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倒了张文宏,就能解决疫情问题么?

作者:无明  于 2022-4-4 18: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

2022-04-03 22:23:27  海边的西塞罗

  要是能,你们可以使劲骂……

  昨天《鲁迅若还活着,也会被骂是在“吃人血馒头”》一文,说到谁才是真正在吃人血馒头的事情时,其实还有一点余味没有写出。今天写在下面。

  这两天,上海疫情出现了爆发趋势,上海市卫健委今早(31日)通报,3月30日,上海市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感染者为5653例,其中5298例为无症状感染。

  5000多人感染,这是一个疫情爆发以来前所未有的数字,可是与上海疫情爆发同步兴起的,还有一场互联网上骂张文宏的运动。

  张文宏何许人也?他是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此前一直主持上海市的疫情防控工作。在2020年疫情爆发以来,他一度因为说了一些“得罪”人的话而被推上来了风口浪尖。

  这些话包括但不限于:

  “喝粥没有营养,增强免疫力还是要喝牛奶。”

  “关于零号病人,我只认证据。”

  “(疫情期间)老板给隔离员工开工资就是贡献。”

  “没有特效药,在结果出来之前媒体不要宣传。”

  如果你对中国当下的舆论场有所了解,你会发现这些话句句都踩在了如今在网上跳的最狠的某些人的肺管子上。所以无数无聊者盼着这位抗疫一线的医生倒台,此次上海疫情一爆发,又有谣言盛传他已经被免职(目前为止未获任何官方证实),这帮人立刻就扑咬了上去。

  行吧,就像鲁迅先生对小栓吃夏瑜烈士的人血馒头其实之描述了悲哀却未置可否一样,扑咬就扑咬吧,吃人血馒头就吃吧。不过他们批斗张医生的这种兴奋劲儿。倒让我想起了一点往事:

  听家里长辈讲,1958年的时候全国大炼钢铁,神州遍地小高炉,老百姓把家里的什么锅、勺、铲、甚至窗户插销都贡献出来,熔到高炉里去炼钢。

  我爷爷教书的那个高中,有个化学老师看了很心疼,就写了个文章,说这么干是蛮干——土质高炉的炉温不对,不同铁种混在一起,要炼钢所需的掺碳比例根本无法掌握,导致练出来的都是啥用处也没有的铁渣。最关键的是,炼钢铁的目的是什么?本来不就是造东西么?老百姓把自家的铁制品回炉重造一遍,就是练好了,折腾这一出干啥呢?

  当时这个文章没人理,但是过了不久,“插红旗,拔白旗”的运动搞起来,这位化学老师就被当做的“白旗”给拔了。学校嫌他的同事都是老师,知识分子,批判力度不够,就发动一堆看大门、烧锅炉、打扫卫生的校工们批斗他。而让我爷爷这帮同事在旁边看着。爷爷回忆说,当时场面那叫一个疯狂,而那位老师后来被整的那叫一个惨。

  当然,这个事儿后来救了我爷爷一命,从此改了知识分子的某些“臭毛病”,转过年来再鼓励他们提意见啥的,他就死活不说话了。

  “想开了也容易,反正不关我事”——爷爷这样说。

  当然,这是往事了,但从这件往事当中我们能看出一个奇葩的问题:很多中国人似乎总喜欢用斗争思维去解决科学问题。

  斗争思维与科学思维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一个对人不对事,而另一个对事不对人。

  就说炼钢铁这事儿,人民群众相信他们的土质小高炉里能练出钢,那位化学老师认为你们这么干不行。这个事儿到底谁对谁错?

  如果套用科学思维的逻辑,本来很好解决:做做实验,看看土质高炉里练出来的到底是不是钢,再试试化学老师说的那个法子,这事儿不就结了么?那位化学老师的想法也可能不对,但不对就不对了,人类自有科学以来,提出的错误猜想、假设有千万条。但好像没有什么正经国家和民族非要知识分子对他们的错误假设负责。

  今天刚好是牛顿逝世295周年,其实牛顿在晚年说过很多不靠谱的假设,比如他将重力现象解释为超距作用,又比如他将“第一推动”的功劳给了他信仰的上帝。后来爱因斯坦相对论和宇宙大爆炸的理论出来了,也没见有人跳出来痛骂牛顿“居心叵测”“收了教会的黑钱”之类的。

