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艰难的抉择,谷歌中国项目再次黯然退场(组图)

京港台:2018-12-19 04:37| 来源:匹兹堡时代资讯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艰难的抉择,谷歌中国项目再次黯然退场(组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谷歌搜索进入中国的计划戛然而止。

  据外媒报道,谷歌暂停了一项在中国的数据收集项目,为推出符合中国法律法规的搜索引擎带来沉重打击。

  为了了解中国网民的习惯,谷歌从蔡文胜手中,花费2000万美元(约1.4亿人民币(专题))买下了g.cn和265.com。

  

  265.com背后的搜索引擎其实是百度。但谷歌在265和百度中间设了一道卡,记录用户的使用习惯并交给制定的工程师进行分析,从而得到更符合中国用户的搜索结果。

  作为一款产品它并不非常有用,但它却为谷歌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窗口。

  现在,这个项目已经被终止。

  

  谷歌 CEO Pichai

  2018年12月11日,在国会听证会上,谷歌 CEO Pichai被问到推出中国版搜索引擎“Dragonfly”项目时,沉吟片刻表示:

  有这个计划,但现在不做了。

  谷歌CEO:有过推出中国版搜索引擎计划,但现在不做了

  围绕这项工作的保密工作和工作流程在谷歌是闻所未闻的。

  2017年2月,在谷歌总部举行的第一次关于“Dragonfly”的小组会议中,一些与会者对他们听到的内容震惊了。谷歌高管透露,这个搜索系统的基础设施将依赖一家中国合作公司,该公司的数据中心可能位于北京或上海。

  Yonatan Zunger当时是在谷歌工作了14年的资深工程师,他被要求加入小组。他出席了早期的一些会议。

  Zunger去年离开了谷歌,他是这篇报道受访的四个人之一,也是第一个直接参与Dragonfly项目的人。另外三名接受采访的人仍受雇于谷歌,他们同意以匿名身份分享有关该项目信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与媒体对话的授权。他们的描述让我们得以深入了解,谷歌的老板是如何绕过常规工作流程,并揭示出该公司内部在近两年前有关中国计划上存在的严重分歧

  

  两名消息人士称,谷歌领导层认为Dragonfly非常敏感,通常只会口头沟通,不在高层会议上做书面笔记。在谷歌的8.8万名员工中,只有几百人了解关于该项目的消息。一些被告知该项目的工程师和其他员工被告知,如果他们一旦与不在Dragonfly项目工作的同事讨论这个项目,他们可能会失去工作。

  “他们(领导层)决心防止有关Dragonfly的消息在公司内部传播,”谷歌一位了解该项目的现任员工表示,“他们最担心的是,内部反对会减缓我们的行动。”

  项目开发不走常规流程,完全超出谷歌标准

  2016年,包括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和前搜索主管John Giannandrea在内的少数谷歌高管开始讨论中国版搜索引擎的蓝图。但直到2017年初,谷歌工程师才开始着手开发平台原型。

  

  前谷歌工程部高级副总裁John Giannandrea,2018年加入苹果担任AI负责人

  这个搜索引擎特定为中国定制,符合中国审查制度,适用于安卓和iOS设备的应用程序,并且可将人们的搜索记录链接到他们的个人手机号码,并跟踪他们的位置。

  谷歌设法将这个计划保密超过18个月,然后今年8月份披露了这项计划。随后,包括谷歌内部员工在内,众多学者和美国政府人士以及公民联盟都谴责了谷歌的搜索引擎计划。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要求谷歌“立即”结束其开发。

  曾经参与这个搜索引擎开发工作的谷歌员工也意识到了这种公愤,并且对其他员工的强烈反应并不感到惊讶。他们指出,在计划被曝光前相关讨论就已经在公司内部表达过,但被管理层否决了

  据该项目的四个人说,谷歌开发的每个新产品或服务都必须由该公司的法律、隐私和安全团队进行审核,但是中国版引擎没有经历这一正常的程序。

  2017年1月,在谷歌工作了14年的资深工程师Zunger负责制作该引擎的隐私审查。但他很快就明白他的工作很难进展,从一开始就遭到了谷歌大中华区负责人石博盟的反对。

  Dragonfly 关键人物:谷歌大中华区负责人石博盟

  石博盟(Scott Beaumont)是一名英国公民,1994年参加工作,担任英格兰投资银行的分析师,后来成立了自己的公司Refresh Mobile,开发智能手机应用程序。他于2009年加入谷歌,在伦敦分部工作,担任谷歌在欧洲、亚洲和中东的合伙人(电视剧)。

  2013年,石博盟移动到中国,领导谷歌中国业务。他在自己的LinkedIn个人签名中称自己为“技术乐观主义者”,关心“在各个领域中技术的价值和负责任的使用”。

  

  2017年5月23日,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石博盟在乌镇未来围棋峰会开幕式上致辞

  根据Zunger的说法,石博盟认为Dragonfly项目应该完全听由他对产品的看法。石博盟并不认为谷歌的安全、隐私和法律团队应该能够质疑他的产品决策,并与后者保持公开的对抗关系,“这完全超出了谷歌的标准”,Zunger说。

  三个消息来源独立证实了Zunger的说法。石博盟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请求,谷歌也拒绝回答有关此事的问题。

  在一次会议中,Zunger回忆说,石博盟被告知谷歌的隐私和安全团队计划评估中国版搜索引擎的各个方面。石博盟当场厉声回应,“你不该提出这些问题”。Zunger表示,这一评论“让在场的人都感到非常惊讶”。

  石博盟管理着中国版搜索引擎开发的细枝末节,并确保关于项目讨论和内部资料获取得到严格控制。Zunger说:“Dragonfly项目的不同团队之间非常分散,并且不鼓励沟通,除了通过石博盟自己的团队,即使是技术问题也是如此。”

