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吴谢宇弑母案:疑他在弑母后放弃自杀 然后...

京港台:2019-8-18 03:42| 来源:澎湃新闻 | 评论( 4 )  | 我来说几句


吴谢宇弑母案:疑他在弑母后放弃自杀 然后...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吴谢宇弑母案”有了新进展,在此引发持续关注。

  8月12日,澎湃新闻从官方人士处了解到,“吴谢宇弑母案”已由福州市晋安区人民检察院报送福州市人民检察院,涉及故意杀人、诈骗、买卖身份证件三项罪名。

  一个考上名牌大学、在外人看来本该有光明未来的大学生为何弑母?围绕该案,仍有很多疑问待解,备受社会关注的吴谢宇作案动机,官方仍未披露。

  近日,吴谢宇父亲生前的一位好友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讲述了他对吴谢宇的印象,以及吴谢宇作案后谎称出国向他借钱的前前后后。

  此外,一名接近办案人员的人士向澎湃新闻介绍,吴谢宇在接受讯问时表示自己大学期间精神状态发生变化,多次出现自杀的念头,又觉得自杀后母亲肯定也活不下去,萌生了“杀了妈妈就是给她解脱”的想法。而弑母后,吴谢宇又临时放弃了自杀的想法。这些说法尚未得到警方的证实。

  母亲拒绝捐助,他则会主动找父亲生前好友帮忙

  聊到吴谢宇,程彬(化名)无奈地摇了摇头。

  程彬是吴谢宇父亲吴志坚多年的好友。在他眼里,孩子优秀、父亲是国企领导、母亲是中学老师,这本是一个充满希望的知识分子家庭,没想到走到了这一步。

  程彬介绍,吴志坚在世时,同事、朋友对他的评价都很高。吴志坚性格不强势,做什么事都会好好商量,大家都很尊重他。他的妻子谢天琴则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对自己的事情很认真,平常很少麻烦别人。吴志坚和谢天琴两人感情很好,“两人似乎从没吵过架”。

  在程彬的印象中,从童年时代起,吴谢宇就表现出了不同于一般孩子的强大自律性,“他非常乖,学习并不靠家长督促,而是自动自觉”,优秀的吴谢宇一直是吴志坚夫妻的骄傲。

  2009年,吴谢宇毫无悬念地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从福州教育学院第二附属中学考上了福州一中这所全福建省公认的、最好的高中。

  然而一年后,厄运降临。43岁的吴志坚病逝,病因是肝癌。有参与追悼会的人表示,“现场送了一百多个花圈”。之后,吴志坚的同事、同学、好友还为这个家庭组织捐款。

  “如果平时和我们处的不好,我们怎么会这么尊重他、会捐款给他。” 程彬也是当时捐款人之一。他介绍,当时吴志坚公司至少募集了五六万捐款,几个朋友也募集了有1.8万慰问金。

  然而,谢天琴却拒绝收下这两笔钱。“她(谢天琴)说这是给老人家的钱,一定要给老人家,自己宁可苦一点也不要这个钱。”程彬说。

  《中国新闻周刊》曾报道,吴志坚去世后,谢天琴所在单位、福州教院二附中曾经试图给她发放一笔补贴生活的抚恤金,但谢天琴多次以坚决的口吻拒绝。

  老吴走了,这个家庭少了主要收入,孩子接下来怎么办?“她说自己还会去赚钱,儿子自己养得起。” 程彬说。

  去了北京大学后,程彬和吴谢宇的联系也渐渐少了,偶尔的交流也是在电话里面。

  “我觉得大学的时候,他跟我每次谈话都是非常的健康。”程彬说,他在通电话中了解到,吴谢宇大二时,比其他同学更早地开始上营销学。有时吴谢宇会让他帮忙提供一些学习资料,“当时感觉他在北大(专题)还是没变,非常自觉在念书。”

  逢过节、过年,程彬都会收到来自吴谢宇的短信问候,内容大多数是:过节了,叔叔好,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接到短信后,有时程彬会给吴谢宇打个电话再聊聊,“那时没有感觉到他的状态有什么问题。”

  案发后向亲友“借”钱,开口就要20万

  2015年7月中旬,程彬接到吴谢宇的电话。电话里,吴谢宇说,想要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母亲要跟着陪读,想要借点钱,当时开口要20万。与此同时,谢天琴的亲戚们也陆续收到谢天琴手机号码发来的相似内容的短信。

