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女子家中遇害 嫌犯是抱养22年的儿子 (组图)

京港台:2018-8-10 09:19| 来源:红星新闻 | 评论( 6 )  | 我来说几句


女子家中遇害 嫌犯是抱养22年的儿子 (组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国打折网,购物神价直播!

  7月29日,呼和浩特市公安局赛罕区公安分局发布协查通报,“7月28日21时50分,赛罕区西把栅乡后三富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经警方侦查,出生于1996年的朱利敏有重大作案嫌疑。”

  7月31日晚,警方在呼和浩特回民区将嫌疑人朱利敏抓获。随即,“朱利敏杀害自己母亲郭存风”的消息传遍了后三富村。

  三天前,郭存风躺在自家大门内侧的血泊里,被村民发现时已经死亡。朱利敏的姐夫云正林从警方处获知,郭存风生前被打得很惨,全身多处受伤,身上还有凶器制造的伤口。

  

  ▲警方通报。呼和浩特公安微信公众号截图

  8月7日下午,红星新闻联系上赛罕区公安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办理中,具体情况暂时不方便透露。

  据悉,朱利敏从小被郭存风抱养,郭存风对这个儿子很是宠爱。有村民形容郭存风对这个儿子的爱是“小时候总怕他磕着、碰着,进入社会又怕吃亏上当,受人欺负。”而在云正林眼里,郭存风“爱抱养的儿子胜过爱亲生的女儿”。

  红星新闻走访发现,从初中开始,朱利敏和家人的矛盾就没有停止过。因为不想去上学的决定遭家人反对,朱利敏曾两次试图自杀,一次割腕,一次割喉。2016年,他因为向郭存风要钱无果,对其大打出手后离家出走,几乎杳无音讯。

  7月28日悲剧发生时,正是他时隔两年多,第一次回家。

  案发——

  从里面锁着的大门

  后三富村位于呼和浩特市区东南方向约20公里,大黑河南岸。朱利敏家在村里的中心位置,一条穿村而过的主干道经过门口。与邻居将大门建在路边不同,朱家将大门缩进约20米。走过狭长通道,透过红色大门,里面是幽静的院子和一栋一层砖房。

  

  ▲朱利敏家的大门。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哎呀妈呀,哎呀妈呀……”7月28日白天,从朱家院子里传出的叫喊声打破了村子的宁静。附近的邻居最初对叫喊声不以为然,但随后发现朱家一整天都大门紧闭,晚上也没开灯,于是叫来了村长和村主任。

  村主任王金志记得,当晚9点左右,朱家大门从里面锁着,怎么叫也没人回应。他和几个村民找来梯子,翻上围墙,用手电筒往院子里照,在距离大门约2米左右的位置,看见躺在血泊里的郭存风。他们随即报了警。

  当晚,朱利敏的姐姐朱艳接到了村上打来的电话。她和丈夫云正林赶到村里时,家门口已经围了很多人,在得知母亲已经去世后,她两腿发软,差点晕了过去。云正林从警方处获知,郭存风被打得很惨,全身多处受伤,身上有凶器制造的伤口。他感到震惊,“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会下如此毒手?”

  7月31日晚,呼和浩特公安发布通报称,2018年7月28日21时50分,呼和浩特市赛罕区西把栅乡后三富村发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侦查发现,朱利敏有重大作案嫌疑。经工作,7月31日21时许,公安机关在回民区将嫌疑人朱利敏抓获。目前,犯罪嫌疑人朱利敏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办理中。

  

  ▲朱利敏被抓获。受访者王金志供图

  第二天,“朱利敏杀害自己母亲郭存风”的消息传遍了后三富村。有人猜测,朱利敏回来没几天就要走,母亲不让他走,于是发生了口角;还有人怀疑是为了钱,村里正在签土地承包合同,朱利敏回来就是为了要这笔钱。

  8月2日,红星新闻在朱利敏家附近走访,朱家红色大门已经从外面锁上,不时有村民走近,透过缝隙往院子里张望。大门里有几张宣传单,稍远是一摊还未擦去的血迹。

  回家——

  时隔两年多的再见面

  事发后,朱艳整天以泪洗面,不出门也不吃东西。她至今都不能接受现实:一边是母亲,一边是弟弟,“以这种方式同时失去两位亲人,这种情感没人能懂。”她对丈夫云正林讲,现在朱家只有她一个人了。

