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武汉集中收治首日:隔离点无针无药 不能安排住院

京港台:2020-2-5 01:29| 来源:财经 | 评论( 1 )  | 我来说几句


武汉集中收治首日:隔离点无针无药 不能安排住院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疫情恶化!新冠病毒肺炎最新动态

  记者了解到,武汉最近两天新启用的多个隔离点里,有的目前只负责隔离,并不都是医院的对接口。一位护士解释,因为酒店目前只是观察隔离点,不能打针不能吃药。确诊的病人里,轻症会继续在酒店隔离,重症需要去医院。但医护人员强调:“医院得自己找,我们帮不了。”

  

  2月3号上午8点,人们在七医院门口排队等待核酸检测。

  文 /《财经》记者 黎诗韵 高洪浩 房宫一柳 《财经》特派武汉记者 信娜 刘以秦 实习生 马可欣

  编辑 / 宋玮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2020年2月3日上午9时30分,陈薇收到了一条来自武汉协和医院的短信:“你于1月29日检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核酸结果如下:双阳(确诊)。”

  多数人收到这条短信,心情可能是崩溃的。对于武汉那些“疑似患者”来说,这不算是一个坏消息,因为确诊意味着能住上医院了。他们不用再拖着疲惫的身体往返医院去打针,不用再凌晨去定点医院排队等待领核酸试纸。

  2月1日,《财经》记者报道中提到,在缺乏检测试剂和床位的情况下,武汉一部分发热患者、疑似患者(正在等待接受核酸检测)和部分确诊患者未能及时入院,有的出现家人交叉感染甚至病重的情况。

  外界注意到,武汉市政府和卫健委随后采取了一系列新举措,上述问题得到很大缓解。《财经》记者了解到,2月2日武汉新增了数家核酸试剂检测机构,分别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市第七医院、普爱医院等。

  也是在2月2日,武汉决定征用17家第四批、10家第五批定点医院,共包含床位2183个,当日火神山医院建成并交付了1000多张床位。3日,武汉又新建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洪山体育馆和武汉客厅的三处“方舱医院”,提供3400张医疗床位,主要收治新冠肺炎的轻症确诊患者。

  至此,武汉的床位短缺情况将有所缓解。

  2月2日,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第十号通告,决定自通告发布之日起,对“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

  这“四类人员”分别是: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疑似的新冠肺炎患者、无法明确排除新冠肺炎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其中,重症的确诊患者必须送定点医院,重症的疑似患者必须入院治疗,无法进入定点医院的确诊患者、无法入院隔离的疑似患者,需征用其他医院或酒店等集中隔离收治。

  上述通告内容受到了各方面的普遍肯定。一位医疗工作者对《财经》记者说:“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举措,武汉终于做了,快落实吧!”

  同时,外界高度关注的武汉火神山医院已经正式启用。据央视报道,2月4日上午首批入住了50位病人,许多患者将其视为获得救治的希望。一位医护人员告诉《财经》记者,轻症还是以社区配合在家隔离为主,火神山等医院将解决部分重症病患的需求。

  2月3日,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表示,正在追踪各类互联网平台法发布的本人或亲友的求助信息,目前已经跟进了135条,“病患已得到妥善安置。”

  在接受《财经》采访的医学专家们看来,集中收留、隔离是第一步,接下来对疑似病患的确诊、分类诊治,将是对医疗、物资、人员分配等多重资源配置能力的综合考验,相信各方面群策群力可以渡过难关。

  隔离点:接收任务重、准备尚不足

  一位护士解释,酒店目前只是观察隔离点,不能打针不能吃药,不能安排住院。

  2月2日上午,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出通知,决定对确诊、疑似等“四类人员”集中收治和隔离。“我们没有被抛弃!”一位患者向《财经》记者回忆看到通知时的第一感受。

  2月3日上午,家住武汉市硚口区某小区的居民王森,接到社区电话,通知她去酒店隔离。一周前她持续低烧,体温37.5℃左右,成为社区疑似新冠肺炎的重点关注对象。

  等王森到达时,定点隔离酒店的房间快要住满了。王森排第48位,工作人员说还剩下28个房间。之后15分钟里,分别有三辆警车带着社区的发热病人来到该酒店,得知酒店没房后,又匆匆离去。

