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宾馆》第五回 市政府内

作者:海燕2006  于 2022-2-25 11:1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次日,许迈八点钟去的政府大楼,只见十月未到,栖霞山就已是枫红遍野。这里大门气魄高大,巍峨壮观。那保安眼尖,老远见了他的车便赶紧开了伸缩门,其他工作人员见了也是纷纷让道。许迈的座驾是辆奥迪,刚由原来的长安福特换的,不过号牌没换。政府的人对车牌号看的都极重,是轻易不换的,那上边的号码数就象征了官员的交椅座次,四大班子成员见牌号如见其人。

只见政府大院内公示的市政领导分管工作牌上显示,许迈主要是分管城建、财政、审计等工作,管着规划局、城乡住房建设保障局等单位,给他服务的是市府秘书科第三科。

楼下停了车后,上楼进了自己办公室。迎头只见墙上挂了几幅书法,一面是一个大大的“忍”字,下面一溜工笔小楷“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另一侧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办公桌上则堆了一摞公文,已有三尺来高,案头上另搁了一份《政务要情》。许迈翻开看时,见内儿夹了两张报纸,都是昨儿的,一份是《金陵早报》,报道了他昨日出席市府与思科公司的合作备忘录签约仪式,下午主持召开的四届一三七次常务会议,并会见了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总经理孙文杰。一份是《中国环境报》,刊发了他写的《发展低碳经济是南京实现科学发展的必由之路》。

只见苗娜进来,怀里抱着一个文件夹,放下后,给他泡了杯茶“今儿午在汉府饭店安排了与外商的一个谈判,等下午饭也在那吃。不过傅翻译今天请了假没来。许迈皱了眉道“文件准备齐了没?小傅怎么回事,哪那么多事情呢?”苗娜道“鬼晓得呢。今儿不巧,府里几个懂日语的正好都不在,不过那外商英语好着呢,咱们跟他讲英语也可以的。”许迈点了点头“也,你再加紧联系联系,看哪个还有的空的,要没有就从对面市委里借一个过来也行。

因府里有一个全市第三季度的经济工作总结大会要开,一时下面有人来请。许迈去后,因是市政部门的内部会议,会场无人比市长陈良玉官儿更大,他便第一个发了言。之后便轮到常务副市长许迈了因他是管城建的,他便讲到了“南京古城重建改造”这个话题,道“开封亿重塑汴梁,昆明二十亿打造古滇王国,就连山东聊城现在也在搞古城改造了,咱再不改,就落伍了。南京六朝古都,文化遗产得天独厚,用来发展经济、刺激旅游是再适合不过了。旧城区再不改改,挡住了咱城市发展的脚步呀。陈良玉“你要仿古我不反对,但拆旧绝对不行。将那些历史街区、传统民居统统拆了,搞出个什么一条条复古商业街?那样跟风别的城市,有什么意思!许迈摊摊手道“不建商业街那建什么?”陈良玉“你打算要多少钱?”许迈忙道“不要多了,二十亿足矣。陈良玉“你这还只是建造的费用,你有没有算过,几千亩占地,涉及众多文物保护和百姓搬迁,那一共得要多少钱?万一弄个不好,市里财政吃紧,那其他工作还要不要做了?”许迈“我想着咱们在位也就这么几年,总得抓紧时间做出点像样的政绩,不然以后就是离了这里,又如何有脸面去见人?这个工程却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至于别的工作,自然再另想他法,另谋他途了。陈良玉只是摇头不允。原来此事事关许迈几个深交好友,他百般推脱不得,已是无奈应允过别人的,故一直极力倡导。早前已是议过几次,不料那陈良玉却是百般阻挠,今见他仍不肯点头答应,许迈心里便十分不愉,只是面上也不好表露出来。

