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赏雲协会 - 找到组织的欣喜和为组织添砖加瓦的快乐

作者:FOUR_RUNNER  于 2018-5-23 09: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摄影街拍|通用分类:摄影街拍|已有6评论

关键词:赏雲协会

生活在加拿大多采多姿的天空之下,几年来一直热衷于给天空上的变化无穷的雲彩拍照,乐此不疲。不过一直没有听说过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协会,竟然聚集了四五万兴趣相同的爱好者,总部在英国的Somerset。从微信里得知国内前段时间征集云的照片,还了解到世界赏雲协会出版了一本专门指导爱好者识别云的种类的手册。前不久加入协会之后,先后给协会提供了二批照片,也没有报什么希望会采纳,倒不是因为照片没有精彩之处,而是我还没有对云的分类知识熟悉到可以对自己的收集加以分类,而那些雲的类别的名词都很难记。今天看邮件时居然发现了这封令我喜出望外的回信,第一批里的一张已经被收入协会的图片库,其余的也会陆续录入。结束了散兵游勇的日子,找到了组织,而且会收到协会发给会员的”每天一雲“,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在此把我以往发过的赏雲帖子的汇总链接贴在这里,供感兴趣的网友分享。
在网上搜索”赏雲协会“时偶然发现了这篇很有意思的文章,贴在这里,并对原作者表示感谢!

赏云者协会:有时我们需要给自己找些借口,什么都不做
82 人赞了该文章

可能实验室(微信号 kenenglab) | 青苔计划 No.10



* * *

你上一次认真欣赏一朵云是什么时候?

那天是不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清凉,或者呈现奇异的色彩。你可能匆匆拿起手机拍了张照片,换了不同的构图,花超过 5 倍的时间修饰颜色并发了条朋友圈,然后匆匆把自己埋回繁琐的生活中。

那朵突然引起你注意的云,那样的形态和光,也许在几十亿年的地球岁月中只会存在唯一的一次,存在那一分钟,而恰好被你遇到。可是你实在太匆忙了 —— 被微信和邮件持续轰炸,脚步仓猝要赶往下个地方,要吃的饭和要看的美剧也在抢占你的大脑 —— 你只能给予那朵宝贵的云 3 秒钟,只一瞥,一个惊叹,但似乎已经是平凡生活中了不得的莫大赞誉了。

一个经典的「幽浮云团」UFO 悬在 El 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上 © Pilar Quijada

「这一幕实在太美,」你心想,「而我居然在欣赏天空和云。」这像是偷来的惬意和生活情调,必须值得一条微博或朋友圈的记录。

我们都忘记了年少的自己曾经是做白日梦的小能手,能看云发呆一节课的时间。2500 年前古希腊剧作家 Aristophanes 把云彩形容为「游手好闲者的守护女神」,而现在的我们焦虑,紧张,在任何事情上投入时间前都要想「这对我有什么帮助吗?」,凝视观察云彩的变化显然不能让我们改变世界。


可不管我们如何武装自己,如何让自己变成一个麻木、坚强又理智的社会化动物,内心依然愿意留给那些飘渺柔软的白色絮状物一个 3 秒钟的角落 —— 它可以更长,但绝不能没有,我们需要给自己找些借口,什么都不做。

* * *



世界上有个认真严肃的赏云者协会(Cloud Appreciation Society)。

这个已经成立了 11 年的组织无关专业背景和摄影技术,覆盖全球 165 个国家及地区,协会成员每年需要支付 32 英镑的年费,认真地拍摄日常中漂亮的云彩照片,互相鉴赏、分门别类。

它组建了世界上最大的云彩分类图库,甚至帮助气象学家发现了一种新型云团,经由国际气象组织确认后命名为「波状粗糙云(Asperitas)」,而在此之前,国际气象组织已经有 60 年没有收录新的云彩种类了。

赏云者协会说:几年前我们发现了这种云,它看起来像波涛汹涌的海面,当时我们以「雅克·库斯托云」(20 世纪 70 年代一位传奇的法国潜水员和生态学家)给它命名。但随着世界各地的会员越来越多地投递这种云的例子,我们觉得给它一个更官方的名字 —— 我们找到了一个拉丁语词汇「Asperatus」,可译为「粗糙的」,这个词被古典诗人用来描述强风吹动的海面 —— 然后我们建议 Asperatus 应该作为一个新「品种」的云,它最终也真的被官方接受了

