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伟东 特朗普留给美国的“特朗普主义”

作者:light12  于 2021-1-29 14: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网络文摘|已有2评论

特朗普留给美国的“特朗普主义”

2 个月前

一半人反对,一半人拥护的特朗普主义到底是一种什么主义?

作者:李伟东

来源:FT中文网

特朗普快要离开白宫了。但一个新的名词正在走红:特朗普主义。而且有媒体评论说,特朗普走了,但特朗普主义留下来了;或,总统输了,但他的主义没输。因为美国有7400万人投了特朗普的票,并且共和党有可能继续掌控参议院,民主党在众议院还减少了优势。

一般来说,美国某一位做出特别成就的总统,可能会留下一套价值观和政策组合,被称为某位总统的主义,如里根主义。

但特朗普主义到底是什么?目前还没人能说清,但又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在没有清晰定义的时候,这个主义却已经被命名了。

过去四年,大多数主流媒体对特朗普主义的评价都是负面的(虽然它刚刚被命名),认为其造成的后果是严重和混乱的。可是仍有7000多万人支持这个主义,并认为自己在这个主义下获益了,愿意继续生活在这个主义之下。这就使我们不得不回答,特朗普主义到底是一种什么主义?它居然能让美国一半的人反对它(还包括几乎所有盟国人民的讨厌),而另一半人拥护?这个巨大的撕裂是怎么造成的?

以下分四个层面来分析一下特朗普主义的价值观,以及在这个价值观之下的政策组合,再看看特朗普主义四年来如何深刻改变和撕裂了美国,并即将成为一种影响深远的政治遗产。


 特朗普主义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特朗普主义的价值观和执政口号就八个字:美国第一(或至上)、美国优先。但这个价值观却不是特朗普的创造,而是对美国历史悠久的右翼保守主义价值观的复述和继承。美国优先的观念和口号至少始于1884年。共和党1894年就将美国优先作为竞选口号之一。1920年以后,这个口号又与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口号,即“美国是百分百美国人的美国”合流,后者成为这种价值观的具体解释。后来这个口号就一直是3K党的政治格言。

这个价值观和口号,实际是美国奴隶制的思想遗存和胎记,稍有合适的气候,就会像病毒基因一样发作。后来的孤立主义和种族隔离政策都与这一基因有关。而1960年代的种族平权运动针对和要破除的正是这一价值观和口号。战胜了这一价值观,黑人和其他少数族裔以及妇女才逐步获得了完整的选举权(虽然这个权利早就被宪法修正案确立了),美国才变成世界的民主灯塔(原来仅是自由灯塔),整个国家才开始尊重一系列的普世价值。可以说,美国成为世界民主灯塔是努力战胜自身的“黑暗基因”(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和美国优先的、自私的孤立主义)的结果。但2016年,这个基因构成的价值观,又以特朗普主义的面貌重新卷土重来了。

是什么气候让特朗普主义滋生的?答:全球化。

全球化让美国既自豪又失落。

自豪的是美国所有大中城市和沿海地带富裕地区的人民(他们构成了支持民主党的蓝州和红州中的城市地带),因为全球化就是他们发动的。他们促成了美国的产业升级——从传统工业盈利升级到用新技术、新业态和金融资本在全球市场获利。很多新兴的中产阶级迅速富裕起来了,也带动了社会理念的进一步左倾化。他们因而很自豪。

失落的是美国中南部铁锈州和小城镇及乡村的居民(他们构成了这次大选支持特朗普的主要群体)。他们失业增加,平均工资下降,而且对前景没有希望。

就是说,美国先在经济上撕裂了,然后才发生政治撕裂。特朗普就是在这种大气候下应运而生的。他的出现给一半疲软的美国,注入了一针兴奋剂。但特朗普主义对美国的长远而言却是一剂毒药。

美国面临的问题实际是需要两党合作,共同解决分配机制和强化再就业培训及社会保障的问题。但两党很难合作,因为他们价值观冲突。民主党的解决办法带有左倾的社会主义色彩(仅是色彩而已,与中国的专制社会主义完全不同,实际是北欧的民主社会主义的降格版),当然主轴仍是支持全球化的普世主义和国际主义。而共和党推出了特朗普主义。

美国优先、美国第一、美国至上这些价值观一提出,立刻得到了处于失落中的一半美国人民的认同。尽管特朗普本人有很多道德瑕疵,但还是有很多美国人喜欢和呼应他的价值观,认为他可能给自己带来希望和改变。

在美国优先的价值观基础上,特朗普提出了自己的一套世界观,给美国问题找到了一只替罪羊(有没有罪和有多大罪,并不是重点,关键是这只羊可以“替罪”),并提出了解救美国于水火的总体方案。

