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宾馆》第十一回 语文课上

作者:海燕2006  于 2022-3-3 10: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曾琪卿道“起立。”全班站起来。刘北朝道“同学们好。”学生们纷纷应道“老师好。”鞠了一躬,方才坐下。刘北朝三十几岁,个子矮小,皮肤黝黑,留着两撇唇髭,很是漂亮。对周艳招招手道“好了,你坐回来好了,我上课你就不用站了。以后注意点子,作业还是要交的。”周艳就坐了回去。刘北朝见语文课代表李剑武擦完黑板要下去了,便又手道“你等一下。”问“上节课布置下的语文作业他们交的怎样了?”李剑武束了手道“都收上来了,等下课了我就正要送过去。”刘北朝点“嗯好。还有,他们背书又背的怎样了?”李剑武道“都背掉了,本来还有五个没背,到今天上午就都背掉了。”刘北朝道“那就好。你也要把关把严点子,莫只顾着自己耍,多监督一下他们。莫再像上次一样我一抽查起来,好多讲背过了的当面又都背不出来,光会出洋相了。才刚背过多久呢!”李剑武低了头不敢说话,见老师不再问了,才下去。

这时有学生上去送上节日礼物,点头让放在讲台一边,把带来的一沓考卷发了下去,道“我也不晓我们班有的同学究竟是怎个回事?不晓是我课告的不好呢,还是别的怎个原因,上次考试竟只得了二十四分!不用我来讲,这也太离谱了啊都没想明白不管是怎理,总之连三十六分、二十四分的都出来了,也就用不着讲了。”自己手里也留了一份“全年级八个班,就你们班和幺三九班是两个重点班,历来校里和家长们都比较重视,几个普通班也莫不向你们看齐。但幺三九班这回就明显考比你们好,他们班老彭在我们办公室里就坐在我对面,像他们班三十六分二十四分的就还从来没听到讲过。至于其他几个班具体情况我也没问,但就算差,也不会比你们班差到哪去。初三我就告了两个班,一个你们班,一个幺四三班,这回就幺四三班也只比你们班差了一点。他们班历来如此,也乱了一点,难管的很。他们班班主任秦彩荷自都讲了,随他们去,爱怎样就怎样,懒的管的,省了头痛。你们班不同,你们原来成绩就好,又是个重点班,来别人都比较注意你们,注意你们的成绩,动不动就拿两个重点班比。我也是压力大,原来刚接手你们班的时候就考虑过再三,在你们班可以说是拼尽了力气,不像他们普通班,随他们去了。你们不同,你们就不比幺三九班强,好歹语文成绩也莫比他们班差啰,要不哪还算得哪门子重点班!又原来你们那个告语文的张秋平老师也是拿过优秀教师、先进工作者这些奖状的,校里上学期要我也评一个,讲我没的功劳也有苦劳。是我自己脸薄,觉得没有比他们班老彭强到哪去,又你们班也没有比他们班强到哪去,特别是语文成绩!我还生怕拖了后腿的,所以我都不好意思评的,没去凑那个热闹,丢那个脸。如今没想到你们不见进步,反倒越来越退步了。”一席话说的众人无人敢吱声,都低垂着头。

墙上的电源插座上有人在给手机锂电池充电,万能充电器上的显示红灯一闪一闪的。角落里点着袅袅的檀香。因为炎热,室内除关了窗子,开了空调,又用拉绳放下了百叶窗帘遮挡刺眼的阳光。缝隙中仍可见外面微风晃动的梧桐树上绿色极为的浓郁,蝉鸣声声,显得室内越发的安静异常。

