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张阳自缢背后 是对胡时代军政困局的拨乱反正

京港台:2017-11-29 06:00| 来源:多维


张阳自缢背后 是对胡时代军政困局的拨乱反正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图为2014年1月张阳在武警黄金部队检查工作(图源:VCG)

  据中国政府11月28日通报,北京时间11月23日上午,原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张阳在家中自缢死亡。他也成为十八大以来,首位经官方证实的“自杀”上将。

  官方通报称,“经党中央批准,中央军委决定对中华人(专题)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原委员、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张阳进行组织谈话,调查核实其涉郭伯雄、徐才厚等案问题线索。经调查核实,张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行贿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接受组织谈话期间,张阳一直在家中居住”。

  而更多的网络报道细节显示,据称,当时有军纪委人员“造访”张阳“居住”处,张阳告诉来者,自己先去换衣服,结果上吊自杀。

  这个消息也印证了此前的传闻,早在今年9月份,大陆网络上就流传张阳以及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房峰辉落马的消息,在今年9月6日公布的解放军十九大代表名单中,亦未有房峰辉与张阳的名字。

  对此有分析指出,张阳自杀背后,牵扯着以郭伯雄、徐才厚为代表的一批中共高级将领,在胡锦涛时代贪腐、结党,组建“山头”,架空军委主席的政治事实。今天中共高层,正在对那个时代的军政困局进行全面“拨乱反正”。

  十八大落马高级将领

  张阳接受调查,并非个案,实际上,从十八大前原总后勤部副主任谷俊山落马开始,中国军队就进行了自中共建国以来规模最为庞大第一次反腐败运动。

  据统计,自2012年以来,解放军系统内,落马的上将就有7人,分别是原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以及此次被证实自杀身亡的张阳,还包括空军原党委书记、上将田修思,中央军委纪委原书记、上将张树田,中央军委联合参谋部副参谋长、武警部队原司令员、上将王建平,国防大学原校长、上将王喜斌。

  此外,另有8名中将、数十名少将落马。如果以级别划分,军委领导级有3人落马,正大军区级有4人落马,副大军区级有10人落马,更有数十名正军级解放军高级将领被查。

  要指出的是,这些只是中国官方对外正式公布的消息,在这些落马高级将领背后,更是牵扯出数量庞大的中低级将领。

  胡锦涛时代的“群狼环伺”

  如此数量庞大的军队将领,集体被查,揭示出一个政治现实,说明在在胡锦涛时代,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是处在何种“群狼环伺”的状态之中,那些军队将领是如何结成“山头”,架空最高领导人的。

  2015年3月,军事科学院杨春长少将一句“他们架空了军委领导人”一度给波澜不兴的舆论场投下一颗石子,掀起阵阵暗浪,可谓一针见血,直指人心。短短几个字,向外界直接传递了两个信号,其一,外界此前都知道胡锦涛是“弱主”,但没想到一代总书记竟被分权至如此地步。

  其二,也正式印证了外界此前对于中国军队领导体制并非“军委主席负责制”,实际是“军委副主席负责制”的判断。如此之多的中高层将领落马,恰恰证明了过去几十年中,中国军队的实际控制权,并未完全掌握在军委主席手中,而是被军委副主席和一众大大小小的“军头”所掌控,因此他们才能如此骄纵,无所顾忌地贪污腐败。

  在郭伯雄、徐才厚落马之前,中国网络上,即流传一篇以“总政机关几位干部”的名义在网上发表了的《致全军指战员的第二封公开信》,曝光郭伯雄家族的贪腐丑闻。举报信中称,徐才厚和郭伯雄在近十几年来手握军权,欺上瞒下,大肆在军中网罗亲信,拉山头,卖官鬻爵,聚敛财富,形成了“东北虎”和“西北狼”两大势力集团,其规模之广,人员之多,手段之恶劣,堪比南朝时的卖官鬻爵高手邓琬,惹得全军上下离德离心,怨声载道。