  科学本身就是一个对事不对人的活儿,要鼓励各种假设、探索和尝试,要允许人犯错误。这就是科学所必备的宽容精神。

  可是那些斗化学老师的校工们,却似乎有另外一种“斗争思维”,他们似乎觉得眼前的这位化学老师会什么“言灵”之类的妖术——他写一篇文章,说土质高炉炼不出钢,高炉就被诅咒的真炼不出钢来了。把这家伙批臭批倒,证明他的说法是居心叵测,让他把那篇“猖狂攻击”的文章撤回去,土质高炉的效能就又上去了。

  当然事实证明,情况远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批臭批倒一千个化学老师,也不能改变土法高炉练不出真钢的化学规律。

  我们说回张文宏医生的这个案子。

  的确,作为上海抗疫一线的领军人物,张文宏医生提出过“精准防控”的思路,强调过疫情面前,既要控制疫情,也要尽量保障社会的正常运行。过去两年中,这套思路,也确实被一度验证为是行之有效,对老百姓折腾较小的一种模式。

  现在奥密克戎一来,上海疫情出现大爆发,“精准防控”的思路似乎被证明扛不住这轮传播力超强的疫情,那换思路、换方法,或者实在不行,换人就是了。

  可一帮人跑到网上去骂,咬牙切齿的非要把一个医生“碎尸万段”……这是犯了什么疯病?这算不算群体性医闹?

  其实我是很能理解网上追骂张文宏医生这群人的某些思路的:从这种追骂当中,他们能获得的最大愉悦,是一种“嗜血”的快感。——一个身居高位的大医生,被他们网暴的这么不堪,有些人会在这个过程当中获得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这个道理就跟想当年那位化学老师被“拔白旗”的时候,评判他最兴奋的是学校里烧锅炉的学徒小工——昨天两个人的地位还是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徒工,前者在讲台上教书,后者在煤堆里挥铲。今天突然来了个天地倒转,小工可以举起某种大义名分,像训孙子一样训老师,说他的理论怎么怎么居心叵测,这怎一个爽字了得?

  是的,现在网上很多人其实就是图爽,区别在于这个时间点上,你骂很多别的医生要付非常严重的法律责任,而骂张文宏,因为他说的很多观点似乎不那么政治正确,又盛传被“免了职”,于是就一下子成了很多垃圾人倾倒垃圾情绪的垃圾箱。

  就像烈士夏瑜的人血馒头不愁卖一样,在中国舆论场上,在墙倒众人推、痛打落水狗这种事情上,总不缺乏满怀热情的庸众。

  只不过,张文宏的话说的对不对,他的主张海有没有可取之处,在严格疫情防控的同时,应不应该贯彻国家一再强调的大政方针,同时注重、保障民生和经济的发展?

  这些问题,骂张的人们是没空想的——因为他们知道想了也不算数。

  但你去翻翻张文宏医生之前的论述,会发现他对这个事情是有预警、有思考的,上海疫情爆发之前,他就说过:“全球抗疫已出现疲惫和松懈,中国将面临更大的风险,应未雨绸缪”。上海应“针对疫情规模超出现在5倍或者10倍做好预案”。

  疫情爆发之后,他又安慰上海人民,说不用慌乱,重症率与死亡率已经很低了,疫苗是有效的。

  请注意,这些发言,与对他的攻击谩骂不同,都是对事不对人的。这是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

  我要说,我觉得在张医生在他的岗位上,把该做的都做了,该说的都说了,你还能要求他怎么办?上海如果像某些攻击者所想的那样,从一开始就搞全城封控,现在会是个什么样子?你敢想象吗?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那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那应守的道我也守住了。至于成功与否,冠冕的有无,其实本无所谓。

  说实话,忠诚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对事不对人,这是一个知识分子的最可贵的品质。

  搞批斗,上纲上线的整人,对人不对事,这是一群庸众最喜争食的人血馒头。

  古今中外,任何一个社会当中总会有这两种人,我们当然希望前者越来越多,后者越来越少,那样社会才能进步,免坠邪道。

  可事实是,每一次这样的追咬,这样的批斗,都是对敢言者的一次打击。张文宏医生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少,而一批斗他获得满足感的人会越来越多。这样的未来,其实比疫情蔓延,比城市的“静止”更让人感到恐惧。

  当然,就像爷爷说的:想开了其实也容易。

  愿疫情早点结束,愿人民健康、幸福,愿我们的社会繁荣依旧。

  如果终不能如愿,就愿我们都能想开些。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6-29 21:2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