刘北朝继续道而且这回还是我出的题,就这样也没见你们考过了幺三九班,还好意思讲的。从此后就老老实实念书吧,莫再找借口了,又讲人家出的题,回回给班里学生上小课,泄漏了题目,又讲人家班肯定是偷看了的,你们自己身上倒推个干净。真是荒谬可笑,胡说八道,也就你们这些细个仔子才会有这些小心思。依我讲万事总莫怨旁人,只在自个身上找原因。马克思在上,我只求你们莫在那方面下功夫,我就阿弥陀佛了!唉,怪只怪我自个没本事,告不得你们好,怪别个干什么?毕竟人家老也是老师傅了,告了几十年了。来讲你们自个,一个个除了骄傲自满外,就再也没别的本事了。要么亏了有个好娘伢,里有钱,托了后门,要么就生下你来时,原本还有点小聪明,这一下运气好,进了重点班。再要这么稀里糊涂,不肯念书下去,迟早被人赶上,落在后头。痛心疾首桌子“我这里重申一遍,自今天起凡是你们以后上课再不好好听讲,布置作业不好好作了的,我就再没废话讲的了,直接就告诉了你们何老师,让她去好好给你们上上政治课,好好管教你们。几次三番来问我,我都还护着你们,从今以后是再也莫想了。

还有,我让你们娘伢在卷子上签字是要引起你们娘伢的注意,保证都晓得你们在校里的情况啊。谁要是再让我发现你们自己签了或是找人代签的,我就非要你们把娘伢找来不可。像什么话啰!成天不在书本上下功夫,专门在这些歪门邪道上动脑筋。最可惜的是第二大题填空题有几个题目,考试之前我还是专门讲过了的,讲了又讲。甚至我还怕你们有些人榆木脑袋,不懂得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校里要我出题目,我是一个字也没改,原原本本照先那题目抄下来的,就这样还有一些人没答出来。我先还满心欢喜,讲你们这个学期开局表现不错,跟上个学期大不一样了,长进了很多。上课规规矩矩,作业也都像模像样的,甚至好些原来不爱读书的都主动来问我。我还以为你们是快要升高中了,面临升学考试压力,晓得害怕,终于肯上进了。哦活,原来我是空欢喜,一到考试了该蚂蚱的蚂蚱,该跳蚤的跳蚤,都蹦了起来。光这一场考试偷看的就被我抓了三个,没被我抓住的还不晓有多少呢。我也是相信你们,你们讲就这三个,再也没的了,我也就当只这三个了,想你们用了这么多功,这回肯定考的好,也不枉费我一番教导。哦活,哪晓得成绩一出来,简直是个笑话。就我先讲的那几个题目,有的人是一个也没答出来。我要是像你们何老师那样爱生气的,简直要活活被你们气死。

众人继续保持沉默,听又道“再来讲考试那天,我们班有的同学真个是难为他了,就像拿刀子架在他脖子上,逼了他上刑场似的,坐立不安!左挠腮右顾盼的。外面瞧见的人不晓得我们是在考试,还以为走错了地方在参观动物园看猴子猩猩耍大戏呢。”有人笑了起来。

刘北朝“还笑!亏还有脸笑得出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有些人要不是规定了半个小时以后才能交卷,怕十分钟不到就跑出去耍了。外面就那么好耍的?有的卷子都没作完,作文明明规定了要写五百字的,却只写了两百字,邋遢潦草,敷衍了事。字数不够先就扣了一半的分数,你们一些人自己数数,看差了多少一半还多!再那个字呀,有的拼都拼不起来,东一撇,西一棒子的,要讲是虫子在爬,还爬不到一起去,简直是发明了我们国家的新型文字虫爬文!写的那个字呀,更是它认得你,你还不认得它!我是读了半天都没读懂,左猜猜不对,右猜猜也不通顺,错别字更是满天飞!这些都是书法家在练书法,可惜练的都是草书,恐怕也只有他自才认得了。

班里一阵鸦雀无声听他继续“更有一些人作文的内容可谓是不知所云,我上回嘱咐了你们不要记流水账,哦活!有的人倒好,想像力还蛮丰富的,竟直接编起了神话故事。讲了多少遍,平常要多注意观察生活,写点靠谱的事,就是不听!我倒不反对你们写这些东西,只是也要分个时候,难道真到了升学考试那天,上了考场去了,你们也这么胡编乱写,胡说八道的不成?还想拿分了不想?让你们写生活中的一件事,字数不够了不说,先就跑偏了题的!

