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初恋进行到底

作者:水影儿  于 2008-11-15 22: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女性情感|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36评论

记得有位作家说过,童年的经历对作家日后的创作会有很大的影响。莫言把家乡的故事比作是麻袋里的小石头,取出一块儿,就可以雕琢个故事出来。其实,对我们普通百姓来说,童年的经历也很重要。我们用童年清澈的双眼,初识了这个世界。儿时的念头,可能会影响我们未来的日子与思考。比如,当年我父亲有个同事是大鼻子的越南人,我母亲有位同事是日本阿姨。最近,我对这两位外国友人的身世来了兴趣。他们怎么会跑到东北的?尤其是越南人,他怎么会到东北去?

 

 

我简单写出初恋的故事,也是我对家乡思念的另外一种方式。本文写于2005年春天倍可亲情感征文时。关于文中的明,简介一下家庭背景。他父亲是来自北京的当年留苏生,母亲当然也是北京女人。他们一家都能拉手风琴,对苏联歌曲都特别在行。热恋时,他给我唱的歌是“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我似乎现在还记得那激昂的手风琴声。初恋就像天边的彩虹,美丽,短暂。我们不能因为彩虹消失了,就否认她的美好.

 
上高中时,我是毕业班的班长。我们那时候,要想当上班级干部,成绩优秀是最基本的要求。由于这个原因,虽然我本人的领导管理水平一般,班主任老师还是把我放在了班长的位置上。

副班长兼团支部书记,是一位名字叫明的男孩子。他和我一起,负责管理班级的日常事务。

明,长得不高不矮,体型不胖不瘦。在他那张五官端正的面庞上,一双小眼睛,显得格外动人。

班上的同学们都知道,明,是个极其酷爱文学的中学生。他的一篇篇业余习作,常被老师贴挂在教室里,供大家品读。

那时候,我们班上的男女同学很少讲话。我和明,虽然共同担任班级干部,但实际上,我们在高中期间,几乎没说过几句话。那些需要解决的大事,班主任老师就帮着处理了。而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交团费什么的,我和明实在需要交流时,我们会互相扔小纸条。

转眼间,我们高中毕业了。

我上了医学院,明则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军校。

上大学以后,我和明开始有了通信联络。

我们是怎样知道对方地址的,现在我有些记不清了。总之,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如果想知道梦的方向,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借鸿雁传情,我和明越来越熟悉。相距数里,隔不断的是彼此的牵挂和思念。

初恋,就这样慢慢来了。

明在军校上学,大一那年,他们不能放假回家。我们,只能靠书信传达心声。

读明的信,实在是一种享受。

明喜欢自己填歌词,淡淡的相思就这样从远方一片片飘来: “寂寞两地情,要多信任。。。”

天哪,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怎么还记得这段明填写的歌词。

在后来许多个甜蜜的日子里,除了两地情书,我还收到过明寄自南国的红豆和他为我创作的一本手写小说。我依稀还记得,在大学宿舍熄灯以后,我打着手电筒,和小说中的主人公同喜同泣的时刻。

初恋的感觉,真的很美。

有一年,明快过生日了,我该给明送个什么样的生日礼物呢?

那时候,班上的女生,常给自己的男朋友编织毛衣,用来表达爱意。从别的女孩那里,我大受启发。于是,我从父母给我的生活费中,挤出一些零花钱,跑到沈阳中街的一家商场,穿过熙熙攘攘的顾客,我终于买到了一包我喜欢的那种毛线。

在我的家中,我是父母最小的孩子,我很少有机会帮父母做过什么家务,家里的事情,几乎都让哥哥姐姐给包了。所以,上大学时,我几乎什么都不会做。呵呵,我给明织的那件毛衣,质量是可想而知的。

这件毛衣刚刚寄出去不久,我和明的关系开始慢慢变得紧张起来。

其实,我和明在最初的交往时,我们就知道,我们未来的路,不会太好走。

主要理由是什么呢?

明的父亲与我的父亲是同事,两位长辈在单位里,关系相处得一般,大概还有过不愉快。那时,我和明还不经世事,根本不懂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明,曾对我诚挚地说:“咱俩好,让他们也好吧。”

可是,我们哪里懂,人是很难改变的动物,更何况是有过许多人生经历的长辈们。

就这样,在我和明的交往中,始终要谈一些和父辈们相关的话题。

和明在一起的日子,我有过幸福快乐,也经历过痛苦烦恼。所有的压力,主要来自双方的家庭。

最终,两人都觉得很累。

就在我和明的关系因为长辈的原因而变得越来越疏远,越来越紧张时,另外一个女孩慢慢出现在我的视野中。

明是个很讨女孩子喜欢的男生,这个女孩,从小就和明一家人很熟,她最终变成了明的妻子,我不感到特别奇怪和意外。

不过,我这个人,很不会处理感情方面的事情,我不会和恋爱过的人保持若即若离的嗳昧关系。

我要么爱的轰轰烈烈,要么会连根拔掉。

在和明分手的那天,我把明写给我的一大打的信件和诗歌小说的文稿,还有一些其它的小礼物,我全部付之一炬。

我想,信物没了,初恋的记忆也会随之而去。

呵呵,这样的想法多么幼稚。

你看,事隔多年以后,我还在这里敲打文字,回忆当年的那个明。

谁没有过难忘的初恋?谁没有过最纯洁的情感?

