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纳粹营,洗脑童心,少女自愿配种

作者:ryu  于 2020-2-2 15:1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悄无声息间|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9评论

关键词:纳粹, 集中营, 洗脑, 童心, 少女

位于东欧的波兰南部,1940年由纳粹德国建成原奥斯威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二战期间在波兰境内设立的最大集中营,2020年年初的1月27日下午,世界50多国领导人和200多位集中营幸存者及其亲人家属出席了纪念“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75周年”的活动。刻有德文“劳动使人自由”字样的奥斯威辛集中营大门,和集中营11号楼旁的“死亡墙”前摆放着鲜花,人们在此悼念大屠杀中的遇难者。这里,曾经关押过130万犹太人,至少110万人在这里引来了人生的死期。
“波兰纪念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75周年”,新华网在第二天刊发了这样的文字标题。
纪念奥斯威辛集中营解放75周年,缅怀大屠杀遇难者,中国人民视乎是局外者。有人对“集中营”感冒。
波兰总统杜达主持纪念活动致辞中说,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是人类历史上最骇人的罪行,奥斯威辛集中营具有象征意义。希望其他国家、国际机构的代表,以及全世界所有怀有良好意愿的人们,共同将这段历史和对全人类的警示传承下去。
—万幸熟人告诉说,去岁之末的12月5日至10日,在第四届澳门国际影展上,有一部开幕电影曰“阳光兔仔兵(Jojo Rabbi)”,讲述的是二战时期纳粹德国的洗脑教育下,热血又爱国的男孩Jojo一心想加入希特勒青年团,视纳粹德国上尉希特拉为知心长者,但同时他既幼稚善良又充满爱心,因为不肯杀死心爱的小兔仔而惨遭希特勒青年团团友排挤,后来更发现自己的妈妈在家中阁楼秘密藏着一名犹太女孩,这一切让他的嫩稚的价值观受到了冲击...

"阳光兔仔兵(Jojo Rabbi)"由Taika Waititi执导,主演包括斯嘉丽·约翰逊(Scarlett Johansson)饰演反纳粹的主角母亲Rosie,童星Roman Griffin Davis饰演她的儿子乔乔(Jojo) ,萨姆·罗克韦尔(Sam Rockwell)饰演希特勒青年营中的纳粹德国上尉希特拉。

斯嘉丽·约翰逊曾经出演过戏路不同的电影,戏路很宽,在“阳光兔仔兵(Jojo Rabbi)”中,她饰演反纳粹主角Jojo的母亲,一段看到广场上异见人士而被纳粹以环首吊死的场面,Rosie不让Jojo别过脸去,你得正视现实,你得记住残酷。

Rosie,作为女性,饰演了一种强悍,同样是坚强的妈妈,在战争时代中,即是调皮可爱、 温柔的妈妈,抺一把灰在下巴,又是干练、严厉的爸爸。
评论说她在电影中的女性形象恰与其分,不勉强作男生举动,但总是灵活与调皮,总是在跳舞,跟儿子开玩笑,当中最喜欢的一幕,是犹太少女Elsa问Rosie:“做女人是怎样的?就是喝红酒吗?”
— 还有人说,电影大胆,用笑话来说大屠杀,不够政治正确。不过,要是由小孩的眼睛出发,还是黑暗一片的电影,才会让人吃不消吧。童眼出发,如Anne Frank在窝藏时候,还是相信自己在一个光明的未来,能逃过大屠杀,不减她当时生活晦暗;人生中,纳粹的二战于她而言是游戏一场,不减集中营残酷;Jojo与脑内滑稽的纳粹德国上尉希特拉成为朋友,身边所有“大人”都似乎是多了一层滑稽的过滤镜,不减当时的荒谬。
评论说,这就是2020年必看电影,在大屠杀的时代叙说的一个严肃残酷的童话故事。

