,就是考察考察情况,帮您解决一下实际困难的。您有什么困难就只管讲,我们只要力所能及,都会尽快帮您解决的。”刘老汉当时就蒙了,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料旁边还有几个村民正围了看热闹,却不是事先安排好的,不知怎么就挤了过来给漏了,此时听见市长问这话,几个年青不晓事的就报怨起来,一嘴里又是乱征地啦、又是支人上工不给工费打白条啦、又是家里受灾房子倒了盖不起来没地住啦、又是小孩病了村卫生院给的竟是假药没人管啦,纷纷不一。后边一直跟着的那村支书梁金财顿时吓了一跳,又见市府副秘书长钟华冷冷地扫了他一眼,顿时更加冷汗直流,频频揩拭起来。

许迈生气,拉着众村民的手安慰了几句,便就村民提出的问题交待了几个事项,令雷正富去具体落实。雷正富忙点头应了几个“是。”许迈“我这人一向最不喜听空话套话喜欢听真话实话,那些报喜不报忧,一问起来啥事没有的人最恨,让人格外的讨厌。咱们只有到群众意见大、怨声多的地方去,才能真正了解到群众的困难,解决好问题。”随同众人又忙应了几个“是。”有几人又道“还是领导英明,不摆虚架子,当真是我们的表率。听领导一席话,真胜读十年书呐!”许迈心有不悦只得又往前去了。

原来梁家村是个特困村,市里近来有个工程,要在这一带建个特色林业经济技术开发区,引进一些竹子深加工、水果制罐头等为主的外地企业,以带动当地经济发展,百姓脱贫致富。这本是好事,全村上下原本都举村欢迎,只是市里财政有限,下拨的资金未免低了些个有那几个刁民便仗着胆子大,不怕官,死活不肯配合。雷正富是软硬兼施,暗里找人威胁恐吓也好,亲来时又说着好话,暗许他比别多出些赔偿来也好,只莫告诉其他那些先拆迁的农户即可,如此这般,原先的钉子户们才都搬走了,只剩下这最牛的一家,却是怎么都不肯搬。原来这家家主名叫梁有才,他家老娘却让来强拆的那班人给打死了。

事情原有些凑巧,他家老娘原犯有心脏病,在跟那班拆迁的工作人员推搡的过程中心脏病突然复发,抢救无效,就这么过去了。这可把梁有才气了个半死,非找区政府赔偿不可,一气之下把鼓楼区拆迁办告上了法庭。但区政府自然不肯赔了,我拆迁正常合理,又没打你又没骂你,是你阻挠我在先,说我碰了你,那你还碰了我呢!你自己有病,怪得了谁?那区法院自然唯区政府马首是瞻,两家本就穿一条裤子的,明着不归他管,实则人情好着呢。公检法一向吃的都是地方的财政饭,出了大案还要帮忙瞒着,何况是这种小事。故此你说判赔就赔,判不赔即不赔,此案最后判了梁有才败诉,不了了之结了案。但自此以后,梁家是铁了心,死不搬迁,扬言那拆迁办主任贺玉龙不到他家门前下跪,不到他老娘坟前磕头,他便绝不搬家,并且那赔偿款一分也不能少。

自打出了这事,区政府便再也不敢用强了,但那梁家张口就要一百万,雷正富却是给不了他。开了这个先例,以后若再有征地拆迁的事,家家都来学样,那他这个区就没法当下去了。自此此事一拖就拖了两年,那梁家都成了当地有名的钉子户了,断电断水就已断了两年。一年前他家就被团团围了起来,周围早已在开工建设,独他家周边空了大一块空地,一幢小屋在寒风中孤伶伶的,成了当地别样的风景。这回许迈因视察开发区建设进展情况,便顺便想到访这家农户,了解一下实际情况,看能不能就此解决了这事。

原来雷正富手下有个区街道党工委书记展万山拆迁政绩十分突出,任街镇党政主要领导近13年期间,负责拆迁了十几个村子,数十片老城区,上万户居民,别人拆不了的钉子户,只要他出马,立马就能摆平。由于在拆迁工作中的过人之处,如今已升任鼓楼区副区长一职且因他在拆迁方面的突出能力,即使他调区政府其他职能部门后,区里若遇到棘手的拆迁工程,上级仍经常抽调他去临时处理。而对于他信奉的“摆平就是水平,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不拆出人命就行。”的一套做法,里众多领导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结果、不问后果,他想怎么拆就怎么拆。

