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宾馆》第七回 梁娟之痛

作者:海燕2006  于 2022-2-27 10:2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然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平静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灾难仍然没有放过这不幸的一家。近日那蒋氏见家中田、房俱无,暂借住在亲戚家,米食无措,衣物无存,心中未免悲痛交急,本就身体不好,便突然间得了一场大病,胃痛如绞,食不下咽,卧不能息。上医院一检查,竟已是胃癌晚期。梁家本就穷困潦倒,哪有钱看这病,因此病了堪堪一个多,就去世了。梁家至此是天塌地陷,家破人亡,可谓是祸不单行姐妹俩悲伤欲绝,几乎哭死,却是毫无办法。

给母亲守灵的那一晚,是梁娟人生最悲惨的一天。那一晚,盆里红色布条做的假火被吹风机不停的向上吹着,在灵前熊熊燃烧着。室外清亮的虫鸣在喳喳的叫着。那一刻,想起那本书《聊斋》来,想起很多鬼故事来。梁娟原来是从不读《聊斋》的,她胆子特别小,特别怕鬼。可是一刻,多么希望自己能昏昏睡去,母亲能托梦来找她啊,哪怕是在梦里再次相见也好啊!她真想永远把这梦当成真的,永远守在母亲身边,一世也不要醒来!以前很讨厌宗教,因为知道那都是抚慰人心、骗人的东西。可是这一刻,多么希望那一切都是真的啊,多么希望母亲并没有永远消失,而是在另一个世界过的很好,幸福的生活着。看着躺在棺材里的母亲,阴阳两隔,仿佛突然发现自己的人生原来只有两件大事,一件是母亲去了,已经发生了,自此不再相见。另一件是自己也去了。突然就没有了对死亡该有的那种恐惧,那也许是一种更好的归宿,离开这个世界,却与母亲在另一个世界里团聚。突然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世上所有的母亲当中,原来自己的母亲才是最爱她孩子的那个人自己能有这样一母亲曾经那样的爱过自己自己这一生还有什么不满足和遗憾的呢?如果有一天,当自己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那将并没什么可以悲伤的,那正是母亲在召唤自己呢。在天国里,母亲慈祥的笑脸又一次浮现在面前,那何尝不是所期待的?

这天晚上,梁娟果然梦见了母亲,像是她又躺在母亲怀里,自己还是那个孩子呢,温柔、慈爱。妈妈的怀抱真温暖呀,有妈的人才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梦境里,是在政府终于给修好的新房子里,母亲上午忙着整理买来的蔬菜货物,下午要拿去卖。平常的时候,梁娟要是见着母亲,会搂着母亲的肩膀,或拉着母亲的手,这位人是多么可爱啊!可是这一天,梁娟紧紧地搂着母亲,在她的脸颊上亲热地吻着,跟她说:妈,十年以后,等我长大了,有钱了,我也要在城里买套房子,接您过去住,让您享福。要是没有钱,哪怕贷款借钱,也一定要买套房子,让您过上好日子!”母亲开心、欣慰的笑了。她的心愿了了!

从梦中醒来,梁娟回忆梦里,在梦中,站着看见母亲,好开心,坐着看见母亲,也好开心。要是能回到过去,回到房子还没有倒塌之前回到小时候,哪怕是不出家门,但能永远跟母亲生活在一起,过着那种平静温馨,充满了爱的日子,该多好啊!是多么爱您啊,的母亲!梁娟眼中不断地滑落着泪水,但她却紧紧地闭着眼睛,不愿意醒来。

可是,睡梦终于是要醒来,终于是要睡不着。人们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梁娟心里充满愧疚,在母亲生前从来没能好好孝敬过她,没有赚过钱,让她享过自己的福,不像姐姐,现在已经在上班赚钱了犹记得姐姐第一次发工资回来,把钱交给母亲时,母亲是多么开心啊!又一天放学回家,梁娟发现姐姐竟用她在电子厂打工赚来的钱,买了一台洗衣机,那一天,母亲又是多么高兴啊!呵呵,全家都高兴坏了,妈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家里终于要添新电器了,这是姐姐几个月来攒下的辛苦钱,妈妈终于可以不用再常年累月的洗衣服了,冬天的水多冷啊,她布满老茧的手总算可以好一点了。

