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公之罪

作者:chico  于 2013-9-26 06: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齐东野语|通用分类:信仰见证|已有12评论


腐败不是罪,被抓住才是罪。高速公路限速55, 车流70。你随大流也开70。警官看你不舒服,把你拦下了。你犯法了,其他开70的人并没犯法。你真要开55的话,骂你挡道的人会很多。数年前,有几个年轻人在 NJ Turnpike开了个玩笑。几辆车并排开55。结果造成大堵车。这就是模范公民,遵守交通规则带来的后果。

再说两千万,还不如一个乡镇长搂得多,他要真捞钱,绝对不会是这个数。他竟吝啬到都没给自己的相好捞钱,同落马的政治局前辈们无法相比。这事上边清楚,草民也清楚。

唱红也不是罪。继承革命传统,宣扬革命正气。拿到那里,都能摆上台面。

有人说他搞文革复辟。其实文革那套在中国已经搞60年了,现在仍然继续中,哪里还用他复辟呀!乾纲独断是传统吗。当年紫阳书记公开承认有个秘密决议,重个大问题用邓公决断。最近不是也禁杀“谣言”了吗?

薄公第一大罪是“抹黑了党和政府的形象”,罪在打黑。在伟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领导之下,“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他竟然在重庆这个弹丸之地整出了那么多黑社会。严重抹黑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再者,打黑应该是打打苍蝇,跳蚤。公侯伯子们的蛋糕要做大,是不能动的。给公侯伯子们打理家务的怎么能是黑社会吗。

薄公第二大罪,太迷信党章党纲了。江公之后,草民百姓的利益是可以少计或不计的,但公侯们的锱铢不能短。大连,重庆至今有不少的草民念薄公的好处,这有什么用,还不是成了秦城的房客。自重庆直辖以来,历届前任总督,张德邻、贺国强、黄镇东、汪洋都高升了,唯独薄公入住秦城。他too simple, too naive党章党纲是看的,说的,绝对不是做的。蛋糕是不能随意分的。

薄公身为红二代,可惜没有读好“毛选”第一卷第一篇文章。“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太子党,红二代是他的根据地、盟友。可他打狗不看主人,把彭公子的家丁送入大狱。这是他最大的失误,等于自废武功。他就不动脑子,彭家干吗趟浑水啊?不是自己利益受损,必定是受人之托。绝不是单纯为了那几两银子。他本应退让,可他钻了牛角尖, 玩上铁面无私了。发了财的权贵们那个屁股干净呀,这副包公脸吓坏了多少人啊!一下子就把自己推向了新老权贵的对立面。不把你灭了,他们永无宁日。天雨虽广、不救无根之草,大道无边、难度不善之人。薄公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到现在还有些人觉得军统,中统是吃白饭的。要知道到了薄公这个位置,同洋人打得火热,中、军两家会特别关照。家里任何成员同洋人见面,谈话的内容比你自己存档的还清楚,绝无丝毫遗漏。小伍子怎么死的他们比谁都清楚。让个半疯顶账是不错的选择。

还有的说,他要谋君位相位。坊间传,济南府衙答辩期间,薄公说17大的时候,就把18大的事定了。我无非是想在重庆再干一届。

奉劝各位别再拿“超速”忽悠人了。问题出在蛋糕上。Stupid, It's cheesecake !

此乃齐东野语,请勿传播,切记,切记!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2

难过
1

拍砖
3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0 回复 fanlaifuqu 2013-9-26 06:24
第一二段写得不错!
0 回复 LUG 2013-9-26 06:30
铁桥本无柱,石楼岂有门?无空五色羽,吠云千岁根。
松花醉仙酒,木客馈山飧。我醉君且去,陶云我亦云。

四
幽人白骨观,大士甘露灭。根尘各清净,心境两奇绝。
真源未纯熟,习气余陋劣。譬如已放鹰,中夜时掣绁。(ZT)
0 回复 假装从无锡来 2013-9-26 07:54
  迟了,太迟了!  中国司法公正还有很多路没有走完,早呢!
0 回复 dld 2013-9-26 08:09
啊哈,看来 情人眼里真出西施啊!

         薄罪理当------天诛地灭之 !
   
        问题是 这薄狗非要骗人民,------  

    他到底最终想要什么? ----  太子党皇帝梦!

             可是  皇帝 只能有一个啊!!  

