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届:人类教育史上最倒霉的一届

作者:总裁判  于 2014-7-27 00: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43评论

关键词:七零届, 老三届, 毛主席

这里是网友评论第2页,点击查看原文

高兴

感动
5

同情

搞笑
9

难过

拍砖
2

支持
1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3 个评论)

1 回复 看得开 2014-7-27 06:42
生在毛主席红旗下的都很倒霉。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7 07:02
tx59: 还不算最倒霉,77,78届大学生中不乏54年出生的,但50-53的很少。因为复课闹革命时54年的还上了一些东西。
50,51,已经列入老三届,52、53他们都读完小学,这一点很重要。复课闹革命对72届起影响,所以没有71届,70届(54年)处在断层,最倒霉,不是乱说的。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7 07:04
秋天的云: 你弟弟是极少数幸运人当中的一个。
前兆同志一不小心就为文革翻了一部分案。
1 回复 ryu 2014-7-27 07:46
总裁判: 谢谢翻伯的花,谢谢!
好像客気得有些冷疎疎,
阿垃直別別地講,弯子的不要,対fa? 握手。
1 回复 ryu 2014-7-27 07:48
总裁判: 红二代还行,比如韩正。
有人生不逢时
必有仁生逢適时。
1 回复 ryu 2014-7-27 07:51
前兆: 因为他个子高大,在农村干活特别卖力!
干活特别卖力就能保送上大学?
縦観兄的大作 似有不少相反的読後感。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7 07:59
ryu: 好像客気得有些冷疎疎,
阿垃直別別地講,弯子的不要,対fa? 握手。
我跟翻伯要花,他给我,你在旁边熬不得是伐?
1 回复 前兆 2014-7-27 08:01
ryu: 干活特别卖力就能保送上大学?
縦観兄的大作 似有不少相反的読後感。
也许是个案吧!
1 回复 ryu 2014-7-27 08:48
总裁判: 我跟翻伯要花,他给我,你在旁边熬不得是伐?
no, 我愛花粉,可対花朶過敏。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7 08:52
ryu: no, 我愛花粉,可対花朶過敏。
难掰啜啜伊表紧滴,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4-7-27 09:45
总裁兄分析70届准确到位,这些年轻人真的可怜,一辈子没有碰上好时光。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7 10:42
徐福男儿: 总裁兄分析70届准确到位,这些年轻人真的可怜,一辈子没有碰上好时光。
特别是女的70届,更苦。
1 回复 秋天的云 2014-7-27 13:19
前兆: 因为他个子高大,在农村干活特别卖力!
那年月还讲究出生在什么政治家庭。
1 回复 前兆 2014-7-27 13:30
总裁判: 前兆同志一不小心就为文革翻了一部分案。
我弟弟上学可是文革后的事了!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7 20:27
前兆: 我弟弟上学可是文革后的事了!
包括70在内,都是文革遗产。
1 回复 前兆 2014-7-27 21:37
总裁判: 包括70在内,都是文革遗产。
这不是文革遗产,是拨乱反正!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7 21:50
前兆: 这不是文革遗产,是拨乱反正!           
遗产变卖,清末的说成是汉唐的,价格上去了,货色还是老样子。
1 回复 心旷神怡1 2014-7-28 03:10
原70届(54年左右出生)的高干子弟当初没成工农兵大学生的,不少都上了77届.改革开放后七七年高考说是择优录取,但开后门很历害,77年政审也很严. 有些地方的高干子弟分不够,也被录取,.我家人及我堂兄77年考的都很好,分数都很高, 我堂兄还是东北某地区的高考状元,最后都没学校录取他们,第二年我堂兄因超龄,不能再考.我家小孩(除本人外,俺因太小)78年又考一次,分数都好,虽78年都考上了,我姐姐(原70届的)也是当地高考状元,但他们都没被理想大学录取,其实背后暗中还要政审的. 不过我堂兄最后没上成大学,但他后来做的很好.我姐虽没上清华,上海交大等名校,但她事业非常成功.
1 回复 总裁判 2014-7-28 11:46
心旷神怡1: 原70届(54年左右出生)的高干子弟当初没成工农兵大学生的,不少都上了77届.改革开放后七七年高考说是择优录取,但开后门很历害,77年政审也很严. 有些地方的高干子弟
两个凡是还在,直到1980年才转变所谓政审。
1 回复 cfz960 2014-7-28 21:18
我来自福州市。是‘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 1954年出生的‘花甲老人’。我时常在虚叹青少年,是比窦娥还要冤的成长日子。
1972 那年,我‘高中毕业’了。我随着‘被留在城市的照顾对象’留在了城市,到居委会报道后,成了‘等待就业的’社会青年。一年后同学们先后被安排工作,我还在无期望等待‘就业’ 。就因为我的爸爸解放前是‘伪官吏’;我的哥哥‘听台湾广播’,成份不好。
高考恢复那年,还在农村插队的人;还是已经有工作的人,都在为这人生一机遇,废寝忘食地恶补知识。只有我这社会上一闲人在游荡。只因为我是‘社会青年’ ,被当时的高考政策,活生生剥夺了应有的人生选择权利。
1982年初,就在我万念俱灰,对已有10年时间 ‘等待就业’的社会青年身份感到厌倦 厌恶,萌生出国,到澳大利亚去,宁可在国外当乞丐 饿死,也不要在中国大陆过着这无指望的生活。突然接到招工通知,让我到一家塑料厂上班。工作没几天,是因为要开具证明,办理护照,而让厂方知道了我要准备出国。领导是鼓动舌燥之功,劝我在3个月内自动辞职,这份工作名额就能让给还在等待就业的青年。想到自己等待工作的10年艰辛,我很同情 可怜那些还在等待安排就业的青年,在上班半个月后我辞去了工作。不久后,我也踏过罗湖桥,飞到了墨尔本这座美丽的城市。
123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3-30 19: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