  酒店门口的字条一目了然——「新冠肺炎隔离点」,这里将住进约140名发热病人,每人一个房间。大多数人入住时至少拎着两个包,有的还拿着盆,神情充满期盼。

  《财经》记者了解到,武汉最近两天新启用的多个隔离点里,有的目前只负责隔离,并不都是医院的对接口。

  一位现场医护人员说,两三天后,住在这里的人将统一进行核酸试剂盒检测。结果为阴性的人可以直接离开。确诊的病人里,轻症会继续在酒店隔离,重症需要去医院。

  但该医护人员强调:“医院得自己找,我们帮不了。”

  2月2日下午5时,罗忆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他重病多日而寻医无门的哥哥,接到了社区卫生站的通知,当晚可以入住集中隔离点。

  当晚8时,罗忆接到了社区卫生站司机的电话:“你哥哥需要离开集中隔离的酒店了。”他瞬间懵了。接着,发着超过39度的哥哥被送回家,社区卫生站给出的理由是:高烧严重,隔离点没有医生和检测设备,无法接收。

  罗忆的哥哥被重新带上了车, 送到武汉市第一医院,排队做完新一轮检测,已是2月3日的凌晨。送他去医院的司机早已离去,整晚没有进食的哥哥只能步行回到居所。

  对于隔离点没有安排好相应的隔离措施,罗忆觉得有点遗憾。

  到隔离点入住的人需先量体温,重症患者可能被劝阻进入。《财经》记者了解到,一位男士和罗忆哥哥的情况类似,他到隔离点时体温高于39℃,被直接劝回。

  一位护士解释,因为酒店目前只是观察隔离点,不能打针不能吃药。在集中隔离的酒店里,中央空调不能开,病患需要带好防寒的衣服。

  “暂时没有抢救措施,如果患者自己觉得状况很危险,真的建议不要住”。这名护士说。

  家住武汉市汉阳区晴川街道某社区的温先生和家人都是疑似患者。1月29日,他们一家三口曾前往武汉市第五医院做核酸试纸检测,目前仍未获结果。新的通知要求出来后,他们被安排在汉阳区委党校进行隔离。

  一位社区工作人员表示,选择党校大概是因为它就在汉阳医院对面。在党校隔离点,每个人一个房间,早晚医护人员来测一次体温,饭菜送到房间。

  但隔离点目前还没有药。温先生每次用外卖平台饿了么送药,骑手将药放到门口,温先生自己去取。如今,他已经买了7000多块钱的药。

  这里暂时也没有点滴可以打。温先生每次步行去医院排队,但他不喜欢去医院,怕交叉感染。最近几天,他感觉自己的症状越来越严重。

  这里暂时也没有氧气瓶。温先生的妻子和妻妹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他们只好带着氧气袋到房间。温先生很焦虑,“我老婆撑不了两天了,为什么检测结果还不出来?”

  据《财经》记者了解,早在2月2日通知发出前的一周时间里,武汉部分社区就开始集中收治病患者。“我们几天前就着手进行集中隔离,2月2日出台的文件算作官方发出的公开口径,对各区又强调了一遍。”一位社区街道办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比如汉阳区,1月29日就开始对“四类人员”集中隔离收治。1月30日晚上,江岸区的一个社区接到通知后,来到集中隔离点,却发现“隔离的地方很紧张,一下都住满了。”

  因为时间仓促且条件受限,即便是有所准备的社区街道,在安排隔离点时仍然还面临一些现实难题,比如基层工作人员人手不够、基层安全卫生保障有限,等等。

  在个别社区,一些病患被告知“不能告诉亲属隔离点的位置”。刘梅告诉《财经》记者,她的丈夫住进隔离点已经几天,她还不知道丈夫在哪里。药吃完了也只能由隔离点的人帮忙买,而非亲属去送。

  那些集中隔离点究竟有什么样的居住和医疗条件,有的家属目前并不清楚。

  集中隔离点是否会更容易造成交叉感染?一位医疗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这取决于集中隔离点操作是否规范,如果隔离点按规范做好充分的隔离措施,那么交叉感染的机会将会大大减少。

  根据2月2日发布的《社区发热病人集中留观点技术指南》,原则上每个留观点按每50人配备1医(最好是全科医生或呼吸科医生)1护,能交接班。如果发热者出现病情加重的现象,应立即向当地乡镇卫生院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报告,同时立即送定点医疗机构进行隔离治疗、采样和检测。

  一位区政府总值班室的工作人员向《财经》记者解释,隔离点正在实施过程中,医护人员需要从一线抽取,病人要住、要吃、要睡,各种条件需要一一弄好。

  “在封城的情况下,做这些事情异常艰难。所以这是一个渐进推进的过程,不是说一说就到位。“他说。

  社区:通知下达了,认识不一致

  “我们只有‘上传下达’的权限,但上面对我们的要求却是‘有困难找社区’。”

