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高云翔案多名证人发声:目击受害人和王晶KTV舌吻

京港台:2019-11-15 12:16| 来源:网易娱乐 | 评论( 12 )  | 我来说几句


高云翔案多名证人发声:目击受害人和王晶KTV舌吻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高云翔第十二日现身法庭

  网易娱乐11月15日报道   当地时间11月15日,中国影星高云翔以及制片人王晶被控2018年3月某夜在悉尼香格里拉酒店房间性侵1名华裔(专题)女子一案,进入了庭审第三周的最后一天。

  在周四(11月14日)暂停了一天后,今天(11月15日)是庭审的第14天。虽然在开庭伊始,法官曾表示预计此案的审理过程预计将为三周,但目前看来,今天仍然无法结束庭审。在庭审最终结束后,将由陪审团成员来裁定高云翔和王晶两人是否有罪。

  今天出庭的三位辩方证人均是女性,当时都曾身处卡拉OK包间里。她们均声称王晶当时和那名女子像情侣一样亲吻,还有一位证人直接描述两人“舌吻”。

  证人声称见到女子和王晶“舌吻”

  今天的第3位证人虽然是亚裔面孔但并非华人(专题)。法庭聆悉她去年毕业后从事商业工作,去年3月26日她应邀去了卡拉OK参加聚会,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高云翔。

  在回答高云翔的律师提问时,这位证人称自己凌晨1点半左右离开时,见到女子和王晶“坐很近在拥抱亲吻”,王晶“手臂搭在她肩膀”。

  在回答王晶律师的提问时,这位证人进一步描述两人是”French Kiss”(法式舌吻),“他们很享受接吻”。

  律师追问证人有没有见到女子的表情时,她回答:“很自然。”在律师追问女子当时有没有转开脸时,证人表示“没有”,还称没有听到女子表示拒绝。

  高云翔化妆师指其宠粉

  今天出庭的第二位证人是高云翔的化妆师。她是中国居民,本次专程来悉尼为此案出庭作证。

  法庭聆悉,她过去作为剧组化妆师和身为主演的高云翔相识,从2016年4月起成为了高云翔的私人化妆师。在《阿那亚恋情》拍摄期间,她全天跟着高云翔,随时为他补妆。

  在被问及高云翔与他人互动的情况时,化妆师称:“非常有礼貌,他对每个人都很友好,特别是工作人员。”

  化妆师还称高云翔对粉丝很好,“一次粉丝来探班,翔哥负责请客招待他们,但是有些粉丝来得比较晚,所以时间就会比较久,翔哥担心他们的安危,会让人安排送他们回家。”

  王晶与女子被指接吻“宛如情侣”

  法庭聆悉,这位化妆师当晚也去了卡拉OK。她称在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见到王晶和女子亲吻,“他们看起来特别像情侣。”在王晶的律师问那是个什么吻时,化妆师回答“正常情侣的接吻。”

  律师问这个亲吻持续了多长时间,化妆师表示没注意,检察官则对这个问题提出了反对。

  法庭聆悉,当时化妆师在看手机,所以没一直看着两人。律师问:“他们亲在脸上吗?嘴对嘴?只是一下子,还是很长时间?”她回应:“我就看了一眼,但我感觉时间很长,因为感觉他们坐在一起。”

  化妆师称自己当时看了约两秒钟就没看了,因为觉得尴尬、不好意思。她还称在接吻结束后,女子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接吻时女子也没有推开王晶,还称“他们真的像情侣一样。觉得我作为一个成年女性,我能感觉到他们像正常情侣一样。”

  证人能否看清王晶与女子亲吻遭质疑

  今天第一位出庭的证人是高云翔的经纪人王女士,由检方继续对她展开盘问。检察官问王女士何时有人让她回忆在卡拉OK包间里发生的事情,以及当时她所看到的情况。证人回答是去年律师和她约谈的时候,但具体时间她不太记得了。当检察官追问她能否记起来是不是下半年时,她沉默了约5秒钟,回答不确定。

  检察官接着问王女士,周三当庭播放的卡拉OK包间监控画面是否是她第一次见到。王女士回答她第一次见到这些视频是她几周前来澳的时候。

  检察官问她,高云翔在卡拉OK包间里是不是和另一女子拥抱,经纪人表示否认,但表示虽然大家在卡拉OK包间中逗留了数小时,她中途离开过,所以两人并非一直在她的视线里。

  检察官问王女士:“你看到王晶和女子接吻,像情侣一样,你觉得尴尬吗?”她回答:“有一点,即便是一对情侣,在公共场合接吻也会让人感觉不自在。”

