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

作者:顾晓军53  于 2023-1-18 10:2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经济学|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1评论

关键词:顾晓军

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

 

    ——顾晓军主义:经济学•三千九百五十五

 

  原载顾晓军经济学专著《贸易战》(2019年出版)之第章(为第节)。

 

  2009-2-22,针对大陆大肆鼓吹以“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等悖论替官家愚民的茅于轼是“著名经济学家”,我发表了〈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一文。

 

  〈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的第一个主题是——针对当时官家炮制的愚民宣传“中国所有人都是改革受益者”及“X恩论”,我用即时创造的“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予以反击。文章的第二个主题是——“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因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是模仿市场经济,没有经济学意义上的思想与理论的创新,因而所谓的中国经济学家,不过是些工程师、而不是科学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学家。

 

  2011-12-29,我把“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部分,从〈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一文之中摘出,独立成篇为〈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

 

  以下即为2011-12-29摘出的〈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

 

  在谈到中国改革开放时,有人说“中国所有人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这显然是胡说八道、拍马屁,忽悠老百姓。

  时代指数及指数曲线比较

  一、人类社会变化与中国经济生活的时代指数及曲线比较

  30年来,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无疑是巨大的。但,30年来,整个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也是巨大的。如果把30年来中国社会经济生活的变化,做成一时间坐标上的曲线,其是上升趋势线;同时,把人类社会30年来经济生活的变化,也做成一时间坐标上的曲线,它同样也是上升趋势线。把两个图相叠,就可以看到:中国社会经济生活变化的趋势线、是高于人类社会30年来经济生活变化的趋势线的。

  但,谈改革开放成就时,必须扣减30年来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值。也就是说:谈改革开放成就,不能与中国自己的30年前比,没有可比性;因为,30年来人类社会也同样在进步与发展。为什么一要定扣减呢?因为,中国原本就应该随人类社会一同进步与发展。因此,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就只能是中国社会经济生活变化高出人类社会经济生活变化的那一部分。

  二、中国社会变化与各群体变化的时代指数及曲线比较

  在建立了时代指数概念及其在时间坐标上的曲线后,我还要说明一点:由于30年来,中国的大发展及人类的进步;所以,作为各类群体的人的经济生活变化曲线,大体呈上升趋势。

  至此,我们再来谈:中国,是不是所有人都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就容易得多了。我们只要把自己所属的人群的经济生活变化曲线,叠加进30年来中国社会经济生活变化与人类社会30年来经济生活变化的比较图,就可以清楚地看出你所属的人群30年来受益或不受益,以及受多大的益或不受益的值。

  如果,你与你所属的人群的经济生活变化的趋势线,高于那条30年来中国社会经济生活变化的趋势线;那么,你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如果高出很多,那你还能算改革开放的高受益者。

  如果,你与你所属的人群的经济生活变化的趋势线,在30年来中国社会经济生活变化趋势线与人类社会30年来经济生活变化趋势线之间的话;那么,你就不能算中国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只能算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受益者。因为,你没能够与改革开放同步,你的经济生活低于30年来中国社会经济生活变化的趋势线。

  如果,你与你所属的人群的经济生活变化的趋势线,在人类社会30年来经济生活变化趋势线之下;那么,你就更不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了,而且还落后于人类社会的进步与发展。

  道理就这么简单。尤其是最后一种,这一部分人群,已经被抛弃在了人类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岸边,即时代的岸边,怎么还能算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呢?