曾经有人说,任何一个战争故事,没有一种说法是合适的,怎样都有所遗留,怎样都不够真实。 在战争中,在最黑暗的时候,想说有关光的故事,或许只有透过的小孩的眼睛,才能合理。
“阳光兔仔兵(Jojo Rabbit)”的男主角Jojo是个十岁的“纳粹男孩”,被洗脑在脑内住了个希特拉,会在失意时鼓励他,灌输他纳粹思想。这位狂热的“纳粹男孩”立志要干一番事业。他进入纳粹少年夏令营,目睹荒谬的事情--命令少女要生粹宝宝、男孩得学习扔手榴弹、篝营火是烧书本、杀小动物来表示勇敢...对于十岁的“纳粹男孩”来说,这一切都像是瘟疫,却都是正常的,人们看了会发笑,是因为知道他们已经把荒谬当日常,他的母亲Rosie Betzler跟他说:“你大得太快了,十岁的小孩不应想这些。十岁的小孩应该爬到树上,再掉下来...”
“纳粹男孩”的狂热纳粹崇拜受到了动摇,发现自己不想杀掉小兔子,也不想伤害藏在自己家的犹太女孩Elsa,小孩还是小孩,于是便随心地不杀兔子、与犹太女孩成为好友,十足Anne Frank的犹太少女日记,在黑暗时候能保持光明洁净,那才是小孩的专利,意味着由他看出的历史的真实。
— 评论说,贺岁片曾是不少人一家大小必看的片子,今年有没有心情呢?“阳光兔仔兵(Jojo Rabbit)”或可以成为你的“另类贺岁片”。
2020年伊始,就有关战争的电影上映,“阳光兔仔兵”(Jojo Rabbit)恍若是甜点,从小孩的角度看大屠杀与二战。有不少人批评,大屠杀用笑话带过,是不是儿戏了点。 不过,悲伤的事情笑着说,从来都不减悲伤。在荒谬中失笑,却又在笑声中内疚,很有人生历史的感觉。
— 还有评论认为斯嘉丽·约翰逊演绎完美女人,温柔不失劲?爱上人让她难受。
— 也有说“阳光兔仔兵”提及的“拥抱”也能够引起观众的共感,Rosie曾在陪伴Jojo回家时,向一群战败的年轻人疾呼,要他们回家去亲吻自己的母亲,Jojo的胖男孩好友Yorkie也在最后再次出现,已经褪下军服,并开心向Jojo说:我要回家亲吻我的母亲啦。
人类再多的争执与动乱,也比不过一个吻。
— Rosie要Jojo看待那些被吊死的人,那是世界的丑陋,却也是真实。“阳光兔仔兵”在轻盈的喜剧桥段也能适时排解紧张,一如盖世太保的到来,喜剧与惊悚相互穿插,不得不说导演Taika Waititi真的纯熟于玩弄观众情绪,在那场查勤戏之后,电影最后二十分钟讲述德军如何战败,没有过多的批判, 甚至直指美军也是粗暴的人,再度陷入矛盾心态,到了最后,究竟谁才是对的呢?
电影动人的是透过一个小男孩的眼睛,去看待成人世界的消亡,也许游戏、流行音乐与舞蹈,才是能够左右整个人生的关键,“阳光兔仔兵”先丢出了一个“对立”的议题,又用愉快的方式去解决,谁说我们就必须斗得至死方休呢?
— 故事不会永远都是梦幻,正当Jojo发现躲在阁楼的少女Elsa之后,一切风云变色,渺小如他不知如何相处,更因此陷入初恋的悸动,这让“阳光兔仔兵”能够同时在残酷的战乱世界里面握有渺小的温柔,透过一个德国金发小男孩的眼睛,看见这个世界无论如何都是有所美好的东西。

