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笛 屠民治国论可以休矣

作者:light12  于 2017-7-6 21: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其它日志|已有21评论


芦笛 时间: 05 6 2008 20:43


刚才进来看到卡城老李的大作,这里作个回复。他那些心得,我早在有关六四的一系列文章里说过了,而且远比他的全面系统深入,因此除了对赵紫阳的评价问题以及此文要说的重大问题外,对其主旨并无异议。

我似乎是第一个提出“六四并非民主运动”的人,更在几年前的本网站的虚拟六四法庭上作检察官,以过失杀人罪起诉柴玲,题目就叫《不是英雄是恶人》。为此我被所谓“民运”人士及其同情者大肆侮辱,骂为共特共奴,民运垃圾们还为我特地开了几个论坛在那儿辱骂我,“共舞台”就是最后的一个。大概现在这些人也住嘴了吧,因为我最近主要骂共产党,但这并不是我以后不会痛骂民主垃圾的保证,尚请倒共人士弄明白这点,切勿如过去一般单相思(其实就连“反共而不倒共”的口号都是我提出来的)。

所以我建议triltd及早去我的文集里通读一番,不要将我误认为您的同志,省得以后幻灭而觉得受了我的欺骗,或是觉得我被共党收买,变节投降了。过去已经有许多许多的人经历了这一过程,人数之多,我已经记不住了,光是有点名的便有樊弓、安魂曲、幽灵等人,其他无名辈诸如伯夷等人就不可胜计了,总而言之,新海川网站的元老过去基本都是我的粉丝,后来两川分裂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们认为我变节投降了。本人不是倒共人士,还请积极分子们不要谬托知己,谢谢!

扯远了。还是来说六四吧,我其实态度始终如一,真不明白大众为何无法理解这种稍微不是那么线性的态度,下面试图用提纲再度重复一次,论证就忽略了,因为过去已经做过太多太多,若再重复真成祥林嫂了。

一、 六四并非民主运动,对中国的文明化过程有害无益,使得中国的进步遭受了沉重打击。

二、 六四也是中共丧尽天良的大屠杀,这血债一定要清算,同时也必须追究导致屠杀发生的学领的道德责任。

三、 六四大屠杀根本没有任何法理依据。卡网为我党作的那些辩解根本不能成立。他忽略了以下关键问题:

1、 下达紧急通知本身就是政府犯罪,因为六月三日那天根本没有什么“首都发生反革命暴乱”,以此为理由禁止百姓上街,违者射杀,乃是政府犯了欺骗人民以及mass murder的罪。

2、 辩护者们最拿手的便是以西方执法时照样误伤无辜来证明中共杀人有理。这根本站不住脚。因为:

a)中国不是法治国家,国民毫无法治观念,相反,大众统统被我党以文化大革命系统训练成了蔑视法纪和一切权威的潜在暴徒;公民不知守法,首先必须承担责任的是政府而非民众。

b) 如果要用西方法治国家的惯例来类比处于前文明时代的中国,就得对政府与人民采用同一标准,在承认人民犯法的同时追究政府的犯法行为,诸如上面指出制造“首都今天发生严重反革命暴乱”的无耻谎言,欺骗国内外舆论,为屠民制造借口的严重罪行。

c) 中国当时的刑法根本没有相应的执法规定,找不出“妨碍执行公务”该受何种惩罚的具体规定来。所谓“阻拦军车就可射杀”的天经地义,只存在于辩护者们的想当然之中。当年开法庭时我等已经把这问题辩论清楚了。最后我给学生判的罪是妨碍公共秩序罪,这就是当年的刑法上能找到的唯一拉得上关系的条文。

四、 即使从维持中共统治而言,六四大屠杀也毫无必要性。我不认为当时绝大部分市民和学生想推翻中共,卡网完全是危言耸听,希望他出示有关证据。退一万步说,假定学生和市民真有此心,那也并不意味着党国政府真到了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以为学生上街嚷嚷两声就能推翻中共,这种幻觉也只有深为我党欺骗教育所愚弄的中国人才会发生。对此“拜民教”我已经批判得更多了,不想再重复。

其实老邓之所以要杀人,不是真的因为学生起来闹事,而是出于党内斗争的需要。当时老赵试图利用学潮公开倒邓,共党内部出现了分裂的危险。这个苗头若不制止,则党就有可能分裂而造成失控局面。于是老邓便以大规模杀人震慑全党,同时把党逼到绝路上去,使得大家没有退路,只好跟他干到底,此乃龟孙子兵法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在《水浒传》上称为“投名状”。

