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他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 父亲是个“神人”

京港台:2019-5-5 23:18| 来源:环球人物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他花650万美元送女儿上斯坦福 父亲是个“神人”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地基不稳的大楼终究会摇摇欲坠,步长制药靠“忽悠”建立起的帝国屡屡身陷灰色地带。

  “首先设定一个目标,其次去完成它。比如斯坦福对我就是一个目标。”

  作为斯坦福大学高材生,2017年赵雨思曾在斗鱼分享自己的“名校历程”。

  “学成之后回国报考公务员,改变(教育)不平等的现状。”

  说这句话时,赵思雨眼中掠过一丝“牛人不装暗腔”的骄傲。遗憾的是,2019年这位高材生卷入了美国名校招生诈骗案,并“喜提”该案中“最大一笔贿赂”的桂冠。

  

  4月2日,斯坦福大学以“伪造申学资料”为名将其开除。因为斯坦福的官方说法是“在申请书中伪造帆船运动证书”,所以直播时赵雨思本人究竟知不知道贿赂行为,谁也不敢打包票。

  不过赵雨思是否知道自己的斤两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背后的大佬——其父亲赵涛被推到前台“扒”了个精光。作为步长制药董事长,这位在公共场合言必称自己“儒商”的雅士为让女儿上斯坦福,花费650万美元贿赂了中间人辛格(这是个熟人,咱之前说过)。

  不得不说,名校光环虽然耀眼,但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赵涛显然没有明白这个道理。不过这一切却有迹可循。回顾赵涛家族的发家史,其中充满了“哗众取宠的营销”“坑蒙拐骗”“贿赂官员”等丑闻。

  

   “玄学”发家史

  要说赵涛,就要从他父亲赵步长说起,因为这是个神人。

  1963年从西安医学院大学毕业后,他援过边、放弃过团级干部身份、当过医生、还下过岗,最后舍得一身剐,创立步长制药一步登天。

  

  赵步长

  步长制药当时之所以脱颖而出,靠的是步长脑心通这款拳头产品。这是一款治疗脑血栓的“神药”。不过之所以叫“神药”,并不是指疗效,而是研制过程。在步长制药自己的宣传材料中,提及步长脑心通必会提到:

  赵步长在进一步研究中发现,树木结实,虫子能钻洞;地面坚硬,蚯蚓能疏通。

  经过多次的实验,赵步长惊奇地发现,某些虫类动物体内含有大量水解蛋白酶,死后身体迅速自溶。

  于是,他确认重用虫类药物是清除血栓,改善人体供血不足,攻克中风、冠心病的一条独特有效的捷径。在步长脑心通的研制过程中,赵涛加入了地龙(蚯蚓)、全蝎、水蛭。

  

  思路清晰,有理有据,而且想法还不局限于科学,竟把玄学思路应用到了药物研制中……赵步长堪称“大忽悠界的翘楚”。当时中国制药产业方兴未艾,民间自研药品只需向省级药监部门报批,无需国家审核便可上市,赵大忽悠正是抓住了这个漏洞得以升天。

  

   宣传鬼才,步长制药

  虎父无犬子,作为儿子的赵涛,对比父亲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1992年,赵步长带儿子赵涛去新加坡参加了“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场上,主办方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位瘫痪的老妇人,来验证赵氏父子针灸的奇效。

  这时,赵涛大步上前,闭目抽针,在老妇人脚上“噗噗噗”扎了6针。20分钟后,瘫痪好几年的老妇人便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这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在场的新加坡伙计把赵氏父子围了个水泄不通。3个月后,赵涛与父亲靠针灸赚得90万美元,美滋滋地回国。

  1992年12月8日,新加坡权威报纸《联合早报》刊发文章《药气针疗二十分钟,瘫痪六年,药帽一戴头,老妇就能走》,赵氏父子被称“中国神针”,轰动东南亚。

  

