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最悲情“败家子”:逆天改命 却败光百亿 沦为笑柄

京港台:2019-9-21 04:45| 来源:人物十分钟 | 评论( 17 )  | 我来说几句


最悲情“败家子”:逆天改命 却败光百亿 沦为笑柄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1、

  从首富到首负

  大家都听过一句话:首富和首负,其实就在一夕之间。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眼看他风光之时,娶漂亮女星,光是婚庆公司的花费就用了500万,整个小县城张灯结彩,席开500桌,婚车200辆,每个来喝喜酒的人,不但严禁送礼,还要倒发红包,自己公司的一万多名员工,每人都收到一个500元的红包。

  可谁又能想到,几年之后,眼看他楼塌了。

  不仅百亿家产被败光,还欠下两亿债务,宾客散尽,债主堵门,名字赫然登上了“失信名单”,限制出境以防外逃。

  他就是曾经的山西首富,全国最大民营钢铁厂“海鑫钢铁”的第二代掌门人——李兆会。

  

  李兆会22岁就接过了父亲的担子,出于一场意外。

  2003年,当时还在澳洲做“富二代留学生(专题)”的李兆会,突然接到一个噩耗:父亲被人在办公室用枪打死。

  悲痛惊惶的李兆会只好退学回家,在一众叔伯的扶持下,匆匆接过了父亲一手打下的基业,成为了当时中国最年轻的百亿富豪。

  关于父亲李海仓的遇害,当时曾经轰动一时。

  李海仓白手起家,从一个榨油厂工人成为资产百亿的民营企业家,并历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官商两道,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2003年,一位叫冯引亮的人来到李海仓办公室,他原本是李的朋友,因为当年把自己造纸厂的土地卖给了李海仓,觉得价格低了,想要李海仓再多补偿一点,被拒绝后心生恶念,冯在办公室用自制土枪杀害李海仓之后,开枪自杀。

  这样的变故,让本来没有丝毫接班准备的李兆会,硬生生被推到了舞台中央。他本就不喜欢父亲的钢铁生意,可是,总不能让父亲辛苦打下的基业,群龙无首,分崩离析吧?如果这样,父亲在九泉之下也难瞑目啊。

  李兆会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就在大家都觉得这位提前转正的“太子爷”,还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迟早要被那些老资历的叔伯长辈们架空的时候,李兆会却用自己的能力,让大家对他刮目相看,服服帖帖。

  2、

  逆天改命救父业,

  却沦为笑柄

  首先,李兆会要做的,是把这第一把交椅坐稳。

  父亲死了,现在公司里资历最老的人,就是当年和父亲一起创业,现在是副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辛存海。

  李兆会动用了家族的力量,在爷爷和叔伯们的支持下,将这个“外人”调离了公司的核心,从此养老去也。接下来,李兆会又用一家水泥厂的代价,将五叔李天虎“逐出”海鑫,然后把和自己关系亲密的六叔调进权力核心,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

  经过这样的手段,李兆会掌门人的位置算是坐稳了,手里也有了绝对的实权。接下来,他有更远大的抱负。

  李兆会毕竟是留过洋的,与他的父辈们只知道炼钢卖刚不一样,他知道资本和集团化的力量。

  他利用海鑫钢铁的流动资金,进入了更多赚钱的行业:股市、房地产、能源、保险,在他的带领下,海鑫钢铁那一年实现利润12亿元,成为有史以来最好的一年。

  接下来的几年里,李兆会将父亲留给他的单一钢铁厂,发展成为集焦化、发电、水泥、房地产、金融、保险等行业为一体的集团公司,2008年,李兆会以125亿身家成为已知的“山西首富”。

  2008年之后,中国的钢铁行业陷入了“产能过剩”的泥潭。当时中国经济学家、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思危指出:目前我国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达到2亿吨,按照每吨钢材产能投资5000元计算,中国钢铁行业的投资浪费达1万亿元之多。

  2009年,为了改善这个问题,工信部发布了《现有钢铁企业生产经营准入条件及管理办法》并进行意见征集,对产能在100万吨以下的普通钢企和50万吨以下的特钢企业设置了红线,意味着国内超过一半的钢铁企业面临淘汰。