  遍布武汉各处的居民社区,是对接隔离点和武汉疑似病患的承压阀。面对突然蔓延的疫情,在人力短缺、事务繁多的情况下,社区防疫压力很大,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多位武汉基层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2月2日出台正式文件后,有关集中收治的具体操作标准进行了两个更新:一是需要被集中隔离的人员中,新加入了发热患者与密切接触者两类;二是文件出台后,对不愿意进行隔离的人可以采取强制措施。

  截止2月3日傍晚,《财经》记者分别询问了武昌区、汉阳区、江岸区、硚口区等13个区的肺部感染发热病人,有的尚未收到社区集中隔离收治的通知。

  据了解,武汉各社区对收治政策的认识度、执行度并不一致。有的社区早就听说,甚至提前几天行动,有的社区称,尚未收到具体通知,行动相对缓慢。

  《财经》记者采访了武汉多个社区,对各社区收治政策落地情况进行了初步摸底:

  汉阳区是靠近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重灾区之一,对“集中隔离”指令,汉阳区一位社区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1月29日街道就接到了区里的通知,2月2日政策正式出台,社区有了更清晰的操作流程,落实将更有效。

  某社区一位负责人则表示,他们社区还在研究政策,暂未开始落实。

  还有两位汉阳区的社区负责人称,目前还没有看到有类似的通知。另一位汉阳区某社区的负责人表示,2月2日在网上看到过类似的消息,“我们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还不清楚应该做什么。”他说。

  在《财经》记者接触的武汉各区域的社区里,江岸区一些社区对“集中隔离”的指令认识相对较为模糊。

  该区域内的花桥街道、台北街道等社区有关人士表示“不太清楚”,有人甚至还没听过“四类人员”的说法;劳动街道一位社区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江岸区有两个隔离点,中原酒店和一个位于花桥的酒店。

  据悉,江汉区只是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并没有安排轻微发热者和疑似患者。一位江汉区常青街道的社区负责人,他们2月1日收到通知,要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2月1日晚6点,另一位江汉区的社区负责人开会部署到晚上8点。因为他接到了街道的要求:密集接触人员全部要收治隔离。

  一位硚口区的社区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街道一共上报了10个人,但一个人也没有收治进去。他所在的社区已经有两名确诊病人上报几天,他不停和街道联系,街道说,“会上报给指挥部”,但目前还没有进展。

  《财经》记者了解到,因为疫情蔓延,这些社区被推到防治疫情前线,人力、物资等方面难免力不足心,具体流程和事务也较为复杂,处理起来并不容易。

  “社区并不是万能的。“一位汉阳区的社区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说。他们接收街道派下的通知并执行指令,他们选不了隔离点,也派不了人送患者去隔离点,他们无法改变接收核酸检测的标准,也安排不了医院床位,只能一层层往上报。

  有能力的卫生服务中心可以安排轻型客车,将需要隔离的人员统一送去隔离点。更多的社区只能呼吁相关人员自己乘车前往隔离点。一致之处是,不少社区工作人员并不清楚本区隔离点有多少间房,条件到底怎么样。

  “我们只有‘上传下达’的权限,但对我们的要求是‘有困难找社区’。”一位社区负责人说。

  武淓一些社区少则几千人,多则上万人,范围大,排查难。一位洪山区洪山街道的负责人说,他所在的社区有6150户,就算发动在职党员进社区以及电话排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里把社区每个人都接触到。

  “我们社区只有50%的入住率,即便如此人数也已经达到20000人了,社区服务点的工作人员每次在线的只有2-3个,应付不了这么多事情。”一位汉阳区的社区负责人说。

  “我们也心甘情愿付出,但现实情况是给我们的资源真的跟不上。”另一位汉阳社区的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要社区做得好,就要把资源下放到社区。有的社区连完全消毒都做不到,也没有专业的喷壶,只有手持浇花壶,一壶消毒水喷不完一个门栋。

  “按照标准,整个社区一天至少消毒3-4次,我们一个社区有100多个单元,按照我们的设施配备,一趟一趟跑,一天才能喷多少?”