母亲是很慈祥的,在梁娟的印象里,她要么是笑着看着梁娟,要么是默默地照顾着和姐姐,照顾着这个家。梁娟总共的记忆里,母亲就打过两回,都是气不过,扇了一巴掌。而那两回梁娟都很服气,认为打的好,实在该打。一回是梁娟一时,梁娟穷的没有裤子穿,没有长裤。除了校服,梁娟总共就只有一条绿色的长裤,既不薄也不厚,这样就能从冬到夏一年四季都穿了。那一回是好不容易,梁娟大半年没有买过新裤子了,都是穿姐姐的,家里省了几个月,从柴米油盐里抠出来的钱,梁娟也盼了好久,二十块钱,母亲亲自带梁娟去扯的布,选了鲜亮的紫色的一块布,与绿色不同,好让同学们晓得原来有两条裤子。然后去裁缝店里做成了裤子。梁娟欢天喜地,现在想想自己当时真幼稚,你都十岁了,怎么还像一个孩子!

那个时候是夏天,天气很热,梁娟全家都是睡地板的,凉快。可是家里有老鼠,并不怕人,晚上总是蹿来蹿去。那天晚上,梁娟睡着睡着,看着旁边的木头门,门缝底下被老鼠咬出了缺口,它们就是从那里爬进来的。梁娟感受着风呼呼地从门缝里吹进来,心想:“真讨厌,这些耗子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三更半夜出来吵人!”便爬起来把脱下来搁在头边的裤子堵了门缝上,心想:“这回你总进不来了吧。”

第二天起来一看,裤子竟被咬出了两个洞,可怜那新裤子梁娟才穿了两天,还没到第三天!至今梁娟都没想明白,家里一直耗子,怎么自己有旧裤子的时候从没去堵过,偏偏换上新裤子的时候做下了这样的蠢事?是高兴的忘了形?还是突然间变了?总之,当时也是懊恼的很。母亲实在气不过,才打了

跟她一比,父亲脾气就差很多了,动不动就要打人,梁娟小时候最怕的事情就是吃饭时摔了碗,那肯定要挨打。要是春夏之交患了病咳嗽,要赶紧跑出家门去,远远的不敢让父亲听见,因为他听见了肯定要骂人,说们不听话,没有加衣服。姐姐小时候差点被他用铁棍把腿打断过,梁娟自己五六岁的年纪,便不知被他用烟头烫过多少回,那都是梁娟最恐怖的记忆。童年,梁娟是很怕父亲的。

母亲则不同,温婉、柔和。梁娟记忆里,家里虽然很穷,但一星期总还能吃上一回猪肉的。家里人爱吃辣椒,便总是青椒炒肉。梁娟从来没有一次,见母亲吃过肉,她总是吃着青椒。梁娟心里当时幼稚的想:“原来妈妈喜欢吃辣椒呀。”可两姐妹却吃的可香了,还听妈妈一个劲地劝多吃点,吃饱点,吃不完,明儿就馊了。两姐妹“嗯,嗯。”地猛点着头。家里没有空调,也没有电风扇,母亲自己热的汗湿透了衣服,却给两姐妹扇着扇子,在旁边慈详地看着女儿。

是的,梁娟的母亲就是这样的一位母亲,从来不顾自己,只想着她的孩子们!梁娟和姐姐自然自私,哪管其他,只管着自己好吃。但梁娟是从来不吃肥肉的,即使现在也这样。姐姐自然也不爱吃肥肉,便剩在了里。母亲把肉让给了她的孩子们,但肥肉却不能丢,她这时候才会吃下,这是她十几年里除了过节,唯一吃肉的时候。

