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宾馆》第十三回 教务室内

作者:海燕2006  于 2022-3-5 10: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何楚湘又独自守了一阵,堪堪到太阳更大,竟引发了胃痛的顽疾时,实在忍将不住,上前去道“你们好好听着,都莫要乱吵,到讲完了,自己回教室里去放回了凳子再放学。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有事叫人到办公室里去找我。手捂着肚子无精打采慢慢腾腾地往回走,走一晌歇一晌。

及到了办公大楼,上了二楼,路过校长办公室时,见罗副校长、冯主任两人在里面。罗副校长见了她招招手道“老何,你进来一下。”何楚湘便知有事,走了进去。

只见先罗副校长、冯主任正对坐在沙发上商量事情呢,中间玻璃茶几上放着两杯清茶、一个烟灰缸,茶杯下垫着软垫。厅堂一边墙上挂着几幅水墨山水画,一边挂着几幅书法。书法上一幅写了汉隶的繁体字,是“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幅是宋楷,写的是“宁静致远”,另一幅则是苍劲的狂草“天道酬勤”。

罗副校长道“你来的正好,我正有事找你。”去拿了个纸杯子,也给她泡了杯茶。何楚湘问“什么事?”罗副校长道“先坐。这次市英语协会的新型工作者座谈会马上就要召开了,我们校里派个代表的人选问题我问了好些个人,偏巧都没空去的,课程安排的不巧,都挪不开身。我想了下,还是你去好了。”何楚湘无奈道“什么时候开会?”罗副校长道“下个礼拜。”何楚湘皱眉“市里头也真是,一天到晚三天两头开会,哪有这么多会议要开啰!人人都有课的,上回他们就讲了,都没哪个人愿意去的。”罗副校长摆摆手道“莫管他,就这样吧。也就是做样子走走过场,又不是认真要发个言什么的,也就是听人家讲讲,学习学习。再讲了,不是还有倪副会长嘛,他最与人好相处,从不为难人的。你让哪个谁跟你调调课程,安排一下子就完了。”何楚湘只得应了。

旁边冯主任见完事了,忙又拉着罗副校长道“老罗,你先忙完我们的事再管其他的啰,先好好想想我们这个事到底该怎么办?到底还要不要继续找这个姓费的?差我们的钱不给我们不算,还讲我们欠他的!他这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过河拆桥呐,我估计我们的钱是真的要不回来了。”罗副校长道“你们再拿了条子去找他,就堵在他局里门口跟他耗,什么时候他给了钱你们再回来。杀人不过头点地,我就不信斗不过他!何况我们还占着理。官高一级压死人,教育局的难道就都不讲理了不成?我非治下他,叫他服个软给我们看!

此时房内除了坐着的三人和正中站着的廖校长外,还另有几人,一个小女孩和两位家长。小女孩还小,十一二岁般大,站在角落里,两位家长则正为了各自小孩入学的事在央求校长。一人正在给他上烟,道“帮帮忙,廖校长。”廖校长吐了口烟,在室内踱步,转来转去,道“我早讲过了,我们这里早已满了,安排不下,别个进来都是要交钱的。十分一千块,你仔差了三十分,就交三千块钱来,明天就可以喊你仔来上学了。”那人跟着廖校长转,道“哎莫啰,哪交这多!你老个就多收这一个啰,我仔也就差了这二三十分,你老个看我也不是什么有钱的,就少交点啰。”廖校长道“别个都是这样,你这少交点,那别个怎办?”指另一人“你问问他,他都来了快半个小时了。这都教育局的事,你该找他们去。”那人“找他们又有什么用,他们讲还是要你们同意。”