不过,评论认为如果仅是这样,就太小看Taika Waititi这个天才怪导了,Rosie无疑是穿针引线的重要角色,光见她抹起灰烬模仿丈夫,陪着小孩一同起舞,同时分饰两角,可爱极了。Rosie也不仅是演技展现,更帮助Jojo长大成人保有善念,也帮Elsa了解如何成为一个女人。
— 看似荒诞的写实历史中,“阳光兔仔兵(Jojo Rabbit)”紧抓着二战末期德军即将战败的历史,想要成为纳粹勇猛杀敌的小男孩Jojo, 生活有些困顿但有着慈爱的母亲Rosie陪伴,让“阳光兔仔兵”充满一种类似奇幻的人生成长故事,孤独的小男孩更有着想像中的战争英雄希特拉陪伴,导演Taika Waititi亲身饰演该角,风格滑稽逗趣,为了证明他是想象中的角色,还不断抽烟强调已是成人(然而,现实中的希特勒则是并没有抽烟的习惯)。
— 意外的是Taika Waititi以轻松活泼的德国版披头士歌曲〈I wanna hold your hand〉为此开场,随即故事转到纳粹的儿童训练营,让我们一探纳粹的残酷,竟然训练小孩成为杀人机器,Taika Waititi则继续以轻松基调为主,大开各种政治不正确的玩笑,并让幻想中的“希特勒”正式登场。
--观募过影片的网民说:邪恶纳粹与现实中的渣人没有分别,以前时常认为德国少女好低能,当今才明白历史与现代的人无分别,去到未来亦一样,思想受人控制无分古与今...
--历史系不断重复复,难高分低能者,有人的思维同纳粹都无分别,认为自己是先知,是最优质的华人,中华民族中也不乏劣质华人,天使同义士配种就有无尚嘅光荣...

非常浮草的是,澳门电影节在主打宣传时用的语言十分煽情:纳粹,集中营,希特勒邪恶生育计划,专挑被洗脑的高颜值少女自愿当被配种肉体,主动献身纳粹军人...我把澳门的这些文字介绍放在文末里以供过目。

标签  纳粹,集中营,洗脑,童心,少女,配种,生育计划,配种机器,献身,德国,军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4 回复 ryu 2020-2-2 15:19
澳门的前半介绍文字:当年纳粹政府旗下有一名为「Bünd Deutscher Mädel」(简称BDM)的年轻女子组织,很多崇拜希特拉的少女都会慕名加入,而「生命之源」的负责人就顺理成章在BDM寻找合适对象。 拥有金发蓝眼的美丽少女Hildegard Trutz,于是...
--【阳光兔仔兵. 影评】二战青春童话 善良的心终战胜洗脑操控
【阳光兔仔兵】纳粹邪恶配种计划 妙龄少女自愿献身军官
《阳光兔仔兵》以幽默手法带出战争及种族主义的祸害,属笑中有泪。
上世纪30年代中,纳粹德国为提出纯种雅利安人(Aryan)婴儿的出生率,推行一项名为「生命之源」(Lebensborn,英译为Fountain of Life)的优生计划。在纳粹分子眼中,金发碧眼的北欧人种为最纯种的雅利安人,是高尚的纯种,而日耳曼人就是雅利安人的典范。但其实印度及尼泊尔等深肤色的族群也是雅利安人,所以纳粹的说法有误,而现代雅利安人已被「印度-伊朗人」或「印欧人」所取代。
