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布什与切尼的《最后一信》

作者:长白山  于 2013-9-2 00: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政经军事

托马斯·杨 美国伊拉克战争受伤士兵,瘫痪后选择安乐死结束余生


【本文为加拿大《七天》电子周报评论版主编刘伯松先生推荐并做全文翻译】

托马斯·扬(Tomas Young) 是一名因受伤而退役的美国士兵。被派遣到伊拉克战场后的第五天,他在巴格达的萨德尔城巡逻中遭狙击手突袭,一颗子弹令他从胸部以下瘫痪,并改变了他的一生。9年后的今天,33岁的托马斯决定结束自己的生命。他最近宣布,他已决定拒绝进一步治疗,放弃食物和饮料,并在安宁疗护(临终关怀)中,由妻子克劳迪娅•库勒尔(Claudia Cuellar)陪伴走完人生。

托马斯是纪录片《“战争的身体”》(Body of War,2007)的主角,这部纪录片由因2003年反战言论被开除的MSNBC旗舰节目《不愿看到他为这个电视台节目露脸》的著名电视脱口秀主持人菲尔•多纳休(Phil Donahue)和埃伦•斯皮罗(Ellen Spiro)拍摄制作。该片描述托马斯的康复进程、他与伤势斗争和政治觉醒的经过,同时最终成为一个典型的反对入侵和占领伊拉克的美国退伍军人的过程。托马斯为辛迪•希恩(Cindy Sheehan)的行动所感动,辛迪2008年曾在布什总统在得克萨斯州的克劳福德牧场扎营,曾试图在布什度假的时候当面质问他。辛迪的儿子凯西(Casey)在托马斯被枪击后的同一天在巴格达被打死,她想问总统布什:“我的儿子为了什么崇高的目标而死?”

每日国际电视/电台“正在民主!”(Democracy Now!)的主播艾米•古德曼(Amy Goodman)问托马斯,什么才会改变他决定结束自己生命的意愿。“没有,”托马斯说。如果不是如此强烈的、持续的疼痛,他是不会采取这个途径的。“我们就不会有这个对话了,”他说。

托马斯最近通过视频对外宣布他打算去死。当记者问他想被人们记住什么时,托马斯•杨说:“我曾经努力尽我的所能保持年轻男女远离兵役。我曾经尽我的所能阻止另一个我回到伊拉克去,这是我要人民记住我的。”

托马斯很快就会死的。这是他给前总统乔治•W•布什和副总统迪克•切尼写的严厉的“最后一封信”,这封信于2013年3月21日发表在Truthdig.com。

托马斯的信和处境清清楚楚地指出,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是个惨绝人寰的悲剧,几十万,也许千百万条生命被毁灭,这些亡灵都为美国在全球追求主导地位而牺牲。

也许美国统治精英“最后审判的日子”终有一天会降临——但当年鼓吹伊拉克战争的新保守主义说客们今天又重新出现并对叙利亚和伊朗指手画脚,恨不得马上展开一两场战争,这真是让人痛心疾首!

最后,美国发动的这场非法的、不道德的、非正义的侵略和占领,给伊拉克和伊拉克人民、给美国和美国人民带来无限的苦难与灾难,尤其是正坐在轮椅上或正躺在床上的老兵们。我们难以想象他们身心所遭受的创伤。如果不是至亲至爱,他们就会成为“人类碎渣”。

让我们读读托马斯的这封《最后一信》吧。

附文:最后一封信:一位垂死退休军人致小布什和切尼的信息托马斯•扬(美)著

致:乔治•W•布什 与迪克•切尼

发自:托马斯•扬

我在伊拉克战争10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写这封信,代表我的伊战退伍军人同胞们。

我写这封信,代表死在伊拉克的4488名士兵和海军陆战队员。我写这封信,代表数十万受伤的退伍军人、代表那些身体和心理上备受创伤,生活被无情摧毁的一群人。我是一个严重受伤的人,我因2004年萨德尔城一次叛乱分子的伏击而瘫痪。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我现在通过安宁疗护而苟延残喘。

我写这封信,代表失去了配偶的丈夫和妻子,代表失去了父母的孩子,代表失去了儿女的父母,代表那些照顾着成千上万脑损伤退伍军人的人。我写这封信,代表在伊拉克受够了目睹满目疮痍而自我厌恶的那些走上自杀这条路的现役士兵和海军陆战队员,他们中平均每天就有一个人自杀。我写这封信,代表了约100万死去的伊拉克人,代表无数伤残的伊拉克人。我写这封信,代表我们所有的人——因你们的战争而遗留下来的人类碎渣,这些人将要度过他们无休止的痛苦和悲伤的日子。