人们常说初恋是美丽的。是啊,初恋,没有油盐酱醋,没有一地鸡毛,没有白发和皱纹。

初恋,永远只有18岁。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还记得,在那年夏天,我和明挤在热闷的火车里,从南走到北时的苦与乐;我没忘记那年的春节,我们躲过春节晚会的喧闹,挤在明的小屋里,说着甜蜜的悄悄话;忘不了,在大学宿舍里,我面对着空墙,写下的一串串喜和泪。

记得,明在写给我的最后一封信里,他对我说:“我多希望,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我的床头,会挂着你的手。”

读到这行字时,青春年少的我,傻傻地笑了。

死亡,这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情啊。我们还这么年轻,我们离死亡还遥不可及。明,你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呢。

“与你情同白雪,永远不染尘。。。。你看见雪花飘时,我这里雪落更深。” 。

飞雪飘过我情感的天空,最终融化在我的记忆里。

初恋的阳光下,所有的感觉很真实,很美好。

有谁会拒绝这种美好?

5-17-05

 


9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36 个评论)

1 回复 它乡异客 2008-11-15 22:30
明的确很有才,特别是那句:“我多么希望,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不知他现在成了作家还是将军。也许也正在写博客?
1 回复 吴钩 2008-11-15 22:41
人生是童年的延续.......................................................
1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5 23:40
它乡异客: 明的确很有才,特别是那句:“我多么希望,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不知他现在成了作家还是将军。
连根拔掉了,再无消息。
1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5 23:40
吴钩: 人生是童年的延续.......................................................
说的好
1 回复 hysonchen 2008-11-16 00:07
“我要么爱的轰轰烈烈,要么会连根拔掉。”
没拔干净,多少年后还在美国博客里发芽,哈哈!
1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6 00:15
hysonchen: “我要么爱的轰轰烈烈,要么会连根拔掉。” 没拔干净,多少年后还在美国博客里发芽,哈哈!
即使有芽也没土啊:)

所谓的连根拔掉,就是不再联系,也不再打听他的消息了。
1 回复 四合院的闲人 2008-11-16 00:15
纪念的是那段难忘的感情而非人也,理解
0 回复 野木耳 2008-11-16 00:58
距离是爱情的敌人。好看。回头再看。
0 回复 它乡异客 2008-11-16 01:27
水影儿: 即使有芽也没土啊:) 所谓的连根拔掉,就是不再联系,也不再打听他的消息了。
成了“豆芽菜”?可是豆芽菜也是菜呀!
1 回复 它乡异客 2008-11-16 01:30
四合院的闲人: 纪念的是那段难忘的感情而非人也,理解
否定!没了那个人儿,哪来的感情啊!
1 回复 它乡异客 2008-11-16 01:33
水影儿: 连根拔掉了,再无消息。
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打听打听,大家伙儿都挺关心的。
1 回复 绿水潭 2008-11-16 03:25
忘不了的,是年少时的执著和清纯。
0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6 04:52
四合院的闲人: 纪念的是那段难忘的感情而非人也,理解
谢谢理解
1 回复 宜修 2008-11-16 04:52
hysonchen: “我要么爱的轰轰烈烈,要么会连根拔掉。” 没拔干净,多少年后还在美国博客里发芽,哈哈!
人家正噙着泪呢,你偏逗人笑。真够讨厌的!
1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6 04:53
野木耳: 距离是爱情的敌人。好看。回头再看。
距离让自信打了折扣。没了信心,一切都会土崩瓦解。
1 回复 宜修 2008-11-16 04:53
水影儿: 即使有芽也没土啊:) 所谓的连根拔掉,就是不再联系,也不再打听他的消息了。
要是风往你耳朵里灌呢?
3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6 04:53
它乡异客: 闲着也是闲着,没事打听打听,大家伙儿都挺关心的。
问题是闲不下来呀。
0 回复 宜修 2008-11-16 04:54
它乡异客: 否定!没了那个人儿,哪来的感情啊!
Tough! 干吗说那么白?
1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6 04:54
绿水潭: 忘不了的,是年少时的执著和清纯。
是啊。特别执着特别傻的样子,大概这就是初恋的代名词了。
0 回复 水影儿 2008-11-16 05:03
宜修: 要是风往你耳朵里灌呢?
哈哈,那我就戴宜修牌帽子:)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6 01:0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