  程彬对吴谢宇借钱这事也产生过怀疑。他和吴谢宇说,要借钱可以,我要见你妈,让你妈接个电话。然而,电话另一头的吴谢宇突然很生气,说:“不借算了”。

  程彬产生警觉的原因之一是,过去这么多年,这个家庭只有吴志坚曾经有向他借过钱,但也很快还清,而谢天琴从未找他借过钱,“以他母亲的个性,肯定是不会向我借的。”之后一段时间,程彬一直试图套吴谢宇的话,问他“你妈妈在哪里呀”之类的,都没得到明确答复。给谢天琴打过去电话,都是被直接挂断,然后发短信回话。

  虽然有所怀疑,但程彬还是给吴谢宇转过去10万,“我们几个朋友总共借了他60万。” 多家媒体此前引述警方消息称,这期间,吴谢宇通过手机短信、QQ等方式,向多位亲戚朋友借钱,借款总额达144万元。

  “我本来就准备送给他,赞助他家。这个家庭不容易,难得他出国了,一家人那么穷,名义上是借给他,实际上就是送给他了,也没想去要。”程彬说。

  第二年春节前,吴谢宇电话告诉程彬:他要回来了。电话里程彬说:等你回来,请你吃饭。之后,再也没有联系上吴谢宇。后来程彬了解到,吴谢宇把回家的这个消息告诉了他舅舅、姨姨等几个亲戚。

  但亲戚们没有等到谢天琴和吴谢宇。亲戚给他们发短信,没有回复;拨打两人手机,关机。当晚,他们赶到谢天琴位于福州的家里,敲门,没人。

  程彬介绍,谢天琴的姐姐跑到楼上问隔壁邻居,邻居们都说没有见到母子俩。亲友们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不安,“可能出大事了”,连夜到派出所报案。起初,听了情况介绍的民警还以为是经济纠纷,问“是不是怕你们追债躲起来了?”

  后来,谢天琴的亲属们带着警察和开锁公司工作人员一起撬门,进入房间。进入房间内的亲戚向程彬转述:房间内安装了摄像头和报警器,客厅地面上杂乱散布着数根电线。谢天琴的尸体躺在主卧中,用塑料包裹了多层,每一层中间还被放入了活性炭。

  疑大二时已有自杀想法,杀母后又放弃自杀

  “是不是被别人胁迫?或者是加入什么黑组织?或者什么东西有难言之隐啊?”事情刚发生时,程彬和几个朋友聊,大家都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然而,警方的调查很快将吴杀害母亲,之后一步步骗钱的情况证实。

  一名接近办案人员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案发时,警方调查发现,吴谢宇银行卡中所剩的钱已经不多,“只剩下几万块”。

  根据警方公布的信息,涉嫌在福州的家中将母亲杀害后,吴谢宇至少在福州、河南、上海、重庆四个地方停留。2016年2月,河南一台ATM机的监控抓拍到他取款的身影,这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曾有媒体报道称:“他(指吴谢宇)曾结识一位性工作者,两人发展为男女朋友,并拿出十几万元向其提亲。”并且,他还“拍摄了多部与该女子的性爱视频”。

  上述接近办案人员的人士称,其了解的情况中,吴谢宇确实曾与一名性工作者交往,也曾多次出入提供性服务的场所。在谢天琴的遗体被发现之前,他曾两次返回福州,在福州也有嫖娼记录。此外,他还曾在福州火车站附近玩赌博机,连赌好几天,输了很多钱。

  此后三年,犯罪嫌疑人吴谢宇一直销声匿迹。直到2019年4月21日,吴谢宇在重庆江北机场被警方抓获。多家媒体披露,被捕前,吴谢宇已在重庆生活两年多,以在酒吧当男模为生。

  “或许是有精神疾病,不然真的很难想象,原本多好的孩子,怎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程彬说。

  上述接近办案人员的人士向澎湃新闻介绍,吴谢宇在接受审讯时供述,大二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态有所变化,好几次到高楼处想要自杀,后来又放弃了。在北京,吴谢宇还曾去医院看过医生。

  上述人士说,吴谢宇称,回到家中和其母谢天琴讲到自己很累、想要自杀的精神状况,谢天琴表示不解说“如果你有事,我也不想活了。”那天他准备好自杀,然后一起去跟他爸“上天堂”。之后又想,他自杀以后,他妈肯定是活不下去了。他觉得杀了妈妈是“给她解脱”。

  该人士还称,吴谢宇说本想杀完母亲就自杀,而当作案后,看到母亲的惨状,吴谢宇的想法又发生了改变,“他说他怕了,临时取消自杀。”

  上述说法并未得到警方的证实。更多的原因细节,还需等待官方的进一步披露。

相关专题:吴谢宇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9-16 04: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