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一步一尿桶,巴黎为阻挡男人当街乱尿也是拼了

京港台:2019-12-31 04:31| 来源:英国报姐 | 评论( 15 )  | 我来说几句


一步一尿桶,巴黎为阻挡男人当街乱尿也是拼了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如果你去过浪漫之都法国巴黎的话,也许会在巴黎的大街上发现这么个玩意儿:

  

  (图源:francebleu)

  这么个鲜红色“头上”还长草的玩意儿可不是花坛、也不是垃圾桶。这是方便法国男人“方便”的露天尿斗

  

  (图源:dailymail)

  这种露天尿斗名叫Uritrottoir,在巴黎的街头分布的还挺广泛,很多犄角旮旯都能看到它们醒目的身影:

  

  (图源:CNews)

  法国男人们用这个玩意儿露天上厕所一点都不避讳,甚至还能一边尿尿一边彬彬有礼的跟人打招呼:

  

  (图源:thetimes)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呢?因为法国人实在是太爱随地小便了,法国内政部曾有一份统计显示,至少有40%的法国男人有频繁的随地小便行为。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这种装置,一些法国男人真的敢当街小便给你看。

  

  (图源:causeur)

  不过,你先别急着惊讶,法国男人喜欢当街小便以及这种露天尿斗,其实还承载了法国的一大段历史,并且非常的有讲究呢。

  

  19世纪早期,人们的卫生意识还没有那么的高,巴黎街道上充斥着垃圾和马粪。任何人走在路上只要有尿意,就可以随意解决。久而久之巴黎的街道就变得各种臭气熏天。

  

  《刺客信条:大革命》截图

  后来,掌管巴黎的官员朗比托伯爵(Claude-Philibert Barthelot, comte de Rambuteau)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于是在1834年的时候,他下令在巴黎的街头设置了超过400个露天的小便斗。

  

  (图源:pinterest)

  朗比托伯爵还给这种小便斗起了一个非常优雅的名字叫vespasienne,这里你就要问了:哪里优雅啦?

  因为vespasienne是一个罗马皇帝的名字维斯帕先(Titus Flavius Vespasianus),这位皇帝在位时,会征收来自公共厕所尿液交易的“小便税”

  为什么会有“小便税”呢?因为当时古罗马人认为尿液当中的氨可以洗衣服甚至美白牙齿,因此尿液也成为了一项商品。

  

  古罗马的公厕(图源:Ancient-origins)

  话说回来,这种小便斗的造型刚开始竟然还有一些些“少儿不宜”,是长成这个样子的:

  

  (图源:luberonlife)

  后来可能大家也觉得这么看不太雅观,小便斗的造型也开始不断的进行改善,以至于看起来不那么的“突兀”:

  

  (图源:Twitter)

  

  (图源:art)

  因为这种小便斗的引入,巴黎街头的卫生状况也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改善。朗比托伯爵还因此赢得了“干净先生”的称号。

  

  虽然小便斗改善了环境,但是也是因为小便斗的存在,竟然成为了当时不被理解的男同性恋“交友”的天堂

  

  (图源:theguardian)

  想想看,两个男同性恋本来是想要去这个露天尿斗“方便”一下,然后两个人刚好对视,相互确认了眼神,立马天雷勾地火,裤子都不用脱了(“方便”的时候已经给脱了)。

  其中最著名的事件是在1876年12月6日的深夜,有几个警察正在香榭丽舍大道上巡逻,就听到了露天尿斗里传出了异样的声音,随后两个男同性恋被抓。

  

  (图源:Flickr)

  其中有一个人名叫热尔米尼(Charles-Eugène Le Bègue, comte de Germiny),讽刺的是,热尔米尼当时的“人设”是一个保守派,坚决拥护天主教。

  

  当时的讽刺漫画(图源:Wikipedia)

  不仅是男同性恋,有的时候露天尿斗里还“藏着”偷情的男男女女

  

  (图源:france-travel-guide)

  一时间,人们对于vespasienne的声讨一浪高过一浪,保守的人们把露天尿斗看作是城市的污点。因为对他们来说,这种设施的存在和公开的“色情场所”没什么两样的。

  

  (图源:pinterest)

  一家报纸曾写到:“这些巴黎露天的小便斗就像是留在客厅里没有加盖的夜壶,除了臭气熏天没什么用处。”还有人直接就说:“想要观看一些放荡的行为?那就去首都露天尿斗吧”

  

  (图源:chirisite’s)

  

  正如前面所说,这些露天厕所被人口诛笔伐,在1940年到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德国占领期间,这些口碑不太好的露天的小便池竟成为了法国人民抗德救亡的情报站。

  人们在这里相互交换敌军情报,当时的一个法国官员事后回忆时说到:“被占领的巴黎街上时常是空荡荡的,只有露天尿斗却挤满了人。”

  

  (图源:theguardian)

  纳粹德国怎么都没想到,这么一个脏兮兮臭烘烘的地方,竟然在战争当中发挥了如此巨大的作用。

  

  1969年,英国悬疑电影大师希区柯克,

  造访法国时,专门跟露天尿斗合影

  (图源:pinupmagazine)

  不过,在战争结束之后,法国政府还是因为“公共卫生”的问题,不断的拆除了这些露天的小便斗。并建设了更为密闭、卫生的公厕。

  

  (图源:canablog)

  直到现在,巴黎的街头只有一个vespasienne还保留着,许多人纷纷前去跟这个公厕合影打卡。这也算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景点了吧(味道可能依然不怎么地):

  

  

  (图源:urinalsoftheworld)

  时过境迁,从去年开始,巴黎市政府又开始在街头设立露天尿斗。

  不仅如此,在当今社会倡导男女平等,既然有男性露天尿斗,那么就会有女性露天便池:

  

  (图源:theguardian)

  看上去至少比男性露天尿斗隐蔽的多:

  

  (图源:languedocliving)

  为什么巴黎政府又开始设置这种露天尿斗了呢?

  开头我们也提到了有许多法国男人都有频繁随地小便的情况,法国政府为了减少民众在街上随意小便的情形,特地在整座城市的街道上设置了完全露天的尿斗,想给民众一个“方便”,顺便继承一下传统。

  

  (图源:yahoo)

  不过,我们中国有句话说,继承传统的时候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设立这样的露天尿斗不就是在鼓励法国老爷们儿当街尿尿吗?

  况且,当年vespasienne好歹还有个挡板,怎么如今变成uritrottoir连遮挡的东西都没有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的能尿出来吗?)。

  

  (图源:upi)

  然而,还是想问一句,大家为什么不能稍微憋着下尿找个公厕去上厕所。这种传统就让它留在过去不好吗?与其设立这样的露天尿斗防止别人乱尿,真的不如对乱尿的人进行处罚。

  Source: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9/dec/02/les-tasses-war-and-pissoirs-how-the-debauched-urinals-of-paris-helped-to-beat-the-nazis?CMP=Share_iOSApp_Other

  https://www.thelocal.fr/20191121/paris-opens-first-ever-exhibition-of-pissoir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issoir

相关专题:法国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8 23: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