正在此时,只见教体育的盛秀莲进来了,见廖校长有事,便不作声,先站在了一旁。廖校长见了,便“叫了你半天,怎这时候才来!嗯,先是怎回事?”盛秀莲道“就班里的一个学生手摔破了,叫了医务室的人,又不敢包扎,我就给送到医院里去了。我一直陪着,这才刚回。”廖校长问“有事么?”盛秀莲道“没事了。”廖校长道“讲过多少回了,你们不是吃饱了没事,自己找事么!上回就有一个受了伤,亏了校里好心好意给他消了下毒,也就擦了点碘酒,结果那家长就跑到校里来大吵大,讲皮肤上会留下色素沉积,就要赔钱!如今谁还敢看?万一要真出了事,学校里吃不了兜着走!依我讲就莫要让他们出去算了,一上起课来就关在教室里,莫要做运动,宁可让他们坐死,也莫让他们跑死!”盛秀莲小声咕哝了“那也不成,要不哪还像个体育课!”廖校长就火了,拍拍手“那出了事你负这个责,赔这个钱?”盛秀莲也气了道“我教个体育又不是个超人,平常学校里头有人为我们讲过半句话么?没一个放在眼里!评奖评不上不算,还累个半死又是足球、篮球、乒乓球、羽毛球、排球这些样样都要会啰,又是要现学现教太极拳跆拳道、民族舞、瑜伽这些啰,还要帮校里编排课间操。课多的时候一个礼拜上二十多节不算,还得带课间操、冬季长跑和课外活动这些,早就累死了。又一个月才发了那么几个工资钱,刚抵了温饱,我能赔得起这个?就那样个家长最没良心了,不讲帮了管管自个小孩,体谅一下我们辛苦,还跑来闹事,不顾了别人死活。自个屋里小孩是宝,别人就都当个草,还像话吗!”廖校长挥手“算了算了,我这里还有事,你那没事就好了,先回去吧。”让她去了。

一会敏华也跑来了,却是来找廖校长理论。他因前日身体不适,向校里请假事后被告知,若无法开具三甲医院证明,将按旷工处理,扣除当月全月津贴两百多块钱原来廖校长曾与他过节,此时不过借机整治他,听他道“我前天还在上课路上时肚子就的慌,熬炼不住。下午又还有四节课,第二天八节,我是实在吃不消了给教务部电话老冯也同意了的,不然谁想耽误课时啊。我也就是第二日的课暂时停掉以后找时间补上。难道谁还没个头疼脑热,不请个假的时候不成?

校长道“你病历呢?”敏华道“我也就是肚子疼,有了些腹泻的症状。当晚回到家,吃了止泻药后,症状缓解所以去医院,哪来的病历。”廖校长冷笑“连医院的诊断证明和病历都没有按旷工处理按什么处理?敏华气道“我请假的时候就给老冯打过电话,他也当场同意了的,他当时也没说让我开具病历啊,只说事后补上请假条就行了。”那边冯主任有点尴尬,低了头只顾喝茶。廖校长挥挥手“那我不管,没病历就按矿工办,这是规定。”那敏华顿时僵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气的脸都红了。

这里两个家长也是暗笑不已,接着又求了半天,廖校长只不松口,反正要钱又挥挥手道算了算了,不用讲的了,我还有事,下回再讲。”要走出去,被那两个家长拦住,苦苦相求。廖校长受不得烦,又讨价还价半天,才应了他们。那分数差多些的是两千块,差少些的是一千五,打发了他们走人。两个家长千恩万谢的,又一个眉宇间露出烦恼的神色来,领了小孩出去。

何楚湘早已出来,心里也在嘀咕怎么开学都十天了,这家长才带了小孩来入学的?又不管他事,自顾自想着自己如何调课的事来,慢慢踱步到了英语教务室外,才在门外就听见里面笑语喧哗,热闹非凡的。及推了门进去,见教低年级的李红仙笑了起来“哟,正讲了你,你就来了,真个是个曹操!我讲老何,就你这把年纪,打排球怕是奈我们不何!”何楚湘一把捋起袖子,笑道“就你们这些人这篓水平,怕都奈我不何!”众人都笑起来,道“看到底谁才是篓舀水!”另一年轻女的周欣悦笑道“也不得这么讲,好歹她们那边还有个主攻手张君伟,沾了他的光。不过有了老何这个我们的好内应拖后腿,他们那边就本来赢的也非得输了去不可!”何楚湘笑道“我也不和你们斗嘴,只手底下见真章。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只到时候你们输了回去找不着北,莫哭起了鼻子,才晓得我没少提醒你们呢!”众人都笑“那好,到时候走着瞧!”