还有第一大题这样类似的选择题,不许留空的不选。你就随便填一个,也有可能填对了不是?又我们有的同学实在是太懒了,讲了多少遍了,ABCD随便乱填,他偏偏就要填一样,A字到头,或者B。谁告诉你填一个对了的概率就大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蒙的,有的老师一分都不会给。就是到了升学考试选择题机器打分,有的老师不讲道理,也会给你打下来,到时候你找地方哭都没地方哭去!更何况我跟你们讲的是这些答案里头稍微有点把握的,我的你们这些伢了,听不听得懂?”有学生回答道“听懂了。”刘北朝道“莫再不懂装懂,做了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抬腕看了看表,语气缓和了些“本来嘛,我讲你们这个年纪天性都爱贪耍,学习压力又大,我也是过来人,也不赞成一味管牢了你们,还觉得情有可原的。一个小孩子,牙齿还没长全呢,九门功课压身上,倒确实难为你们,只是也太过了…”

周艳本子下页垫了块鸿运垫板,拿马利橡皮擦放嘴里沾点口水,擦去健生作业本上的天骄2B铅笔字,把垢弹了,在埋头英语作业。她后面许晴瞧了“语文课写外语作业,外语课写语文作业,你倒真是个人才!”周艳了口气“哎,的?再不交上去,何老师就又要找我麻烦争取在下课之前赶出来吧。旁边叶良慧也叹“哎,何老师也是,她做不做贡献,起不起房子关我们怎事?还叫我们捐什么钱!周艳撇撇嘴“就是!”许晴“你们这样子哪里像个雷锋,一点都不积极。”周艳“学个什么雷锋!雷锋都死了几百年了。”许晴摇头叹道“哎,你们倒都是些人才。”叶良慧“说起交钱,我倒想起个笑话,去年买教育杂志的时候,何老师…”招手叫两人聚首,低声说了几句悄悄话,几人悄笑了一阵。

刘北朝在上面“下面怎么回事?上课了都还在吵!开小差的开小差,打瞌睡的打瞌睡,不是自己都学会了?考试都考的好了?考的好了就莫要听了!蒋志军,你试卷拿上来我看下嘎,看你上次打了多少分嘎。”前排的蒋志军吓得忙低了头不敢发声,其他人也立刻安静下来。

一时开始讲题,刘北朝转身拿粉笔在黑板上写起来,写的是“间:抄小路;寿:向人敬酒。”完了回头道“注意啊!这里考的是我们第二课《鸿门宴》里面的内容啊,这两个字跟我们现在的意思不一样啊,莫搞错了啊。还有,这里还考了几个成语: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约法三章这些。上个学期学过的几个都还记得不?没忘了不?”学生们纷纷答道“记得,涸辙之鲋、相濡以沫、望洋兴叹、东施效颦。”刘北朝道“还有井底之蛙、邯郸学步等等这些…”

到卷子讲完时,他看了看表,道“我去上个厕所,先出去一下。还有点时间,你们安静点,自己复习,我马上就回。”出了教室,往走廊尽头的公共卫生间去了。

老师一走,班里顿时就吵闹起来,到处吵吵嚷嚷的。又有别班的几个油乱子也闯了进来,跟138班相好的打闹,闹的鸡飞狗跳的。曾琪卿一个人管不了,和另几个班干部央了本班几个跳子,一起劝着别班的人出去,那几人才去了。又其中两个只出到门口,仍笑着朝内取笑。又不知为什么闹,一个就和班里的邓可打耍起来,跳着在教室里追来追去。

正笑时,不料刘北朝已回到了教室门口。此班外两人是141班的孟勇、丁磊,俱是高干子弟,有名的吊儿郎当不读书的,天不怕地不怕,一向无法无天惯了。当下并不把刘北朝放在眼里,仍只管打闹。邓可虽有些害怕,但正被追的紧,因害怕被追上挨打吃了亏,又欺这老师素来脾性好,从不与人为难的,最好说话了,也没停下。两人一前一后追来追去,一时竟追到刘老师身边时,刘北朝早一语未发冷眼旁观了半天,此时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把扭住那人就硬往外推。这人正是丁磊,本市交通局局长大人的儿子,当时就傻了。外面孟勇一见也冲了进来,三人像要打起来。几个认得的男生忙跳过去拉开劝道“干什么?算了,算了。”刘北朝早已怒得满面通红,一声不吭,想起平日间受的这等窝囊气,甚是可恨。众女学生们也吓得纷纷过来道“看看,都是你们闹起,还不喊他们出去!他们怎这捣乱啰,连不歇下子。”不敢去看老师。

