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红二代撰文悼陈小鲁:忠诚这样的笨词配不上他

京港台:2018-3-6 00:03| 来源:多维


红二代撰文悼陈小鲁:忠诚这样的笨词配不上他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陈小鲁(左)是中共红二代代表人物之一(图源:VCG)

  中国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2月28日因病去世,3月4日,陈小鲁遗体告别式在海南三亚举行。中共红二代罗点点为陈小鲁写下了悼文。

  综合中国网络3月5日报道,陈小鲁妻子粟惠宁、儿子陈正国、儿媳李斐妍,哥哥陈昊苏率弟弟妹妹家人,出席了告别式。

  中纪委前书记王岐山(专题)和夫人姚明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专题)弟弟习远平、邓小平女儿邓榕等送了花圈。 习远平、吴法宪之子吴新潮、罗青长之子罗援等一众红二代现身陈小鲁葬礼现场。

  据称,中国开国大将罗瑞卿之女罗点点在陈小鲁告别式上写下了悼文。悼文内容称,陈小鲁“一生磊落,早做到荣辱不惊,超越一切庸常”。

  悼文还透露,在给陈小鲁写挽联时,本欲写“民能问国,忠能直谏”,但“有位大哥”称不喜欢这个“忠”字,罗点点说陈小鲁身上“有忠啊,我们都有,虽然都不喜欢”。这位“大哥”却说,“点点,我没有那个意义上的‘忠’,陈小鲁也看不出来。”

  罗点点在文中表示,“忠诚这样的笨词早就配不上他了。”

  罗点点称,陈小鲁在新年之前因一些奇怪的原因在上海耽搁了许久,年底才回北京。罗点点问道是否影响个人生活时,陈小鲁连答三个不会。

  另有知情人士称,吴小晖在2017年6月9日被中共强力部门带走后,陈小鲁亦因安邦集团问题受到调查,结果是“他没什么事”。

  悼文最后写道,“那边儿不错,至少比这边儿强。”

  《罗点点:送别小鲁》原文:

  小鲁忙,不在北京的时候多。可他是我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的会长,好多事得找他。所以,约时间成了我找他的常态。他会告诉我:什么时候他会去哪儿,然后什么时候回。这回走的时候是说去三亚过春节,一家子都去,可是没说什么时候回。

  小鲁啊,小鲁!真没想到!你怎么能一去不回了呢?

  往事历历在目。2006年,几个人说笑,不知为什么就说到死在医院里太辛苦,浑身插管子,生不如死。不如弄个不插管俱乐部,比赛一下谁到时候不插管或者少插管。复兴医院院长席修明是大家的朋友,又是位重症抢救专家,大家就说到时候去他那儿,在他管的重症监护室里,已经允许临终病人和家属做这种理智和文明的选择。

  后来知道其实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对这种选择都有很成熟的做法,就是通过填写一份叫做“生前预嘱(LivingWill)”的文件,保证临终病人按照自己的愿望离世。它不是安乐死,伦理和法律上没那么多障碍,所以比较容易被各种文化背景的人接受。我想干吗不把这种方式介绍进来,让人们在生命末期保持尊严的愿望多一个选择呢?那时侯没什么钱,想来想去弄个网站传播观念是最经济的。我跑到小鲁家里跟他说这事,希望通过他的影响力把这事做起来。没说三分钟他就说:好,一起做。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选择与尊严”公益网站,网站建设全靠志愿者劳动,几乎没花钱。再然后小鲁带着我们一拨人先后去中国台湾(专题)地区和日本(专题)考察。考察学习自己付食宿费是那时侯他定的规矩,我们坚持至今。

  再然后成立了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大家选他当了会长。协会不久推出供中国大陆居民使用的生前预嘱“我的五个愿望”文本,建了生前预嘱注册中心。再后来我们又获得了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支持。韩启德副主席带领全国政协委员开展的全国调研,为2016年全国政协召开第49次推进安宁疗护工作双周协商座谈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再然后,政府有关部门发布一系列文件、规范和标准。缓和医疗和安宁疗护工作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全国范围内热烈展开……

  要说小鲁作为会长带着我们干了多少事一时半会说不完。反正生前预嘱、缓和医疗、安宁疗护这几件事原来咱们这儿没有,现在都有了。大家说:没有小鲁会长怎么会有今天这个春风拂面的局面?