  在基层卫生服务工作中如何做好防护,也是社区工作人员所关注的。一位江岸区的社区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说,他们街道有一位负责人在1月25日确诊了新冠肺炎,也有一些工作人员出现了类感染的症状。

  另一位社区负责人对《财经》记者表示,社区隔离点最关键的一个作用在于,收治肺CT和血常规高度疑似新冠肺炎的患者,集中起来做核酸检测,确诊以后入院治疗。

  对于隔离点的医疗防护情况,一位洪山区的社区负责人说,“目前还不能说足够”,之后他们会考虑纳入更多酒店,以前街道会尊重患者意愿,现在需要强制执行。有社区负责人说,强制执行是由社区的分片民警负责,每个社区会有2-3位民警配合。

  “我们都是在摸索,现在只能听上级的安排,如果实行后觉得效果好,那肯定要坚决落实,“上述洪山街道负责人说,“不要错过任何一个人,生命很脆弱,灾难面前能够挽救一条是一条。“

  检测试剂:有的敏感度不高,需重复检测

  “检出来是阳性就一定是阳性,但检测出是阴性,则不一定是阴性。”医生说。

  无论是隔离点还是社区分流的安排,都无法绕过一个问题:多数医院需要病人确诊才能收治,而按目前的流程要求,确诊关键点在于试剂盒的检测容量。

  一个好的趋势是,核酸确诊试剂的产能在放开,越来越多的疑似病患能尽快用上。武汉各区的隔离点,也成了很多疑似病患获取试纸的新通道。

  2月1日《财经》记者曾报道一位武汉市民李莉的公公病情严重,被安排住进武汉市第八医院,由于该医院无核酸检测资格,老人一直得不到确诊,也无法转去定点医院。

  2月2日,李莉告诉《财经》记者,武汉市第八医院可以做核酸检测了。她的公公在当天中午去做了检测,第二天可以拿结果。另一位《财经》记者的采访对象,武汉市民王女士,2月2日也带着父母在湖北市人民医院排队做了检测。

  这些普通武汉的亲身经历和变化,是武汉加快发放核酸确诊试剂的进展反映。据《财经》记者了解,目前武汉市新开放可做核酸检测的医院如下: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但前提是有其他医院的检测证明,疑似病人才可以做;普爱医院,两院区皆可做,需有症状及CT,需先去发热门诊开单;武汉第七医院,需要提前预约,预约成功后,过五天去做,目前免费;中山医院需预约,每日可做100例以上,医院有导医陪同;同济医院,2天出结果,费用300元;武汉中山医院,需要带上病历资料直接去医院找发热门诊开单检测,无需预约,建议上午去。

  

  2月3日,武汉中南发热门诊,患者正在等待叫号。

  2月3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武汉目前检测试剂数量不够,因此不是每个人能够得到检测。“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目前在武汉还做不到,希望全国支持武汉。”

  《财经》记者还了解到,在武汉一些医院,相关检测预约排队及检测周期仍然偏长,有的机构检测出来的“假阴性”率高,部分患者需要重复检测。

  韩女士和28岁的女儿都出现了肺部感染症状,他们于1月31日在武汉市第七医院排队预约了核酸检测。她女儿高烧不断,她们在医院深夜打上吊针,没有车回去,只能等预约其他车辆,到家几乎是清晨。

  有几天她推着轮椅或蹬三轮车送女儿去医院。好在女儿单位预留了一个检测名额,2月2日女儿在普仁医院做完了检测,正在等结果。但这期间,有社区工作人员对她说,她女儿需要再次申请核酸检测,只有这样才能正式上报。

  “医生会填写全国疫情网络直报网,申请核酸检测阳性,隔24小时再检测阳性,网络会将该病人信息更正为确诊病人。只有确诊病例,才能尽快入院治疗。“对方说。

  这意味着她要带着女儿再次排队检验,并等待结果。她女儿说:“妈妈,我再没有精力做第二次检测。”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中心主任助理、急诊外科主任沈俊对《财经》记者说,在新冠肺炎的早期,由于有的试剂盒存在不确定性,有时毫无症状的患者核酸检测也是阳性,医院为了再次确认会进行“双阳检测”。但他认为,现在应当已经不需要了。

  “现在了解到核酸试剂是特异性强,敏感性却不高,这意味着如果你检出来是阳性就一定是阳性,但是检测是阴性,则不一定是阴性。“他说。

  如果病人第一次检测结果为阴性,这意味着,医生可能要再检验一次。

  一位武汉定点医院的医生告诉《财经》记者,他见过肺CT表现为严重病毒性肺炎的患者,核酸两次检测都是阴性,最后转阳。他们医院核酸试剂的阳性率为45%。

  之前在一些疑似病患口中,排上试剂盒检测堪比“中彩票”。而检测试剂盒并不能百分之百准确,需要重复检测,将延长患者住院的等待时间。这也导致一部分有着肺部CT磨玻璃状的高度疑似病患,因试剂结果呈阴性,而被医院拒诊。

