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在上流社会的入场券前,金钱压根不值一提(组图)

京港台:2019-3-11 00:11| 来源:世界华人周刊 | 评论( 21 )  | 我来说几句


在上流社会的入场券前,金钱压根不值一提(组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这本书的内容比名字更有趣,作者名叫薇妮斯蒂·马丁,毕业于耶鲁,一个要颜值有颜值,要学历有学历的美国金发girl。

  

  书里讲的就是她自己的故事,《虎妈战歌》的作者蔡美儿也说“我爱死这本书了”!

  薇妮一直生活在纽约(专题)下城区,过得自由自在。生下儿子后,夫妻俩儿为了让孩子上最好的公立学校,决定搬到存土寸金的上东区。

  

  地理位置上,上东区位于纽约中央公园东部,也就是上图中绿化带左侧的那一片区域。

  上东区是纽约最昂贵的住宅区,这里环境怡人,好学校林立,有下城区见不到的奢侈品童装店,适合带孩子的高级餐厅,专门给宝宝服务的美容店,孩子们可以坐在消防车造型的椅子里剪头发。

  当然,这里更是纽约最富有的人聚集的地方,连空气中都满是钱的味道。

  

  上城区和下城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当薇妮告诉朋友她要搬去浮华的上东区了,朋友瞪大了眼睛就好像在问:什么,你要加入邪教了?

  自此,一出灰姑娘勇闯上东区,平民妈妈跨越阶层的好戏拉开了大幕。

  在此立足就能在全世界立足

  一开始,薇妮觉得在上东区安个家不难,毕竟她家有一栋联排,用下城的联排换上东的公寓,怎么也是实力购房了。

  

  然而上东区有上东区的规矩,想在这里买房,可不是财大气粗这么简单。

  你必须先找到一位厉害的中介。她得谈吐得体,举止优雅,最好一身名牌,还背着闪亮的香奈儿,多大场面都hold住。因为中介的形象代表了买方的身价,如果你请的中介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卖方连看都不会看你一眼,这桩买卖就做不成了。

  这说明想拿到进入上东区的入场券,钱已经不算门坎了,重要的是要有尊贵的身份。

  薇妮到底还是找到了一位理想的中介,可她马上发现可看的房子实在太少了。因为在一个全是富人的地方,总有两样东西最稀缺:一个是地产,另一个是学校。

  上东区的公寓等级众多,其中最顶级的叫“高级楼盘”,买这种房子要求付巨额的首付,而且不能贷款,还必须证明自己的流动资产至少是房价的三至五倍,甚至是十倍。更奇葩的是,这种公寓不欢迎名人,就连尼克松总统和麦姐麦当娜都被拒之门外。

  

  房子代表了社会地位,显然在上东区,明星、政要这些一般人眼中的社会名流并不算真正的头面人物,一样被嫌弃。

  所以说,纽约是世界中心,而上东区是纽约的中心,在此立足你就能在全世界立足。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女主四处看房,终于找到一套满意的。虽然看不到中央公园,但距离也不到两个街区,厨房不大,但设施高级,而且有一间非常漂亮的儿童房,让人越看越喜欢。

  这套公寓的女主人,优雅端庄,衣着考究,头发由专业设计师打理,妆容也由专人包办,尽管那天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星期三下午。这就是上东区最典型的主妇模样。

  

  她对薇妮印象不错,热情地介绍室内设施,还打开定制的柜子和衣橱给薇妮看。薇妮看到了一排排按颜色分类的鞋子,一叠叠漂亮的开司米毛衣,和闪闪发光的LV, Gucci皮包。

  “保险箱你要吗?”女主人热心地问她。

  可怜的薇妮马上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珠宝可放,但是她不想让人家发现。同样,在对方提到希望两家人夏天在棕榈滩(美国佛罗里达州东南部,是亿万富豪度假胜地)见面时,她也只能满口答应下来,好像真的每年必去似的。

  