他认为,是全球化坑害了美国;是普世主义和国际主义坑害了美国;是WTO规则不利于美国,让美国在国际上吃了亏;是美国过多地承担了国际义务,不堪重负,拖垮了美国;是无节制的移民抢夺了美国工人农民的饭碗,而且还带来了恐怖主义的威胁。所以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退出全球化,“不再为价值观而战”。这是他2016年的竞选口号,意思是熄灭灯塔主义,不再管世界上哪个国家是否专制,只看他们是否在贸易中占了美国便宜,然后强调公平贸易,把美国吃的亏补回来。

那么,在全球化浪潮中,哪些国家占了美国便宜呢?与美国做生意的所有国家都是,因为贸易规则对美国不利,使美国失去工作、产业和技术优势。而这其中占了美国最多便宜的是中国。中国正用中国模式抢走美国的工作、经济发展、技术成果,并威胁了美国的安全。普通民众不管特朗普说的中国占了美国便宜有没有经济学和数字支撑,也不理会中国的贸易顺差不等于贸易利润这个经济学常识,总之他们迅速接受了特朗普给美国问题找来的替罪羊。

在上述价值观和世界观之下,特朗普主义的政策组合拳推出了。


 特朗普主义的政策组合及成果


特朗普的国内和国际政策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点(同时列出实施四年的成果):

1、减税。效果不错,提振了经济,红州工人平均工资有所增加。疫情前就业率一直很高。

2、用优惠政策鼓励产业回流。效果不大,回流不多。

3、刺激股市,吸纳资金,提振经济气场。虽有起伏,但效果一直不错。

4、废止奥巴马医保,但四年都没提出替代方案。

5、与全球打贸易战,但主要针对中国。与盟国的贸易战,在不管盟国感受和有伤同盟关系的前提下,对美国经济有利。但对中国的贸易战历经三年多,美国有收获(如要求中国尊重知识产权和加大购买等方面),但主要目标,即通过加高关税了迫使中美贸易逆差下降,收效不大。

6、试图缩小美国债务,但反倒加重了,今年美国政府赤字将超过3万亿,政府债务将接近GDP总额。

7、收紧移民政策,建墙阻挡非法移民。造成了很多社会问题,如造成很多父母与孩子分离,国际影响很坏。收紧移民政策和限制排斥中国留学生后,也恶化了美国吸纳国际人才的环境,对美国长久发展不利。

8、退出十一个国际组织和多边协议,使美国对世界的领导力严重衰退。盟国关系严重受损。

9、放弃人权外交和对国际人权事业的支持,对内又频繁打压媒体,行事独裁霸道,使美国的国际民主排名逐年下降。伤害了美国民主灯塔形象。

但他承诺的减税、贸易战、促使产业回流,只管美国的事不管世界的事等,都在努力做。在选民中赢得了“兑现承诺总统”的好评。所以很多人愿意再给他四年,让他继续“兑现”。如果没有新冠疫情的拖累及他在处理新冠疫情问题上的糟糕表现,他很有希望连任。

但另一半选民则认为,特朗普的新孤立主义和排斥全球化,使美国的国际形象和国际地位严重受损,使依赖全球化生存的蓝州人民前景看淡。更重要的是他掀起的孤立主义和排斥移民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使新老移民都感受到了威胁。特别是四年来他对美国民主的破坏,令人愤怒,所以他们要把他选下去。


 特朗普主义的动员方式


所谓动员方式,是指特朗普上台伊始就登记竞选连任,他执政的四年,核心目标就是连任,并试图建立一个永久的“特朗普王朝”,所以他需要动员粉丝和扩大粉丝队伍,以保证自己能够连任成功。因此,特朗普这四年从来就没做过所有美国人的总统,他只做自己基本支持盘的总统,或者说他只是红州的总统。他被盛赞的“兑现承诺”,只针对他的粉丝群,从不考虑对其他人群和国际盟友的伤害,以及对美国民主的破坏。他从未想过要弥合国内分歧和团结全体人民,相反他主动扩大分歧,撕裂美国,用炒热分歧和利用自媒体把自己每天变成争议话题中心的方式吸引眼球,扩大拥趸。