  Zunger表示,这是“非常不寻常的”,通常情况下,即使是谷歌内部非常机密的工作,也会有“在项目中进行公开和定期的沟通,从一线开发人员到高层领导”。

  据三位消息人士透露,Dragonfly团队的一些成员被告知,如果他们违反了保密规定,那么他们在谷歌的合同将被终止。

  Zunger和他的同事制作了一份报告,强调了推出中国版搜索引擎后可能会出现的问题,并计划在与包括Pichai在内的公司高层会面时,分享这份报告,讨论调查结果。

  但这个会议一再被推迟。

  当会议最终在2017年6月底举行时,Zunger和谷歌的安全团队成员没有得到通知,所以他们错过了会议,当然也没能参与。Zunger认为这是故意把他们排除在外。

  此时,Zunger已经决定离开谷歌,因为他收到了来自Humu的工作邀请。Humu是谷歌前人力资源主管Laszlo Bock和谷歌前工程总监Wayne Crosby共同创办的一家初创公司。Zunger表示,如果没有收到加入Humu的邀请,他可能最终会从谷歌辞职。

  谷歌CEO明确表示支持,希望为中国用户提供服务

  谷歌开发中国版搜索引擎的计划,让人们对其最高领导人之一的谷歌联合创始人Sergey Brin的态度产生了疑问。当年,Brin曾力主谷歌退出中国。

  在今年8月与谷歌员工的一次会议上,Brin声称,他对该项目一无所知。

  根据参与Dragonfly项目的三位内部人士透露,石博盟告诉参与该项目的谷歌员工,Sergey Brin访问中国并积极表达了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意向。

  然而,Dragonfly团队不能直接与Brin以及谷歌高级领导团队的其他成员讨论这个问题,包括CEO Sundar Pichai、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和法律首席法务官Kent Walker。

  两位在Dragonfly工作的消息人士认为,石博盟可能歪曲了Brin的立场,试图向在Dragonfly工作的员工保证,这个项目得到了公司最高层的全力支持,而事实上可能并非如此。

  “Brin到底对这个项目了解多少?我猜了解不多,“一位消息人士表示,”因为我认为石博盟竭尽全力让Brin少得到乃至得不到消息。“

  在谷歌内部,Dragonfly已经形成了一道深深的意识形态鸿沟:一面是那些自认为符合谷歌创始价值观、倡导互联网自由开放的人;另一面则是一些认为公司应该优先考虑业务增长和新市场扩展的人

  

  Sundar Pichai于2018年11月1日在《纽约(专题)时报》DealBook大会上发言

  Sundar Pichai于2015年成为谷歌首席执行官,他已经明确了自己的立场。他坚决支持Dragonfly项目,并谈到他希望公司重返中国,并为这个国家和人民提供服务。

  10月,Pichai首次公开为这个定制化的搜索引擎项目辩护,不过他试图淡化该项目的重要性,将其描述为一次“实验”,还说谷歌最终是否能够在中国推出这个项目仍然不确定。

  一位了解该项目进展的谷歌消息人士表示,“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要推出的。Pichai这么说只是迫于政治局势。“

  石博盟在一次会议上告诉员工,他对谷歌在中国的发展情况感到满意:“在Pichai最近访问中国期间,中国对谷歌的调门发生了非常积极的变化。过去几年,我们的一部分任务就是重新确保谷歌可以成为中国值得信赖的运营商。我们确实看到了一个令人欣喜的转变,我们认为,在过去几年里。在关于贸易讨论之外,各政府机构之间存在着积极的共识,允许谷歌重新进入中国市场。”

  此次会议几个星期后,关于Dragonfly项目的详细信息被刊载在国际报纸和互联网上,谷歌随后被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抗议活动搞得焦头烂额。据两位熟悉石博盟想法的消息人士表示,石博盟对该项目的信息泄露感到愤怒,他担心这会破坏谷歌欲在短期内推出该平台的愿景。

  “石博盟理想中的情况是,大多数人会直到Dragonfly发布的那天,才得知这个项目的存在。”谷歌内部的一位消息人士说。 “但他没有成功。”

  

  蜻蜓”项目最早曝光是今年8月1日。

  当时有消息:Google正在为中国用户打造一个定制版搜索,而且早在2017年年初,这个项目就开始了,项目代号Dragonfly,“蜻蜓”之意。

  然而一经曝光,这只蜻蜓就激起千层浪。

  马上就有1400名谷歌员工签署了联名信,要求公司提高透明度,称“蜻蜓”项目的进行引发了紧迫的道德和伦理问题。

  虽然桑德尔·皮猜等公司高管都给出了相应的回应,但员工没有买账,甚至有不少员工愤而离职。

  Google原本希望把事情控制在内部讨论层面,甚至谢尔盖·布林和皮猜都愿意在内部全员大会中说明,但事情越藏越受关注。

  其后9月26日,一场参议院的听证会中,Google官方不得不公开承认“蜻蜓”项目存在。

  然后员工的抗议更强烈了,11月28日,Google员工又搞出联名信,指向非常明确,呼吁公司取消“蜻蜓项目”。

  因为一部分员工不接受以“服务中国用户”为由,去专门打造一个定制化版本,这不符合Google价值观。

  现在,如联名信所愿,“蜻蜓”项目落入尘土。

  桑德尔·皮猜在美国国会听证会时给出了最新表态:没有在中国推出搜索引擎的计划,但拒绝排除将来推出的可能性。

  而更严重的是数据集关闭。

  Google已经暂停了对相关数据集的访问,原来负责“蜻蜓”项目的工程师,已经转移到其他的项目上。

相关专题:Google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科技前沿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0 12: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