第二回是有一段时间妈妈卖黄鳝,专门学了杀黄鳝的手艺,把鲜活的黄鳝挑到市场上,杀了卖肉。那天母亲从邻居那收购了黄鳝来,装在桶里,第二天就要挑出去卖。那天晚上,家里人都睡着了,梁娟半夜上卫生间,发现桶里的黄鳝都伸长了脖子探头出来换气,吐着泡泡。这还不算,好多都从桶里跳了出来,蹦到了地上。梁娟心想:“真讨厌,没了水不就干死了么?”便拿个盆子把桶给罩了,严丝合缝,不让它们出来。谁想第二天黄鳝就死了大半,母亲气的不行,才打了梁娟,梁娟也很为自己的愚蠢悔恨,至今她也不知那次母亲到底亏了多少钱。

母亲是很少打梁娟的,她舍不得,舍不得打她的孩子!梁娟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自己大概六七岁时,已经不记得当时犯了什么错,或许是考试不及格,或许是别的什么,只记得当时父亲要打害怕,便跑出了家门,母亲不放心,追了出来。那是个夜晚,滂沱,路面昏暗又泥泞,虽然梁娟是个孩子,母亲却跑不过,母亲身体有病,一直身体不好。但梁娟却不敢真个的把母亲甩丢了,便只能哭着,不远不近的把母亲吊着。其实想回去呢,只是害怕,边跑边哭哭啼啼地不停抹着眼泪。母亲追不上梁娟,三更半夜的,又怕她不回去,便急的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在后面追着“你再跑,再跑就打死你!”然后梁娟就听到母亲手中的石头砸在了她自己的脚底下

是的,母亲是舍不得打她的孩子的!即使梁娟当时才是个六七岁的孩子,这段记忆成了对母亲最深刻的印象,母亲对她的爱,是多么伟大啊!曾经有一回写作文,当时老师读的范文里写着:“一位母亲爱自己的孩子,下着雨,打着伞,孩子没事,母亲却半边身子都湿了。”梁娟当时就在想:“恐怕自己母亲对自己的爱,一点都不比别人逊色吧!

是的,曾经同学们聊起天来,某某母亲是位医生,某某母亲是位工程师,某某母亲又是位老师,大家都好生羡慕。可自己母亲却只是做过保姆,去摆摊卖菜,梁娟跟同学们聊天时也自卑过,羞于启齿,看不起母亲这一行当。但是当现在母亲去了后,再回想起来,她感到愧对母亲,是她靠着摆摊,才养活了全家。母亲卖菜,虽然赚不到多少钱,全家却都是靠这一份活计养活的!全家四口人分工,都来帮忙,都加入了这一行当。梁娟和姐姐放假、放学之余也会经常帮忙母亲售卖,减轻母亲劳苦,让她多休息一下。其实她也没有怎么休息,又去忙别的活计。要么就多摆两个摊,分开摆,以期多卖点货物,多赚点钱。那个时候母亲辛苦一个月,也有三四百块钱的收入,加上父亲,刚刚够一家勉强维持生活。每当看到女儿吃不饱,穿不暖,或者没钱置办书本文具时,母亲总是拉着梁娟的手,摸着她的头,哭着跟说:满仔,是姆妈没用,没的能力。这时候梁娟总是乖巧的躺在母亲怀里,拍拍她的肩,宽慰她说没事,我找同学借就好了,是一样的。而当母亲要是哪天生意好,赚了钱,又会高兴的对女儿说瞧,摆摊也能赚钱,摆的好了,十块钱天,好耍个样!既像是鼓舞女儿,又像是在鼓舞她自己。现在,每当梁娟回忆起些话都要泪流满面。