展万山又有一个手下,本是杨家村人,因在家排行老四,人称“杨四郎”。其与展万山关系极好,还在十几年前,展万山刚参加工作那会,两人就是称兄道弟的哥们,如今就正是他主要负责梁家村的拆迁工作。其人早在十几年前就成立了黑帮团伙菜刀”,在当地十分有名,开设赌场、矿山并对外放高贷、暴力讨债等。十几年前杨四郎在本地只是一个刚刚退伍的落魄军人,一个小小包工头,他发家的历史还得追溯到九十年代初,时区里大搞建设,好多小区都要拆了重建,但因赔偿问题,催生了大批的钉子户,让开发商和区政府都很是头疼。那杨四郎瞅准这是个机当即就带了一帮人过去,逼着众人搬离,并扬言:不搬的,就是我这个下场!”手起刀落,当着那些住户的面,就把自己左手的小拇指给硬生生剁了下来。自此那些住户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几乎没被吓死,知道这是一个狠茬子,对自己尚且如此狠心,何况别人?纷纷惧祸搬离了事。由此市政、开发商莫不把拆迁工作交由他处理,让他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后他正式被政府收编,手下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又开展了其他生意,短短十来年,资产已过千万,成了当地一霸,连当地很多级别稍小的官员见了他也得叫他一声“四哥”自己有了什么擦不净的屎屁股,还得求他摆平。

此时雷正富是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却又不敢不去。一时到了后,见那工地正在施工,灰尘满空,雷正富忙让手下去喝令停了,等许市长视察结束后再开工不迟。只见那一家还在高地上,房子周围留了些边地供支撑可用,外延十几米周围早已被挖空,整个开发区地基都比那房子矮了不少,他家房子驻留的这块土地在这片空旷的地方上就像座小山似的。临近这边已经修好的一条大路上与那土堆接壤处有条小道,一阶一阶连到山上去,许迈爬坡时,路却难走,靠随从扶了他,才慢慢爬了上去。不由问道“都成这个样子了,他家怎么还不搬?听你说也早已断水断电了,那他家怎么过活?”雷正富皱了眉“正是呢,他家靠用盆子接雨水过活,一盆水能用一个月呢,不洗脸不刷牙的,点蜡烛也点了两年了。”

说时到了房子面前,只见那房子简陋残破不堪,都快倒了似的。许迈见了大吃一惊,问道“怎么回事,这样的危房还能住人?出了事可怎么办?你们工作是怎么做的?”雷正富无奈道“没办法呢,他就宁肯住这样的房子都不肯搬,我们都劝了好久呢。这是故意要跟政府对着干,要跟咱们对仗呢。许他两套房子都不肯搬,别人家早欢天喜地求神拜佛了!”许迈不悦道“你这边工期紧,可拖不得,市里已联系了好几家大企业要入驻,起带头示范用,把整个开发区建设好。我可跟你说,市里可是下了血本,免租免税的,你这要搬不走,那人家也进不来。我再给你半年时间,你不管用什么法子,都要把人安置好了,把地给我腾出来这是个死命令,陈市长亲自交代了的!”雷正富苦道“我尽力而为吧。”许迈喝道“不是尽力而为,是一定得办成!”雷正富忙应道“是。”

一时进了屋,他家大人却不在,只有一个老人和两个小孩在家,那老人耳朵昏聩,许迈问他话时,他听都听不清楚。又问身边梁村长时,说是那梁有才两口子如今没地没田,那梁有才没日没夜在外打工,供两个女儿上学,时常不归家。他家妻子虽要照顾家里老人小孩,没有去外面找个正式工作,却也在外捡拾垃圾过活,帮衬家里,这下该是捡垃圾去了,也不在家。

许迈耐心细致劝了那老人两句话,塞了个红包给他,他喏喏应了。又把那两个孩子发了些糖果点心,亲自看了她们作了下作业,劝了她们好好上学。见那两个孩子却是衣衫破烂,面黄肌瘦,一个还在咳嗽,问时已是病了好几天了,不曾看得。想起自己小时家中情景,与此竟十分相似,不由触景生情心酸不已顿时就把那雷正富臭骂了一顿,忙叫人去山下拿药又嘱咐以后不管如何至少这俩孩子的学费全由他包了,就从他市长的薪金里扣当时就把那两孩子的名字问了,大的叫梁玲美,小的叫梁玲丽。雷正富不敢违逆,口里全都应着。

原来这家的小女儿梁玲丽,可巧也是本书主人公梁娟的同班同学,只因村里附近没别的公学,只她们学校近,故村里孩子几乎都在那所学校里上学。要说起这家境来,梁玲丽在她们班的女孩子里几乎可以说是最差的,就连跟梁娟家比都有不如,平时缺衣少穿,挨冻受饿。梁玲丽作为一个女孩子,更是从没用过化妆品,连瓶防冻霜都没有,更别提其他。每到开学季,家里都要为学费发愁,实实一个可怜的孩子。她也是因为家贫,从小就受尽人欺凌,村里隔壁的小孩欺负她,学校班里好多顽皮的男生嘲笑她,个别家境富裕的女生鄙视她,当真可怜。要不是梁娟家遭遇不幸,她的人生命运本该是不如梁娟的,但要跟后来的梁娟比起来,她虽然穷些,但毕竟安稳了。可怜两个同村的女孩儿,又是同学,竟都是苦命人。

