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汤唯:父母只是指引者 最重要的人还是你的另一半

京港台:2018-12-31 23:28| 来源:智族GQ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汤唯:父母只是指引者 最重要的人还是你的另一半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今天导演毕赣和汤唯的新片《地球最后的夜晚》上映,这部在上映前就预售过亿的电影,希望可以让大家在电影院中跨年。汤唯在这部电影里扮演了一位“神秘”的女人。

  我们让这部电影的女主角万绮雯和她的扮演者汤唯坐在一起,进行了一场跨越时空的对话。

  我们也和汤唯聊了聊,听她讲了关于这部电影的故事和自己最近这几年的故事。

  女人最该保养的地方

  口述:汤唯

  “这部电影允许人看不懂”

  这部电影真的可以算是非常艰难的一次拍摄,但同时,我又是兴奋的。

  我大概04年大学毕业,06年开始拍电影,这部电影是17年拍的,这中间11年的时间,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一个导演或者这样一部电影。我之前也拍过长镜头,11分钟,这个电影60分钟的长镜头,拍摄当天高高兴兴的去了,我、黄觉包括张艾嘉姐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大家都把心一横,嗨,跟着导演走吧。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毕赣导演,就惊讶于他非常的自信,胸有成竹,而且当下就在观察他对面的演员,也就是我,是否能借由我再深挖下角色,使角色更加的丰满、立体,过目不忘。三言两语就把我带到他那个近乎童话世界的凯里,在路边磕出满地的瓜子壳,端着一大碗的烤串就着冰凉的啤酒,我就觉得很“潮”,很年轻,只不过电影里用了相较而言沉甸甸的方式去表达。

  

  第一次完整的看完电影的那一刻,我极难得的感受到了大学刚毕业,初进入电影行业充满热情的状态,我们是在夜晚中度过的剧组,拍摄的时候全都是大夜戏,但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所有人都在燃烧自己。回过头来再听着电影里那么纯粹的台词,像极了小孩子“哼”的一声打出了生猛的一拳,不拐弯抹角。这个电影只是对生活和对世界认知的一个渠道而已,我真心这么认为。

  现在的电影行业太多人都是迎合观众或者迎合市场在做事情,真正能去讲自己的电影语言的人很少,因为你要预想到别人的质疑与不理解,这无疑需要很大的勇气。像《路边野餐》里的小姑爹,在路边深情的唱着他的《小茉莉》,那么违和,但又那么动人,它没有完美地符合我们对电影的愿望,但你不能否认它的独特。

  好多人都在问我,为什么会接一个新人导演的戏?可我就是被他打动了,那种强烈的表达欲,无所谓认可与否,只想把自己认为好的东西展示出来,这恰恰是很多做艺术电影人的初衷,只不过毕赣导演把这些有初衷的人都聚在了一块儿。

  

  “演自己最难”

  演员都有一个本能,就是研究潜台词,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表演。一个背影,一双脚,都有情绪,语言是多余的。万绮雯的台词只有三页纸,我都嫌多,她应该是一个一句台词都没有的角色,语言越多,通向电影的门和窗就开始多起来,那些东西就是强加给你的,并不是自己感受到的。

  我很希望能接到一个无台词的角色,因为说的话可以是假的,但是一个眼神递出去,根本没办法掩饰。你可以低下眼睛说一句违心的话,但是你的眼睛很可能已经出卖了你,所以最真实的是眼神,而非语言。最美的世界也是没有语言的世界,谈恋爱的两个人不说话看着彼此的场景也最动人。

  但表演有那么多种形式,其实也分不出高低。

  并且我相信每一个真正爱戏的演员,心中都会有一部话剧,我也是话剧出身,最早的角色是赖声川老师的《如梦之梦》,话剧才真正过瘾,大幕一拉就没有导演什么事儿了,那是演员的天下,所有的情绪和状态都是一气呵成的,自然流畅。我不太喜欢那种断断续续的拍摄,电影导演一喊卡,你就要停,哭到一半都要憋回去,导演说再来一条,只能和导演面面相觑,真的哭不出来了,就会让人很无奈,又不是不会演,也不是演不好,但真的不容易。