母亲挑着担子四处奔走卖着蔬菜,但到了固定的季节,也会卖上时鲜的水果,一根扁担走天下,那承载了梁娟童年太多的忆。多少次她礼拜六、礼拜天放学在家,无聊中便跟着母亲一起上街,行走在不同的地点,大街小巷。母亲摆摊,就在旁边看书、写作业。梁娟当时想,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长大了决不能像母亲一样,做个文盲,摆一辈子摊,这样的人生多悲惨呢。可是时至今日,这却成了她最美好的记忆。想曾经活跃在大街小巷的那个身影,如今扁担还在,母亲却不在了。现在每当在街上遇到挑担的小贩,或是摆摊卖菜的摊子,都会伫足,呆呆的看着他们,就仿佛回到了从前,来到了母亲面前。

那天母亲火化了之后,们全家进去收骨灰,都跪下哭着向火化炉中的母亲叩头。犹记得那天母亲病重,医院里,母亲交待遗言时,哭着对父亲说我走了后,咱们就靠你了父亲也哭道:你别想那么多,安心养病,说不定还有好的那一天母亲自然不信,又摸着两个女儿的头,想到自己去后,留下这孤儿寡女,这俩孩子今后没人照顾,更有多少苦头要吃,不由泪如雨下道:小婵,小娟,妈这以后去了,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小婵,妹妹就交给你了,你一个人在厂子里更要照顾好自己,注意安全。小娟,你要听姐姐和你伢的话,咱家现在就你一个人上学了,学习是最重要的,学好了将来才有出息,你千万不能耽搁了,要给咱家争口气呀话没说完,姐妹俩只叫得一声”,就紧紧扑在母亲怀中,泣不成声。梁娟紧紧搂着母亲,哭道姆妈,我舍不得你。”姐姐更是哭肿了眼拉着母亲的一只手,满心里有许多话,只是说不出,只管呜咽流泪

自从父亲为了一家生计,在外打两份工,时常不归家后,都是母亲接送两个女儿放学。家里离校有十几里,路途遥远,梁娟每日都是骑自行车上下学。早上起的早,晚上回的晚,特别辛苦。后来又因上晚自习,离家远,路灯又不亮,黑不隆冬的,骑自行车这么黑天,又不能骑快。与当年姐姐上初三时一样,母亲不放心,怕她是个女孩儿,便不得不时常放下手中活计,去接送梁娟放学,回来后再熬夜赶工补做手工活计。但家里就一辆自行车,给她上学用了,母亲还得放下家中活计,提前走路赶过来。但家境本就艰难,手中的活不能长期耽搁,得做家务,便是这样步行来接送孩子,都成了家里的奢侈。不比别家富裕点的,哪怕大人们每天下了班,还要跑几公里,来接送小孩回家,就是刮风下雨十分辛苦,也是一种幸福。更别提那有钱的,嫌每天开车往返麻烦,便就近租了个学区房,家里父母爷爷奶奶,轮换着一家子去照顾他一个。还有那中等之家,负担得起住校费,便让小孩直接住了校,虽宿舍拥挤了些,但小孩子家,正是天真烂漫之时,放了学就有同龄人陪着玩耍,也是十分开心,算是两全齐美了。只有那十分穷困的,连住宿费也交不起,省一分便是一分之家,便只得强自忍耐,日日起早贪黑,忙里忙外,接送女儿回家,不敢有丝毫懈怠,可谓是十分艰困难熬。梁娟家便是如此,每年姐妹俩的学费就已是头疼万分,筹措好久,如何还有这力量来住校?又从家里到校里,十几里的路程,坐公交车要三毛钱,母亲却从来不舍得坐一回,每次都是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到校里,风雨无阻。这究竟是多么伟大的一位母亲啊!然后像很多父母一样,在漆黑的夜晚,在校门外,她总是抬头望着那个窗口。窗口一片明亮,就像女儿的未来一样明亮,当美好的希望在她胸口荡漾时,再苦再累她也不觉得。每当上完一小时,八点钟学生们有五分钟休息时,学生们欢闹的笑声便在夜空中回响,荡漾着飘出了校外,进入了她的耳朵。她仔细聆听,这其中是否有女儿的声音。要是听到了,这时,她脸上便也漾起了同样的笑容,好像女儿的快乐,便成了她自己的快乐,仿佛她也回到了童年,重温起了那种无忧无虑的快乐生活。