  当检察官追问:“你感觉到不舒服,你还一直盯着看吗?”王女士表示肯定。

  检察官问:“你还记得接吻是怎么开始的吗?你还记得王先生的动作吗?”王女士称:“我看着的时候他们就在抱着接吻。”但她也表示没看到两人如何开始亲吻的。

  检察官接着问证人:“在此期间,你看到王晶和女子一起时候,王晶把女子拉近的对吗?”证人回答:“不对”

  当检察官声称:“从你当时坐的位置你是看不出来的对吧?”证人则回应:“我很清楚的能看到。”

  以下为法庭实录:

  10: 30am

  今日到庭听审人众多,座无虚席。

  记者在庭内留意到,被告王晶方有大批亲友前来,到庭旁听。

  检方(下简称:“检”)继续盘问辨方证人(下简称“证”)(高云翔前经纪人)。

  检:“你还记得这周三,你说过你没收到过警方短信吗?”

  证:“是的。”

  检:“今年1月的时候,你是否用的是苹果手机?”

  证:“是。”

  检:“你知道什么是iMessage吗?”

  证:“知道。”

  检:“你还用那部手机吗?”

  证:“我换了一部。”

  检:“你知道iMessage是用流量发送,而不是运营商吗?”

  证:“我对短信不是很了解。”

  检:“你今年1月份收到过短信吗?”

  证:“我没有注意过,我没有使用短信的习惯,我们通信都是用微信。”

  检:“如果别人有使用短信习惯,给你发短信,你会查看吗?”

  证:“不,我不常用短信。”

  检:“第一次是什么时候,有人叫你回忆KTV发生的事情?”

  证:“律师跟我约谈的时候。”

  检:“多久以前的事情?”

  证:“去年。”

  检:“去年几月?”

  证:“我不太记得了。”

  检:“是去年下半年吗?”

  证:“不确定。”

  检:“当你和律师交谈的时候,有没有给你看过KTV视频?”

  10: 45am

  庭审继续。

  检:“周三你在法庭看了一些录像,对吗?”

  证:“对。”

  检:“那不是你第一次看那个录像,对吗?”

  证:“对。”

  检:“第一次看录像是在什么时间?”

  证:“我这次来的时候。”

  检:“过去的几周,还是几个月?”

  证:“几周。”

  检:“用这个录像是帮助你回忆当时的情况,对吗?”

  证:“对的。”

  检:“你周三说,你当时坐在视频时间轴‘03’下面的位置,屏幕最左面,对吗?”

  证:“对的。”

  检:“你当时能看见高和Siqi Li,对吗?”

  证:“对。”

  检:“当晚你也和Siqi Li互动过吗?”

  证:“有。”

  检:“你什么时候第一次见Siqi Li?”

  证:“这次拍摄。”

  检:“你和她合得来吗?”

  证:“相处的挺好的。”

  检:“你知道Siqi Li是王先生的助理,对吗?”

  证:“是的。”

  检:“你也知道Siqi Li跟高先生处的挺好的,对吗?”

  证:“是的。”

  检:“在KTV,Siqi Li拥抱了高先生,对吗?”

  证:“不对。”

  检:“在KTV有些时候你看不到他们俩,对吧?”

  证:“不对,我能看到。”

  检:“你在KTV待了几个小时,对吧?”

  证:“对。”

  检:“在这几个小时中的任何时候,他们两个至少有一位在你视线里,未中断过?”

  证:“中间我出去过。”

  检:“你当晚喝过酒吗?”

  证:“庆功宴的时候喝过酒,KTV里喝的是饮料。”

  检:“庆功宴的时候你喝了多少?”

  证:“两杯红酒。”

  检:“你会觉得你目睹女当事人和王先生接吻,你会不好意思吗?”

  证:“有一点,我觉得即便是一对情侣,在公开场合激吻也会让旁人不自在。”

  检:“也会让你觉得不自在,对吗?”

  证:“对。”

  检:“特别是你知道这两人是已婚的,对吗?”

  证:“我不知道。”

  检:“你感到不自在了,你不会一直盯着他们看,对吗?”

  证:“对。”

  检:“你会避开他们的,对吗?”

  证:“对的。”

  检:“你是否记得他们是怎么开始亲吻的?你今天坐在这,还记得王先生的动作是什么吗?”

  证:“我看到的时候,他俩就已经开始抱着亲吻。”

  检:“你看到怎么开始的了吗?”

  证:“没有。”

  检:“从你当时坐的地方,你看不出来王晶是否有拉拽女当事人,对吗?”