  赵步长(右)与赵涛

  多年后,赵家人的这段传奇故事,出现在步长制药的各种宣传稿件中。只不过有人翻遍1992年12月8日的《联合早报》电子版,却没有发现这篇稿件。

  那篇文章实际上出现在当天的《联合晚报》中。这是新加坡一张辣眼的八卦小报,当时跟此文一起发表的还有《少妇不甘寂寞喜欢年轻男孩》《风水师夜诱上山施法  眼插10金针少妇任摆布》等文章……

  当时网络并不发达,辟谣成本太高,赵涛的宣传材料获得了大批患者的信任。1995年,步长制药成为国内第一家公开为处方药打广告的药厂。

  面对一众听不懂脑血栓专业名词的患者,赵涛的方法是把脑血栓简化为“头晕”“目眩”的通俗说法,用200万广告费换来了5000万元的销售额。

  

  1998年,步长制药也曾出现业绩下滑,赵涛便狠砸1200万元,在全国12个地方卫视疯狂霸屏。最终,仅凭步长脑心通一种药物,步长制药的业绩就持续增长,逼近5亿元。在赵涛的带领下,步长制药从正式启动IPO到通过发审委审核,仅用了两年时间。

  上市后3年,步长制药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用”屡创新高。在同行业中,其推广费占比于2018年荣登榜首。

  

   劣迹斑斑的步长制药

  地基不稳的大楼终究会摇摇欲坠,步长制药靠“忽悠”建立起的帝国屡屡身陷灰色地带。

  2015年,因为部分患者出现急性肾功能衰竭、过敏性休克、消化系统和神经系统损害等问题,步长的另一拳头产品——由中药材丹参、红花等制成的“丹红注射液”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26次,在多个省份遭到预警提示和限制使用。

  

  除此之外,过度重宣传、轻研发也让步长制药显得像个“广告公司”。2018年,步长制药销售费用累计超过80亿元,其中“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高达到74.86亿元,而同年研发费用仅为4.8亿元。

  有问题的不仅是产品质量,步长制药还曾爆出过贿赂官员丑闻。2006年,原国家药监局局长郑筱萸以受贿罪和渎职罪被捕入狱,最后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在公布的行贿企业清单里,就有步长制药。

  

  郑筱萸

  在赵步长担任董事长期间,步长制药向郑筱萸行贿1万美元。此后,其招牌产品脑心通胶囊从地方标准升为国家标准,成功获批。

  

   老赵家“满门学霸”

  从赵步长开始,赵家人看重文凭的传统就已经开始。

  赵步长特别在意一个称呼——“赵步长教授”。新闻报道提及他,言必称教授;公司上CCTV节目时提到赵步长,采购负责人也是说“创始人赵步长教授给我讲,一定要保证质量”。

  

  并且赵家除了这个教授,赵步长的夫人伍海勤也是教授,而且两个儿子赵涛与赵超都是博士,再加上赵雨思的斯坦福光环,简直满门学霸。

  只不过赵雨思这个斯坦福光环是买来的,而赵家其他人的教授、博士头衔也来历不明。。。。。。

  有人好奇这家劣迹斑斑的药品公司,为何如此看重学历?其实答案很简单,作为一家靠“忽悠”发家的制药公司,高学历头衔是可以用来背书的。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赵涛向记者介绍了步长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大量研发和收购产品,通过我们强大的学术推广能力,把它们推广出去。”

  步长制药所说的推广,已经脱离了给医生回扣、组织大家以“研讨会”的名义去旅游等低级手段,而是“通过脑心同治学院、 脑心同治学术交流会开展在校教育和临床医生继续教育”,“凝聚认可公司产品的医师团队”。

  说明白点,就是从根源——教育——下手,培养一批认同步长制药价值观的医生。

  

  要配合这样的推广方案,就要频繁出席学术会议获得权威身份,而要“开展在校教育和临床医生继续教育”,没有一个能压住场的高学历身份,恐怕是行不通的。

  “扯大旗作虎皮”一直是赵家传统,但是,别忘了,牛吹大了,总有一天会破的。靠“忽悠”起家的公司,出事也只是时间问题。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4 05:2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