家里也是十分穷苦,好歹筹钱买了一辆旧自行车,虽破旧了些,却是家里值钱的宝贝。原来姐姐还未辍学,也在学校上学时,每天放学后,总是姐姐梁婵载着梁娟回家,却是十分的快活,在幼小的梁娟心中,那是童年最美好的记忆。去年姐姐初三晚自习时,是梁娟等姐姐,今年梁娟初三了,便该是姐姐等她,两人一块放学。可惜自从姐姐辍学后,这一切都成了奢望,梁娟童年里最美好的景像便再也没有重现过。每当梁娟发现姐姐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时,梁娟心里就一阵刺痛。犹记得有一次,姐妹俩在城里偶然遇见了学校里教历史的周老师,周老师惊讶道:“呃,这不是梁婵么?”姐姐却老远就捂着脸,转身就跑了。周老师在后面喊,姐姐却假装没听见,她实在是羞愧,没脸见当年的老师。姐姐的成绩可比梁娟好多了,她当年的成绩是那么好,不但是班里的副班长,更是历史课代表,是周老师眼中最好的学生,被寄于厚望。如今却如此落魄,叫她怎不难堪?梁娟常常心里想,要是姐姐还能像别人一样,继续学业,该多好啊!哪怕上不了大学,只像她有的同学那样,去上个中专,要么师专,要么卫校,将出来后不是去当个老师就是护士,在讲台上教教书,或是医院里打打针,怎么也比如今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像个机器一样连轴转要好得多吧。

时候,梁娟常常因为家中贫困自卑,常常因为没有新的衣裳、新的鞋穿,就会在寒冷的冬天把姐姐穿的了一号,已经再也穿不下了的棉袄、保温鞋穿上。这么多年来,总是姐姐偶尔才有新衣裳穿,而梁娟永远穿着旧的,在同学面前,从来没有新衣服穿,显得多丢脸啊。可是直到现在明白,那是她所穿过的最美丽的衣裳,最美丽的鞋子!

一直以来,家里在村里都很穷,看着别人家有的富裕的相继装了电话、安了空调、买了彩电,甭提多羡慕了。那会《新白娘子传奇》大火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在播着那首《千年等一回》,唱的是满天飞。姐姐本来是刘德华迷,小本子上抄的都是刘德华的歌,字迹工整,什么《笨小孩》、《忘情水》、《天意》、《爱你一万年》等,天天哼唱着,连梁娟听着好听,也不知央着姐姐教她唱过多少遍了。可那会姐姐连刘德华也不唱了,天天改唱《千年等一回》“是谁在耳边说爱我永不变…西湖的水,我的泪,我情愿…”恨不得自己是个男子,娶了白娘子,又恨不得自己是个大力士,一拳把法海击毙。姐妹俩真的好喜欢看电视啊,可惜家里没有。时值正好隔壁户的许欢家经济条件比梁娟家稍好一点,许欢父母在外做点小生意,许欢又是个独生子女,他家负担轻一点,因此他家早早就买了一台黑白电视。时值《白娘子》大播,他家更上一层楼,要换台彩电了,黑白电视机便没有了用武之地,要转手处理掉,卖给别人。这真是喜从天降,梁娟家两姐妹早不知往对面许欢家跑了多少趟了,并不是看中了许欢那小子高高瘦瘦白白净净惹人爱,也不是看他家的饭菜好吃,而是早就对那台黑白电视机情有独钟了,就连梁牛种地回来,也时常叼根烟搬着个小板凳进许欢家,一边跟许欢父母拉家常,一边盯着屏幕两个钟头呢。梁娟姐妹最喜欢动画片了,什么《圣斗士星矢》、《忍者神龟》、《葫芦娃》、《变形金钢》、《蓝精灵》、《聪明的一休》、《机器猫》、《黑猫警长》等,都是在他家看完的。这个时候只有辛苦了一辈子的妈妈,唯独没有去看电视,她没有那个闲心,没有时间,而是继续在给家里人缝补旧衣、打毛衣、纳鞋底。妈妈的手是那么灵巧,梁娟却一点也没看出来,妈妈多少年来从没有买过一件新衣裳,身上的衣服补了又补,却总是想让姐妹俩穿的更鲜艳一点,不要比别人家的女孩儿输的太多。梁娟傻傻地拉着妈妈的手轻轻拽着:“姆妈,电视那么好看,你怎么不去看呀?”妈妈只是笑着摸着她的头,说:“满仔,我不看。”然后看着两个女儿呼喊着跑去看电视了。看着女儿们兴高采烈的样子,才是她最满足的时候,那个时候妈妈脸上的笑容才是她最幸福的样子。