  证:“不是,我能看得清楚。”

  检:“从你的角度,你根本看不出来王晶是不是把女当事人拉近他,是吗?”

  证:“我可以。”

  检:“你和高先生的经济关系如何?你是拿提成的是吗?”

  证:“月薪。”

  11: 15am

  高云翔辨方律师(下简称“辩”)传唤一名新证人出庭(高云翔前化妆师)。

  辩:“你是否用过英文名字?”

  证:“Niko。”

  辩:“你是中国居民,是吗?”

  证:“是的。”

  辩:“你是专程来澳作证的,是吗?”

  证:“是的。”

  辩:“目前的职业是什么?”

  证:“化妆师。”

  辩:“2016年4月,你成为高云翔全职化妆师,对吗?”

  证:“是的。”

  辩:“你一直持续当他私人化妆师,一直到2018年3月底?”

  证:“是的。”

  辩:“你在2016年之前,你就已经认识高云翔有1年时间了?”

  证:“是的。”

  辩:“2017年11月,《阿那亚之恋》在中国开拍,是吗?”

  证:“是的。”

  辩:“在中国不同地点拍的?”

  证:“是的。”

  辩:“在中国拍了4个月,对吗?”

  证:“是的。”

  辩:“4个月里,只有2天休息时间,对吗?”

  证:“我记得是在过年的时候,休息了2天。”

  辩:“在整个4个月里,你是不是都跟高先生一起工作?”

  证:“是的。”

  辩:“拍摄过程中,你整天都经常看到高先生,对吗?”

  证:“是的,因为我要全程跟随他,随时补妆。”

  辩:“也就是说,你花了很多时间跟他在一起,每天看到他,对吗?”

  证:“是的。”

  辩:“也看到了他和其他人互动,对吗?”

  证:“是的。”

  辩:“能描述下高先生和他人互动的情况吗?”

  证:“非常的有礼貌,对每个人都非常友好,尤其是对工作人员。”

  辩:“他和粉丝的互动你也看到了,对吗?”

  证:“是的。”

  辩:“能描述一下吗?”

  证:“我记得有一次粉丝来探班,翔哥负责请他们吃喝,但是有的粉丝来的比较晚,翔哥担心他们的安危,翔哥特别嘱咐助理,一定要开车送他们回家。”

  辩:“助理指的是高先生个人男助理,是吗?”

  证:“是的。”

  辩:“和高先生工作是什么感觉?”

  证:“很开心,没有太大的压力,因为他是一个非常容易相处的人。”

  辩:“你跟高先生2018年3月22日一起飞到澳洲来的,对吗?”

  证:“是的。”

  辩:“你跟谁一起来的?”

  证:“Lin Jiang(个人助理)、Liwei Wang(经纪人)、Ross(英文指导),因为翔哥台词里有英文句子,需要指导。”

  辩:“下飞机后,是去了香格里拉酒店吗?”

  证:“是的。”

  辩:“高和团队都住这个酒店吗?”

  证:“是的。”

  11: 35am

  辩:“拍摄结束是哪天?”

  证:“3月26日。”

  辩:“当天晚上有一个庆功晚宴是吗?

  证:“是的。”

  辩:“你参加了吗?”

  证:“参加了。”

  辩:“高的团队还有哪些参加了?”

  证:“Liwei Wang,Lin Jiang,我。”

  辩:“Ross没去,对吗?”

  证:“没去。”

  辩:“晚宴结束后,去另外的地方了吗?”

  证:“去了。”

  辩:“去哪了?”

  证:“KTV。”

  辩:“大概几点去的?”

  证:“大概是9:30的时候。”

  辩:“大概什么时间离开的?”

  证:“2am。”

  辩:“在拍摄期间,你有没有看到一位亚洲女子,职位是澳洲制片人?”

  证:“没有跟我介绍她是澳洲制片人。”

  辩:“有没有人给你介绍她的名字?”

  证:“没有人。”

  辩:“在KTV快结束的时候,你知道王晶是谁吗?”

  证:“知道。”

  辩:“在KTV快结束的时候,你看到王先生坐在哪?”

  证:“他坐在沙发的最左边。”

  辩:“是在KTV控制台旁边,对吗?”

  证:“是的。”

  (辨方出示一张证人画的图,当时KTV房间里每个人坐的位置图)

  辩:“在KTV快结束的时候, 你有注意到王晶和女当事人的情况吗?”

  证:“有看到。”

  辩:“你看到什么?”

  证:“我看到他俩在亲吻,在快要结束的时候,他们特别像情侣。”

  辩:“你看他们的时候,看了很久吗?”