  7月份,朱艳回村里见过母亲两次。月初,父亲三周年忌日,她和云正林带着小孩,一起回村给老人烧纸。那天母亲心情不错,亲自下厨做了几道拿手菜。饭桌上,聊到朱利敏,一家人对他没回来感到遗憾。

  朱艳最后一次见母亲是7月20号左右,她和小孩一起买了米、油和水果,送到了母亲家。她们和母亲吃完饭,返回了城里。

  事发前几天,她接到母亲一个电话说弟弟朱利敏回来了。她和云正林曾盘算,等空了回村里看看好久没回家的弟弟,一家人吃个饭。

  “没想到还没去,就发生了这事。”云正林说,这是朱利敏时隔两年多,第一次回家。2016年,他因为给母亲郭存风要钱无果,对其大打出手后离家出走。当时朱艳打电话劝过弟弟,结果被骂了一通,最后弟弟再也不接她的电话。矛盾不可调和,家人打不通电话,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郭存风很着急,以为儿子失踪了。她多次找村委会,希望村上能帮忙联系派出所,发一份寻人启事。王金志和几个村干部都接待过她,也试图联系过朱利敏。王金志发现,朱利敏的电话有时候能接通,但他就是不想回家,也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的下落。

  王金志多次劝郭存风不用担心,儿子想通了自然回来,但是她总是不听,隔三差五就往村委会跑。

  朱利敏的表姐朱梅告诉红星新闻,因为生活琐事,郭存风和他们朱家的很多亲戚几乎不来往。“她从小对朱利敏控制得很严格,不让他到亲戚家,也不让他和我们玩。”

  在村民眼里,郭存风“精神有问题”,她不爱说话,也不主动和村民接触,除了偶尔到村子戏台前的广场转转,就基本待在家里。对此,云正林说,老人确实比较固执,也不喜欢和人接触,但是他们不觉得老人有什么精神上的问题。

  

  ▲后三富村剧场。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至今,很多村民对朱利敏的印象仍然停留在小时候。郭存风一直不喜欢儿子跟外人接触,总想把他关在家里,留在身边。“小时候总怕他磕着、碰着,进入社会又怕吃亏上当,受人欺负。”有村民说到朱利敏会摇摇头,“这小孩也蛮可怜”。

  青春——

  初中时的两次自杀事件

  1996年,朱利敏出生不久,被郭存风夫妇抱养到了后三富村。

  那一年,朱艳12岁。她知道父母一直希望有一个儿子,能为他们养老送终。小时候,姐弟两人关系很好,朱艳什么事儿都让着弟弟。

  云正林曾和妻子聊过朱利敏小时候的事,那时候全家人都围着弟弟转,朱艳有时候也帮忙照顾,把弟弟当作家庭的一员,她从来不觉得父母偏心。

  朱利敏上学时,成绩很差。在初中同学云泽林记忆里,朱利敏总是坐在座位上,不说话,也不爱和同学玩儿。“他不是那种调皮捣蛋的学生,但是上课总是倒腾自己的事儿,从来不听课”。

  原本存在感很低的朱利敏,因为两次突然的自杀事件让同学们印象深刻。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几位朱利敏的初中同学,他们都提到朱利敏曾因不想念书,试图割腕、割喉自杀的事情。

  

  ▲朱利敏QQ空间里的照片。

  朱利敏第一次割腕自杀时,云泽林在现场。当晚11点多,朱利敏突然在宿舍割开自己的手腕,任由鲜血染满了床单。宿舍同学发现后及时叫来生活老师,将其送进医院。伤口很深,朱利敏差一点丢了性命。

  “因为不想念书,但是家里坚持要他上学。”云泽林得知朱利敏自杀的原因后,难以理解。“他在学校没有受欺负,也没有犯错误,为什么选择用这种极端的方式离开学校?”