  尽管中国的基建工程遍地开花,但是还是赶不上钢铁厂炼钢的速度,尤其是大部分钢铁厂只能生产出普通钢,而许多工程的质量要求已经不合适了。大部分钢铁厂不是没有看到这个趋势,但他们就是眼睁睁地无能为力。

  而李兆会却很有远见地驾驶着海鑫这辆车,暂时绕过了这些泥潭,将公司原本单一的业务模式拓展出多个行业的集团化产品,队伍还越来越壮大。

  当时就有人评价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中兴之主”。

  就在他的财富到达了巅峰的时候,李兆会迎娶了一位女星,曾在《非诚勿扰》里出演的华谊二线演员车晓。

  

  轰动一时的婚礼,不仅在当地成为新闻,也登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山西,从来不缺这样戏剧化的新闻,这块神奇的土地百年前曾产生过“晋商”这样的商业奇才群体,近些年来,又因为“煤老板”的骤然崛起,成为了“暴富”的摇篮。

  如果从海鑫集团现在多的元化产业来说,李兆会也算是个“煤老板”,但他不是传统的开矿卖煤,而是运作资本的冒险家,投资客。

  但冒险家的成功和失败,往往也就在一念之间。

  就像李兆会那场轰动的婚礼一样,和车晓的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就结束了,他在资本圈的好运,仿佛也戛然而止。

  

  先是被查出套现山西证券四千万,被请去“喝茶”,接下来的事情就像“墙倒众人推”一般,又被接连查出涉嫌造假账、偷逃税款以及向关联公司输送利益转移资产,银行不敢借钱给他了,这位资本运作的好手,顿时成为无米下炊的巧妇,西墙拆了那么多,却没有东墙可以拆来补。

  海鑫钢铁那么大的集团,就没有人伸出手来帮一帮他吗?这也是李兆会因为太年轻犯下的一个大错。和父亲李海仓官商两道都“长袖善舞”,交游广阔不同,留洋回来的李兆会,似乎不愿意和当地政府有多少交集,他更相信资本的力量,而不是老一套的人际关系。

  更何况,全国都在为钢铁产能过剩发愁,李兆会的钢铁厂正好休息休息,这个时候,谁还会把钱投进来去生产一堆卖不出去的钢铁呢?

  终于,曾拥有上万名员工、纳税额占全县60%的“万亩钢厂”,李兆会父亲李海仓一生的心血,随着所有炼钢炉的熄灭,归于死寂。走投无路的李兆会,沦落到了卖私人飞机还债的地步,被人嘲笑为最无用的“败家子”,才第二代就败光了祖上基业……

  

  3、

  李兆会绝不是“刘阿斗”

  可李兆会真的是“刘阿斗”吗?

  我们从他接任海鑫钢铁知乎的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李兆会和那位“乐不思蜀”的刘阿斗是完全不同的。

  首先,他有手段、有魄力。

  他是因为意外而接位的,如果他是刘阿斗,估计活不过两集就会被一干老资历的长辈们架空。但他不仅没有成为傀儡,反而先发制人,清除了几个核心骨干,安插进自己的亲信,并得到了家族的支持。

  其次,他有远见。

  钢铁产能过剩迟早会让一大批钢铁厂倒闭关门,这不是努力就可以避免的问题,而是迟早的事情。他看到了这个未来,在还有流动资金的情况下,多元化发展,也确实收到了不错的效益和结果,同时,他还给自己留了后路,那就是不断转移资金,这样即使将来钢铁厂到了,他不至于连东山再起的资本都没有。

  当然,李兆会这么做,对于钢铁厂近万名工人来说,是不负责任的。但他不是圣人,不是道德家和慈善家,他本质上首先是个商人,权衡利弊,唯利是图。

  表面上看,李兆会现在是“失信执行人”,败光了上百亿资产,还欠着2亿多,但是,我不相信在资本圈打拼了多年的李兆会,会失败的如此彻底……

  山西“煤老板”的时代结束了,但李兆会的未来还有多种可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0-23 17:2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