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彻骨的夏夜

作者:trunkzhao  于 2014-8-26 23: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生活感悟|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39评论

关键词:老鬼, 杨沫, 顾准


听朋友说老鬼又出了新文章,十分给力。我搜了一下,没看到新文章,却看到了他回忆母亲。平心而论,既不算感人泪下,也不是苍白无力。可我感觉总是怪怪的,因为我永远忘不了三十年前一个盛夏的夜晚。

那年,我正上大学。隔壁宿舍同学从别处借来一本《血色黄昏》,看完后准备第二天归还,于是我就利用熄灯后的时间夜读。

虽然这本书的名头很响,但最吸引我的还是因为作者是杨沫的儿子。记得大约几年前看过杨沫的回忆录,对这个带领红卫兵抄了她的家,劈开抽屉拿了她的钱跑缅甸的儿子痛恨已极。但杨沫不念旧恶,在这个儿子成了反革命后没有断绝关系,反而托人找尤太忠关照儿子。我想看看这个王八蛋儿子到底写点什么。

等我把这本书一气看完,已经接近黎明,正是最黑暗的那一段。窗外天空黑墨一般,屋内只有微弱的路灯透过树叶缝隙投射进来。所有的人,物都只能隐隐绰绰看到一个轮廓。我看着一张张床上都有一堆隆起,内心突然泛起巨大的恐惧,浑身感到彻骨的冰冷,直至骨髓。因为我在书中看到了人性的缺失,人伦的灭绝。

我看到了老鬼自己的另一种说法,他列举了杨沫种种灭绝人性的做法。具体内容我早已忘记,但我不肯查找,因为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看一遍这本书。

杨沫同志在儿子最需要关怀的时候,彻底抛弃了他。为了党性,给他写信,要他好好改造思想,争取在革命监狱里长期扎根。

世界上最亲的莫过于亲人了,打断骨头还连着筋。血脉相连,千古永恒,更何况是自己亲生的儿子。

虽然那时我已经经历目睹了许多人间丑陋,亲人反目。已经读完第二遍红楼梦,也相信本是同林鸟,临难各自飞,可这一对母子相残,实在令我心寒。

后来的结局还是比较美满,这一对母子后来相互原谅,一家人至少表面上和好如初。现在老鬼自己也已步入老年,也许真心原谅了母亲,并对母亲的行为作了辩解,认为是极左思想毒害了母亲,母亲的行为非常正常。

《血色黄昏》这部书,当时好评如潮,说它真实地剖析了自己,敢写常人不敢触及的深处。其实,现在看来,老鬼,他从来不敢触及一个地方,就是人性。在文革期间,他和杨沫都没有了人性。深层的原因,他没有写。也许是没有想,也许不敢想。

比起现在某些人来说,老鬼算是好得多了。

翦伯赞有个弟子,曾长期作为他的助手。文革开始第一写出大字报,批判恩师,有事实,有分析,绝对是重磅炸弹。文革后,又第一个出来写回忆我的恩师。以至于同事都劝他:拿了一个第一,就不要拿第二个第一了。现在他所有著作言必称恩师,打着翦伯赞的招牌。

类似的据说还有舒舍予之子。

顾准的妻子是自由恋爱,标准的才子佳人,经历了战争年代。第一次当右派,二人挺过去了。第二次右派,二人离婚,儿女不相见。直到顾准即将不治,召唤儿女们告别,却无一人肯来,还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批判信,痛陈恩断亲绝。

现在呢,至少有两个总是打着顾准的旗帜。

这就不是令人齿寒,而是反胃了。


高兴

感动
2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2

支持
2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6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9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4-8-26 23:33
老婆喊吃饭,吃完来读!
2 回复 fanlaifuqu 2014-8-26 23:55
都是奇人,有野心的。不能以平常心看待。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8-26 23:56
很难过啊。
2 回复 yulinw 2014-8-26 23:59
   这两鬼是一鬼么?
2 回复 酸柚子 2014-8-27 01:00
杨木,就是写青春之歌的那个吧,记得是个大美人
2 回复 白露为霜 2014-8-27 01:23
那是一个把人变成鬼的时代。我不会有太多的批评,恐惧是人性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2 回复 tea2011 2014-8-27 01:44
那本「血色黄昏」也让我心痛⋯
2 回复 心随风舞 2014-8-27 05:17
畸形社会的发展,造成人性的摧残和扭曲。痛心。
2 回复 xqw63 2014-8-27 05:41
   政治泯灭人性,人性不古
2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4-8-27 07:35
我听老邻居讲:有一个母亲,被两个女儿带着红卫兵同学抄家,让她母亲穿上高跟鞋,带着高帽子围着院子跑,她们两拿鞭子在后面抽。以前并没有甚麽过节,就是为了保自己。也是让人心惊的扭曲心灵。
1 回复 海外思华 2014-8-27 09:08
那个畸形的年代,有太多令人痛心的事情发上。人性全被扭曲了!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25
fanlaifuqu: 都是奇人,有野心的。不能以平常心看待。
变形了,已经不算人了。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26
徐福男儿: 很难过啊。
一把辛酸泪。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26
yulinw:    这两鬼是一鬼么?
哪两位?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27
酸柚子: 杨木,就是写青春之歌的那个吧,记得是个大美人
不记得,好像没看过。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28
白露为霜: 那是一个把人变成鬼的时代。我不会有太多的批评,恐惧是人性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可那个时代留下的恐惧现在依旧。
1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29
tea2011: 那本「血色黄昏」也让我心痛⋯
我对人说过,那是我读过最恐怖的书了。
1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30
心随风舞: 畸形社会的发展,造成人性的摧残和扭曲。痛心。
我觉得特别恐怖。
2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32
xqw63:    政治泯灭人性,人性不古
这种灭绝人性的政治,恐怕也只有镰刀斧头帮才会有的吧。对了,应该看看其它社会主义国家是一样的,有着相同的故事。
1 回复 trunkzhao 2014-8-27 09:35
sissycampbell: 我听老邻居讲:有一个母亲,被两个女儿带着红卫兵同学抄家,让她母亲穿上高跟鞋,带着高帽子围着院子跑,她们两拿鞭子在后面抽。以前并没有甚麽过节,就是为了保
还有大义灭亲的呢。记得我小时候批林批孔,专门批孔老二讲人性,不支持大义灭亲。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2 08: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