李红仙这时叹道“哎,我们学校里也真是,待遇太差了。莫讲还是什么重点学,就是城南中,他们年终奖也比我们高的多,逢年过节红包也厚,我们这几两米算个什么!”何楚湘点头“是个这理,这次加级你加了多少?”李红仙道“都一样的,我原来工资五百二十多,这次加了二十九块钱,有五百五了。他们加的多的加了四十多。”何楚湘道“是的,他们工资高的八九百块了,加奖金有一千多了。”李红仙叹道“那我工龄太低了,还不晓要熬到哪一年去。”

周欣悦道你这还算好的了,我才五百呢,又扣除杂七杂八的费用,实发才三百七真个没法活了”掰着指头数起来“什么党费、会费、卫生费、空调费、开水费、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房积金、个人所得税等等这些一箩筐劳什子的一扣,也就剩了四百多,四百一都还不到。我还没买房,住的职工寝室,每个月就又多扣了我三十块的房费,不然我也到四百了。哎,也就一年除了寒暑假那九十只上九个月的班,一个星期双休,另外还有五一,十一这些长假,一年总共算起来,才上了一百八十多天的班,倒也一百八十多天的不然谁来上这个班!李红仙点头是,还好每个月还有个绩效奖,年终又有个年终,第十个月外又多发了一个月工资不然真没上守!

何楚湘问李红仙“对了,那天究竟是怎个回事,那学生家长怎么吵到学校里来了?最近学校事挺多,又是防非典又是加强党性学习的,我们忙都忙不过来,哪还有功夫处理事。”李红仙道“可不是!那家长是吃饱了撑的,没事找事!就为了不肯交点补课费,我训了他仔两句,就找上门来了。要讲课外办补习班,那都是学校规定了的,动员自己班上的学生参加,那也是他们自愿参加的。我还好,不像他们有些人还自个在外头又单独办了个班另开小灶的。再讲了,那每个学期八十元的补课费,大部分都是要交学校里的,我们不过拿点小头。我要真指望靠这点钱过日子,还不早饿死了?连牙缝都塞不了!简直是个笑话,莫笑掉了人大牙去!我老公也是在正正当当国企上班,不讲是个小官小干的,养我们一家子还是绰绰有余,不然我喝风呢!还说如果有学生不参加,就会逼迫学生就范,都是放屁!我们也犯的着?这种家长简直是屎吃多了!他要是敢当着我的面这么讲,我非得告他诽谤!学生因为家境困难,交不上补课费屡屡被点名,那也不是我逼的,是学校里交代了要催的,这些老何你是最清楚不过了。有本事找学校里去,冲我发什么牢骚!本来嘛,当个老师这么苦,要权没权要钱没钱的,还得装清高。真拿人不当人,不食人间烟火了是吧?莫非以为我是神仙?我要真是神仙,我就一棍子扫平共产党,自己称王了。教育局只知道出成绩,逼的学校加班加点,学校再变本加厉一层层交待下来,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学生厌学,成绩下滑,当然要补课不然被其他培训机构培训学校给招了去,不也还是他们家长自己掏的钱?一样的我这还算好的,总比有些人拜要不好好教个学生,逼的学生补课强哪去了!再讲了,我们这算什么,现在一些幼儿园里连屋里小孩不上亲子班,别个还不让入园呢!一年到头四个节日,少说也得两个要打红包,一个老师最少都打一百!我们这算个什么,不如幼儿园蹲了抱个小孩强!又戳着我们收红包,是潜规则了,我们这算什么潜规则?人家选美比赛,动不动就陪睡,夜夜陪,天天陪,一个陪审团都要陪遍了,那才叫潜规则呢!

见聂卫请她吃一个四会沙甜桔,摆摆手道“不吃了,牙都酸了,越吃越津酸。”聂卫又拿给别人。李红仙对他道“你们班学生还好,还送了这多狗肉给你。”聂卫笑道“是啊,好几斤很的,我回去了就狗肉炖萝卜。”李红仙道“冬吃萝卜夏吃姜,狗肉炖萝卜要冬天吃了才好,这个天不合适。”聂卫道“管他呢,又没怎关系的,吃吃总是好的。”周欣悦一旁笑道“狗肉吃了发病的,要吃牛肉羊肉那没事。”聂卫道“我又没的怎病,发个什么?我才不信这一套。”李红仙笑道“他身体好得很,我上回子看到他老婆了,阿门他老婆人是有这胖,要不怎奈得他何啰。”聂卫就红了脸,道“那是,哪像你们这些堂客,总总在这卖狗皮膏药,吹牛皮打狗屁的东西!”周欣悦对李红仙笑道“他老婆奈不何,你奈得何噻。”李红仙更笑起来。