原来近日市里有个极为头疼的问题,却是为了加快发展经济,引进了一个造纸企业,引进投资数十个亿,原本已经通过了环评,被确定为市里的重点产业项目,但日前却遭到了群众的抗议,不但阻挠其施工进程,还上街游行示威了。此时正好轮到那主管此事的副市长莫人杰发言,他便谈到了此事,及说不了几句,便又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许迈心里也是一声长叹哎,工业项目又岂能做到零污染的?老百姓只管自己好不好过,哪管市里死活,发展经济多难呐,他累死累活起早贪黑的,好不容易才引进来这么一个大项目,眼见着又将夭折了,让他真是苦不堪言。只听那莫人杰向他道“咱们还是停了吧。哎,连什邡投资百亿的钼铜都停了,咱们这又算个什么。这种事在全国也还是有的,也就赔点钱给企业,市里财政损失是损失了点,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啊。”许迈“不能重新选个址么?”莫人杰叹道“选哪啊?如今这事一传开,到哪哪也不让建啊。”许迈“你上次那家PX厂是建哪的?要不我们把这个也建那去算了。”莫人杰忙道“那哪成啊,上次建厂就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给六合区全区免了一年的税收提留,他娄学全还不满意呢。又那李家村那村长,我塞了他点好处费,就这样才勉强压了下来他村里群众闹事,堵住口声。这次要这个厂还往他村里搬,就他当村长的同意,他们村民也是万万不会答应的。”许迈皱眉头,沉思了一会摆摆手道“停了就停了吧。那你看如何给王子纸业赔偿啊?人家可是日本企业,怕不会像国内的人样好糊弄吧。”莫人杰垂头丧气低了头“照合同赔呗。”许迈气道“都是你干的好事!早前小小赵就反对,都是我听了你的一面之词,才勉强同了意,如今反到了这步田地。以后你再引进项目时做环评的时候也做做社会风险评估好么?先问问老百姓同不同意,等老百姓都同意了,你再弄不迟,不然哪到得了这般地步!”莫人杰满心委屈,他分管招商引资工作不假,但大项目都是领导决策说了算,他不过提个建议而已。许迈把这个项目看得比他还重,当着个宝贝,兴兴冲冲一头热,几乎没去亲企业屁股,如今出了事却拿他撒气。不过他官低一头,向来是个受气包,可谓人在屋檐下,当下只得点头应是。

许迈有感而发,长“哎,市里财政再也抠不出一分钱来了,各处都要支出到哪再找钱啊!”莫人杰小声道“别的各个城市现都在大块出地,那个东西好来钱,只要咱市里规划步子稍微再放大一点,也就够别的用了。许迈“经济有经济运行的规律,等明儿地推多了,场面铺的太开了,房子造多了卖不出去,工厂开多了也经营不下去,资金都堆在那里,房产商、厂家都来找你帮忙了,你看谁来解决去!要是扰乱了市场规律,一个不小心,把老百姓也整穷了,就更惨了。”莫人杰便不敢再说了。

一时便先就此问题展开了一轮专项讨论,轮到了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刘通海发言,他道“王子公司现在急的很,那排海管道已经铺设了十五公里长了,投入了七千万,都白投了。且那已经建成的新生产线都快投产了,如今这污水排放的问题不解决,等于他整个项目都延期或者报废了,那投的钱可就真亏了大了。”说着拿出份文件《南京市工业达标水排海工程项目预可行性研究报告》,道“这是年初河海大学编制的论证意见稿,工程排海口选择在蒿技港和塘芦港之间,建议最好在吕四港镇入海,说那是对项目的工程运行最优,环境影响最小的一个地方。但实际上从哪里入海都有污染的,这里正好有个吕四渔场,是全国有名的四大海洋渔场之一,盛产两千多种海产品,是我国条斑紫菜、对虾、文蛤的重要养殖和出口基地。每年海产品捕捞量占了咱省的三分之一还多呢,古时就有日产一条金牛之说。那吕四港镇直接依赖渔场为生的渔民就达二十三万之多。