好大的彩电啊!一千多块钱的宝贝,梁娟姐妹也只是新奇地围观了一阵,毕竟离她们太遥远。可许叔叔家的黑白电视机就要转卖了,那台电视机的质量她们梁家是有见证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别人家想买,她们坚决不同意!果然许叔叔和梁牛一拍即合,商讨起价钱来,本来买个全新的要二百五六十块钱,梁家是根本买不起,许叔叔说:“这台机子也就用了五年,二百六十五块钱买的,还什么都没坏,给你打个八折,也就二百一十三块钱,再给你去个零头,就二百一十块吧!”梁牛拉着许叔叔的手叫了好几声:“老许,老许!”好话说尽,又挑了个机壳子上有个角刮花了的毛病,才降到了七折,依然要一百八十五块钱。许叔叔家的这台机子以前也是宝贝,不看的时候都用柔软的机罩子罩住,防止灰尘、刮花,这点毛病其实并不算毛病。梁牛当即一拍大腿:“行,就这么定了!”转头一回屋里,就叫老婆拿钱:“仕顺,屋里的钱统统拿过来,一块钱也不要剩下,给满仔们买机子了。”妈妈这个时候很配合,翻箱倒柜,席子底下藏了二十块钱,柜子里手帕子里小心翼翼包了一百四十块,数了四遍,怎么数来数去,也只有一百六十多块。她为难的又从身上取下摆摊做生意时的钱包,那种自制的用绳筋扎的一个布口袋。做完生意那种一块一块钱的大钞她早珍而重之的收起来了,里面剩的都是一毛两毛五毛的小钞了。她先数起了五毛的,但并没有多少张,即使加在一起,连一百八也没有凑够。她顿时尴尬的脸红起来,只得细细地又数起两毛一毛的来,凑成一块钱整数的就叠在一起放在席子上。老公不耐烦起来:“毛票都这么少,你做生意怎么给人找零钱?还做个鸡巴毛!”把自己的钱包也掏出来,扔了过去:“喏,这个也数一遍,看有多少,全都算上。”于是,妈妈就在炎热的夏日里,盘坐在席子上,细细地数家里全部的积蓄。梁婵、梁娟两姐妹则蹲在旁边,歪着头,小脸红朴朴的,小手支楞着脸,充满期待地盯着看。那个夏天是多么幸福的一个夏天呀!