  解放军上将刘亚洲曾于“郭徐”落马之后,在一次公开演讲时表示,军队高层中只有他本人和刘源没有给郭伯雄和徐才厚送过钱,即使这样,自己也曾经因为郭徐的权力,给他们送过礼物。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郭徐余毒”的波及面甚广。

  因为种种历史因素和主观性格,中共第四代领导人胡锦涛并非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因此在军政两端,都出现了九龙治水的情况。尤其是军队,武将本唯强者马首是瞻,因此看胡氏十年,纯粹文人治军,没有丝毫从军经验,军队事务更多要依靠现役军人担任的副主席来实施,此风更胜。因此当遇到弱势领袖时,这些所谓的“军头”自然更加无所顾忌,为所欲为,大开卖官鬻爵、贪赃枉法方便之门,于是乎上行下效,乌烟瘴气。

  在习近平(专题)之前,关于“文人治军”无力的最著名的故事,当属2008年5月12日中国四川汶川地震时(官方宣布地震造成5万人死亡),“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奔赴地震灾区的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调动不了军队,温家宝当时气得摔电话,说:“我不管,是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以至于当时的中共总书记、军委主席胡锦涛在黄金救生时间的72小时之后,赶到成都为温家宝撑腰。

  军委主席不懂军事,没有军内人脉,对各种人事任免、调配调拨不甚了了,多半是在呈上的公文上盖章签字而已。故此,宋江架空晁盖,军委主席负责制沦为空文,成了“军委副主席负责制”。联想此前的“古田会议”,习近平不辞辛苦将军内各路诸侯齐聚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最核心的用意恐怕就是“军委主席负责制”这一词汇使然。

  军队加强集权的迫切性

  乱世用重典,掌军需无情,治国如此,治军更是如此。

  因此,习近平在上任之后,立刻从人事、制度、思想上全面树立“军委主席负责制”,重整过去几年中国军队治军乱象。

  或许海外仍然有很多声音对于这种做法有一些质疑,因为是在强化个人权威。但是坦率而言,治军不同于治国,无论在什么时代,哪个国家,军队作为国家稳定的保证,一定是以“绝対服从”为天职,要保证庞大的军队是在一个集权的制度之下运行。

  人事上不必多说,过去几年,中国军方的反腐远比政坛更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将那些因为“腐败”或者逢迎“郭徐”的官员打掉,重建一个有实战能力的中国军队。制度上,就是通过军改,将军委主席以下的权力分散,将军权统归到军委主席一人之手。 更重要的在思想上,2017年7月11日,外界忽然发现新华社一篇回顾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军改的文章中,三次直接用“最高统帅”来称呼习近平。时隔20年之久,“最高统帅”再次出现在中共的话语体系中。事实上,在《人民日报》发表上文之前10天左右,习近平出席香港(专题)回归20周年官方活动并检阅解放军驻港部队时,军队史无前例地喊出“主席好”,取代以往的“首长好”,就现出某种端倪。

  可以说,“军委主席负责制”被频繁提及,内部因素要远远大过外部因素。这里的“内部因素”,指的就是郭伯雄、徐才厚、张阳等一批“旧时代”将领构成的“山头”。中共强调“军委主席负责”,恰恰是因为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军队的领导权力并非完全掌握在象征最高指挥者的军委主席手里,重要原则“党指挥枪”异化为“枪指挥党”,而这一切,需要“拨乱反正”。

  谷俊山和他的将军府,不是这次“大反腐”的开始,“西北狼”和“东北虎”(郭伯雄出身兰州军区,被外界称为“西北狼”,徐才厚出身沈阳军区,被形容为“东北虎”)也不是高潮,而张阳的自杀,也不会是最终的结束,可以预见,对于军队人事的全面调整是一个宏大工程,在未来的5年,将会持续加速。

相关专题: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7 06: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