许迈这时怒道“吕四港镇的张启生是怎么回事?他们镇的村民到市里都闹事到这步田地了,他怎么也不阻止?甚至都没提前提醒我们一下。我看他这个镇长是不是不想当了!要不是这次事情闹的太大,不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免他,我非罢了他不可!”这时市府秘书长曹远忙给他重新泡泡茶,让他消消气。那刘通海等了一会,方又道“当时府里召开过会议,成立了市大型达标水排海基础设施项目推进工作领导小组,由莫副市长担任组长,我和发展计划委员会的田松林担任副组长。项目前期投资规划十二点五个亿,期间我和田松林多次召开过环境影响研讨会,由市政研究院等多家机构及省市职能部门进行过各种调研、勘测,涉及环境、海洋、渔业…”

他发完言后,又轮到了“市重大项目推进办公室”的负责人发言,然后是“市大型工业达标水排海工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办公室”的负责人发言,然后是开发区成立的“王子办”负责人发言…

原来许迈有个死对头,是全国政协委员潘庆林,此人曾给总理大人写信,称由于造纸行业的巨大污染,江苏王子制纸项目需慎重考虑。结果半月不到,总理即批复“请发改委查实。”那回许迈真是出了大血呀,恨的不行,当即只得亲自赴京,带了一千多万的大,方才摆平此事。什么项目阻碍了沿江一百五十公里高速公路的建设啦、什么距离上海的三大水库太近啦,一众上面整治下面的借口,均不再操心了。

月底,项目就通过了国家环保总局的批复。此后,为了推进该项目加速,许迈也是日日操劳,夜夜忧心,要求开发区每隔十天半月就向市里报送一次《排海工程项目推进工作专报》,加紧完成了海洋环境影响报告书,通过了四位专家的审核。谁想那潘庆林却实实不是人生爹妈养的,竟盯着他不放,又跑来市里闹事。称尽管环评报告说影响是在可控制范围内,但海洋生态复杂万分,会发生什么不测后果谁也无法预料,坚决阻挠此项目,把许迈气了个半死。当时真恨不得把其当成精神病抓到医院里去,关个一年半载,等这个项目成功落地后,再放出来。不过终因此人名气太大,方才做忍着气,把那项目的日排放规模从立项之初的六十万吨改为了三十万吨,后又改为十五万吨,事态方才好转了些。

原来改排放量企业并非真个少生产,只是做起了废水回收中水利用的文章,计划最终实现处理规模为每天十万吨,可用于锅炉用水及生产工艺用水,以堵那排量的缺口。那就要多追加投资三点五个亿,且是市府违约,由市里承担。最终许迈只得咬咬牙,一半财政出钱,一半靠银行贷款解决了。光这一个项目这一次就多花了他如此多冤枉钱,叫他如何不怨?如此也就罢了,偏偏现如今民众又闹事,逼停了项目,叫他的经济好梦如同那昨日黄花,眼见着就要凋零落幕。政绩堪忧,如何不叫他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了。

一时莫人杰拿了份文件,签发命令“如果管道建设延期,项目不能按期完工,则延长王子制纸长江临时排放期限。”署了名。他后面的市环保局局长刘孝敏赶忙把准备好的[宁环许证(临)字272号]文件拿出来,把排污单位“王子制纸”填好,有效期“200311月10日至200411月10日”填好。莫人杰“他说是十一月十号开工,咱就给他十一月十号开工,人无信不立,咱不能自个毁了承诺。这回往江里排,我看哪个还敢再闹事嘎,再闹事我就把他抓起来!”问刘孝敏“他那排污的事你们安排的怎么样了?”刘孝敏道“放心,在这风口上我岂敢让他多排,目前给他安排的日排放水量一万吨左右,排入长江,口子位于新开沙槽内,港口三区港德码头上游约五百米处。不过他那生产线是年产四十万吨的高档纸,这点量可不够他吞的。”莫人杰点点头道“先这样吧,等过了这一阵再说。”刘孝敏又迟疑了道“不过八月份他们进行试生产的时候我去做过测试,那氮氧化物倒确实超过国家排放标准的。”莫人杰挥挥手“不管了,你帮他改改数据吧。现在还欠着人家钱,你怎么好给人家脸色看,人家不给你脸色看就不错了。等熬过了这一阵,再找企业具体商量一下吧。”刘孝敏应着退了下去。