周欣悦又道“你们听到讲没,校里这次给我们订西服,一套百八,其中百都被廖校长吃了回扣去了,这个真的假的?”李红仙撇撇嘴他呀,就他那个人,就假的人家也说成真的去不可。再讲了,这算什么,什么钱他不捞?报销瓷砖费、水电项目费、网络教室费、作业本费,都还少了?就是那个运动场土石方回填平整工程承包,他还拿了四万呢,这个我是听焦副校长讲的,绝没的错。又那个搞塑胶草坪和采购学生服装,他拿了三万五,给学生买保险、盖宿舍楼、教学楼些,他又拿了四万块,就连学校里修个公共厕所他也伸支手,硬拿了一万块钱走。这买西服算个什么,还不随他

何楚湘点头“嗯,那西服面料、做工都蛮差我看了,不值百八,跟服装店里头两三百块钱套的没的怎个区别。”聂卫“反正是学校里出钱,给我们发的福利,又不要我们自己掏腰包,管那么多干什么。”李红仙“学校的钱不是钱?全给他自家去了!这还要学生捐么子款干什么有这个不如去资助贫困生不更好着!”周欣悦道“这也怪不得,现在实行阳光工资,政务公开,课时费等一些补贴全取消了,他一年收入才三万六,不搞点小动作想发财过好日子怕是过不得”李红仙叹道“哎,工程发包他一个人说了算,职务调动没哪个跟他争的,现在采购这一块他也项项不得落下。嗐,我们呐,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呐。

周欣悦笑道“我听得讲他从票贩子手里买了空白发票,大肆报账,都没人管的。”何楚湘道“学校纪检部门去校长,那是副职监督正职,谁管得了他”李红仙管个摆子!你们莫讲的了,现在就连焦副校长也下了水去了。听他讲前些日子,有个人去他家去了几次都没成功,后头不晓怎么,就用个塑料袋了两万块在他鞋柜子上头。他没的法,不收吧,就给别个捡走了,后头子只好收了进去。这他有好几次都想把这个上交了的,结果犹犹豫豫到现在都没交

一时何楚湘又跟人聊起上礼拜六在南中心看舜天队跟鲁能队的比赛零比二输了,不过这个礼拜还有时,道“今儿过节,该去买点彩票了,回头看能不能中上,五百万一千万的,也该有点运头。”李红仙笑道买了多少年了,哪看你中过?就莫做梦了,看看房炒炒股是正经!”何楚湘叹道“这都是命,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去报架上拿了份《教育早报》,慢慢坐回了自己座位上去,一个滑轮可升降皮椅,椅中垫了张麻将席。从抽屉里掏出胃药吗丁啉胶囊吃了两粒,又在杯薄荷菊花茶内加了几粒莲子心泡上,并打开一瓶龙虎清凉油,涂了些在额头上。她面前的办公桌上是一台台式联想计算机,一旁放着好几个班的英语练习册,旁边又一台座式三菱电话机。稍过去点是办公室共的一台东芝复印机、佳能打印机、松下传真机、惠普扫描仪等。旁边又一沓佳印3A复印纸和得力48K复写纸。

听楼下吵闹,众人不由向窗外望去,只见树上的知了依然叫的正欢,楼下的学生们却已经放学了,正大批大批地往校外、食堂等处涌去。

演讲直到中午十二点才结束,比平时放学晚了半个小时。刘北朝也因太晚了,没让138班留校了。众人便一窝蜂往食堂去打饭。

吃午饭之前,众女生们放回凳子正商议着要一起去打开水罗玮急急忙忙要跑了开去范韦琳拉着她问“上哪去?”罗玮回头道“去上下厕所,马就回。”范韦琳道“那你可快点儿了,我们要是人齐了,可先走了谁还等你呢!你回头要是找不着人,可莫怪我们。罗玮“嗯。”了一声,跑过走廊那边去了。