此时因这许副市长的女儿许晴与梁玲丽也是同班同学,又往日学校开家长会时,这许副市长也曾去过学校,梁玲丽也是见过的,又常在电视上看见,故此认得。只是她此时心里想着:同一个班的两人,命运却大不相同,她生来便有这样的父亲,富贵之极,万人宠着,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生来便不需努力,人生注定就已辉煌,天生的人生赢家。自己却是这等贫穷,连学费交不起,家里日夜为生计着恼,拼命干活,方能勉强维持生计。想人之生来,实在是大不公平故自惭形秽,不敢向这许叔叔说认得他女儿,乃是她同班同学,只低了头,不肯多说一字。又想常听得那许晴在班上骄傲无比,说她父亲是多么多么怜贫恤老,扶危济困,最是见不得别人有难的,常要周济一番。此番见来,这许叔叔果然名不虚传,是个大的好人,因此心里着实感激,暗暗许愿,将来定要报答他们一番。便是跟这许叔叔天高海远,沾不了边,报答不了他本人,也定要向他女儿报这一番善举,救助之恩。

当下许迈并不知这小姑娘心中所想,并不知情,被蒙在鼓里。只是凭着本心做着自己日常所做平常之事,并不想着要她日后如何报答。身为一方父母官,他是绝难看着一方百姓受苦的,若遇不见倒还罢了,既遇见了,便绝难撒手不管的。

一时又等了一会,等不得这家大人回来,方下了山。便又去工地其他地方逛了逛,见进度倒还满意,又察看了下施工图纸,再三叮嘱了下施工质量才

召集人开会时,听几个开发区负责人和基层工作人员代表做了工作汇报,便又让雷正富去做总结发言。那雷正富早有准备,上前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做起了“学习十六大,展示新风采”的演讲。只听他道“最近我又重读了一遍马列的经典原著,还系统地学习了习近平总书记的系列讲话精神…”

一时等他发完言,许迈不悦道:“怎么回事?让你做个演讲,你怎么一开头就引用上了黑格尔的话了?什么‘存在即合理’啦,什么‘一个过于强调感恩的文化是不可能孕育出民主的,因为无法在人与人之间建立起平等的关系’啦,你看你讲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你怎么能拿黑格尔开头?黑格尔是什么人?那是德国唯心主义的代表那是法西斯!我们是共产党员,应该坚决彻底的坚持唯物主义才是!还有没有党性原则?还有没有规矩意识?还有没有组织纪律?”雷正富暗叫倒霉,今儿真是诸事不顺,一大早就不该露了馅,惹了市长大人不快,连讲几句话也要挑他毛病。平常这种场面话儿别人讲的多了去了,谁又为这个专门训人一通的?且这个稿子还是张士君帮他起草的,他不过昨儿才看过一遍。此时却是一声不敢吭,只喏喏点着头。

到工地视察结束后,许迈又要去山里转转,到一户农户的果林里去实地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新品种长势如何。不料今儿虽未下雨,可村里前几天早下了好几场强降雨了。路经一处河滩时,突发险情,有一处河口决堤,洪水顿时汹涌而来,当即就有五十几个村民围随着许迈上了高地。情况万分危急,那大水眼见着半个小时就涨了一米众人便都慌了。到电话致消防官兵来救时,众人都忙要扶许迈上救生艇。不料他却不肯先走,要让村民先走。旁边陪同而来的钟华急道许老,这里又无记者随行,用不着做样子,您还是赶紧先走吧。留在这里随时可能发生不测,实在是让人不放心呀。许迈把大衣一脱,抢了个救生衣穿在身上,喝道“放肆!我堂堂七尺男儿,岂用做样子?我说的话一个字不改,照我的命令执行。我的命值钱,村民的命难道就不值钱?人生在世,生死由天,我许迈今天若要死在这里,我就认了!”坚持要最后一个才走,留在这里,等村民都安全脱困了才那雷正富也是急了,这真要是市长大人出了事,那可就天塌了呀。忙悄拉了钟华到一边,商议要用强的法子,把许迈架走。钟华见那冲锋艇太小,苦道“不行,水太急了,就正常行驶都不稳。你们在陆上能三四个人架了他,一到了艇上,万一他恼了,挣扎一下,岂不更危险?船都要翻了去。”众人焦急无比,百般苦劝不止,却一点效用也没有。许迈自己不走,却又十分苦劝苗娜先走,那苗娜早已哭的梨花带雨,也是不肯先走,弃他而去,誓要与他同生死,留下来陪他此时幸好那大水只是涨一阵子的,过了两三个小时就堪堪停止不涨了。等村民都成功脱困,那救生艇来回跑了十几趟后,市长也上了最后一趟,众人才暗呼侥幸,没有出大事情。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7 03: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