这策略之无耻就不用说了:你有本事自己关起门来杀个天昏地暗,拿百姓开刀杀鸡训猴算什么本事?光从功利上看也是蠢不可言:中国从来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流氓国家,赵紫阳有什么可能篡位夺权?你要担心,把他和手下的人悉数抓起来毙了不就结了?人斯大林从来都是这么解决问题的,他的名言就是“把那个人杀了,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至于学运更是容易解决。来个斯大林式的show trial,将老赵等人押赴刑场,验明正身,执行枪决,则学领们立刻吓得尿不分点的滴,我就不相信他们还敢赖在广场上。等到学运冷下来了,派公安去把那几个烂崽抓起来遣送北大荒不就完了?有必要在全世界荧屏上动用坦克装甲车杀得血肉横飞,让中国的国际形象蒙受不可修复的惨痛损失,也为日后的党内权力斗争留下个借口和隐患么?此乃老邓一生干的最蠢的事,不意许多国人竟然以此为什么大智大勇!

五、 六四最沉重的遗产,还是国民因此相信了“屠民治国论”的英明正确。该无耻理论我已经反复抨击过了,那就是全民坚信“为了多数人的幸福,必须把一部分人扔出门外去喂狼”。如果此论不破,则中国永远不会变成文明国家,国民永无安全感可言,任何时候政府都可以以国民利益为借口大开杀戒,屠杀人民,活在这种恐怖之邦就没有一人是安全的。就此问题我已经反复写过无数文章了,昨天那篇不过是其中之一。

六、六四必须彻底平反,政府必须对人民沉痛道歉谢罪,学运领袖也必须对人民沉痛道歉谢罪,并保证以后决不再以百姓性命作为政治斗争的筹码。不跨过这一步,则中国人永远无法建立起“人命关天,高于一切,重于一切”的起码文明观念来,而“为了经济繁荣,便杀掉几个人也无妨”的野兽“理论”若不破除,中国就永远只会是豺狼之邦。全民必须认识到,就算六四镇压真是后来经济繁荣的充分必要条件,那也是为文明世界不能容忍丧心病狂的兽行,宁肯不要经济繁荣也决不能滥杀无辜。如果这不能成为中国人民的坚定共识,则这种下流民族决计不会有任何前途,中国的国际形象也绝对不会好,文明社会绝无可能因为咱们暴发了便误以为中国是文明国家,再办什么奥运,传什么“肾火”也没什么鸟用
 
附录:
 
[原创]六四过来人对六四的反思      时间: 05 6 2008 18:31  
作者:卡城老李


十九年弹指一挥间。虽然过去很长时间了,但人们对六 四的看法反而千奇百怪。因此,我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的一点看法讲出来,开阔一下大家的思路。我是八四年在北京上大学,八九年毕业的。从4月15日胡耀邦去世开始,很多事件我都参与了,只是最后6月3日晚和6月4日上午,我没有上街,留在学校的广播站,做学生和校方之间的协调工作。

一、当时的背景

1976年,文革结束。很多人对钟贡和文革重新进行了思考,包括钟贡的高级干部。可以说,文革中全国大部分人都挨了整,大多数人渴望民主和法制。到 1989年这十三年里,人们对文革的反思很多,很多人认识到不彻底否定毛泽东、否定文革、否定社会主义制度,中国不会走上正轨。这种思潮有一定的市场,所 以才有了后来的反精神污染运动。当时政治环境比较宽松,从1985年到1989年,几乎每年我们都要上街游行一次。

另外,当时正在从公有制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出现价格双轨制,一些手中有权的人,利用价格双轨制的价格差距,当起了官倒。人们普遍对此腐败不满。

正是当时宽松的政治环境,加上人民对文革和钟贡的厌恶,对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的不彻底的不满,以及对官员腐败的不满,孕育了这次民主运动的发生。

二、这次民主运动的性质

这是一次伟大的全民民主运动。北京的大学生和全国的大学生非常有纪律性,组织的很好。中国人民向全世界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中国人民渴望民主!中国人民的行为,震惊了全世界!一九八九年将永载史册,中国人民创造了历史。

当时,很多人并不富裕,但捐款的人非常多。连全国各地的妓女都给学生捐款。由于游行,影响了交通,影响了市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但市民毫无怨言。北京市民反而上广场给学生送饭送水。这是一次很好的全民思想启蒙运动。

三、六 四的悲剧能避免吗?