也许因为二战已过去了很久,另外电影中所有德国角色都以英文对话,故事的虚构成份及荒诞性完全发挥到极致,导演算是很巧妙地把握了说故事的尺度,它有感染力,又不至于让人觉得对二战的受害者不敬。电影的另一讨巧之处是卡士选得极好。
童星卢文格芬戴维斯扮演祖祖实在出色,他对各种表情和角色心理都表达得恰到好处,外型又极具优势,让人很难相信这是他第一次登上大银幕。 过往多拍摄动作或爱情电影的施嘉莉祖安逊在这部喜剧之中也展露了惊人的魅力,她的嬉笑怒骂带出一种奇特的卡通色彩,与电复印件身的质感完美结合,也难怪能在奥斯卡最佳女配角这种死亡之组获得提名。
--过往多拍摄动作或爱情电影的施嘉莉祖安逊在这部喜剧之中也展露了惊人的魅力,她的嬉笑怒骂带出一种奇特的卡通色彩,与电复印件身的质感完美结合。
与卡士和表演一样,美术也是电影成功的关键。
韦替替一直很重视这个岗位的表现,《阳光兔仔兵》制造了一个集合童话和史实味道的战时德国,一部份是再现,一部份是巧妙的戏剧夸张,无论是精巧的室内戏还是户外戏,场景的布置和角色的穿着皆展露出强烈的个性, 以独特的风格化美学打动了观众。 在这样的美术烘托之下,大家愿意相信二战时真有这样的祖祖,也真发生过这样荒诞好笑而温暖的故事。
《阳光兔仔兵》制造了一个集合童话和史实味道的战时德国,一部份是再现,一部份是巧妙的戏剧夸张。
这部戏的缺点也很明显。它太讨巧,太过黑白分明了。 如果分析剧情,这部电影的主题或者应该是战争中德国青少年遭受的精神控制。 它却被电影的喜剧手法给盖过了。祖祖被纳粹思想极度严重洗脑,可是当他发现家中的犹太女孩之后,很快一步步清醒过来。他甚至不需要外界的任何辅助,光凭着冥冥中真善美的指引便认清了纳粹思想的邪恶。这顺理成章的描述削弱了精神控制的危害性,喜剧的呈现也无法传递出足够的警惕性。它童话般的语境让事件看起来像是游戏:只要你足够可爱,便不用担心那些邪恶的见解,上天会通过各种巧合让你清醒过来。
纳粹思想极度严重洗脑,可是当他发现家中的犹太女孩之后,很快一步步清醒过来。
角色的正邪分明,也彷佛不需要任何解说。为何祖祖一家是善良正派的人,他们彷佛从基因里就对邪恶免疫,这样的设定就算是真的写一篇童话也太过于安全,太过分明,电影就失去了用故事去说服观众的动力。既然祖祖一家的正义毋庸置疑,纳粹的邪恶也毋庸置疑,故事便无戏可做了。这部戏有好长一段时间只是在单纯呈现角色的可爱之处,缺乏戏剧冲击,节奏也乏味。
应该怎么看待导演的创作动机呢? 电影与目前西方年轻人中兴起的保守右翼思潮有关吗?
如果将其当作青春片,部份缺点可容忍。这又暴露出另一个问题,那些与纳粹和希特拉相关的笑话站不住脚,它们甚至不够好笑。我们应该怎么看待导演的创作动机呢? 电影与目前西方年轻人中兴起的保守右翼思潮有关吗?