一时众人去了食堂,只见开水房这里,众人都拎着热水壶排队打开水。旁边的架子上,热水壶密密麻麻放着,一眼望去,分不清谁是谁的,好些人为了分辨自己的水壶,都在上面做了记号。只见曾琪卿写的是“I  Miss  You”、凌慧洁写的是“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叶良慧写的是“誓进五中    叶良慧”、袁丽萍写的是“你那么爱他   他却不爱你”、玲丽写的是“WXZ   WT”,却不知什么意思、杨牡丹写的是“不去见你   才能靠近你   永不放弃”、段秀美写的是“别偷”、范韦琳写的是“沉默是金”、梁娟写的是“初(138)班   梁娟”、周艳写的是“没落的一代,冥界之壶”、王丹萍写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华琴写的是“我为家人做先锋”、许晴写的是“青春荒唐曲”,纷纷不一。

只见罗玮跑了来,问范韦琳、段秀美两个“你们看我的水壶了么?两人摇头罗玮急道我都找了好几遍了,连找不着了,不晓放哪儿去了。”范韦琳“你莫是记错地方了吧?罗玮“怎么会错?不就是这么,跟你们两个挨着放的,我记着清清楚楚的。段秀美也道“莫不是被人拿走了?他认得错了,把别个的拿走却把自个的留下。这样的人也有。罗玮气道“谁这么稀里糊涂呢一个半事人,我那上面可做了记号的,他也不看看段秀美道:“也可能是你自个记错了,你再去好好找找吧。罗玮急的忙跑开了。

又跑了回来,笑道啊,找着了。”指着那边“今儿放那边了的,却还记着昨儿的地儿,是跟你们放一起的,真记错掉了。瞧我这好记性!”摇了摇“唉,老了老了,不了。”又抱着水壶开心的不得了“水壶啊水壶,我的好水壶,你总算回来了,你要再不回来,我都要派人去找你了。”说着去了。

只听校内广播响了,一个女播音员正道“校园是人生的起点,在奔赴人生的路上,面对自己,面对家人,你们或许会有这样那样的烦恼跟困惑。我们校园广播站将开设《说出你的烦恼》栏目,欢迎你来投稿,倾听你的烦恼,注解你的人生,祝广大学生们能在人生的道路上走的更好,稳步前行…”接着进入了听歌环节,都是一些流行歌曲,如郑智化的《水手》、谢东的《笑脸》、温岚的《夏天的风》、任贤齐、徐怀钰的《水晶》、刘若英的《后来》梁静茹的《勇气》、许美静的《阳光总在风雨后》等。

只见今日138班没留校139却留校了,此时彭玉兰就正在骂她们班里学生樊露“你是怎回事?成绩下降这么多!一天到晚没精打采精神恍惚的,怕是碰了个鬼了!不想读就早点滚回去!一个半事人,成天就想着到外去鬼混一个暑假你还没够?看我不讲开娘伢”樊露低了头不敢说话。

讲台上彭玉兰又喝道“哭哭,就只会哭,后给我站了去,最见不得这么个没出息的东西了!”樊露无法,只得去教室后面站了。彭玉兰又面向其他人道“我发现我们班最近有好些妹子都怎了,动不动就哭,好几个都是!问她原来又没个怎事,不过是跟别的同学拌了两句嘴,或者在挨了娘伢两句骂。真个是没出息,丢我们女人的脸,个事就只会哭。我也是最看不人了。你看他们仔子有的跑步,摔了一跤还重新爬起来接着再跑呢。有的就是打架输了,也没掉一滴眼泪,喊过痛的。当然打架是不对的,但这种不服输的精神却值得我们赞扬。再看你们啰,像什么话啰,天生一副受气包的样,简直丢尽了我们女人的脸怎么了女的就不能向他们男孩子学学的坚强一点?又不肯用心读书,天就只会打扮,打扮的跟个妖精似的,妖里妖气。我再发现谁去染黄了头发,或者留长了指甲,我就非要…”

骂了一顿,到放学又有范莎莎听说同学宋子淇等下要出去玩,有人请她吃饭,还开车来接呢,很是羡慕便说我能不能一起去看看”宋子淇笑道“好啊,我也是第一次呢。”范莎莎“这人你在哪认识的,是干嘛的?”宋子淇笑道“是我在网上聊天认识的,这个叔叔说他是税务局的,官可大了。还跟几个朋友合伙做生意呢,家里老有钱”说着背着书包出教室门去了。