1、学运目标不明确

如果说反腐败是目标,那么反腐败也不能靠天天游行就能反的了。反腐败要靠司法机关去做,要收集证据,要经过司法程序的审判才能确定谁有罪、谁罪行大小。这个需要很长的时间。因此,学生长期占据广场,没有合法的理由;

2、游行示威应适可而止

任何人的行为都要在守法的前提下进行。学生长期占据广场,影响国家的正常秩序,有导致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的可能,任何负责任的政府都应该取缔这种随意游行示威的行为。2006年台湾施明德领导的倒扁静坐示威,就组织的好。坚持了几天后,认识到继续坚持将有诸多不良后果后,毅然率队撤回,避免了流血冲突,做的很好;

3、如果说学运的目标是让某领导人下台,那通过游行示威的方式,也不合法。领导人是通过人大选举产生的,罢免某个领导人也需要通过人大的法定程序来进行。如果学运的目标是推翻钟贡,那钟贡执政的国家法律明确规定不允许颠覆执政党的执政权。谁想颠覆,谁就犯了反革命罪。1979年7月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把反革命罪规定在分则第 1章,并在第90条为反革命罪规定了如下的定义:“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为,都是反革命罪。”
中国刑法上反革命罪的其中一种是阴谋颠覆政府、分裂国家罪,阴谋颠覆政府罪的客观方面,是密谋策划以公开的和秘密的、合法的和非法的、和平的和暴力的方法,推翻人民政府,或改变政府的性质,把政府权力篡夺到自己手里。

如果学生的要求只是改良,那么钟贡还能接受。如果让钟贡下台,那钟贡必然要用军队将反对派彻底粉碎!

如果说这个法是恶法,人民群众有权颠覆政府,那么想要颠覆政府的人,就要对自己的失败承担后果,不能埋怨对方开枪。

4、这次运动完全是自发的,没有完善的组织,学生都是凭热情去行动。一个没有系统的组织和严明纪律的群体,注定了要失败的;

5、流血冲突是各方希望的结果

反G的各方,包括国内的、国外的,就是希望把事情闹大,流血冲突最好。这样就让钟贡难堪了,国外也有借口制裁中国了;
从邓小平等人的角度看,如果钟贡不动用军队,学生即使撤出广场了,回到学校了,那些领头的人还会找机会重新闹事,钟贡不会有安宁日子,更麻烦。钟贡动用军队,杀一儆百,保二十年稳定,对钟贡集团来说,是正确的。

另外,反腐败、反官倒,已经反到邓小平等人的身上了,不单是让他们下台的问题,还有再把他们的子女抓起来枪毙的危险,因为他们的子女是最大的官倒。到了这个时候,邓小平不能不拼命一博了。从这个角度看,群众是被邓小平等当权派谋杀的;

6、赵紫阳应负大责任

在4月下旬,赵紫阳作为总书记,就应该采取铁碗政策,把学生头都抓起来,在萌芽阶段就把这个势头消灭掉。让各个学校的校长把大门锁上,谁敢出去游行,就开除谁。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悲剧了。
但是,赵紫阳纵容学生的游行示威,并且想通过学生向邓小平等人施加压力,逼迫他们让权。赵紫阳错就错在,要么不做,要做就做彻底。当时军队里支持反腐败和政治改革的高级将领很多,如果要做,就组织兵变,把邓、李等人抓起来,逼他们下台。然后再劝说学生返校,恢复秩序。如果学生头不听话,就把学生头都抓起来。

当时支持学运的人很多,北京的38军军长拒绝执行戒严令,老邓都调不动了。但是,赵紫阳把火点起来了,他自己却退缩了、软弱了。在赵犹豫不决的时候,邓趁这个机会,马上和杨尚昆从外地调兵进京保护自己。正是赵的软弱,给了邓李机会。

最后,赵放弃抗争,导致军队的改革派被清洗,改革派官员和学者流亡海外。这个时候,忘记了风险的群众,傻乎乎地去用血肉之躯和坦克对抗,迎来的必然是无情的子弹。

四、会不会给六 四平反

1、从政治需要看,钟贡还在执政,没有平反的政治需要;现在社会不公现象极其普遍,群众的抗争活动风起云涌。这个时候给六四平反,等于宣布游行示威合法化了,会导致全国发生更多的抗议活动。因此不会平反。除非钟贡下台了,新上来的政府有可能为此平反。