一时会议进行一半后,许迈感觉十分疲惫,便把会议交还给了陈市长自己主持,告了声罪,回办公室休息去了不料在走廊上却遇见了市国土资源管理局张军和交管局的丁盛。原来因一些部门去年年底突击花费公款的事被媒体曝光了,连带着暴露出些预算不规范、审批黑洞多、支出不透明、投资太杂乱等事,市国土局便也牵扯进了此事。如今那张就正是来向他汇报整顿工作的,说是改好了。许迈因此事早前也受过陈市长责备,心中已是十分不满,兼此时遇着王子制纸事,便“你干什么吃的?平时不干事,等曝光了才擦起了屁股,早干什么去了!”那张低伏着头,涨红了脸,大气儿不敢出一口许迈又道“见我平常不大说你们,越发得了意了,胡作非为!再这么下去,好好的一个局全让你毁到家了!”

因见丁盛在旁,便想起一事,问起了市内一些路桥实行免费,撤销了收费站后,这本是往年民怨极高,此刻应该是大快人心的一件好事时,怎么如今交管局反在路口设置障,阻止行人车辆通行,说是担心安全。丁盛此时是大感倒霉,暗叫不妙,千不该万不该,今儿不该与这张局长走到了一块,偏又碰上了领导,受此牵连。当下只得无奈苦道许老啊,您也知道,一停了收费,咱局里就没了收入了啊。这看桥补路都要费用,咱市里财政又没补贴,我才只好让他们封了了事,以免亏空啊。许迈“我算着你们往年积攒下的底子怎么也能够撑到明年的,等过了年,我再给你们想想别的办法,总之这事儿先得这么行。没想到你们现在就给我摞蹶子!我不管你怎么着,一定要把路桥给我管好,一切等过了年再说。丁盛只得应了。许迈又道“一封了之或一撤了之都不行,老百姓还以为你不情不愿推卸责任呢,你看那高速路封的!一旦停止了管理措施,节假日车子一多,那路都成了停车场了。我只求别成为停尸场吧!”丁盛忙应不会许迈哼了一声,转身去了。两人直等领导不见了影儿,方才悄悄地溜了回去。

一时回办公室,秘书苗娜却不见,只剩了一个顶班的女助理何子婥一个人守在外面。戴着付眼镜,个子高高挑挑,一米七几的个,却还踩了双高跟鞋。这时进来给许迈泡了杯茶后,道:今儿来了个剧组,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是想拍个电视剧,是反映人民公安保家卫国的,原型就是咱市里的公安局长周强。说是那部剧的名字叫《英雄无悔》,还是濮存昕主演的呢。那剧组开拍之前说既然反映的是咱南京市的先进精神面貌,先进英雄典型,就想请市里能不能在拍摄上给予点支持,比如场地、人员什么的。刚才娜姐就已经帮忙联系去了。许迈心中正不快,便“拍的既然是他周强,又不是我许迈,那关我屁事!叫那帮拍戏的爱怎么拍就怎么拍,别来烦老子!”那何子婥吓了一跳,也不知哪来的祸事,忙说不拍不拍,门出去

有电话来,外面何子婥时,是省委党校副校长金道铭打来忙向许迈汇报了,帮他接了进去。许迈接听了时,却是金副校长想请他明去做个发言,问他有没有空。原来许迈是市委党校研究生班法律专业毕业,高级经济师、高级政工师。在任前苏州市市长兼人大常委会主任时又入了省委党校进修一班学习过,并任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一届市委委员,市一次党代会代表,市一届人大代表。在校读书非常刻苦,给金校长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对他极为看重,常常在人前称道他不已

金道铭就是江苏本地人,仕途从小学老师起步,故最热衷教育。官至中共江苏省委常委、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副校长、全国人大委员会委员后,自己又创办了一所私立中学任了首任校长,提出了发展经济不如发展教育”、“孩子才是国家的未来”、“江苏成中国的首个教育改革之都的构想。由于热心省内教育事业并做出了巨大贡献,在全省享有高的声誉。