美国这四年好像回到了1930年代初的德国。特朗普像希特勒每天攻击仇敌英国和法国一样,每天攻击中国(中国有没有错和该不该攻击是另一个问题,中国在他那里完全是刺激选举激情的假想敌和道具),以此激发美国人民的愤怒和恐惧,以及需要找一个超人拯救美国的想象,而他自己就是那个超人或“美国队长”。同时他每天攻击美国内部的敌人和外国势力代理人(把民主党描绘成美国的共产党、中国的代理人),如同希特勒攻击犹太人出卖和坑害了德国一样。他用一种夸大的外部威胁加上无中生有的内部敌人,给美国施加了一种大祸降至的恐怖气氛,以及如果不选他就将国破家亡的恐惧(他说如果选择“中国乔”,美国将被中国统治)。他把和平年代的竞选连任,变成了战争动员。把仅仅只有政策分歧的竞选对手描述成了内部敌人、罪犯和叛国者。他用煽动“民粹经济主义”和反击国内外敌人及激发爱国主义的方式来搞竞选。他告诉美国人民,支持特朗普就是爱国和守卫国家。支持他的对手就是对国家的背叛和引狼入室。

分析了特朗普价值观(源自3K党的格言)、世界观(纳粹式的受虐悲情)和政策组合拳,以及他的竞选动员方式(完全是纳粹式的)之后,我们可以定义特朗普主义了。特朗普主义就是美国版的“墨索里尼法西斯主义”,或尚未完全成功就被识破了的“美国纳粹主义”。我们知道,3K党的美国优先纲领和行动方式,早年就被定义成美国式的法西斯主义。而法西斯主义崇拜本来就是美国的另类传统和面像(从拿破仑手扶法西斯束棒的雕像就可看出)。特朗普主义不过是这个极右精神和美国另类面像的现代化身,是美国传统病毒的再次肆虐,只不过它变异成了“特朗普病毒”而已。

特朗普主义是一剂美国经济的短期兴奋剂——如同希特勒最初也振兴了德国经济一样,但却是长久的毒药。因为他复活了美国病毒(极右翼的种族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和反智主义),伤害了美国民主,撕裂了美国族群,毁坏了美国的国际联盟,(在疫情中)严重损伤了美国生命,破坏了美国的好人传统,把美国变成了一个政治领袖可以天天说谎和破坏民主的不良社会,同时他与国际专制势力的勾兑和不顾人权利益的唯利是图,极大地伤害了美国的国际道义形象,使民主灯塔黯然失色。特朗普主义并没有让美国再次伟大,而是将本来伟大的美国拖向深渊。所以他每天貌似恨恨不已的中国,却把他称做“川建国同志”。


 特朗普主义与民主灯塔主义的冲突


美国人民用选票,以微弱优势极为惊险地赶走了一个“纳粹主义幼虫”。但这却无法改变特朗普主义的长久影响和他的制度遗存(被改变了的最高法院和共和党继续占优势的参议院)。

接下来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应该反思。

民主党应该反思在全球化浪潮中,如何弥补失落人群的生活和控制疫情,以及激进的进步主义对保守主义人群的伤害。

共和党应该反思,四年来为何被特朗普绑架,失去了共和党的本来面目。特朗普的以美国优先为口号的新纳粹主义,真是你们想要的吗?你们也想抛弃美国的民主灯塔主义吗?

对两党而言,这次大选在主义层面的分歧,实际已经上升到了美国立国精神的宪法级别。两党都需要好好想想,美国到底要什么?是民主基础上的(有边界的)自由主义,还是自由至上的共和主义?连一个简单的戴口罩问题,都凸显了美国人在上述内在价值观方面的撕裂。正因为这种价值观撕裂,才让特朗普主义乘虚而入,把美国的立国精神偷换成了新纳粹主义。这是一次差点毁掉美国立国之本的“精神原子弹”大爆炸,他给美国社会造成的伤害和撕裂,需要两党精诚合作来修复和弥合。美国的民主和共和两种主义不该打架,而应共融。民主本来就是一套少数服从多数、又尊重少数和权利制衡的社会秩序,在这个秩序下,自由是有边界的(不侵犯他人自由)。共和主义(在美国表现为联邦主义)是美国的另一个秩序,但保守共和主义下的自由也是有边界的,并不是自由至上的自由。民主和共和两种社会秩序都可以容纳下有边界的自由,使美国成为民主-自由合一的灯塔。这就是两党的契合点。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0 回复 reflexes 2021-1-30 01:11
分析了特朗普价值观(源自3K党的格言)、世界观(纳粹式的受虐悲情)和政策组合拳,以及他的竞选动员方式(完全是纳粹式的)之后,我们可以定义特朗普主义了。特朗普主义就是美国版的“墨索里尼法西斯主义”,或尚未完全成功就被识破了的“美国纳粹主义”。我们知道,3K党的美国优先纲领和行动方式,早年就被定义成美国式的法西斯主义。
说得很对
回复 light12 2021-2-1 02:22
reflexes: 分析了特朗普价值观(源自3K党的格言)、世界观(纳粹式的受虐悲情)和政策组合拳,以及他的竞选动员方式(完全是纳粹式的)之后,我们可以定义特朗普主义了。特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2-1 0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