下了楼,出了校门,宋子淇东张西望的,果然发现约好的那辆小轿车在等她了,蓝色的宾利,车头有一些花纹,停在马路上。一见了她,车上一个男的小心翼翼把头伸了出来,冲她笑了笑。出头,个子不高,戴眼镜。宋子淇“是李叔叔吗?”男的笑道“是我是我指着范莎莎这是你同学吗?说着开了车门。宋子淇嗯。”着点了点头,便上了车。一时一番介绍,范莎莎也上了车,小轿车一溜烟开走了。

这时,学校门口有一位老师出来了正是李红仙。单单瘦瘦戴副眼镜,十来岁,着高跟鞋,穿着旗袍露着长腿,抱着一个文件夹,在马路等人。马路对面有个卖冷饮的摊主老宋头忙跑过来,对她道“老师,你们学校的女学生最近好像不太对啊,老是往外跑,还被人拉着走,你们可得看好她们呀。李红仙捂着鼻子往后退了退,嫌他口气重,道“这我哪管得着,放了学后出了校门就各人管各人的,这我们也管不了啊,又不是她家长。”老宋头只得悻悻退了回去。

只见那边路上,139班刚刚涌出校门的几个女生把她们班的一个女生孙婷围在了中间,钟美琳问她:“跟彭老师告密的是你吧?”孙婷低着头:“不是我。”钟美琳一巴掌甩她脸上:“不是你还有谁?贱人!”姚曼曼在旁边喝道:“脱,把她衣服脱了,让她到大街上裸奔去。敢告我们!”孙婷被五六个人围了个水泄不通,躲没地方躲,吓得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姚曼曼最看不过她这娇气的样,冲上去抬脚就往她身上脸上一顿乱踩:“装,我叫你装,就他妈会装淑女!我们都是妖精,就你是个乖乖女,他妈的,多么听老师的话啊,多么听家长的话啊。敢告我们的黑状!有本事你就不要抢别个的男朋友噻,有本事抢了就要承认噻,哪来的臭婊子!”孙婷倒在地上哭起来,衣服也扯烂了,头发散乱。钟美琳自己扇人耳光,却拦着姚曼曼道:“莫踩她脸上,等打的鼻青脸肿了,又好去告我们的黑状了,瞒都瞒不住。”喝问:“还敢告不告了?对,我们又打你了,怎么样,还敢告不告?告我就撕烂了你这张臭脸,叫你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看还有哪个仔子肯喜欢你!”姚曼曼边拿着手机拍起了录像,边道:“哼,告就拍你裸照,发到网上去,叫你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两人骂完犹不解气,又领着众小姐妹们每人踢了一脚才恨恨走了。孙婷哆哆嗦嗦的爬起来,怕几人回头,忙背起书包捂着伤口往反方向跑了。

中午一向多数人都不回家,待在校里在食堂里吃完饭,有不怕热的到球场去打球,有的到图书馆去了。更有的去了游泳馆,那里人特别多,校内的救生员时刻警惕着。岸上是几个救生圈和多套救生衣,跳水台上方的大电子屏幕上播放着游泳救生的科教宣传片和道德教育等。或者没钱的躲在教室里吹空调,有钱的则到大街上找好玩的地方玩去了。

罗玮梁娟因住的较远,中午是不回家的,才刚一放了学,就拉了周艳袁丽萍两人道“莫急着回去。”打着遮阳伞,四人去街上逛了一圈,又上冰室里坐了,各点了杯冰糖西瓜羹、银耳莲子羹、藕粉绿豆羹、芋香鸳鸯奶茶,闲聊磨蹭聊了半天散了罗玮梁娟二人这才回学校食堂里打饭,另两人回家。