  在时代指数的曲线图上,谁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高受益者、受益者或少受益者甚至是不受益者,以及受益与不受益的度和大小及其值,都可以一目了然。

  通过“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不难看出“中国所有人都是改革受益者”、是地地道道的愚民。

  以上,摘自“顾晓军主义”(0039)之〈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2009-2-22著)。

  由于“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嵌在我的〈中国没有真正的经济学家〉之中,所以仅被不多的中国网友与个别外国学者知道(他曾用博客转载、收藏)。现,我将其摘出,单独成篇,以便于引起更多的经济学人及普通人的关注或引用,以便惠及整个人类社会。

  题外的话

  马克思主义为何能忽悠住全世界那么多人呢?其中之一是他用剩余价值理论解释经济与分配、解释了剥削。

  张维迎说他是“双轨制”的发明者(百度百科过去是这么介绍的)。我在〈一批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中说过,“双轨制”是沿着邓小平“一国两制”的思路发展出来的,张维迎是贪天功为己有。何况,“双轨制”的弊端,如今已随处可见。再,就算“双轨制”是张维迎发明的,那么,我们来比较一下——

  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是解释全世界自由经济的分配的普遍现象,引伸出“剥削”。而张维迎的“双轨制”,则是解决中国经济改革如何突破。打个比方,马克思是医学家,张维迎只是个主治医师。

  而茅于轼呢,连“双轨制”这样的东西也没有,怎么能称“著名经济学家”呢?他的作用,主要是打出提前量、为权贵资本服务,引导加紧瓜分原国有资产等等;所以,我说过,他是“导盲犬”。如果类比,他顶多算是个保健师或健康顾问。

  那么,郎咸平呢?最近,他搞出了“美国阴谋论”,以解释经济现象。这,就与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有点相似了。但,“剩余价值”是对经济领域的普遍现象而言;而“美国阴谋论”,是对这一时段的特定现象而言。如是,也就可以定位他们各自不同的级别了。

  而我的“时代指数”呢?也是解决经济领域的普遍问题的。过去,有人找出几个因素,拿这段时间的经济与那段时间的经济作比较、或拿这国的经济与那国的经济作比较,其实没有可比性。而有了“时代指数”,就一切皆可比了。由此可见,我的“时代指数”与马克思的“剩余价值”是一个级别的;其所不同,是他是医学家、而我则发明了“B超”。

  因为我发明了经济领域的B超”,所以我能喊出〈世界经济的主升浪走完了〉、能当时就反对“四万亿”、能批评楼市、能说准〈股市无灾 下跌仍继续〉(事实上,我说了之后就一路阴跌至今)……可惜,官家已利令智昏,见我总是批评、就封杀我;却不能从我这里汲取智慧,以躲过将来临的经济大萧条。

  再把话说白一点:如果官家继续封杀我,不仅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也是对人类社会发展的犯罪。

  最后,回过头来再说说马克思的“剩余价值”。其实“剩余价值”就是一堆废纸。因为,还没有人能够发明出经济及分配的“B超”,谁能说出各种不同行业的老板与员工应该各拿多少、最合理的标准是什么呢?不能。而不能,也就无法证明谁剥削了谁。且,新科技、新行业等不断涌现,又怎么预先确定他们与原有的行业之间的比例呢?因此,目前也就只有通过税收与税收所产生的社会福利来加以调节。

 

  2011-12-29之〈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引用毕,文中微有文字性小改。

 

  此外,上面提到“过去,有人找出几个因素,拿这段时间的经济与那段时间的经济作比较、或拿这国的经济与那国的经济作比较,其实没有可比性”,那么,为什么没有可比性呢?因为,过去的比较、没有剔除不可比的因素。而“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的意义,就是找到并指导人们、怎样去剔除不可比因素。

 

  因此,有了“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便可以举一反三;如是,经济学其他什么理论、亦可应运而生了,甚至可以扩展到社会学、政治学等等其他学科中去。

 

  这,就是“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的意义,也就是为什么说“经济学‘时代指数’理论”是发明了“B超”的所在。

 

 

              顾晓军 2018-9-3 南京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SAGFS 2023-1-28 05:54
===什么叫"真正",境内外经济学家,哪里来的什么真正? "40年余的中国"汇率经济"决定引导了中国经济命运那才是一个真正哦 .... ..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3-1-28 06: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