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有序与无序关系的重新洗牌

作者:水影儿  于 2008-9-25 06:1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海外文摘|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5评论

京港台时间: 2008/9/25 02:28     标题: 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有序与无序关系的重新洗牌

  当今中国是一个高度有序的国家,但同时,就象毒奶事件和今年以来的无数事件(其中有许多是惊天动地震撼世界的事件)所表明的,中国拥有的是一个高度无序的社会。在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中国道路第一段显然已经走到尽头,而第二段看来不得不以跟三十年前一样的大手笔开始,否则便难以为继。德国之声记者山人认为,只有让一种自然的“序”取代人为的“序”,中国才能有下一个三十年的可持续发展。

  社会严重无序

  2007年底时,人们认为2008年将是一个中国年。但这样的中国年,却是谁也不曾料到的。两大自然灾害雪灾和地震固为人力难回,人为的事件却也是连绵不绝,而且一个接一个地震撼了世界:西藏事件,新疆多次恐怖袭击,瓮安骚乱,杨佳袭警,江西撞楼,山西襄汾溃坝,毒奶事件。这些天,煤矿事故不断,深圳大火烧死许多人。还有一些持续性"非事件":股市狂泄,楼市也跌。这么多事件里,论悲惨,当是四川大地震;论"世界性",当推西藏事件;论震撼力,则非当前的毒奶事件莫属。

  所有这些事件,反映了一点,那就是中国社会严重无序。有的反映的是经济上的无序状态;有的反映的是地方政治上的无序状态;有的反映的是民族问题上的无序状态。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给中国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全世界都看到的事实。随着国力的提高,中国在文化方面(如电影、绘画)、教育和体育方面,都有很大进步。与俄罗斯、印度的政治变革走在前面相比,人们更肯定中国。"中国道路"一词风头已盖过"美国道路"。中国人对此也很骄傲。这"中国道路"是一条腿走路,政治改革远远落在后面,这也是大家都看到的。也正因为此,"中国道路"成了政治不改、经济照样可以成功的一个模式。引起不少国家的羡慕和模仿。

  然而,中国在这三十年里却也经历了无数的风波。单就食品(扩大之即我们一度称之为"入口物"的东西,连同饲料、牙膏、药品等)而言,从80年代的福建晋江假药到今天的全国范围的毒奶事件,可谓一线相连。虽是一线相连,却是程度越来越激烈,涉面越来越宽泛,频率越来越密集。食品问题如此,上述的其它方面同样如此。商人的贪婪,官员的腐败,顾客的只认价格等眼前利益(比如在盗版牒方面),造成了一种肥沃的土壤,使之禁之不绝,杀之不尽,前赴后继,倒下一个成克杰,跟上一批陈良宇,跑掉一个赖昌星,涌现无数周正毅。一个拜金主义,早已成了许多人的理想。经济上的"序"自有法律去规定,在许多人眼里那只是纸上的东西,或一种至少还没有轮到自己,不一定能轮到自己以身相试的东西。于是,他们继续地追求着无序,他们让社会上有了无数个无序,让这些无序堆积到了接近于爆炸的程度。

  国家高度有序

  在经济和社会越来越无序的日子里,中国的国家、政治管理却显然是岿然不动,甚至更"锦上添花",越来越有序。这个"序"是什么呢?就是控制,压制。哪里发生了无序的事件,事情,便去压一下,"处理",包括动用司法工具和控制媒体的传播;有反映无序的文章和说法出现了,便去压一下。

  海外华人网站的一篇新评论把计划生育、户籍制、金盾工程、毒食品列为现代中国的"四大发明"。毒食品和金盾工程都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新生事物,然而一个反映的是无序,一个反映的是有序。金盾工程的诞生,正说明中国在控制方面有了新的发展。

  全世界都知道,也基本上都这样认为:中国这改革开放三十年,实际上是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人们普遍指出,中国现在的情况酷似19世纪与20世纪初的西方工业国,即资本主义的初级阶段。然而伴随着那时的西方资本主义化,西方的政治环境也在许多反复中走向了表面的"无序",也就是人们译成中文叫"民主"和"自由"的东西。否定之否定,成了一种新的"有序"。可是中国则在经济的无序化中坚持此前几十年的"有序"做法,而且在有些方面还有所加强与发展。