此时许迈受宠若惊,连忙答应了,便叫进了自己的助理,告知此事,让她重新安排一下明日日程。那何子婥嘴上应了,心里却在报怨“你金校长不会提前个三五天跟人预约么,明天的会今天才打电话来?”只得又忙着怎么改日程去了。

一会许迈歇会后精神恢复过来,闲来无事,便踱步到了旁边副市长阎婷那里,与他办公室就在一墙之隔。原来这阎副市长却是位气质美女,现年才三十几岁,负责教育、体育、文化、卫生、人口和计划生育、精神文明建设、新闻发布等方面工作。分管市教育局、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卫生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人口与计划生育局、残联、史志办、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等。此时正在与那奥体中心管委会主任曹艳艳商议事情,处理日常公务

原来这南京奥体中心不仅管着全市,甚至是全省的运动员征战2004年奥运会的事宜,明年又即将征战了,一时要资金啦、一时借调邻省教练帮忙训练运动员啦、一时有企业要赞助拉广告求到其头上啦、一时某个大型运动项目运动员互殴滋事啦,日日事务繁杂,很多事情她那职务还单独处理不了,一刻也离不开领导的。她那些事务一向由阎婷主管,故其来此相求。却也并没什么特别的事,无非是些那刘翔多么了得、姚明多么威猛、林丹多么英俊、孙杨多么潇洒、叶诗文多么妩媚,拿个奥运冠军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放一百二十个心。原来是为了多要训练经费的事。那阎婷早已被她烦了无数次,只不过她向来是个温顺的人,伸手不打笑脸人,但心里可烦着。不过为了工作关系,才不得不跟她热情攀谈,出谋划策起来。此时一见了许市长进来,那曹艳艳极为识趣,忙主动退了出去。

阎婷忙让坐,亲自给许迈泡茶,笑道:“哎哟,今儿大驾光临,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许迈先寒喧了几句,才笑道“我问你,市里的人大选举马上就要近了,上回提到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做准备了呀。”阎婷听了大觉有趣,不由掩嘴咯咯了起来“呵呵,你是想让我帮你拉选票么?”许迈笑道“你是女同志,你出面帮我跑跑,肯定在周围这些同志面前好说话些。且你帮了我,我肯定不会亏待你。”阎婷犹豫了道我知道,到了咱们这级别,已不是钱能买通的事了。你看老莫他前年竞选,买通了五百多席里的两百多席,到头来不也还是没成么领导一句话,他就得下来这老天都难测的事,谁又能算得那么准呢!许迈笑“就说呢,就知道你有才,又长得惹人疼爱,得领导喜欢,才找你帮忙,不然还求你干嘛。”阎婷“领导那可说不准的,我最多多的也就帮你试试罢了。许迈“你尽管试,回头要是成了,我也不给你钱,只要你官儿不想着比我大,你就是要做常务副市长,我也给你做。”阎婷笑道陈市长这一次要是升了,市长的位子看这架势,十八九就是你的了。可我就算做了常务官儿也总是比你小,要什么时候我官比你大,你要听我的了,那才好呢。说的许迈也不由笑了起来。

原来这许迈也是能耐,当初他也是从本地基层做起,一步步爬上来的,曾任过南京市江宁区区长、徐州市副市长、苏州市市长等职。他任江宁区区长之前,那江宁还一穷二白,以在全市十一个区中面积排名第一,人口第二的身份,经济总量却只排到倒数第二。这自打他当上了江宁的一把手后,专打经济攻坚战,短短几年,江宁经济就进入了全市前三,为他赢得了一片盛誉,在当地百姓中有极高影响力,为他后来的仕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坊间市民茶余饭后津津乐道。虽自从他进入市府中心领导层后,权力角逐加剧,遇到的对手越来越厉害,个个都是狠角色,他便没有了更多的精力发展经济,政绩便没有先时那突出了。但他仍能从层层包围中杀出一条血路,稳坐上省会常务副市长的这把交椅,由此也可见他手段。