一时等那两人去后,刘北朝铁青着脸,道“今天中午放学了都莫走,都留下来!这还得了,我才走了多久,就翻了天了,吵得在厕所那边听得到。按道理讲,今天还是过节,我不该发脾气,搞的也太没名堂了,搞得别班的老师来找我告状,问是不是我在上课。”众人这才想起确有隔壁班的老师来劝过他们安静,众人没理。

刘北朝指着邓可道“邓可,又是你啊,听你们何老师讲你娘伢还是当着她的面打过保证的,次次讲要改,讲了多少次?看能保你到什么时候去!现在上课,我先不跟你计较,等放了学再跟你算账!”冷着脸又讲了一会直到下课后才指着众人“等下一个都不许走,一个一个的来跟你们算总账!”夹了书去了。众人长吐了口气,自由活动起来。周艳袁丽萍吐吐舌头,拍拍胸脯笑道“吓死我了!走,上卫生间去,我都憋了半天了。袁丽萍笑着陪她去了。

因班主任何老师早几天就布置了下来,让几个班干部负责编写这个学期新的黑板报,曾琪卿说自己不会画画,字也写的不漂亮,已是推脱掉了,如今正交给凌慧洁负责。此时凌慧洁就正央了会画画的许晴、字写的好的范韦琳一起帮忙,在黑板报前商议着。又有罗玮爱凑热闹,也跟了过来,笑道“都画到哪了?让我瞧瞧。”看那报上,有图画,有格子线,线上写着字迹,分成不同的版块,粉笔颜色各不相同。凌慧洁挥舞着粉笔刷,把一大块都擦了,道“不好不好,统统不好!哎,怎么这么烦人呐,一个报纸也办不起来。”

许晴“你慢点擦,亏了我昨天画的,花了那么多功夫,都白干了啦。”凌慧洁抱怨了我娘讲的,要精益求精,凸显我们班的特色,我有什么法?幺三九班弄的那么好,你们也都去看了,我们总不能输给她们噻。许晴叹了口气“那今天下午放了学我不能留下来了,得去学画画,课程早安排好了,一个礼拜总得去两个晚上的。凌慧洁气道“你去吧,谁还留你呢没人拦着你!

范韦琳拿指头她脑袋上戳了一下,“你先莫管别个,就管着这两天我帮了你,到时候弄好了,你怎么答谢我吧。”凌慧洁气道我娘早交待了的,有什么需要的就只管找你们帮忙,你们也有责任,本来这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又有什么可谢的?再讲了,昨天一支冰棒,今天一厅可乐,不都请过你们了?又来讲的!”范韦琳手里抱着一个教学用的半人高的木制直角三角板,笑道“那可不够的,我就值那么点钱?”罗玮一旁笑道“你要真把自己卖给她,那当然不够了,非得能买下整个非洲!”凌慧洁“哦,原来你那么值钱的?那我可买不起,没办法,只好把我自己赔给你好了。”罗玮又对范韦琳笑道“那够了,够你买支铅笔了。”