  黑猫白猫论可以退休了

  经济和社会无序,政治有序,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至少到今天为止是这么一个局面。然而,那种经济和社会的无序状态经过长期积压,已经开始爆炸:我们经历了爆炸性的一年,许多爆炸性的事件,目前更是一个牵扯到中国全国的。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最有名的一句话是"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这句话对中国来说是立了大功的,改革开放就是在这么一个非常简单的理论指导下开始和展开的,换句话说,只要经济能发展,人民能富裕,管它什么主义呢。这句话在那个历史条件下应该说肯定没错,是句好话。要不然,一个"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的"社会主义国家"怎么会变成一个实质上的资本主义国家,一个走向高度发达的国家呢?

  可是时至今日,人们忽然看到,光是发展经济,追求富裕,而不顾其它,显然不行了。在许多人,尤其是一些商人和官员心里,这个黑猫白猫论成了不择手段的代名词,甚至可以草菅人命,就象现在的毒奶所展示的。

  现在中国也开始说"可持续发展"了,但还主要局限在环境这个方面。然而,在政治上、社会上,同样存在着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现在,经济上、社会上、人民生活和健康方面的问题连环爆炸,中国制造在国际上蒙上了空前巨大的阴影,连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本身都被打上了大大的问号,仅从奶制品上看,恐怕这个元气、这个信任不是短期内可以恢复的,在中国国内如此,在国际上更是如此。现在沙发等也继续地出国际健康问题,而一系列的骚乱,闹事,事故,人民情绪的激昂,使中国实实在在地陷入了一种一年前还想不到的危机之中。这是"积重",是三十年来单方面发展、一条腿走路的必然。至于是否"难返",这就要看了:是否还能有三十年前邓小平那样的大手笔。而这个大手笔必须基于这样的考量:究竟该用哪只猫。

  用自然的"序"取代人为的"序"

  中国现在有两种选择,一种是继续用至今所用的"有序"来控制、压制"无序"。另一种是用一种新的"有序"让"无序"得到排解,使之处于经常消失、得到自我控制的状态。

  所谓"新的有序",其实在世界上一点都不新。说穿了,就是已经"用俗"了的三个词:民主、自由、人权(人权其实可以包含在自由中)。这三个词在它们表现出来的时候,似乎是"无序":罢工让交通瘫痪;示威中发生冲突;不喜欢谁就可以不投谁的票,甚至可以投很"坏"的人的票,等等。然而,西方国家确实是用这些"无序"来控制"无序"。换句话说,形成了一种自然的"序",一种机制:法院判决犯罪的人;执政失败的可以被民众选下去,或者引咎辞职;做坏事大家指责和揭发,包括媒体和民众、民众的团体(如消费者权益组织)。

  许多中国人(不光是领导人)一听这三个词,尤其是连起来用的时候,就火冒三丈:你们西方自己做好了吗?你们就是要干涉内政。这是西方的一套,强加于人。确实,西方国家在实施这三个词时,有许多毛病和缺陷,弊端。这也导致西方各国不断地改造着自身,同时,各国的实施情况有很多的不同。比如,美国的言论自由程度可能就超过德国;在福利方面、劳资关系方面,北欧与美国大有区别。但有一点:西方这个经过几百年逐渐磨炼出来的自然的"序",着眼点是疏解社会矛盾,是让机制来自然地排解,而不是压,直至压不住了爆炸。

  民主到了东亚,在西方人眼里就已经不是真正的民主了。德国前总理施密特说过,日本等东亚国家始终是一党执政,因此不是西方人眼里的民主。但是,那里也是有一种民主的。福田康夫辞职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不妨试试中国式的自然的"序"

  要求中国按西方模式去塑造民主和自由,显然并不现实。中国同样可以在这方面走东亚的道路,或者用中国的语言说,同样可以走一条"有中国特色的"道路。而这条道路,在这一年里实际上已经显示了出来,并且证明了它是可行的。