    刘少奇延安开始吹捧毛---最终何下场?惨不忍睹啊!
0 回复 qabecque 2013-9-26 08:09
这是老薄的难得可贵之处,本来他可以不较真,可以闷声发大财,混混日子还可以官运亨通,混到退休年龄,颐养天年,应该没有问题。。中国不缺会当官的人,缺的是薄熙来一样的干吏,为老百姓做点实事,“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老温是光说不做,老薄是没说而做到了。再有D这样判决成全了薄,薄的历史地位不会低。
0 回复 whatever12 2013-9-26 08:41
薄贼当然不是因为贪污而下台,这点还去解释实属多余。当然也不是因为黑打,不是王立军他还利用黑打进常委了。对当权者来说他的罪是夺位。对人民来说薄贼之罪是复辟文革,为了排斥异己不惜血洗重庆,执行工作的律师都成黑社会, 这小气量!不肯给钱他的通通成黑社会,贪污又何止30亿!此贼在黑吃黑中被吃也活该!最好枪毙!
0 回复 解滨 2013-9-26 21:37
虽然不能全部同意你的分析,但有很多观点俺是同意滴。 咱们最近终于有了不少共同语言。
0 回复 chico 2013-9-26 22:33
LUG: 铁桥本无柱,石楼岂有门?无空五色羽,吠云千岁根。
松花醉仙酒,木客馈山飧。我醉君且去,陶云我亦云。

四
幽人白骨观,大士甘露灭。根尘各清净,心境两奇 ...
查了一下是苏东坡“次韵定慧钦长老见寄八首”

苏州定慧长老守钦,使其徒卓契顺来惠州,问予安否,且寄《拟寒山十颂》。语有璨、忍之通,而诗无岛、可之寒,吾甚嘉之,为和八首。

左角看破楚,南柯闻长滕。钩帘归乳燕,穴纸出痴蝇。为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崎岖真可笑,我是小乘僧。

铁桥本无柱,石楼岂有门。舞空五色羽,吠云千岁根。松花酿仙酒,木客馈山飧。我醉君且去,陶云吾亦云。

罗浮高万仞,下看扶桑卑。默坐朱明洞,玉池自生肥。?来性坦率,醉语漏天机。相逢莫相问,我不记吾谁。

幽人白骨观,大士甘露灭。根尘各清净,心境两奇绝。真源未纯熟,习气馀陋劣。譬如已放鹰,中夜时掣绁。

谁言穷巷士,乃窃造物权。所见皆我有,安居受其全。戏作一篇书,千古发争端。儒墨起相杀,予初本无言。

闲居蓄百毒,救彼跛与盲。依山作陶穴,掩此暴骨横。区区效一溉,岂能济含生。力恶不己出,时哉非汝争。

少壮欲及物,老闲余此心。微生山海间,坐受瘴雾侵。可怜邓道士,摄衣问呻吟。覆舟却私渡,断桥费千金。

净名毗耶中,妙喜恒沙外。初无往来相,二土同一在。云何定慧师,尚欠行脚债。请判维摩凭,一到东坡界。

【次韻定慧欽長老見寄八首(並引)】
蘇州定慧長老守欽,使其徒卓契順來惠州,問予安否,且寄《擬寒山十頌》。語有璨、忍之通,而詩無島、可之寒,吾甚嘉之,為和八首。
左角看破楚,南柯聞長滕。鉤簾歸乳燕,穴紙出癡蠅。為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崎嶇真可笑,我是小乘僧。
鐵橋本無柱,石樓豈有門。舞空五色羽,吠雲千歲根。松花釀仙酒,木客饋山飧。我醉君且去,陶雲吾亦雲。
羅浮高萬仞,下看扶桑卑。默坐朱明洞,玉池自生肥。従來性坦率,醉語漏天機。相逢莫相問,我不記吾誰。
幽人白骨觀,大士甘露滅。根塵各清淨,心境兩奇絕。真源未純熟,習氣餘陋劣。譬如已放鷹,中夜時掣絏。
誰言窮巷士,乃竊造物權。所見皆我有,安居受其全。戲作一篇書,千古發爭端。儒墨起相殺,予初本無言。
閒居蓄百毒,救彼跛與盲。依山作陶穴,掩此暴骨橫。區區效一溉,豈能濟含生。力惡不己出,時哉非汝爭。
少壯欲及物,老閑餘此心。微生山海間,坐受瘴霧侵。可憐鄧道士,攝衣問呻吟。覆舟卻私渡,斷橋費千金。
淨名毗耶中,妙喜恒沙外。初無往來相,二土同一在。雲何定慧師,尚欠行腳債。請判維摩憑,一到東坡界。
0 回复 LUG 2013-9-27 00:44
chico: 查了一下是苏东坡“次韵定慧钦长老见寄八首”

苏州定慧长老守钦,使其徒卓契顺来惠州,问予安否,且寄《拟寒山十颂》。语有璨、忍之通,而诗无岛、可之寒,吾甚 ...
    
0 回复 qxw66 2013-9-27 08:39
传播传播!
0 回复 猪扒戒 2013-9-27 08:55
  
0 回复 亦云 2013-9-28 04:14
黑打 在案卷中只字未提呀!  
不过不厚书记和其老婆也是现世报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4 04: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