凌慧洁急道“莫闹了,还是快点把报栏弄好吧!”罗玮不满道“瞧你,丁点大个事就在催,把别个范韦琳和许晴都当奴隶在使呢就是资本主义剥削工人阶级也没见这么逼过最见不得别个清闲一下子凌慧洁“你不管事哪里晓得,我娘规定时间了的,讲过两天就要看,到时候检查起来不合格,不又讲我呢?”又对许晴我娘了,争取在这两天就弄好,她好看一下,到时候还要改一下,要在下个礼拜前定型。稿子她也要先看一下,你写好了没?昨儿我让你想了一晚上了。许晴无奈“我写稿子写不好,你干嘛非叫我写呢?班里除了任文卉就是曾琪卿她两个的作文写的好,你怎不去央了她们写啰?让范韦琳抄一下子就完了。凌慧洁“我怎没叫呢?也要人答应!曾琪卿不肯,讲交给我了就没她什么事了。万事都只会推给别人,自己图个清闲,最看不得这么个人了,懒的都快没人形了,还像话么!任文卉你还不晓得她?只要不是她自个的事,就火烧眉毛她也不的着急的,谁还敢指望她”范韦琳“你赶那么快干嘛?还有一两天。都讲了这两天中午我不休息了,在食堂里打了饭吃了就过来陪你,等下午放了学也不早点回去了,帮你弄完为止。凌慧洁满意的点点头“那再好不过了,要是许晴也像你这样就好了。许晴白了她一眼“得陇望蜀是不是说的就是她这个?”罗玮笑道“不是,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许晴太那个了,怎么说的那样难听。

一低头,见罗玮光脚踩在地上,问“你怎么打双赤脚呢,也不穿上鞋?”罗玮大咧咧抬了脚“凉快呀。”只见她脚底板黑黑的,沾满了灰。上身穿了件淡绿色的吊带背心,系绳系在脖子后,外套一件诗若漫娃娃领蝴蝶结灯笼袖荷叶边酒红色的真丝短袖。下身一件小魔女绿色帆布牛仔超短裤。烫板拉直过的乌黑短发上挂着个小巧的韩国瑞丽仿象牙发插跟本班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她皮肤很白,又跟很多人类似,左脚踝上系了一圈红绳。

凌慧洁“你去看看空调打了多少度了,莫还没到最低温度十度呢。现在还好,等下就要越来越热了。罗玮“哪里呢,才刚一进来,杨帆和黄为友那两只猴子就开了空调,一打就打到最低了,还把电风扇也开到四档最高的,还直喊嚷热的。他们敲敲打打真吓人,我真害怕他们把空调给敲烂了,又差点把窗台上的那几盆花也给打烂了的。”许晴“就是,你莫离他们太近了,你不穿鞋,万一被他们踩了一脚,非痛死了人去不偿命的。”罗玮“我傻呢,跟那两堆狗屎贴在一起?”

范韦琳担心的“他们在打什么呢?叫曾琪卿去管一下,莫真把什么东西打坏了,到时何老师问起来我们每个人都不好受的。罗玮指了教室前排空地上“鬼晓得他们打什么呢,每天都是这么吵吵闹闹不停的。叫曾琪卿去管又有什么用讲了他们也不会听,现在又不是上课时间,她能管得了几个人呢?”范韦琳对凌慧洁“那你去管一下好了,莫给万一何老师来了,讲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都不管的。凌慧洁“他们惹了事自然他们自己去受罚,等我娘一个一个去找他们,关我怎事?就是讲我们不劝,也不是个个都劝得来的,谁肯听话呢?要东管管西管管,那泰国发洪水,印尼涨海啸你怎么不叫我也去管管呢?”范韦琳“上次窗台上有个花盆掉下去了,都没哪个承认的,后来何老师找不到人,把我们都骂了一遍,讲要是万一砸到了下面的人,要出人命的。我也是好心提醒你,去不去还不随你凌慧洁“爱死人不死人,砸死了人活该!看他们还敢不敢闹了!就该让他们去坐坐牢,看看别个是怎管的哎,他们把门打的那么开,刚关上又开了,空调都白开了,这怎么能不热呢。”范韦琳道“那没办法的,何老师讲了,现在闹非典,就是上课也要通通风透透气,这倒莫怪他们,倒是门开开好的。凌慧洁“你就那么怕死了?非典究竟怎么传的还没闹清楚呢,你在你屋里难道开了空调也还要把门打开的?”范韦琳道“屋里是屋里,这里是这里。”凌慧洁“又有怎区别的。”罗玮笑道“哪天等凌慧洁成了传染源,我们都离她远远的,都莫理她。让她一个人到大街上瞎逛去,看有多少人不躲着她。凌慧洁叹道“哎,就看吧,我真得了病,治得好还罢,治不好我第一个就先毒死你们!”几人都笑起来。