  证:“没看多久。”

  辩:“你当时在做什么?”

  证:“我在刷手机。”

  辩:“你上周来到澳洲后,我给你看了段录像,让你找到他们接吻的录像,对吗?”

  证:“是的。”

  辩:“当时视频上时间轴是1:54am这一段,对吗?”

  证:“是的。”

  11: 45am

  王晶辩护律师(下简称“辩”)继续对证人进行盘问。

  辩:“你说他俩亲吻的特别像恋人,那种接吻是什么样的接吻?”

  证:“正常情侣间的接吻。”

  辩:“在你看来,他们亲吻了多久?”

  证:“我就看了他们一眼,就不再看他们了。”

  辩:“亲吻的部位是?”

  证:“嘴对嘴。”

  辩:“只是一下还是久一点?”

  证:“我只看了一眼,大概2秒。”

  辩:“为什么你看别的地方了?”

  证:“因为我不好意思一直盯着看。”

  辩:“接吻结束后,你有没有看到女当事人的脸?”

  证:“有。”

  辩:“当时她什么表情?”

  证:“很正常。”

  辩:“你有没有看到女当事人尝试把王晶推开?”

  证:“没有,他们真的像情侣一样,我作为一名成年女性,我能分辨他们是否是愿意的。”(检方反对)

  辩:“你有看到女当事人尝试躲开王先生吗?”

  证:“没有。”

  辩:“他们手臂当时在什么位置?”

  证:“我没太注意到。”

  辩:“你是否注意到女当事人和高说过话?”

  证:“注意到,她来找翔哥合影。”

  辩:“照了一张还是多张?”

  证:“很多张照片。”

  辩:“谁照的?”

  证:“有Lin Jiang拍的,也有她的自拍。”

  辩:“她有称赞高先生吗?”

  证:“有的。”

  辩:“她说什么?”

  证:“你好帅,我不好看,我明天还要继续和你照相。”

  11: 55am

  辩:“第二天有拍更多照片吗?”

  证:“第二天我没有注意到。”

  辩:“你有没有注意到女当事人给了高一份礼物?”

  证:“她有想给翔哥一份礼物,但翔哥没有收。”

  辩:“什么礼物?”

  证:“澳洲本地的一种乐器,很长。”

  辩:“你还记得高先生跟女当事人说了什么,然后拒绝了礼物?”

  证:“东西不好带上飞机。”

  辩:“你对高先生很忠诚,对吗?”

  证:“是的。”

  辩:“高被逮捕的时候,是你开的门,对吗?”

  证:“是的。”

  辩:“那时候你在工作吗?”

  证:“是的。”

  辩:“那天要给他化妆,是吗?”

  证:“是的。”

  辩:“你是否看过KTV的视频?”

  证:“看过。”

  辩:“多久之前看过?”

  证:“最近。”

  辩:“你虽然姓高,你不是高云翔亲戚,是吗?”

  证:“不是。”

  辩:“在KTV当晚,王晶有拉拽女当事人,让她靠近,对吗?”

  证:“我没有看到。”

  12: 25pm

  被告高云翔律师传唤一名新证人,对她进行盘问。

  该女士中分过肩直发,身着白蓝条纹长衫,通过视讯出庭,全程用英语回答。

  辩:“2018年3月24日,你是否受邀参加一个社交活动?”

  证:“是的。”

  辩:“那时你认识了王晶,对吗?”

  证:“是的。”

  辩:“你还认识了Terry,对吗?”

  证:“是的。”

  辩:“还有Siqi Li,对吗?”

  证:“是的。”

  辩:“两天后,你受邀去了KTV,对吗?”

  证:“是的。”

  辩:“你没有参与拍摄,对吗?”

  证:“没有。”

  辩:“你是以朋友的身份受邀的,对吗?”

  证:“是的。”

  辩:“3月26日,你第一次认识了高云翔?”

  证:“是的。”

  辩:“在KTV刚开始时,你有点尴尬,不认识大家?”

  证:“是的。”

  辩:“你坐在高云翔对面,对吗?”

  证:“是的。”

  辩:“你离高云翔和女当事人多远?”

  证:“大概1、2米。”

  辩:“当晚你有进出房间,对吗?”

  证:“对的。”

  辩:“当晚女当事人没有怎么唱歌,对吗?”

  证:“是的。”

  辩:“你去年提供了一份你的证词,对吗?”

  证:“对的。”

  辩:“你看过了当晚KTV的视频,对吗?”

  证:“对的。”

  辩:“你在证词里提到的,你观察到了王晶和女当事人,对吗?”