袁丽萍周艳在岔路口分了手,周艳因平常经常是老爸开了车来接的,今儿因跑出去玩,错了时间,早已是打过电话,让不来接了,便自己回家。袁丽萍家也很近,步行不过两条街,一个人便也不再坐公交车了。转过建国路、建军路两条街,进了紫色风铃住宅小区,三幢三单元九零三。只见单元外边一个邮递员正在投递邮箱呢。及进了电梯间,坐着日立电梯上到九楼,虽自己有房门钥匙,仍按了盼盼防盗门上的门铃后,奶奶通过猫透孔放大镜看了她,才开了门。家里的一条爱尔兰牧羊犬也跑到门口摇着尾巴。奶奶接了她书包,递了双塑料拖鞋给她,问“你怎这时候才回来,好晚了晓得不?”袁丽萍换过红蜻蜓凉鞋,进了屋,道“我们中午开会听演讲,讲了半天才放学。”奶奶道“快先去吃饭啰,饭都冷了。”去方太消毒柜里拿了个青花瓷碗、一双乌木筷,到美的电饭煲里盛了碗泰国茉莉香米饭。又去拿起几碟菜,一碟红烧猪蹄、一碟清蒸酱末黄爪、一碟卤牛肉,要去格力微波炉热一下。袁丽萍“莫热了,天这么热,冷的更好。”去海尔冰箱里拿了罐易拉罐的王老吉撕了就喝。一时等奶奶帮她摆好了碗筷,才吃起来,边问“老伢哪去了?”奶奶道“他先还想打电话去学校找你,这给老胡他喊了去了,又不晓哪个找他。”又道“你娘刚才打电话来,讲她那个毛衣毛线打完了,让你下午去上学路上顺便给她捎过去,我已经准备好了放那里。袁丽萍应了。

一时看她扒完饭,奶奶道“你自己把碗洗了啰,我现在没事,先去买两条草鱼回来破了,下午好煮给你们吃。”袁丽萍忙道“我作业下午就要交了,还没写呢。”拿出上午布置下的语文家庭作业来作。一时等奶奶蹒跚着出门去了,才掩了本子,去开了计算机百度了下数据,逛逛淘宝网,上上QQ,聊聊天玩玩游戏。甚觉无趣,便又出门去转了一圈才回来。到家时,又是奶奶给她开的门,问“我还以为你上课去了,怎还没去好吧?”袁丽萍“还没呢,我等下再去。”奶奶道“我讲呢,还以为你早就上课去了,连你娘的毛线都忘了带的,都讲了几遍了。一天到晚的不听话,就会到处乱跑,跑个怎名堂啰,逗你伢来骂!

袁丽萍的老子袁明正喝多了酒刚回来,听到动静跑出来,骂道“你会死了,一天到晚就晓耍尽的,一日不走身上连安不的,你是脚痒还是身上发痒?我帮你治下看!”他老娘在旁劝了几句。屋里正飘荡着一股五粮液的酒气。袁明问女儿“我听你奶奶讲你又要交钱,交个什么钱?”袁丽萍说了。她爸道“这开学才几天?刚交了学费,又喊要交钱,你哪有这多钱要交?袁丽萍不敢动,声道“老师讲全班都要交,又不是我一个。”她爸暴跳道“老师讲老师讲,你们那些老师是个什么狗屁老师?狗里狗屁,一日不的完了!讲什么就是什么,喊怎样就要怎样,放个屁都是香的!喊你杀人你怎不去杀人,喊你吃屎你怎又不去吃屎哪?看到个老师就和耗子见了个猫样,话都不敢响一句。在屋里你倒有这很嘎,称王称霸,敢恶起你奶奶来了,在外头就连个猫狗都不如,看你有个怎出息啰!你们老师动不动就喊交钱,交交,交个屁!杂七杂八比学费还多了,你以为我这都是铳打来的?还你们学校是最好的学校,你们班是个重点班呐,重点班就要交这多钱?我看你干脆莫读算了!袁丽萍不敢吱声她爸点了根烟,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这个屋里全靠了我一个人在累死累活,你娘虽开了个店,却又是个病壳子,吃的药钱比挣的还多。我那单位厂子里眼要倒毙了,哪个管我死活?你怕我日子好过等我也下岗了,全家了西北风,我看你靠哪个!”他母亲劝道“你也是,动不动跟细个仔子发个什么火。先你过去你单位里头是怎讲的?工龄到底是买断呢还是不买断呢?”儿子道“先老胡还在讲,喊我下午再去开会,我还不想去,一日里就是吃饱了受气!”娘道“那你下午还出去不?”儿子胡乱应了一声,进里间去了。

袁丽萍直等到了快两点半,差十几分钟该上课时,才拎了毛线去校里,顺路就去了娘在小区附近开的一家发廊,名叫“情深深”的。袁丽萍交了毛线去校,她娘则一直在店里开店。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9 17: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