课间休息十分钟一过,电子铃“呤…”的响了起来,因第二节是音乐课,众人纷纷拿了音乐书去音乐室。穿过两个草坪和一个花园,前操场的后面,实验楼的一楼是化学、物理实验室和体育用品房,二楼是生物实验室,旁边就是音乐室了。众人吵闹着坐好,等老师来。直到过了一两分钟,老师才从里间钻出来。

杨露二十七八,已离婚单身独居,有时就睡在里面的休息室里。她以前是艺术学院舞蹈专业毕业的,音乐也不错,身材高挑,长相美貌。有个女儿刚上幼儿园,大概带女儿并不容易,她平常不讲话。当下把《让我们荡起双桨》在一架钢琴前弹着,教过了学生,又让全班重唱了两遍后,便要叫一男一女起身合唱。因她生活简单,用人也简单,认准了唱得最好的文艺委员袁丽萍,班里便推起帅男来,呼声最高的是陈静。正吵闹时,不料罗钟正出神,盯着窗外,看着树上的鸟窝里老鸟正在给幼鸟喂食,被她发现,点他“第一小组第五位同学。”指着他,一连叫了几声也没应。旁人推醒罗钟时,老师已走到他身边,气道“你在看什么?不好好上课,心都到哪去了?你这是不尊重我,也不尊重你自己。”说话时语气却很弱,像在跟人诉委屈。后罗钟唱了,她很满意。又从里间拿出录音机放起音乐,讲了些五线谱的音符、高低音阶和节拍的知识。

后来她女儿不知从休息室里出来,还是从外面回来,问她要吃食麻辣牛肉干,她因没有,抱了女儿进去,里面又哭又哄,久久不见出来。袁丽萍听里面杨老师也哭了,拿出身上有的另一种零食怪味糖姜片,道“刘世华,你送进去下不?要她莫哭了。”刘世华在外向里探头看了一下,不敢,也就罢了。

只见袁丽萍正在吃零食,一包包的老婆凉膏、山渣片、蛋卷、葡萄干、西瓜子、炒板栗等,地上剥了一地的瓜子板栗壳。旁边罗玮“你莫乱吐,看满地都是等下老师看见又要讲了,抓着你才好受!袁丽萍笑“你只管好我们自己班的卫生就了,别的管干嘛来,再吃块凉膏吧。”抓了一块塞她嘴里。罗玮摇头不吃她嘴里嚼着一块薄荷糖,绿色的糖块在红色的舌尖上转动,偶尔被阳光照到,闪闪发光。糖粒的清香四溢,她不由地流出了点唾液到嘴角,忙用舌头舔了回去。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红桃木镶的精致折叠小玻璃镜子照着,细看嘴角污渍,拿熏香纸巾擦了擦。道“瞧你那吃相,不认你的人还以为是饿死鬼投的胎我倒奇怪你怎么就不胖袁丽萍得意道“我八八年属兔的,天生就不胖

这时杨老师从休息室里出来,道“这节课的已告完了,你们自己把下节课的内容先看看。现在先回教室里去,路上注意要安安静静地走,莫吵着别的班了。”众人就一哄而散,各处玩去了。