2、从法理角度看

对于在六 四中死难的人,大家都表示同情和痛心。但他们会被平反吗?我认为不会。因为在法理上讲不通。

首先,钟贡政府是被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承认的合法政府,而且还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虽然钟贡不是民选政府,但毕竟在法律上是合法政府。

钟贡政府宣布的戒严令是合法有效的。对公然违反戒严令的人,进行惩罚也是合法的。当时6月3日下午开始,电视就一直播放戒严令,告诫市民当晚不要上街,否 则后果自负云云。市民和学生公然阻挡军队执行任务,经劝告后仍不让开,被当场击毙,完全合法。放到别的国家,阻挡军车被打死也是合法的。

如果学生和市民在家里或校园里被军队抓走,被打死。那么政府永远是违法的。这样被打死的人,早晚有一天会被平反昭雪的。

至于在长安街两侧的楼上被打死的,只能算是意外事件。这种情况,军队也不会负责。如果有证据证明军队对楼上故意开枪,那是可以追究开枪的人的责任的。

结论是群众吃了哑巴亏,有苦说不出来。


五、有一个人不应该忘记

这个人就是万润南。当时的四通公司经营的非常好,他们的产品市场占有率很高。那时的柳传志还默默无闻呢。万润南也有背景,他既有官场 的背景,自己又有钱,本来不必趟这趟混水。但他太热爱中国了,太理想主义了。在5月下旬,他提出学生应该从广场撤出来。他提了三点:

第一,这是一次伟大的民主运动,对全民的民主启蒙的目的已经达到。学生抗拒戒严成功,震惊了全世界,学生的行为为中国的民主运动史谱写了壮丽的篇章。这个时候,学生最好见好就收;

第二,学生要求民主和反腐败,要在法制的轨道上进行,学生的行为不能违法;

第三,由学生组织发表一篇告世界人民书,主要讲学生的目的是要加快中国的民主和法制进程,不是要制造动乱。基本目的已经达到,学生不能做法制的践踏者。因 此,现在学生要回到学校,恢复秩序。然后学生排着队伍、打着旗帜、唱着歌曲,回到学校。这样一来,就不会给军队进城和动武带来口实。如果政府对反腐败没什 么措施,学生还可以拉出去去游行。

我曾经陪着万先生到广场去劝说高自联的人,但没成功。一来学生年轻,有一种“再坚持几天GCD就会下台了”的幼稚幻想;二来,有些人就想制造流血事件;三 来,学生组织是松散的,无法统一行动。劝说没效果。过了几天,万先生又给学生头开了一次会,仍然没结果。避免流血的救人行动就这么失败了。我去的那次是晚 上,在柴铃的办公的地方(我记得是一个用布围起来的地方),有几个北京体育大学的学生当保镖。柴铃梳着五号头、身高只有一米四十多,象一个小侏儒(这些高 自联的头头都是自封的,什么鸟人都有)。柴骨子里是一个SB愤青,她就想流血。我们劝说她无效。当时我看劝说无效,眼看等待学生的是流血事件,我急的没办 法了,我看旁边有一个老外记者,我竟然向老外呼救,我一着急喊的是“快救救他们吧!”这时,柴铃转身就进里边去了,我则被两个保镖给拦住了。

六、谈谈几个观点

1、中国经济有了发展,不是钟贡的功劳。

中国有了发展,不是因为共产党领导的好,而是因为中共一定程度上给了人民自由,经济上采取了资本主义的方式,生产力才得到发展,经济才有了发展。正是中共放弃了社会主义道路,才有今天的发展。正是靠劳动人民的辛勤劳动,才创造了今天中国的经济成就。否则,北朝鲜是最社会主义的,怎么经济一塌糊涂?如果1949年留在大陆的是老蒋,我相信中国会比现在发展的更好。

2、反贡不倒贡,不等于钟贡就是最优秀的。

我的观点是反对钟贡,但不推翻钟贡,要呼吁改革,推着钟贡改革。之所以不推翻钟贡,是因为国家的发展不是一天就完成的,如果因推翻一个政权而导致国家混乱,那对国家的发展反而不利。

如果换了别的政党执政,不见得就比钟贡差。相反,很大的可能要比钟贡做的好。

3、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不是一天就走完的

如果当时GCD下台,换一批人上台,也是换汤不换药。想短时间内解决问题都是不现实的。学生的作用也就是起个宣传的作用,不可能通过几次游行就把中国的问题就解决了。

4、革命不解决问题,改良是最好的发展方式。

人的认识的提高、素质的提高,都需要一个过程,需要时间。通过暴力方式更迭政府,对社会生产力的破坏是很大的,也不能解决存在的问题。维持旧有体系继续运转,不断改良,社会动荡最小,成本最小。这是社会进步的最快的方式。

5、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多远?