  第一次割腕之后,朱利敏再次回到学校。云泽林发现,原本沉默的朱利敏变得更沉默了。同学们都很害怕他,以前会和他玩的同学也不再和他接触。

  不久,朱利敏再次割喉自杀,诉求依然是不想念书。最终父母没有办法,只有满足他的要求。他初二没念完,就辍学了。从此,脖颈上自杀留下的伤痕,伴随着他走进了社会。呼和浩特公安发布的通报也将此作为他的体貌特征,“喉结靠上正中位置有一处明显刀疤,疤痕明显高于皮肤,呈白色,长约5公分左右,与肤色有较大差异。”

  母爱——

  偷偷省钱给儿子

  离开学校后,郭存风夫妇不得不提早为儿子的人生做规划。帮他找工作,盖一栋新房,筹备着将来给他娶媳妇。云正林说,那段时间家里经济很困难,但是老两口还是咬紧牙关,东拼西凑地借钱,硬是将旧土屋换成了新砖房。但是,为了还盖房欠下的债,朱利敏的父亲几年如一日地起早贪黑,四处打工。“他父亲因病去世,其中的诱因就是劳累过度。”云正林说。

  父亲去世后,全家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郭存风基本靠着每个月的低保和逢年过节女儿给的钱维持生活。外面工作不稳定的朱利敏,也时常伸手向家里要钱。“自己都快生活不下去了,老太太仍然把钱省下来偷偷给朱利敏。” 云正林推测,两人发生矛盾,不是郭存风不给钱,而是她本身没有钱。

  除了父母,朱艳对弟弟也是宠爱有加。上班之后,她不仅经常给弟弟买衣服、生活用品,还时不时给他零花钱。即使后来结婚,有了家庭,也不间断。

  

  ▲朱利敏家门前的道路。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朱利敏辍学回家后,在家闲耍了半年,父母很着急。朱艳通过关系,将弟弟送到呼和浩特一家饭店,跟随师傅学厨艺。朱利敏在饭店学了一年多。朱艳记得,那段时间弟弟状态不错,不上班经常到她们家里吃饭。但是,很快朱利敏就厌倦了,随后辞职做了其它行业。

  云正林曾想着帮他再找一份工作,但是他发现没用,朱利敏总是不停换工作,“每到一个地方干几天,不舒服就走了。”后来,家里人也不知道他在哪座城市,具体在做什么。

  “别人对他好,他觉得是应该的,从来不懂得感恩。”云正林有时候也跟妻子抱怨。他认为,朱父母“爱抱养的儿子胜过爱亲生的女儿”,妻子早早出来打拼,还时常想着帮衬家里,每次想到这些他就很心疼妻子。

  消失——

  “好想回到小时候”

  朱利敏离家出走的两年多时间,似乎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家人、同学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这次回家,朱利敏曾到家对门小卖部买过烟。老板娘记得他买了一包红塔山,说自己刚从上海回来,然后就冷冷地离开了。

  村里和朱利敏年龄相仿的女子诗颖有他的QQ和微信,她说朱利敏的空间和微信朋友圈近两年很少发内容,朱利敏也很少找她聊天。朱利敏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定格在7月1日,内容是关于香港(专题)“鬼片专业户”林正英的短视频。朋友圈封面则是一双古驰的黑色豆豆鞋。

  朱利敏的QQ空间在2015年8月之后就停更了。红星新闻记者浏览发现, 2014年他开始频繁地发表动态,主题多为对生活的感怀:“问世间,谁在乎过我,看如今我在乎过谁。”“灯火酒绿惹人醉,社会打拼不容易。”“昨天干了一瓶半二锅头,晚上回来竟然吐血了,现在还难受,看来大限已到。”“谁能给我一次人生从(重)新开始的机会。”“好想回到小时候在学校好好上学。”

  

  ▲朱利敏2014年在QQ空间发布的动态。

  2015年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不间断地分享一个“玩手机就能赚钱,随时玩,随时赚”的二维码。刚开始下面还有人点赞和询问,慢慢地询问变成谩骂,最后谩骂也消失了。他的每一次分享都无人问津。(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朱艳、云正林、朱梅、诗颖为化名)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千杂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10-23 0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