因这次班里要参加学校组织的国庆文艺汇演,要准备表演一个节目,便由众人一起商量,最后由何老师拍板,决定组建一个舞蹈队,抽调班里学生参加。这些学生不是舞蹈好、长得漂亮,就是成绩好、听话,不用老师操心。所以最终选了六个女生和一个男生。袁丽萍是文艺委员,又是顶漂亮的,自然参加,舞蹈动作也多是她在编排。叶良慧之漂亮不输袁丽萍,只是袁丽萍打扮清纯,而她穿着打扮上更加妩媚妖艳,喜欢涂口红、穿紧身衣,暴露火辣辣的身材。冬天里偶尔穿裙子的也是她,那个男同学眼中最美丽的风景。也是顶喜欢唱歌跳舞,所以也参加。凌慧洁是最热闹的,这种活动哪能没有她?况她母亲是班主任,有天然决定人选的权力,所以她自然也参加。凡从古至今班里一切的活动,她自然而然就成了中心。于是这三个人就组成了美女铁三角,成了班里最耀眼的中心,是无数男生们眼中的焦点。而与这三个人最要好的,就要数梁娟和王丹萍了。梁娟有点弱不禁风,说话轻声细语,从不发脾气,而且眉目间也有点像电视剧中饰演林黛玉的演员陈晓旭,因此班里都戏称她为“林妹妹”,或是叫“病西施”。这一次她本来也参加了的,可刚练了两天,一阵风吹过,她不知怎么,就咳嗽起来,病倒了,才退了出来。这两天才稍好了些,咳的不多。王丹萍是班里最活泼的,总是蹦蹦跳跳的,开心起来就笑,伤心起来就哭,说话最直,又从来没撒过谎,因此一向有“测谎机”之称,所有人都喜欢她,所以这次活动她也参加了。据她父母说,她从小到大没撒过一句谎,连何老师都当着全班的面夸奖过她多次。有男生不信邪,专门使出各种恶作剧整她、收买她,只为了要她说出一句谎话,结果都被她以怒目相对,以失败告终,才渐渐服了。最后一个女生是任文卉,她是自愿报名又大家商议后顶替梁娟的人选。她虽不善歌舞,又很文静,但却个子很高,身材比其他几人都好。又是班里有名的好学生、副班长,是除曾琪卿外,何老师最喜欢的班里另一个学生了。她禁不住凌慧洁、袁丽萍两个人劝,又见众人跳的热闹,感了兴趣,便也报名参加了。唯一的一个男生是王洪,他既没跳过舞,也不是很帅,唯一的优势是参加了校里的田径队,身体柔韧性还好,一个简单的倒腰、劈腿的动作就难倒了班里一大批男生,却难不倒他。但班里还有男生比他强,却架不住凌慧洁、何老师只单单喜欢他,就因为他在班里男生中成绩最好的缘故,甚至都没要凌慧洁开口,何老师就一手指定了他。而且凌慧洁又说了:“男生一个就够了,多了,好多动作他们也跳不来,少了一个没有,也不行,一个刚刚好。”于是大家都同意了。这一下,班里男生顿时羡慕倒一大片,一个个都捶胸顿足,跌足长叹,哭出两缸眼泪来。

女孩们选的曲目是最近大火的林志颖的《不是每个恋曲都有美好回忆》,最近校里老播。此时女孩们便利用音乐课剩余的时间进行排练,相约到了花园里来。这会别人都在上课,那里倒安静,没人打扰。

练了一会,快下课时,众人才散了,王洪一个人要留在下面玩,众女生又跑回楼上去了,地面太热,就算是在花园里,也不如教室里凉快,有空调吹。一会,王丹萍的声音响了起来:“王洪,你在干什么?脑袋从花丛中探了出来。“没,没干什么。王洪吓得慌忙抖了手,把烟扔了。“你怎么能抽烟呢?丹萍气得叉起了腰你怎么好的不学,尽跟他们学呢,亏你还是个班干部,我那么相信你的。王洪红了脸,羞愧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听她又道:抽烟有什么好,小心以后得癌!”把手一挺交出来,烟呀打火机呀的,我帮你没收。王洪只得把打火机掏出来给她,嗫嚅了道:烟我就这一根,是偷我伢的,刚刚已经抽没了。丹萍收了打火机,在他脑门上戳了一指头,没好气道:你呀,都不晓怎讲你的了,一个影儿不见,就不自觉,老犯毛病。嗯,你要是觉得无聊,没人陪你玩,我陪你玩呀。我作业写的早,早写完了,时间有的是呢。走,我们找她们跳橡皮筋去。说着拉起他的手,蹦蹦跳跳出了花园,往教学楼而去。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9 14: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