只可惜他屡屡与正市长之职失之交臂。去年又偶然间听信人言,上京结识了一名自称和某中央高层亲属关系密切之人,称能在时机成熟时帮其引荐认识到该亲属,让其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结果到如今却仍是镜花水月,大梦一场,毫无半点消息动静。

一时从阎婷处出来后,许迈又因昨日遇险一事,特紧急召开防洪安全会议,道“近几年,受利益驱动,里不少地方存在乱挖河砂、破坏河堤种植林、却反在行洪滩地植树等现象,严重危害了河道工程和影响河道行洪。对此,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防汛抗旱指挥部这次要求,全市各级政府和防汛抗旱指挥部要抓紧清除河道阻水障碍和工程管理范围内的违章建筑,确保河道行洪安全。汛前要把本辖区内的河道乱挖河砂、破堤种植、行洪滩地植树和其他阻水障碍作为重点进行认真检查。按照谁设障谁清除的原则,制订清障责任制,明确清障责任人,限期组织清除,并要严格杜绝修建新的违章建筑,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当下,人民政府通过了关于印发《南京市秦淮河两岸开采控制红线拐点坐标的通知》([2003]17号)、以及关于印发《南京市砂资源开采管理办法的通知》([2003]18号)等文件。

下午,即有人到下面调查情况视察工作了鼓楼区梁家村便是重中之重。那河务局局长李照年小心翼翼陪了防洪办的蒋宝辉到河滩上视察。蒋宝辉皱了眉道“你这里没有按照政府河道清淤采砂控制红线开采,废弃砂粒堆积如山,没有及时清理呀。”李照年道“没越界,绝对没越界,里对河沙实行了公开拍卖,在这一块的是丁祥军,是有证开采,也是在规定的坐标内作业。如果他们越界了,我们肯定早就查出来了。”蒋主任又指着那一个个砂石堆积起来的废弃小山“怎么还不处理呢?”李照年道“我们对每个采砂企业都收取了十万块的押金,到汛期了如果他们还不按照规定清理这些废弃物,我们就会动用他们的押金,进行清理,决不会影响到行洪。”蒋宝辉道“还要到什么汛期,现在不就是汛期么。”李照年又道“丁祥军的石头基本上都打成石子销售了,废料不是丁祥军的,是历史遗留问题。采砂设备我明儿就叫他停止作业,如果影响行洪,我们会要求搬出。但他的设备如果是船,倒好搬运,如果不是船,就难搬运了,反正也不在控制红线内,倒不一定要搬走的。”蒋宝辉又道“在汛期内政府早就下发了文件要求停止一切采砂活动,你们这丁祥军的砂场却还没有停止,还在继续非法生产。”李照年的脸上隐隐见了汗“他也是偷偷摸摸开采,我们走了他就开,我们来了他又关了,这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作为我们这个局如果让人家拆设备是不合法的,人家是政府批准的,现在不让采只是阶性的,拍卖的时间又没到期,如果到期,我们肯定让拆。现在也只能是发现生产就制止,再发现再制止。

蒋宝辉从文件夹里取出份文件“丁祥军的采砂设备虽然不在政府划定的控制红线内,但是在河道内。这是防汛抗旱指挥部下发的《防〔20034号》文件,规定自即日起,禁止一切采砂活动,所有采砂设备和人员一律撤出河道。”李局长低了头“行,我们执行命令,领导咋说我们就咋做!”蒋宝辉道“从今儿开始,立马对他的采砂设备进行断电,他们要有发电机的,就割了他的输送皮带,没收了发电设备。”李局长连应道“是是。”蒋宝辉又拿出张文件递给他“这个是里的文件,我就不说了,你自己回去看一下吧。等你把这些工作做完了再写个落实情况报告书上来。”李照年接过文件看了一下标题,见是“城区、秦淮河等四个防汛指挥部防汛工作任务(防〔20034号)”,小心收了起来。