  沈俊的同事、中南医院影像科主任张笑春发了一则朋友圈,建议用CT影像作为目前新冠肺炎的主要依据。她见过一些起病隐匿、一次甚至多次核酸阴性、无任何临床症状的患者,造成了家庭聚集性的发病。张笑春建议,对CT影像阳性的患者都采取强制在酒店或它处隔离的方法。

  据悉,张笑春的家人也有感染,她说一个医生家庭防护措施比普通市民要严格都如此,何况普通市民。

  另一位医学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即使文件已经做出规定,但今天的感染病例可能一时不能全部安置不来,还需时间,就需要加强居家防护。

  韩女士在医院撞见一位正在排队的人士,对方说自己已经确诊了,但是还没有床位,只能来打针。韩女士担忧,等两次检测结果下来,女儿还是无法入院。

  床位:火神山和方舱医院都开始收治

  “毕竟一切都在变好,那我希望会越来越好。“

  在医疗资源紧张的武汉,床位主要是为已经确诊、或疑似的新冠肺炎患者准备的。

  拥有床位,意味着有了专业的医护人员、专业的医疗设备支持,当病人出现突然、危险情况时,可以得到及时救治。这也是为什么许多病情转重的病人急求床位的原因。

  武汉正在抓紧腾挪、新增能收纳中重症病人的医院床位。截止2月3日23:00,武汉全市定点医院病床已用8279,大于开放床位8199,武汉市卫健委表示,这是部分医院按“应收尽收”的要求,尽最大努力安排加床。床位仍是武汉市抓紧解决的重要问题。

  2月4日上午10点,武汉洪山体育馆内。《财经》记者看到身穿城市管理局制服的工作人员进入开始封馆。之后,将会有90名医护人员负责这处医院内病人的日常监测与治疗,“医护人员一到位,就开始收治患者。”

  一张被子一叠两折,一面垫在床板上,一面盖在身上,下面有电热毯。单人床旁边放着一套课桌椅,可以放个人用品。前来支援的医疗队有中南医院,志愿队有湘雅医院。

  2月3日晚对于现场工作人员来说是难眠的一夜。一位施工人员说,他只眯了五十分钟,“然后被电话惊醒,不敢接,怕现场出什么事,赶紧坐起来跑到现场。”

  2月4日上午,他们忙着搬运板材,将不同区域分隔,成为互不连通的隔离空间。医护人员工作区和病人区是分开的,他

  们各自拥有自己的生活区,可如厕、洗漱。

  几位工作人员还在体育馆通道上方张贴标识,“二单元”。现场负责人介绍,每一个单元,代表一个病区,体育馆将有三个病区。医生及患者也有各自不同的通道,能够有效做到物理隔离。

  “这是连夜手画的”,一位负责人现场摊开了社区图纸,他说“根本没时间用电脑出图纸。”据《财经》记者了解,临建医院的设计方为中南建筑设计,与雷神山医院相同。《财经》记者获悉,现场还需要新开一个发热门诊,改造预计在4日晚12点前完成。

  在城市的另一边,武汉火神山医院已经竣工交付使用,从2月4日开始集中收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医院总建筑面积3.39万平方米,编设床位1000张,开设重症监护病区、重症病区、普通病区,设置感染控制、检验、特诊、放射诊断等辅助科室。

  一些患者将火神山医院视作得到救治的希望。武汉市卫健委数据显示,截止2月2日23点,武汉市定点医院共计开放床位7259张,已用7332张,还有131张空床位,多出来的数据也是因为有的医院想方设法加了床。

  火神山与雷神山医院加起来,共有2600张病床,有人担心床位是否足够?一位定点医院医生告诉《财经》记者,目前真正重症的患者数量并不多,大部分是轻症患者,可以自行在家隔离,或是社区统一安排隔离。

  一位一线定点医院的医生告诉《财经》记者,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开放使用后,可以有效缓解市区内医院的压力,确诊的重症病人可以立即转院,“我们就可以开放出病床给其他病患。”

  “毕竟一切都在变好,那我希望会越来越好。“之前曾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李莉说。

相关专题:武汉,新冠肺炎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大陆资讯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4-1 23: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