  证:“是的。”

  辩:“在你离开KTV前15分钟,你注意到王晶和女当事人发生了什么吗?”

  证:“他们坐的很近,拥抱、亲吻彼此。”

  辩:“你有注意到王晶的手臂动作吗?”

  证:“在拥抱,放在女士身上。”

  辩:“当时女士的头的位置在哪?”

  证:“没注意。”

  辩:“你看到他们彼此对话吗?”

  证:“是的。”

  辩:“描述下对话场景。”

  证:“他们面对面离的很近。”

  辩:“他们在亲吻的时候,你注意到旁边还有其他人在看吗?”

  证:“没有。”

  辩:“之后你和王晶有交流吗?”

  证:“没有。”

  辩:“你之后就离开KTV了吗?”

  证:“我不记得了。”

  辩:“他们在亲吻的时候,你注意到旁边还有其他人在看吗?”

  证:“没有。”

  辩:“之后你和王晶有交流吗?”

  证:“没有。”

  辩:“你之后就离开KTV了吗?”

  证:“我不记得了。”

  12: 40pm

  被告王晶律师继续对该证人进行盘问。

  辩:“KTV结束后,你有上商务车吗?”

  证:“是的。”

  辩:“去了香格里拉酒店吗?”

  证:“是的。”

  辩:“你和谁一车?”

  证:“王晶、Siqi Li、女当事人和另一名我不认识的女生。”

  辩:“你听到女当事人说什么了吗?”

  证:“女当事人问我,‘当时那么晚了能打到车吗?’我说,‘你能打Uber’,Siqi告诉女当事人,她可以送她回家。”

  辩:“怎么送?”

  证:“用商务车。”

  辩:“女当事人在酒店下车了,对吗?”

  证:“是的。”

  辩:“她下车后你看到了什么?”

  证:“我就看到她下车了。”

  辩:“王晶当时有问你什么吗?”

  证:“他问我要不要上楼喝点什么,我拒绝了。”

  辩:“你有看到王晶和女当事人做什么了吗?”

  证:“我看到他们一起走向酒店。”

  辩:“商务车在酒店门口等了多久?”

  证:“等了挺久,超过15分钟。”

  辩:“Siqi Li做什么了吗?”

  证:“她送一些人上酒店后,又回车上了。”

  辩:“她问我们,王晶和女当事人为什么还在酒店外面?”

  证:“当时我们已经多次向女当事人建议过,‘我们能送她回去或帮她叫Uber’,但她拒绝了。”

  辩:“你当时能看到女当事人吗?”

  证:“她跟王在大堂门口。”

  辩:“你能描述下当时KTV里,王晶和女当事人的亲吻情况吗?”(检方反对)

  辩:“你能看到亲吻后,女当事人的表情吗?”

  证:“很正常。”

  辩:“你看到过她推开王吗?”

  证:“没有。”

  辩:“有转过脸吗?”

  证:“没有。”

  辩:“有告诉王,‘不要吗’?”

  证:“没有。”

  12: 50pm

  检方对该证人进行盘问。

  检:“谁邀请你去KTV的?”

  证:“Gino。”

  检:“当你到酒店后,你说你看到女当事人和王晶在一起,对吗?”

  证:“是的。”

  检:“你有看到王晶抢夺她的包吗?”

  证:“没看到。”

  检:“他们下车后,你一直在观察他们吗?”

  证:“没有。”

  检:“在KTV时,你有看到女当事人尝试起身和走出房间吗?”

  证:“没有。”

  检:“你有看到过女当事人把王晶的手从她身上甩开吗?”

  证:“没有。”

  检:“你形容他们之间的亲吻是‘法式热吻’,对吗?”

  证:“是的。”

  检:“这样让你害羞或窘迫吗?”

  证:“是的。”

  检:“你一直盯着看吗?”

  证:“我很快就移开视线了,但我坐在他们正对面,很难完全避开。”

  检:“你说王晶和女当事人在拥抱吗?”

  证:“是的。”

  检:“我是否能说你更多注意他们的面部,而不是身体吗?”

  证:“不是,我看到的是全貌。”

  检:“你有看到王晶把女当事人拉近,对吗?”

  证:“没看到。”

  检:“很可能是他拉了,但你并没有看到,对吗?”(高律师反对)

  检:“王和女当事人在亲吻的时候,你大部分时候是没在看他们的,对吗?”

  证:“是的,我没有盯着他们看。”

  控辨双方结束对证人的盘问。

相关专题:王晶,吻闻,高云翔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文娱体育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2-15 22:2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