蒋主任又问“现在在河道里的采砂船,砂场都有手续吗?”李照年道“大的都有,一些小的没有。丁祥军肯定是有的,不过他手续也快到期了,马上就要停了。”蒋主任道“那就是说河道里现在还有盗采啰?”李照年点点头“嗯。哎,有些群众为了生活,受利益驱动,肯定会有一些偷采的现象。”蒋主任问这个多吗严不严重”李照年道“不多,只是个别现象,我们现在已经天天在巡查了。”蒋主任道“天天巡查还有人盗采?”李照年道“是啊,我们局的监察中队天天在下面转呢,没休息天的,礼拜六、礼拜日都在转呢。”蒋主任问“你们巡查主要是做些什么工作?”李照年道“不让采,你采了制止你停嘛。现在要没手续,上边就有政策不允许采,就要你停嘛。我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蹲在里,不吃饭不睡觉的,现在采砂的人贼精的很,你去了他就跑,等你走了他又开始采,哪管的了?且就算抓到了,也只是行政处罚,要不就批评教育一顿,到头来还得把人给放了。那行政处罚依据的还是十几年前的老规定了呢,一次性最多的也就罚个千儿八百的,对他们完全起不到一点子作用,与挖沙的利润相比,根本就微不足道呀。”蒋主任道“那就天天罚,罚到他们怕了为止。”李照年道:“不够,一天罚好几次都不够,他们一天的净利润就好几万了,还怕这点子罚款呢!”蒋主任皱了眉“那就搭个窝棚,派人长期蹲点据守在这里,不准他们采。”李照年道“不够,我们局人手不够,就那么几个人,哪可能一天到晚待在这里不归家的。哎,这个事还牵涉到国土、林业等部门,挖到耕地就有国土,挖到树林子就有林业,他们也有责任,根本就不是我河务一个人说了算的事。再还有个属地管理的责任更大,他们家村自己好好的地都看不好,还怪得了别人么?

一时蒋宝辉走时,给李照年留了电话,让有事随时联系他。结果他前脚刚走,就有电话打来了,是丁祥军打来的,说是要请他吃饭。蒋宝辉拒绝后,顿时疑心起老李来,自己刚给他留的电话,莫不是给透露出去可转头自己的号码明明政府大院公示墙上留着呢,人人都可能知道,也许是刚才这里有人看到自己来了,又认出了自己,故给他打了电话也不一定倒不要胡猜乱想,自疑自怪的。想想也就罢了

一时午饭都没顾上吃,先赶去的鼓楼区国土局,后又赶去了林业局,等了两个小时,总算把那外出吃饭的崔局长等回来了。只见那崔局长抹油咂嘴的,兴高采烈,这顿饭看来吃得是相当痛快,满足舒坦。可当蒋宝辉要那局里的林区规划图查看时,那崔局长拿出来后,蒋主任看了一遍“怎么没有河上沙河被毁的林地啊,哪一块是被毁的,哪一块是原有的,怎么你们都没标出来”崔局长一问三不知,眼睛一闭,只是一味摇头“那没有,林子都是国土资源局说了算的,他们说是林子就是林子,说是被毁的就是被毁的。”蒋宝辉“胡说!我才刚去的国土局,他们明明说林地是你们报上去的。”崔局长也气起来“哪里,一直都是他们说了算呀,我们说了不算。这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今儿竟也蹦出来了呐。”蒋宝辉十分气愤,立马电话质问了国土局的宁局长时,那边便里吧嗦敷衍起来。他只得又直接给鼓楼区区长雷正富打了个电话,那崔友源方脸色绿了起来,赶忙吩咐手下去找图纸去。那群手下顿时也全都慌了,忙忙在办公室里打转。一个问“找哪个?”崔友源急的跳脚:“最新的那一个,最新的那一个。”手下道“那都去年的了啊,这大半年没更过新,都不对了啊。”崔友源挥挥手“不管了,先顶着用吧。都是他妈宁济财害的,来了人去了他那里也不跟我事先打个招呼,害的老子在人前出丑。回头要是雷区长找了我,我跟他没完!”便悄悄发了条短信骂了过去。那边也骂道“你他妈的!他又没说去你那里,他又没跟我说,我哪知道啊!”崔友源想想也是,只得忍着气把这短信删了,出前厅陪着那蒋主任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7 02:3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