我写这封信,我的最后一信,是给你们的,布什先生和切尼先生。

我写这封信不是因为我觉得你们担当起了因你们的谎言、操纵、渴望财富和权力的可怕人性所造成的道德后果。我写这封信,因为在我自己死前,我想清楚地指出,我,和我的几十万退伍军人同胞,数以百万计的我的同胞们,伴随着在伊拉克和中东数以千万计更多的人,完全知道你们是谁,你们干了些什么。你们可能逃避法律制裁,但在我们眼中,你们每一个都是犯了令人震惊的战争、掠夺,最后,杀人等罪行,包括谋杀数以千计名美国年轻人——我的退伍军人同胞,他们的未来都被你们夺走了。

你们的权威地位、你们数百万美元的个人财富、你们的公共关系顾问、你们的特权和你们的权力都不能掩盖你们人性的空洞。你们派我们到伊拉克战场去送死,而你,切尼先生,却在越战时逃避军役,你,布什先生,却在国民警卫队擅离职守。你们的懦弱和自私,几十年前就养成了。你们自己不愿意为我们的国家卖命,但你们却送几十万年轻男女为一个毫无意义的战争牺牲,就像把垃圾拿出去而没有更多的思考一样。

我是在“911”恐怖袭击两天后参军的。我参军,因为我们的国家遭到了袭击。我想反击那些杀害了约3000名同胞的人。我参军不是为了去伊拉克,去一个与2001年9月恐怖袭击无关,并没有对邻国构成威胁,更谈不上对美国造成威胁的国家。我参军不是去“解放”伊拉克人民或关闭谜一样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设施或在巴格达和中东植入你们所谓的“民主”。我参军不是去重建伊拉克,当时你们告诉我们,伊拉克的石油收入可以支付重建的花费。相反地,这场战争美国已经花费了超过3万亿美元了。我参军更不是进行先发制人的战争。先发制人是违反国际法的。而在伊拉克,作为一名军人,我现在才知道,助长你们的蠢事和你们的罪行,使得伊拉克战争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战略失误。它毁灭了中东地区的权力平衡。它在巴格达安置一个腐败和残酷的亲伊朗政府,权力是通过使用酷刑、敢死队和恐怖而巩固的。它已经让伊朗成为该地区的主导力量。在任何一个方面——道德,战略,军事,经济——美国对伊拉克都是失败的。布什先生和切尼先生,是你们发动了这场战争。付出代价的也应该是你们。

如果我是在阿富汗战役中受伤,我不会写这封信的,因为我们是打击那些“911”恐怖袭击力量的。如果我在那里受伤了,尽管我仍然会饱受病痛折磨,仍然要面临恶化的病情和即将到来的死亡,但我可以得到慰藉,因为至少知道我是因保卫我所热爱的国家而受伤。但是,现在,我躺在床上,浑身上下都是止痛药,生命慢慢消失,而事实却是——几十万的人,包括儿童,包括我自己在内,仅仅为了你们贪婪的石油公司而牺牲,为你们沙特阿拉伯石油酋长的联盟而牺牲,为你们疯狂的帝国愿景而牺牲。

与许多其他饱受折磨的伤残军人一样,我也感受到了退伍军人管理局提供服务的有限,他们往往护理得也不称职。我,像其他许多伤残军人一样,终于也了解到我们的精神和身体上的创伤你们是不会感兴趣的,也许任何政治家都一样。我们被利用了,我们被出卖了,我们被抛弃了。而你布什先生,常以一名基督徒为自豪。但撒谎不是恶吗?杀人不是恶吗?盗窃和自私的野心不是恶吗?我不是一个基督徒,但我相信基督教的教义理想。我相信,你们对自己的兄弟连最基本的事都没做,你们最终也会这样对自己的,包括自己的灵魂。你们对同胞所做的一切,最终会回应到你们身上,包括你们的灵魂。

我最后审判的日子就要到了,你们的也很快就会来临。我希望你会受到应有的审判。但是,为你们着想,我更希望你们能鼓起勇气去面对你们所做的一切——对我和很多很多本应正常生活的人。我希望你们在行将就木之前——就像我现在所处的状态,你们能鼓起勇气,站在美国公众和世界面前,尤其是伊拉克人民面前,乞求原谅。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18: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