  

  我还是希望给大家看到的东西都是来描绘我自己,就好像我虽然开了社交账号,但我不愿意把这个第一次发布给工作,所以第一张放了我家小朋友的照片,那张照片太可爱,刚好我也在里面,就随手拍下来。还有比如摔烂的手机,那些我想要记住的瞬间,没有刻意的想要去给别人看,它就在那儿,一个记录也好,一次心血来潮的分享也好,都是新鲜的,总要试一试。

  就像视频里那个问题,“女人最应该保养的地方是哪里?”我一开始给的答案是童心,我是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点孩子气,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都应该在某个角落里偷偷的尝试着未尝试过的事情,未必要让别人看到。

  “不要试图抓住生活”

  和家人呆在一块我会更舒服,更放松。前一阵子和我先生带着小孩儿去海边沙滩上玩沙子,我把她的双脚都埋起来,她高兴的咯咯乐。我一转头,夕阳就那么洒下来,把整个沙滩照的金黄,显得特别柔软,特别美,还要什么呢?

  那次我家小朋友把我们两个按在沙滩上,说:“睡觉!”,我们就躺下了,然后就开始给我们揉肚子,左揉五圈,右揉五圈,然后继续说:“睡觉!”不停的拍着我们的肚子,那一刻给我幸福坏了,我就觉得,哎呀真好玩,那么一个小小的生命,才一丁点大就知道给我揉肚子,还知道拍我睡觉,手劲儿还挺大。

  

  之前我给自己规定30岁之前必须结婚生小孩,后来没达成大哭了一场,从此以后我就没有任何的计划了。我发现缘分和人生的机遇,都是不可控的,那么就一切随缘吧,没准有惊喜呢?

  期望我也没有,只有愿望,而且我的愿望也都是和生活相关,眼前的一个就是想让我拍戏摔的这个膝盖能好起来,我还想继续运动,去爬山、跑步,我没滑过雪,想着有一天能去滑雪,或者还能再去骑马,我超级爱骑马,爱那种手里握着根缰绳在马背上驰骋的感觉,我就这些愿望。没有工作上的期望,我从小就是一个没什么事业心的人。

  我打小就跟我妈说,妈,我要玩,再不玩我就没时间了。果然我一点时间都没浪费掉,能玩的都玩了一个遍。比如小孩子要看漫画书,父母肯定不会让吧,但我没管,照看。打球、跑步一个都没落下。每次去医院检查,医生都是那一句:关节用的过度了,那我也没理过。

  “被眷顾的人”

  随遇而安,我一直都是这个态度,不想跟这个世界太较劲。

  有时候看到网上别人给我一个新的形容词,就大家说的标签,我会有“真的吗?”“原来是这样啊”,我不会介意,这很好,自己的眼界始终是狭窄的,也会不客观,通过别人看到自己会有新鲜感。

  

  做演员的过程更像是一段旅行,走南闯北,今天在这儿,明天说不定就在别的地方。我女儿也一直跟着我,从出生起她就没有离开过我,俗话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她才两岁两个月大,但是跟着我进组、到处跑可能早就已经走了万里路。我其实没有想把她一直拴在身边,只是她这个年纪需要母亲,如果等到她长大一些可以作出选择的时候,跟我说她想要爸爸,可能我就会把她放在我先生身边。

  孩子么,我借我的肚子给她让她来到这个世界,尽我所能用我身边的资源给她最合适她的东西,陪伴她长大,早晚有一天她要走的,我也是走了的人。

  父母只是指引者,最重要的人还是你的另一半。

  不过我尽量不去想这个问题,现在的生活让我太满足,可以搂着我妈在街上溜达,去菜市场买菜,到面馆吃碗面,回家再帮我爸煲个汤,越是简单的生活越窝心。

  从开始拍电影到现在13年了,身边的人都十分羡慕我,这个羡慕提醒着我需要更加珍惜眼前,不只是我的家人还有我的团队,我该是多幸运拥有了这些。用一句英文就是“I’m really blessed”,我是被眷顾的人。

相关专题:汤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文娱体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2-17 05:3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