  虽然打算买下这所房子,可是和卖主一见面薇妮反而感到,不管是衣柜里满满的精美服饰,还是保险箱,以及奢华的海滨会所、滑雪胜地,这里的一切,都属于另一个世界。

  

  不管怎样,房子总算到手了吧?不,还有最后一关,买卖双方达成一致后,必须要经过大楼住户管委会的面试。也就是说,能不能买到房子,还要看未来邻居的心情。

  面试那天,薇妮正赶上害喜,医生让她卧床休息。委员会的代表说,没关系,我们上你家面试。结果一下来了七个人,薇妮戴着珍珠项链,上半身穿着正装,下半身被子盖着的腿上穿着睡裤参加面试。

  哈哈,只要俺娃能上好学校这都不算事儿。

  好不容易房子搞定了,夫妇俩以为一块石头落了地,然而买到房只能说是一只脚刚刚踏入上东区。

  买到了房,第二步当然是要解决上学的问题了。一开始,女主一家想把孩子送到公立学校,本人就念的公立,不也上了耶鲁吗?

  可是,每次当她扬言要上公立学校,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得面无人色,一个劲儿地摇头:

  “别闹了,你得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大家的孩子都念私立。到时候你还要跟大家一样,用司机送他上学。”

  

  最后薇妮也觉得,如果这里人人都上好学校,我没送孩子进去,这算哪门子的妈妈啊?

  可是问题来了,想上高级的私立学校就得先在幼儿园卡位,幼儿园才是决定孩子进入名校的最关键一步。所以,整个上东区最有权势的人其实是幼儿园的园长。薇妮只好赶紧四处发申请,参加面试,比起买房来,申请幼儿园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硬战。

  

  首先两眼一抹黑的她,只能找没有同龄孩子的人帮忙,只有他们才能无私帮助,不必担心竞争关系。因为在上东区好幼儿园太难进了。

  首先你得通过书面申请,然后是双亲面试,接着才能得到面试孩子的机会。

  孩子的面试被称为“试玩”。

  幼儿园非常鸡贼,把“试玩”的时间都安排在孩子的午睡时段。他们会在一些不那么起眼的玩具中间,专门放一个特别新奇的,特别吸引孩子的玩具。就是想看看,一群累坏了的宝宝这样的场景下是什么反应,谁的自制力更强,能够排队;谁在受挫时扛不住压力,第一个崩溃。

  现场一片混乱,有的孩子开始抢,推挤,有些孩子发现总轮不到自己,就哭了。周围的家长更加紧张,也不知道是应该上前安慰,还是在一旁给孩子打气。

  幼儿园是不会告诉家长该怎么做的,家长此时的表现正是他们要评估的项目。这么一来,家长的教育手段和应变能力立刻就一清二楚了。

  常常可以看到,“试玩”结束后,某个妆容精致的妈妈帮孩子穿好外套,刚走出幼儿园就哭了起来。

  薇妮更惨,每次要进去“试玩”时,儿子都说:妈咪,我不想去,我做不到。她一听到这话眼泪就要喷出来。

  

  儿子每次“试玩”都弄得一塌胡涂,不是把游戏桌里的沙子吃了,就是和别的小朋友打架。有一次试玩地点在一个大教堂,儿子一进教堂就大喊:下地狱吧!

  备选的幼儿园是面试一家少一家,最后薇妮决定让老公带孩子去试一下,因为老公比较沉得住气。结果面试还没结束,老公的电话就打来了,他都快哭了:我想从窗户跳下去!

  原来儿子竟然打了幼儿园的园长。哈哈哈,这下全完了!