加上毛票,家里才凑出了一百八十二块五,还差两块五,爸爸妈妈都掏空了口袋,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妈妈说:“还留钱吃饭呢。”爸爸说:“吃什么饭!现在不买,老许就卖给别人了,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姐妹俩也拉着妈妈的袖子,眼睛里满是乞求,盼着这个电视早盼了多少年了。妈妈咬咬牙,又开始数起了那剩下的分票。那都是一分两分的,一堆才堆成了一毛。爸爸毕竟是男人,再也看不下去了,挥挥手:“算了算了。”留下了两块五的毛票,把其余的钱收起来,冲进许叔叔家里,把钱摆到桌上,说:“老许,这是我全部家当了,就一百八十块钱,你看行就行,不行就拉倒!”许叔叔以为他反悔了,又来讨价还价了,这都已经讲好了价的,面露为难之色道:“这…”梁牛又转攻梁阿姨:“弟妹,今天确实就这么多了,还差了五块钱,我下个月收了庄稼卖了钱就补给你,绝对说话算话!”梁阿姨打小就跟梁牛一块长大,交情自然深些,笑盈盈的:“算了算了,牛子,一百八就一百八,隔门对户的,谁还计较这几个钱。你这给的是现钱,我要是卖给别人,就是卖了两百块钱,他要是不给现钱,给个一百五,欠个五十的,我还不晓该怎么办呢。”梁牛一拍大腿:“就是就是。”就这样,梁家欢天喜地的把这台电视机抱回了家,两个小孩立刻开始了调天线,忙收台了。

梁娟因为比姐姐年龄小,个子也小,从小到大总是穿姐姐的旧衣,而姐姐有时会有新衣服穿,所以她一直很羡慕姐姐。但家里的农活多,姐妹俩经常要帮父母干活,姐姐又因为年纪比她大,永远干的活比多,父母一有脏活活,总是叫姐姐,梁娟总是躲在一旁做作业,偷偷的乐。而自从有了电视机后,一到了动画片,如《圣斗士星矢》等准时开播了时,姐妹俩便兴奋的什么似的,连作业也丢下不作了,开了电视机,调好了台,搬了小凳子坐在那里,收看起来。妈妈这个时间点通常都的板凳坐着搓麻绳,这是家里的生计之一,分钱一根,妈妈每天要搓七百根,给东兴里的老李头送去,时常手上打泡流血,还搓不完。嘴里报怨说:“书也不好好读,成天就只是看电视以后怎么考高中,考大学!莫跟我和你老伢一样,大字不识几个,以后就是这受苦受罪的命!而这时候,姐妹俩总是红了脸低头,声不吭,只头看着电视

往事一幕幕的在梁娟眼前滑过,可是如今母亲再也不会醒来了,透过棺材的那玻璃盖,梁娟看着母亲躺在里面,从此阴阳两隔。母亲在里面,她在外面,母亲在天上,而她犹在人间,从此今生再也不能相见了!

母亲一去世,家里的经济状况就更加艰难了母亲看病的钱本就是借的,原本就已经辍学的姐姐更是不得不拼命打工,帮着父亲还债。而梁娟上学,一学期的学费就要两十多块钱呢。姐姐心里也痛,却强打笑脸,拉着妹妹的手说:“你放心,姐姐去上班赚钱,你只管安心念书。别说初中,等姐姐以后赚了钱,还要供你上高中,上大学呢。”可每当看到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姐姐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梁娟的心里真的好刺痛呀。看到姐姐白嫩的双手日渐粗糙心里之酸楚、痛苦可想而知。那么美丽、年轻的一个女孩子,竟要在工厂里每天干十六个小时,加班的时候甚至二十四小时未曾合眼,一个月不休一天!姐姐在学校时的成绩可比自己好多了,可是如今呢,了曾经的老师,她只羞愧躲开。每当无人时,背着妹妹,背着父亲,独自哭泣。梁娟偶尔看到时,痛不已她恨自己没用,不能给姐姐任何帮助。但什么说,只能埋在心底。她能说什么她只觉得对不起姐姐,心里是深深的愧疚。

从此,梁娟试着在晚上到街边去过地摊,卖小物件,既想靠自己挣点学费,又想着不耽误白天上课。可惜,她一个小姑娘,不会算计,根本赚不到钱,不亏就不错了。这天她去找了同村的一个姐儿梁海玲,求她帮忙,希望能在她上班的金陵宾馆里找份兼职,晚上去上班,白天则依然在学校上课梁海玲倒是好说话,一口就答应了。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8-14 21: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