#纳粹,#集中营,#洗脑,#童心,#少女,#配种,#生育计划,#配种机器,#献身,#德国,#军人,再现纳粹营,洗脑童心,少女自愿配种 - ryu -
3 回复 ryu 2020-2-2 15:24
后半介绍文字:纳粹儿童训练营笑点处处 幽默中藏催泪弹
相比同样概念化、同样带有强烈卡通色彩的《神探白朗:福比利大宅谋杀案》,《阳光兔仔兵》所具备的多种话题和戏剧元素不能融合,童话般的世界观与纳粹压迫的残酷青春太过于儿戏。 而那些主题不都是我们耳熟能详且心知肚明的吗? 右翼的邪恶,青春的阵痛,纯真的可贵,它们都太过正确了,正确得来已经毋须要再用一部电影去证明。
意外的是Taika Waititi以轻松活泼的德国版披头四歌曲〈I wanna hold your hand〉为此开场,随即故事转到纳粹的儿童训练营,让我们一探纳粹的残酷,竟然训练小孩成为杀人机器,Taika Waititi则继续以轻松基调为主,大开各种政治不正确的玩笑,并让幻想中的「希特拉」正式登场。
【阳光兔仔兵】纳粹邪恶配种计划 妙龄少女自愿献身军官
近日上映新片《阳光兔仔兵》(Jo Jo Rabbit)以二战纳粹德国作背景,讲述崇拜纳粹主义的小男孩,得悉母亲在家中私藏犹太少女后,人生信念起了翻天覆地的改变。电影以轻松幽默的手法,去批判战争及独裁议题,时至今日,当年纳粹的种种暴行仍叫人心寒,以下提及的配种计划,绝对是最泯灭人性的反面教材。
上世纪30年代中,纳粹德国为提出纯种雅利安人(Aryan)婴儿的出生率,推行一项名为「生命之源」(Lebensborn,英译为Fountain of Life)的优生计划。 在纳粹分子眼中,金发碧眼的北欧人种为最纯种的雅利安人,是高尚的纯种,而日耳曼人就是雅利安人的典范。 但其实印度及尼泊尔等深肤色的族群也是雅利安人,所以纳粹的说法有误,而现代雅利安人已被「印度-伊朗人」或「印欧人」所取代。
纳粹德国行优生计划,安排少女跟不认识的军人行房怀孕。 (网上图片)
当年纳粹政府旗下有一名为「Bünd Deutscher Mädel」(简称BDM)的年轻女子组织,很多崇拜希特拉的少女都会慕名加入,而「生命之源」的负责人就顺理成章在BDM寻找合适对象。 拥有金发蓝眼的美丽少女Hildegard Trutz,于1936年获招揽加入「生命之源」,她本身是纳粹的忠实勇趸,很乐意为希特拉效力:「我被点名为最完美的北欧女子人办,因为除了我的长腿和腰身,我拥有最适合生育宽大臀部和骨盆。 」
Hildegard Trutz符合「生命之源」计划的要求,获国家征召去配种,她视为无上光荣。 (网上图片)
很难想象,这名18岁少女竟有如此想法,Hildegard Trutz毕业后便毅然加入「生命之源」,成为其中一名配种女子,被安排跟军官发生性行为,直至怀孕为止。 在纳粹分子洗脑下,Hildegard Trutz跟其他少女为这个计划感到自豪,只因可以为国家孕育高尚的下一代,就是无上光荣。
大量妙龄少女沦为配种工具,最大问题是她们不觉得有问题。
而负责人员配给少女前,都会替她们进行一连串的医学测试,顺便详细调查她们的背景,最重要确定少女没有任何犹太血缘。 Hildegard Trutz获确定是完全「清白」后,就被送往德国南部城市Bavaria的古老城堡与军官行房,同一地方仲有另外40名女生做着相同的事。
虽然计划以生育为目标,但会安排女生与军官先互相了解,Hildegard Trutz忆述:「他们都很高、很强壮,有蓝眼睛与金发,我们有一星期时间挑选喜欢的男人。」城堡内设施齐备,运动场、图书馆及戏院一应俱全,仲有源源不绝的美食及大量工人服待各位小姐,务求在最佳环境下孕育出最优秀的下一代,「那里的食物是我吃过最好味的,我们都不用工作,有大把工人」Hildegard Trutz说。
纳粹德国的暴行真的超乎想象。这计划最恐怖的是,女生不会因为出卖肉体而感到羞耻,Hildegard Trutz表示:「我们都完全相信这个计划的重要性,我们不感到一点耻辱或束缚」。 经过三次行房后,Hildegard Trutz便成功怀孕,9个月后顺利诞下男婴,但她只能跟儿子相处两星期,之后男婴就交给政府,她跟儿子及儿子的生父,此生都不能再见面。
纳粹要向犹太人进行种族清洗,《阳光兔仔兵》中的小小男主角跟犹太少女相处后,受到很大冲击。
Hildegard Trutz并不介意骨肉分离,更乐意再次为国家生育,但后来她爱上了一名年轻军官并结婚,她无法继续为国家「效力」。 其丈夫得知她曾参与「生命之源」计划,亦只敢怒不敢言。据悉,估计约有2万名婴儿透过「生命之源」计划出生,战后大多由不同家庭收养。
3 回复 ryu 2020-2-2 15:37
写这编博文,并不是我已经淡泊武汉疫情,心中一直为武汉鼓劲,武汉加油!不忘集中营

[img][/img]
[img][/img]
2 回复 ryu 2020-2-2 16:22
网友沈道存曰:上海市黄埔区的城隍庙豫园商城,今年真是平静,好干净呀。
但是看了伤心...










有路人口罩也不戴,浙江的温州今天都开始封城了。
[img][/img]
[img][/img]
[img][/img]
[img][/img]
[img][/img]
2 回复 仲西仁 2020-2-3 05:03
纳粹的文化是夸张,加上美国人的夸张,虽说想表达某种思考,但电影并不是很沁人肺腑。
1 回复 ryu 2020-2-3 14:20
仲西仁: 纳粹的文化是夸张,加上美国人的夸张,虽说想表达某种思考,但电影并不是很沁人肺腑。
文化为人民服务,文化姓党是不是夸张呢?
回复 仲西仁 2020-2-3 23:14
ryu: 文化为人民服务,文化姓党是不是夸张呢?
只要为政治服务,夸张就是不可避免的。
回复 ryu 2020-2-3 23:32
仲西仁: 只要为政治服务,夸张就是不可避免的。
哈哈,政治算什么?要姓党啊!
回复 仲西仁 2020-2-3 23:39
政治不都是党派制定的吗?应该没毛病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23: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