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柳永

作者:trunkzhao  于 2014-9-7 08: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8评论

关键词:柳永,


先来诌一首歪诗,权作免责声明:

卧梅又闻花

夜步董使祠

只食虾糊酱

排转夏艏池

这首歪调,需要用河南话,山东话,四川话来念,方解其意,就是不能用普通话。

大浪淘沙。三十年岁月的大浪,已经冲走了记忆中的许多沙砾。唐诗宋词,幸存无几。少年时曾经喜欢过的柳永,竟然连一首也背不出来了。

这一首,据说是为南宋招来灭国之灾的《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下面呢,忘了。

还有最著名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首词到底写啥的,忘了。

还有我最喜欢的《雨霖铃》:“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前面呢,忘了。

为什么呢?只能说柳词经不住岁月的考验。

我不喜欢柳词,不是因为后人所说的太俗。其实俗语入词,更加浅白易懂;少用典故,益为明了共鸣。所以“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柳词容易被忘却,是因为它层叠平铺,缺乏逻辑。像什么呢?就像一幅中国山水卷轴,画笔精细,景色动人。可是一卷卷展开,基本类似,没有透视,没有层次。这不是柳永的毛病,而是后世慢词派的通病。语言不可谓不华丽,令人爱不释手。可过了些年,却毫无内容,不留片言。

后世马致远《秋思》,也是景物的堆砌,通篇只有两个动词,但是却成为千古名篇。为什么呢?景物之间有逻辑。

再说柳对尘世的态度,他其实并没有明确的思想。言不由衷,也就是现在所谓的“装”。

柳永出身高干家庭,兄弟亲戚都是公务员,所以做官就是他的人生。

可偏偏他的命运不济,第一次高考失利。他还信心满满,“富贵岂由人,时会高志须酬”。不过说一些“浮名利,拟拚休。是非莫挂心头。”

第二次高考又失败,这回他就觉得怀才不遇,心有怨言,说什么“且恁偎红倚翠,

风流事,

平生畅。

青春都一晌,

忍把浮名,

换了浅斟低唱!

是真心话吗?不是。不是你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

前朝有个孟浩然,发牢骚时候还做自我批评:“不才明主弃。”饶是如此,还是惹得唐明皇不高兴,终不得用。更何况柳永直接批判整个官场。

所以下一次高考时,皇帝自然不高兴了:装什么装?既然不待见这浮名,何必又来争呢,且去填词。于是罢黜。

到这里,由衷赞叹仁宗真是明君,因为虽然“仁宗非常喜欢其词,每对宴,必使侍从歌之再三。”但是却绝不因此而抬举他。后世徽宗只要碰上艺术家,会踢球的,画画的,写字的,绝对都是要提拔的。只能怨柳永出生太早。

柳永被最高领导点名批评以后,心知正途无望,可毕竟功名心未断,于是就走了一条另类的道路。

那时还不像明清时代,科举是唯一正途。异途出身,升迁不易,有天花板。

姜太公为了钓大鱼而用直钩钓鱼,有人为当官而鄙视官场。有隐居的,有办学的,有写诗词的。目的只有一个,出名。就像如今的凤姐芙蓉,不论用何种方法。

柳永后来发现此路不通,只好又重回科举,终于在范进差不多的年纪中了一进士。不知柳先生也曾痰迷心窍,是否有好姐妹想帮,未留于史。

其实,柳永如果真的日子特别舒心,有那么多粉丝,“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中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比帝王神仙还舒坦,想睡哪就睡哪,何至于到五十还想不开去受罪呢?

如果柳真的很有本事,举孝廉,荐圣贤,怎么着也能找着一条出路吧。有人说是皇帝打压。其实仁宗很是爱才,未必没有磨练之意。只是他自己不争气。如果仁宗记恨,怎会让他五十岁时候还能出头?

原来书上含糊其辞,说是放了一个小官。今天一查,是推官,也就是法院院长。这是个无足轻重的职位吗?且看苏轼反对新法,于是被弄到开封府做推官,不想让他说三道四。“轼决断精敏,声闻益远。”看,苏轼做出什么成就。柳永呢?史书未言。

柳永作为词人,开辟了一片新天地。但心口不一,视野狭窄,实在难以进入一代宗师行列,充其量就是一个匠人。他的词,就如同一个浓妆的艺伎,美则绝伦,可却苍白一片,缺乏层次。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回复 fanlaifuqu 2014-9-7 09:22
是啊,再有才,难抗世俗。且不论皇上权贵。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9-7 10:47
话说柳七郎把手中锅铲一扔,喝道:这道鲜烹小鱼咱不做了,您做来让咱尝尝吧!
回复 懒懒猫 2014-9-7 13:32
   不会河南话,山东话,四川话,咋米念嘛
回复 yulinw 2014-9-7 13:44
   俺木有文化,不好懂嘛~·
回复 酸柚子 2014-9-7 14:17
懒懒猫:    不会河南话,山东话,四川话,咋米念嘛
前2句是,我没有文化,也不懂诗词。大叔在打阿灯的地躺拳,先谦虚一把
回复 懒懒猫 2014-9-7 14:40
酸柚子: 前2句是,我没有文化,也不懂诗词。大叔在打阿灯的地躺拳,先谦虚一把
哈哈,你这一指点,我终于看懂3句了,最后一句还是不明白说滴啥米
回复 trunkzhao 2014-9-7 18:28
秋收冬藏: 话说柳七郎把手中锅铲一扔,喝道:这道鲜烹小鱼咱不做了,您做来让咱尝尝吧!
别介。吃货会吃不会做,再说你粉丝那么多,粉丝会伤心的。我没有文化,千万别一般见识。
回复 trunkzhao 2014-9-7 18:29
酸柚子: 前2句是,我没有文化,也不懂诗词。大叔在打阿灯的地躺拳,先谦虚一把
只是瞎胡讲,拍砖下手迟。
回复 trunkzhao 2014-9-7 18:30
懒懒猫: 哈哈,你这一指点,我终于看懂3句了,最后一句还是不明白说滴啥米
只是瞎胡讲,拍砖下手迟。
回复 trunkzhao 2014-9-7 18:51
yulinw:    俺木有文化,不好懂嘛~·
我也没文化,虾糊酱。
回复 yulinw 2014-9-7 20:17
trunkzhao: 我也没文化,虾糊酱。
   哈哈~~谢大红包,中秋好~~
回复 看得开 2014-9-7 23:59
谢大红包,中秋快乐!
回复 秋收冬藏 2014-9-8 01:14
trunkzhao: 别介。吃货会吃不会做,再说你粉丝那么多,粉丝会伤心的。我没有文化,千万别一般见识。
咱也是个吃货,口味刁钻了点就是
大树根深蒂固枝桠繁茂,每片叶脉文路清晰,煞是好看。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9-8 09:31
有那么几句留在世间,至今口耳相传,征引不绝,已经很不错啦!
回复 trunkzhao 2014-9-8 09:41
徐福男儿: 有那么几句留在世间,至今口耳相传,征引不绝,已经很不错啦!
嗨,这不有人推崇柳永,我看不过,就黑他一把。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9-8 09:45
trunkzhao: 嗨,这不有人推崇柳永,我看不过,就黑他一把。
赵兄的性情,当近于稼轩、放翁一路。
回复 mayimayi 2014-9-15 02:10
学习啦 !
回复 trunkzhao 2014-9-15 05:01
mayimayi: 学习啦 !
意气之作,千万别当真。其实词坛,柳永还是能进前十的。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4: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