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今天再看美国的月亮,还是那么圆吗?(组图)

京港台:2019-9-14 05:27| 来源:搜狐 | 评论( 9 )  | 我来说几句


今天再看美国的月亮,还是那么圆吗?(组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起明,我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这儿的很多事情,跟我们过去想的不一样。”——郭燕,《北京人在纽约(专题)》第一集

  有些岁月,种下问题;有些岁月,收获答案。——美国女作家佐拉·尼尔·赫斯顿(Zora Neale Hurston)

  “起明,我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这儿的很多事情,跟我们过去想的不一样。”——郭燕,《北京人在纽约》第一集

  有些岁月,种下问题;有些岁月,收获答案。——美国女作家佐拉·尼尔·赫斯顿(Zora Neale Hurston)

  教室里,一名老年教师在讲课,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中山装略显松垮,口袋别着一支钢笔, 黑板上粉笔写着六个大字:“今日美国讲座”:

  “美国的种族歧视永远不会消除。如果一个白人看见三个黑人男子同时进入电梯,他会在电梯门关闭的前一瞬间,逃出电梯。在白人看来,黑人永远是懒惰、无知、野蛮的种族,那么美国的华人(专题)呢,总该是聪明勤快吧,但是他们说,华人破坏了当地居民的工作机会。另外……”

  就在这时,坐在教室后排的一位男同学打断了他,那个年轻人早已摇头叹气老半天了,终于忍无可忍,拍桌子站了起来:

  “老师,您去过美国吗?您是从书本里看来的美国吧?”

  坐在男同学A旁边的,是一位留着长发的男同学B,这时候站出来附和:“对啊,老师,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这挑战突如其来,让讲台上的老师有些措手不及,他有些疑惑:“你们两个是哪个系的?”

  A同学显然不想理睬这个问题,他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所谓的American Dream,就是在梦想面前人人机会均等。全世界只有美国能做到这一点。”

  老师没有让学生继续讲下去,他以长者的姿态给出了自己的人生经验:

  “年轻人,你毕竟too young,too naive!”

  A同学果然不吃这一套:“老师,我一定会去美国的!I find out for myself !”

  说完收拾书本,走出教室。

  

  《中国合伙人(电视剧)》剧照

  一

  这场景,似曾相识,仿佛在哪里见到过?没有错,它来自2013年公映的一部电影《中国合伙人》。A同学,就是影片中的“孟晓骏”,后来,他如愿以偿,到美国去追寻他的美国梦。还记得吧,他拿到签证,如人生赢家一样昂首走出使馆,高呼“USA,here I come”,门口排成长队的等候者无不投去羡慕的目光,此处确实有掌声。离开中国前,机场送别,电影用男主角“成冬青”的旁白交待了孟的心声:“孟晓骏说,他从生下来就在等着这一天。”还记得孟在走进安检前的最后一句话吧,是,“我不回来了。”

  这部电影,英文名翻译成American Dreams in China,银幕上的角色,包括三位追梦人为之奋斗的“新梦想”,都不难在现实中对号入座,所映射出的东西比历史还要更真实。影片中有个让全场哄堂大笑的片段,一个学生模样的小伙子,多次被拒签后,喊出了“美国人民需要我”这样的金句,被保安强行带离出场。确实如此,回到改革开放之初,由十一届三中全会所开启的第一个十年,是一个人上人都在做着美国梦的年代,所谓“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只是在影片中,“孟晓骏”终于还是回来了,人前“载誉归来”,背后却隐藏着一段遍体鳞伤的美国往事,按照整部电影的基调,他,作为“新梦想”的三大合伙人之一,最终还是实现了自己的American Dream,只不过是in China而已。

  这场发生在师生间的代际冲突,在整部电影中,属于很容易被进度君跳过的段落;但就本文所要讨论的题目而言,某些线索放在今天可谓细思极恐,既隐藏着历史的进程,也在诉说个人的奋斗。“孟晓骏”当然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八十年代新一辈”的一个类型,那个“我一定会去美国的”类型。在那代人中间,“孟晓骏”千千万万,学而优的他们年复一年寻梦美利坚,学术界既是最初的容身所,大概也是追梦抗阻力最小的领域。以这些岁月种下前因,也就有了我们今天所收获的后果——这40年来,我们读过的美国书,很可能大都来自“孟晓骏”们的手笔,写作或者编译。

  一开始,是他们厌倦了,在他们眼中,老一辈的“今日美国讲座”,不过是不分青红皂白地批判一番;继而,他们中的幸运儿,很多想必历经艰辛而不悔,终于踏足美利坚的大地,他们所做的,就是用最宝贵的学术时光为我们展示并营造了一个“美国”,那个当年在我们眼中光怪陆离的“美国”,如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片头,音乐响起,时代广场灯火辉煌,漫天雪花飞舞,曼哈顿岛摩天大楼林立,布鲁克林大桥在晨曦中已经车水马龙,总而言之,那个“在梦里你是我的唯一”的美国(当年的北京又是什么样子,可以参见大约同期播出的《我爱我家》)。结果就是,他们那一代在美国的见闻录,就成为我们这一辈所读的美国书。能到美国去看一看的,毕竟只是少数人,一个时代的精英弄潮儿;而我们能做到的,就是从这些美国书中“走遍美国”。这一代的旅美作家,在此意义上,都有一个共同的笔名“孟晓骏”,我们曾经通过他们的书写,不仅是阅读美国,还以美国为方法去理解到底什么是世界、未来和现代化。

  但到了今天,“八十年代”已经俱往矣,我们已经步入了一个新时代。向前看,“贸易战”不是一个要不要打的问题,它已经来临。假设我们现在要站在大学讲台上,来一场“今日美国讲座”,要是我们还只能按照“孟晓骏”们的书来讲“今日美国”,比如孟氏第一条,“所谓的American Dream,就是在梦想面前人人机会均等。全世界只有美国能做到这一点”,这句话,在1980年代可以说得光明磊落,但到了今天,我未必可以说出口,因为我知道美国不是这个样子的——我自己就翻译了一本副标题叫“危机中的美国梦”的书。四十年河东与河西,某种意义上,反而是那位看上去古板僵化的年长讲者说对了,他笑到了最后。终有一天,“孟晓骏”们认识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天真——未必是错误。当年长者讲,“美国的种族歧视永远不会消除”,这话搁在美国学界,不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论断吗?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影片中客串老师的,其实是北京大学著名的历史地理学家唐晓峰教授,唐教授本人就曾在1986年至1994年留学美国,取得博士学位,西方哪个国家他没去过,作为隐藏最深的彩蛋,他的两分钟客串,以及那句台词“年轻人,你毕竟too young,too naive”,可谓神来之笔。

  如题所示,贸易战之后,如何读美国书,这是本文提出的一个问题,而在进入这个问题时,我选择同“孟晓骏”一起思考。

  

  《中国合伙人》剧照

相关专题:美国,波音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23 03: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