  幸好靠了老公嫂子的人脉,儿子竟然进了这家幼儿园。这是一家抢破头的幼儿园,嫂子一家四个孩子挤了进去,还捐了一大笔钱。

  女主在书中写道:“在学校眼中你是有关系的人,选你大概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就算你儿子打了我们大老板也一样。”

  买房和送孩子上学是下城区的中产挤身上东区的必经之路,这两步都走完了,浮华世界的大门才算真正开启了一道缝。

  然而这个过程让人褪了层皮,挤身上层为什么这么难,到处都是障碍,正如书中所写:

  “曼哈顿就是靠这种办法建立阶层制度,让每个人乖乖地待在该待的地方。”

  如果说以前薇妮一家还在上东区的外围打转,那么自从孩子上了这所贵族学校后,就算真正接近了权贵中心。

  儿子的同学个个身世显赫,家里不是金融世家就是工业巨子。一到放学,学校外头停满豪车,每个母亲都妆扮的像上流社会的名媛。除了她们家,儿子的同学每个人家里都有私人飞机。

  

  儿子好歹在班上还有一个朋友,而薇妮在一群贵妇妈妈中不但连个说话的都没有,还受尽了鄙视。无论她怎么努力,这些平日里去个杂货铺都穿着几万块的靴子,购物袋都美翻天的妈妈们没有一个肯拿正眼瞧她。

  显而易见,无论是背景、财力、排场、衣着,甚至身材外貌上的差距,让薇妮和儿子成了班上不识趣的“下等人”,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薇妮整天被巨大的失落感吞噬,她无力改变环境,拥有一只限量版的铂金包变成了她的信念。

  “一个超棒的包是刀剑与盾牌,我要买一个她们没有的东西,她们想要的东西,或是她们有但见不得别人有的东西。”

  为什么铂金包有如此神力?

  因为铂金包根本买不到,由于纯手工制造,每年全世界只生产2500个。如果你是个无名之辈,爱马仕专卖店的店员只会告诉你缺货,然后装模作样的把你的名字记在等候名单上。

  如果不识相,非要人家承诺个日子,那么,亲爱的,这个期限就是三年。

  即使人脉了得,认识爱马仕的人,至少也得等上六个月到一年。

  但是,你懂得,当另外一群人大驾光临时,店员就会换一副面孔诚惶诚恐地一下捧出好几只包让贵客挑个够。

  铂金包代表着人上人的地位,是女人最终极的身份标志。而且一个"妻子有铂金包"的男人,足以证明他有能力给女人如此昂贵、稀有的东西。走过路过,人们也会知道他有多厉害。

  所以想在上东区挺起胸膛做人,薇妮此刻最需要的就是一只闪闪发光的铂金包。

  

  她日思夜想,千万百计,动用了所有关系,发誓一定要弄到一只。最后连老公也被她感动,去亚洲出差的时候,终于在东京帮她买到了一只金色的铂金包。

  拿到包包的当晚,薇妮夜不能寐,用手电筒检查包包内的缝线和内设,给每个用过铂金包的朋友打电话,询问有关包包的细节,唯恐自己买到了假的。

  

  有个朋友一针见血地说:包肯定是真的,你是在担心自己没资格拿铂金包!

  对一个来自下城的中产女孩,就算手里拿着别人苦等三年都买不到的铂金包,她竟然会觉得自己不配拥有。

  

  这就是中产阶级之殇,在阶层固化的国家,中产表面上光鲜靓丽,可是一旦有了非分之想,想从下城区跑到上东区,那可比登天还难,因为社会的最上层从骨子里就不希望社会有流动。薇妮一家的学区房、择校之战再轰轰烈烈,也只是一个小起点。

  书中薇妮即便过五关斩六将在上东区赢得了一席之地,但当拿到铂金包的那一刻,仍然忐忑不安,被朋友一针见血的指出,是担心自己没资格拿铂金包。

  不要吐槽薇妮太夸张。她跟拼海淀西城学区房,拼海淀黄庄补习班的你我她一样,都是为孩子未来操碎了心的中年妇女。

  孩子的竞争,从一出生就开始了。幼升小,小升初,高考……这些没有硝烟的战争里满是刀光剑影,容不得半点马虎。

  谁让教育是改变命运的最佳途径呢?分数面前,没人管你爸爸是谁。

  为人父母,最重要的使命是拉着孩子拼命向前跑。别管ta是狮子老虎还是蜗牛,你拉着ta拼命跑就对了。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金融财经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19 14: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