  小鲁走的太突然。痛心和惊惶中,我们匆匆在网上建了陈小鲁先生纪念堂。仅仅一天,就有上万人关注,几千人留言献花。我觉得这些人与小鲁会长未必相识,猜他们都是些普通人,最大共同点可能只是希望能尽量无痛苦和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旅途。他们可能是热心公益的志愿者、临床医生、患者或家属,也可能不是。重要的是他们的悼念让我看到协会理念:让更多人知道,按照本人意愿,以尽量自然和有尊严的方式离世,是对生命的珍惜和热爱。正在深入人心。

  小鲁辞世,朋友痛心。讨论挽联时,有一句引起争论,“民能问国,忠能直谏。”有位大哥提出不喜欢这个“忠”字,我却觉得小鲁颇有天下为公的家国情怀,一时激动,就说“建议不改,小鲁大哥身上有忠啊,我们都有,虽然都不喜欢”。听了这话,那位大哥正色道:“点点,我没有那个意义上的‘忠’,小鲁也看不出来。”我一时语塞,闷声不响了。此时此刻,我想起了前些时候的事。小鲁曾因为一些奇怪原因在上海耽搁了许久。年前回京大家给他接风,席间小鲁如往常一样举止从容,谈笑风生。大家都担心他有压力,我也担心。席散了回家路上就剩我俩,我赶紧问他:心情会不会不好?他说:不会。又问:会影响睡眠吗?他说:不会。再问:会影响胃口吗?这回他笑了,说:呵呵,不会啊。永远难忘!说这第三个不会的时候,他眼睛望向我,让我一清二楚地看到,一张坦荡真诚的面孔上,一双无比清澈的眼睛里满含笑意。我即刻无保留地相信了他的话。有这样一张面孔和这样一双眼睛的人,怎么会在乎那些荒谬和烦恼呢?在这个意义上,我同意了那位大哥的话。小鲁一生磊落,早做到荣辱不惊,超越一切庸常。忠诚这样的笨词早就配不上他了。唐欣说小鲁是他“认识的最少有‘救世主情结’的人,他真的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他是我见识过的,少有的、能明白并实践‘人权精神’的人。”我亦深以为然。

  有朋友说,小鲁辞世让我和生前预嘱推广协会“突然失去了一位能信任、够分量、特朴实、有魅力的会长,可是前面的路还很长。”他说得当然不错,但我又想到,小鲁生前已经数次说他年逾七十不适合再当会长。虽然大家一致挽留他,但我心中却一直有些同意。我觉得虽然小鲁的影响力和个人魅力无人可比,但谁都不是常青树。

  一项公益事业是否有生命力当然与领头人好坏有关。但我相信,生前预嘱推广工作一定会在现代生活方式变化的大背景下日益繁荣。协会的年轻人在成长,协会的专家委员会在壮大。

  小鲁的突然离去,反而让我感觉到蕴含在这项事业中的勃勃生机。他不在和任何人的在或不在,都不会使这项由他开创的,关乎每一个人生命质量的大事停滞不前。

  我这么想,是小鲁教我的,他说“我这个人也无足轻重,就是潇洒一点,追求自由的人格,仅此而已”。我觉得自己真的学到了。现在对我来说,要潇洒,要自由人格,要仅此而已,比什么都重要!

  有一回和另外一些朋友谈死。坐中王朔说了一句话至今让我深刻。他说:“要是真有那边儿,说不定不错,至少比这边儿强。”

  认识小鲁的人都知道他走路快,这回他又先人一步地去了那边儿。虽然我仍然希望能在微信中看到他告诉我何时回来的消息。但是想到那边儿已经有小鲁大哥在,就觉得很温暖,甚至有点向往。没准真跟王朔说的似的:

  “那边儿不错,至少比这边儿强。”

相关专题:红二代,陈毅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中国政坛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21 21:4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