人的素质和独裁政府是一个怪圈,人的素质低,没有条件施行民主;但独裁政府刻意压制舆论自由、愚弄民众,导致人的素质无法提高。使得走向民主的道路更加艰难。感觉人的素质、民主的意识、人权的意识、法制的意识,社会道德责任感,不但没有提高,反而还不如上一代人了。因此,感觉中国离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七、中国的路要怎么走?

我认为应该从小事入手,从争取权利入手。比如要求取消户口限制,取消高考不公平的分配名额制度,要求建立工人最低工资制度,要求改善医疗保险、失业保险、 养老保险制度,要求解决司法腐败问题,要求决策民主化,要求言论自由,要求实现地方普选(比如市长及市长以下的职务由当地民选任命),要求取消就业歧视、 创业歧视(很多领域私人不能参与经营),等等。

尽量利用网络来反映人民的呼声,发挥舆论的威力。比如沈阳的刘涌最后被判死刑就有舆论的功劳;收容遣送办法被废止也有舆论的功劳。在不惹怒钟贡的前提下,尽量争取改善人权状况。

中国的问题要在发展中解决。换政府也不见得就有效果。中国虽然是在畸形发展,但毕竟是发展了。民主和法制进程也要逐步来,速成是行不通的。

中国已经国际化,中国再也回不到过去的专制时代了,中国只能走进一个民主、自由、富裕的现代国家,开倒车是永远也开不回去的。中国越来越多的中产阶级是民主、自由、法制的推动力,他们最需要民主、自由和法制。只不过,这个过程要漫长、曲折一些。但我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

4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1 个评论)

5 回复 心如水 2012-4-10 00:53
一个政治决定不得不着眼于现在和未来,不仅仅是过去。邓小平绝对知道开枪的政治结果,但还是开了。真正的内幕正在一点一点揭开,学生被利用的结论几乎是肯定的了。学生之所以敢档坦克,也是相信解放军不会压过去。六四以后中国的进步是和平环境的结果,是百姓的劳动致富的积极性起来了的结果,深圳的样板作用,市场经济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想共同作用。
4 回复 心如水 2012-4-10 01:31
腐败从瓜分国有资产开始性质改变了。以前是非法,后来是合法或者规则了。
5 回复 light12 2012-4-10 02:55
心如水: 一个政治决定不得不着眼于现在和未来,不仅仅是过去。邓小平绝对知道开枪的政治结果,但还是开了。真正的内幕正在一点一点揭开,学生被利用的结论几乎是肯定的了 ...
  
6 回复 寂禅 2017-7-6 21:45
这个芦笛真是吹牛皮不用打草稿。他自认为“第一个”认识的问题,局外人早就看到了。
4 回复 light12 2017-7-6 21:47
寂禅: 这个芦笛真是吹牛皮不用打草稿。他自认为“第一个”认识的问题,局外人早就看到了。
请对事不对人,把自己观点讲清楚?
6 回复 总裁判 2017-7-6 22:39
寂禅: 这个芦笛真是吹牛皮不用打草稿。他自认为“第一个”认识的问题,局外人早就看到了。
芦笛是表达着个人观点的作家,你可以表示同意或不同意,站着坐着发言随你,却当避免义和团拳式的低俗。
7 回复 总裁判 2017-7-6 22:40
心如水: 腐败从瓜分国有资产开始性质改变了。以前是非法,后来是合法或者规则了。
说得好!再寻其根源,腐败从延安整风时期就开始了。
4 回复 寂禅 2017-7-7 01:02
义和团?谁更像义和团?一天到晚泡在网上,捣鼓些八卦,你们就这水平,知道吗?靠你们贴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给掀了?这恐怕比义和团都不如!
5 回复 寂禅 2017-7-7 01:06
light12: 请对事不对人,把自己观点讲清楚?
没什么可多说的,十几年前,当老芦还是粪青时就总结完了。
5 回复 light12 2017-7-7 02:20
寂禅: 义和团?谁更像义和团?一天到晚泡在网上,捣鼓些八卦,你们就这水平,知道吗?靠你们贴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给掀了?这恐怕比义和团都不如!
谁要把老共给掀了?
4 回复 light12 2017-7-7 02:21
寂禅: 没什么可多说的,十几年前,当老芦还是粪青时就总结完了。
摆老资格,空洞无物,无聊透顶。
4 回复 light12 2017-7-7 04:43
总裁判: 芦笛是表达着个人观点的作家,你可以表示同意或不同意,站着坐着发言随你,却当避免义和团拳式的低俗。
这条原来是回复你的。

