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中俄强化全面战略协作 "中俄方案"引发美国忧虑

京港台:2019-6-7 21:24| 来源:美国之音 | 评论( 38 )  | 我来说几句


中俄强化全面战略协作 "中俄方案"引发美国忧虑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专题)在中美贸易战正酣之际高调访问俄罗斯并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在访问期间,中俄两国领导人在宣布发展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同时,还宣示共同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在国际事务上贡献“中俄方案”。在北京与莫斯科轴心得到强化之际,美国与中俄关系同时恶化引发了美国一些安全问题专家的关切。他们尤其担心的是中俄之间采取协调性的战略行动,从而使美国不得不同时在东欧和西太平洋面临两线作战的问题。

  中美贸易战正酣,习近平高调出访俄罗斯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对俄罗斯进行的国事访问正值中俄两国建交70周年。他是在中美交恶以及美俄关系继续处于低谷的时候进行这次访问的。习近平对俄罗斯的访问是他在中美两国展开新一轮贸易战之后的首次重要出访。

  除了国事访问以外,习近平还将率领随行的1千多名中国官员和商界人士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成为这个俄罗斯年度投资论坛的主角,而美国驻俄罗斯大使洪博培因为俄罗斯今年2月逮捕了一名美国投资银行家而抵制这次论坛。

  中俄建立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在习近平访问俄罗斯期间,双方发表了《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

  声明列出了当前中俄关系的主要特征:高度的政治互信;完备的高层交往和各领域合作机制;内容丰富、具有战略意义的务实合作;坚实的世代友好民意基础以及密切有效的国际协调。

  克里姆林宫公布的数据显示,中俄贸易去年几乎增长了25%,总贸易额达到1千08亿美元,突破了1千亿美元的关口。

  从贡献“中国方案”到“中俄方案”

  习近平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举行会谈时说,当前的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在身处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中方愿意同俄方共同努力,在国际事务中贡献更多的“中俄方案”。

  在访问期间,习近平与普京除了宣布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外,还宣示要共同维护全球战略稳定。习近平说,这项声明“在当前具有特殊重要意义”,体现了“中俄的担当精神和两国战略协作的积极效应”。

  俄罗斯公司与华为(专题)签署5G合同

  在双方签署的经济合作协议中,特别引人瞩目的是俄罗斯最大运营商俄罗斯移动电信系统公司(MTS)与中国电信业巨头华为签署的5G合同。美国目前正在以安全为由全力阻止其他国家使用华为的设备。俄罗斯移动电信系统公司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孔亚(Alexey Kornya)星期四在一份声明中说,与华为的协议不仅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在俄罗斯开发出商用5G网络,还将“为俄罗斯和中国间发展更加紧密的经济关系做出贡献”。

  习近平:普京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自从俄罗斯总统普京2014年在莫斯科因吞并克里米亚而受到西方经济制裁与孤立之际宣布向亚洲转向以来,中俄关系出现显著改善。

  两国领导人频繁互访。这是习近平连任国家主席以来首次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也是2013年以来第八次访问俄罗斯。习近平与普京会面的次数超过了任何其他国家领导人之间的见面次数。习近平在接受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授予他荣誉博士学位的颁发典礼上说:“普京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老朋友,也是我最亲密的朋友。”

  《纽约(专题)时报》的报道说,习近平在中俄两国与美国的关系都持续紧张的时候访问俄罗斯凸显了北京与莫斯科轴心的强化。

  杜如松:特别担忧中俄协调战略行动

  华盛顿布鲁金斯学会的布鲁金斯-耶鲁博士后研究员杜如松(Rush Doshi)对中俄之间日益密切的合作感到担忧。

  他日前在布鲁金斯学会的一个研讨会上谈到习近平访问俄罗斯时表示:“我们看到,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他们之间的亲密程度就在稳步上升,这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我认为,目前,这种关系中有更多军事方面的内容。在通常的武器销售以外,我听说双方在电子战领域也进行了更多的训练。这是我很担心的事情。我最关切的是双方之间的协调性战略行动。如果我们看到中国在东中国海采取行动而俄罗斯同时在波罗的海采取行动的话,那么我们就面临着两条战线的问题。”

  新美国安全中心(CNAS)跨大西洋安全计划的高级研究员坎代尔-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和美国国际共和党研究所的高级顾问沙尔曼(David Shullman)指出,中俄双方在投资、运输、航天导航以及开发具有潜在军事应用的敏感技术等领域都在密切合作。在他们看来,中俄关系的日益密切的确给美国军方带来潜在的挑战。

  他们在《外交事务》杂志上撰文说,“这两个国家可能永远也不会建立正式的军事联盟,但他们可能以令美国头痛的方式联合行动。例如,中国可能会在俄罗斯进一步入侵乌克兰的同时采取积极举措,支持其在南中国海的主权要求。美国军队将难以有效应对这两种战略。”

  欧汉龙:美应对小规模冲突做出过度反应

  布鲁金斯学会的高级研究员欧汉龙(Michael O’Hanlon)认为,美国需要避免他所称的“钓鱼岛悖论”,即对小规模或是厉害关系不大的冲突做出过度反应,以避免在东欧和西太平洋这两条战线上不得不同时对付俄罗斯和中国的这种情景。

  这位安全问题专家日前在一个研讨会上表示:“(避免做出过度反应)最主要是因为你不希望看到局势的恶化以及爆发大国之间的战争,也还因为你不能把所有的力量都投入到西太平洋,从而给普京提供一个被他看成是在波罗的海为所欲为的公开邀请。”

  在他看来,美国既需要采取外交手段,也需要展现军事上的决心,二者缺一不可而不是相互替代。

  洛德:美在美中俄三角关系中的地位恶化

  前美国助理国务卿洛德(Winston Lord)也对美国在目前的美中俄三角关系中所处的劣势地位感到担忧,尽管他不认为中俄会建立长期的同盟关系。

  这位前美国驻华大使日前在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参加一个座谈会时表示,1969年苏联陈兵中俄边境的时候,尽管华盛顿与北京当时并没有外交关系,但美国总统尼克松与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决定站在中国一边,就是出于这样一个战略考量,即在美中俄这个三角关系中,美国和这两个国家的关系要比他们之间的关系更好。

  他说:“不幸的是,今天的情况正好相反。在今天的三角关系中,我们处于最糟糕的状态。我不认为中俄会建立长期的联盟,矛盾太多了。但很明显,在这个三角关系中,我们现在的状态比40年前差了很多。”

  前国防部顾问:美应加强对中俄的了解,但希望中俄走到一起

  不过,华盛顿的防务研究机构长期战略集团负责防务战略的副主席厄哈德(Thomas Erhard)说,在大家都在谈论我们需要避免俄罗斯和中国走到一起的时候,他想要的恰恰相反。

  他在布鲁金斯学会的研讨会上说:“我希望我们能够在战略上变得如此务实和让人感到害怕,从而使他们走到一起。他们真的是很糟糕的朋友。他们不擅长做彼此的朋友。他们都记着持续了上千年的对方对自己的敌意。他们永远也不会走到一起。我对他们目前的日益接近一点也不介意。”

  这位担任过国防部高级战略顾问的专家同时也表示,美国需要极大的加强对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的了解的深度与精细度,这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和军事层面。在他看来,美国对中国与俄罗斯的了解远远不如俄罗斯和中国对美国的了解。

相关专题:美国,俄罗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18 02: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