  在毒奶事件发生后,中国国内许多人也指出了几个方面的必要性:问责制;新闻监督;道德教育与规范化。中国在这一年里已经初步走上了这条道路,尝到了这些做法的甜头。"问责制"是什么呢?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民主。日本是这样做的,意大利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中国山西省省长带了个头,把引咎辞职上升到了省级。这是一个好发展。如果问责制真正成为一个制度,并且做到"上不封顶",哪一天国家主要领导人也不例外,可以说,中国的民主化已经有了长足进步了。或者这就可以视为中国式民主的一个主要组成部分。

  当然,瓮安事件也表明,许多土霸王是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的。那么,中国已经开始多年的基层民主选举首先上升到县的层面,也会是一个很好的民主化配套措施。

  如果说新闻自由太刺耳,也不妨说"新闻监督"。关键是:不应该是新闻被监督,而应该是新闻来监督。上海记者这次对毒奶的揭发,显然让中国公民普遍认识到了新闻的作用。在此之前,西藏事件时的新闻管制和四川大地震、瓮安事件时的新闻基本放开,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照。怎么对待新闻才是对人民有好处,对国家有好处,应该已经是很清楚的事情了。中国的宣传部(宣传这个词在国际上早就被视为坏词了,中国至今甚至都没考虑改掉)和新闻出版总署,也是中国的社会主义时代遗留物,也是中国政治改革中应该考虑去留的一个方面。

  新闻自由了,是否可以胡说,污蔑诽谤,指谁骂谁呢?如果哪天连宣传部和新闻出版总署也没有了,谁来管它们呢?这就涉及了"新"的机制、"新"的有序的另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了:司法体制。一个不独立的司法体制,一个可以受党内政府内各级领导干预的司法体制,是很难为民众所信服的。

  文革结束后,中国人忽然失去了(共产主义)理想。这个空档充分地让拜金主义占领了。这些年,中国表面上说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实际上更多地尝试在孔孟之道里寻找一些依托。最近,四书还成了清华大学的必修课。中国文化传统中优秀的东西当然是应该继承的。但更重要的是培养一种社会公德。中国以前说"八荣八耻"、"五讲四美"等,并没有真正化为人的自觉意识。但实际上,社会公德的培养并非不可能的事情。中国人的环境意识比起20年前就已经进步了很多了。所谓"温饱思淫欲",经济上去了,经济行为中的"德"也就会越来越多地得到认识。在新闻媒体和司法系统的配合下,在毒食品之类的教训下,这些东西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的。

  在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之际,中国遭遇了空前激烈的一年。这表明,改革开放三十年到了一个坎。要保证今后三十年能够有可持续的好发展,继续只单方面地改革经济显然不行了。三十年前,邓小平做出的是个大手笔,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同样需要的是大手笔。继续在政治方面摸着石子过河还行吗?这一年,尤其是当前的毒食品事件已经给出的答复难道还不够明确吗?
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0 回复 吴钩 2008-9-25 07:21
坐沙发了. 好文!
1 回复 Djogchen 2008-9-25 08:55
邓小平的“黑猫白猫”只是给予一小部分人富起来,从四川地震,可以看到很多草根
阶层仍然在贫困边缘。一个农民家庭要供一个儿女上大学,可能需要倾家荡产才可
以。
“贫富悬殊”也是社会动荡的因素之一!
0 回复 trunkzhao 2008-9-25 18:49
难啊难,难于上青天。
如今当权者还有谁考虑国家民族,哪一个不跟乌眼鸡似的,盯着自己的利益。想要他们放弃既得利益,转而为全体人民谋福,无异于与虎谋皮。

中国的改革,或者说是再改革,一定是以暴力,当然可能是极少数人的流血。
0 回复 sam333 2008-9-26 06:20
玩游戏必需有规责才能有方圆。新闻监督,司法独立就是规责!
2 回复 骄傲马力 2009-9-2 10:18
中国的百姓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造反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3 15: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