寂禅 2017-7-6 11:02
义和团?谁更像义和团?一天到晚泡在网上,捣鼓些八卦,你们就这水平,知道吗?靠你们贴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给掀了?这恐怕比义和团都不如!
4 回复 总裁判 2017-7-7 05:06
light12: 这条原来是回复你的。

寂禅 2017-7-6 11:02
义和团?谁更像义和团?一天到晚泡在网上,捣鼓些八卦,你们就这水平,知道吗?靠你们贴些八卦就能把老共给掀了?
逻辑上首先出了问题,党的群众基础为义和团及其千百万后人,而寂禅理嫌不足,激愤有余,却跳出来挑战芦笛先生,唯恐读者尽是愚痴。
5 回复 light12 2017-7-7 05:37
总裁判: 逻辑上首先出了问题,党的群众基础为义和团及其千百万后人,而寂禅理嫌不足,激愤有余,却跳出来挑战芦笛先生,唯恐读者尽是愚痴。
挑战芦笛先生欢迎。只是不要摆老资格,空洞无物。
5 回复 总裁判 2017-7-7 06:07
light12: 挑战芦笛先生欢迎。只是不要摆老资格,空洞无物。
哪有什么老资格,换句话说,确实有老资格,满腹经纶,尽管一钱不值,胜若孔孟夫子,我逃,就逃之夭夭。
6 回复 寂禅 2017-7-7 06:16
总裁判: 哪有什么老资格,换句话说,确实有老资格,满腹经纶,尽管一钱不值,胜若孔孟夫子,我逃,就逃之夭夭。
当然,当然,还是你们见识高, 那能和你们比?俺们都是让人“洗脑”的,你们呢,是想洗别人脑的,水平自然不一般,比如,就你们看到老共腐败啊,压迫人民啊,等等,而且非常有信心中共垮台指日可待,靠个二混子“爆料“就成!你们就等吧。

别和俺谈逻辑,那要笑死人的。        
4 回复 寂禅 2017-7-7 06:20
light12: 摆老资格,空洞无物,无聊透顶。
阿光, 俺怀疑你真懂“无聊”的词意,一伙人自唱自的调大战风车,那才叫无聊
5 回复 总裁判 2017-7-7 06:52
寂禅: 当然,当然,还是你们见识高, 那能和你们比?俺们都是让人“洗脑”的,你们呢,是想洗别人脑的,水平自然不一般,比如,就你们看到老共腐败啊,压迫人民啊,等
哪有为你洗脑?是你自己把头凑过来的吧!有空为你洗,还不如抓个甘薯削削皮,吃吃。
5 回复 寂禅 2017-7-7 07:26
总裁判: 哪有为你洗脑?是你自己把头凑过来的吧!有空为你洗,还不如抓个甘薯削削皮,吃吃。
总裁, 想洗俺的 脑,您的水平可能有些差距 ,那些个八卦贴俺从来不看,可是,没办法,谁叫俺认些中文,不想看也不行,标题挂在那儿。不是你在阿光的地方先“教育”俺,估计俺不会说什么。

贝壳里总有些人不时的给人“上课”,惟恐吃瓜群众认识不到民主的伟大,共党的邪恶。说不好听些,这些人都是共党的“奸细”,起到了“教育”人民的作用:海外反动势力亡我大中华之心不死,处心积虑地要让中国变天。你们要有这样的实力也成。实力不够,可又起到了让老共“警钟长鸣”的作用,你们不是“奸细”还能是什么?

所以,网上的“义愤填膺”一点鸟用都没有啊,还是歇歇吧
4 回复 light12 2017-7-7 08:42
寂禅: 阿光, 俺怀疑你真懂“无聊”的词意,一伙人自唱自的调大战风车,那才叫无聊
俺啥都不懂,你啥都懂,因此你摆老资格,空洞无物。你觉得自己不是无聊就不是。俺觉得你过去不是这样,有时候也会发表些意见。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03: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