你不需要计划一场远行去寻找渴求的灵感,「只需要抬头望望天空。」当 Gavin Pretor-Pinney 在 2005 年创立这个赏云者协会时,他从未想过,这个事情可以做得如此之大。


南卡塔龙尼亚的一场日出和荚状云团,这也是创始人最喜欢的一种云 ©Marc Puigdomenech

年轻时的 Pretor-Pinney 并不是一位多么文艺的人,他先是在牛津求学,选读物理和哲学书籍,后来又弃理从文到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攻读艺术设计硕士课程,创办了一本《游手好闲(The Idler)》杂志,反对无休止的忙碌和野心勃勃的事业追求,鼓励大家去感受无所事事的美好之处。


他发现自己越长大越无法抑制地想念看云的日子,他记得小时候的自己深深为云彩着迷,无论是乌云密布还是有阳光从云间喷薄而出,常想人们或许应该攀着长梯,到云层中采集棉花。

赏云者协会成立之前,Pretor-Pinney 就曾想要撰写一本关于云的书,但这份提案先后被 28 个编辑拒绝;而在 cloudappreciationsociety.org 网站建立并迅速传播开后,他拥有了一大群支持者,这本命途多舛的书《云彩观察员》(The Cloudspotter’s Guide)得以顺利出版,并成为了一本畅销书,随后 BBC 还基于此拍摄了纪录片《云彩观察》(Cloud Spotting) 。

从 Starksboro 的 17 号公路看过去,云彩像山一样盘桓 ©Keith Edmunds


在巴西上空拍摄到的照片,显示了雄伟壮观的颜色和高耸的卷积云,内里包含激烈的上下对流,飞行员必须十分谨慎才能找到穿行的路线 © Ron Engels


一个火山上空的帽子云 © Michael Slough

赏云者协会的管理团队只有 5 个人,包括 Pretor-Pinney 和他的妻子 Liz,办公室设立在家里粮仓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墙上贴满了各种云的照片,他们已把追逐云彩当成毕生的事业。


Liz 是在一次一次康沃郡 Cornwall 的创意文化节上遇到 Pretor-Pinney 的,被他的情怀所吸引,她不仅深深爱上了云,还爱上了这个男人。夫妻俩每天最开心的时光,是一边在花园享受下午茶,一边看着天上的卷云。

比「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更幸福的是,找到一个「与自己一起共同追求梦想」的人。


这朵砧状积雨云就像一艘城市上空的巨型星际飞船,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乳状云,由于观察时的特殊视角,我们可以看到低空太阳形成的光束由另一侧向外扩散,这就是「暮色」,也向我们解释了为什么积雨云会被称为「云中之王」 © Guilherme Touchtenhagen Schild


像是一种呆呆的海豚 © John


它有个可爱的名字,小积云,在拉丁语中的意思是「谦虚地堆积」。小积云很短命,往往会在 10-15 分钟内成熟、老去然后消失。它们由太阳的热量而形成,因此常常在早晨出现,黄昏时配合低垂的落日会演变出红宝石一样的颜色,之后变薄,消散。常常有很多奇形怪状的云争抢我们的注意力,但是一名合格的赏云者不应该忘记这种寻常的小积云所带来的简单快乐 © Marc Librescu

赏云者协会的宣言里写道:

欣赏那些遥远而美丽的东西,给了我们发呆的理由。

不管科技进步有多快,人们多么容易疲倦不断重复的事物,可我们还是容易被日出日落、云卷云舒打动。只是我们常常忙碌并忘记而已。

声明:以上照片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2 回复 FOUR_RUNNER 2018-5-23 09:35
找到组织了!
12 回复 ryu 2018-5-23 13:56
乱象之云,当今潮流啊。
我也喜欢云,拍摄云是享受。
11 回复 sugela 2018-5-23 22:11
“愛云之心,人皆有之”,哈哈
8 回复 kiwiberry 2018-5-24 02:20
不错啊,就是不会拍
11 回复 qxw66 2018-5-24 03:31
好漂亮!
11 回复 qxw66 2018-5-24 03:32
ryu: 乱象之云,当今潮流啊。
我也喜欢云,拍摄云是享受。
你,唯恐天下。。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6:5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