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雪藏30年后普京女儿罕见亮相,掌管45亿公司(图)

京港台:2020-6-4 14:00| 来源:环球人物 | 评论( 10 )  | 我来说几句


雪藏30年后普京女儿罕见亮相,掌管45亿公司(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在躲开媒体聚光灯多年后,玛利亚不仅出落成了标准的大美女,而且带着一身“美强飒”的精英豪气,强势归来。

  普京家的女儿们,这个让全世界都为之好奇却又难窥究竟的未解之谜,终于有了更清晰的轮廓。

  近期,大女儿玛利亚罕见出现在电视节目中,一张口就曝光了自己跨国公司高管的身份,并全力为公司的医疗项目打call。专攻癌症、投资上百亿卢布、规模巨大,这样的项目由俄罗斯“第一女儿”带货,必火无疑。

  同时,人们惊喜地发现,在躲开媒体聚光灯多年后,玛利亚不仅出落成了标准的大美女,而且带着一身“美强飒”的精英豪气,强势归来,成为国家医疗事业的扛鼎人物。

  曾经为了孩子们的安全操碎心,一心把她们藏在“翅膀之下”的老父亲普京,如今看到羽翼已成的女儿,或许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全能的女学霸

  作为俄罗斯最具神秘色彩的“第一女儿”,玛利亚的面纱是被层层揭开的。

  2008年之前,除了一些基本看不到正脸的家庭合影↓↓

  

  人们对普京女儿的印象可能只停留在童年洋娃娃时的样子↓↓

  

  · 玛利亚(右)和妹妹

  2008年9月,一位网名为“白痴”的俄罗斯网友在博客上发布了普京夫妇与长女玛利亚的正面合照。

  

  人们这才恍然发现,玛利亚已经出落成了标准的俄罗斯美女。23岁的她个子比父亲还高,有着窈窕的身姿、深邃的眼眸、巴掌大的脸庞,还有一头耀眼的金发。

  从照片中不难看出,普京对女儿也是满眼的骄傲和宠溺。

  

  此后,从媒体零散挖到的信息中,人们发现,玛利亚不仅颜值过硬,学霸实力更加能打。

  2011年,玛利亚在俄罗斯首屈一指的莫斯科国立大学基础医学系读完本科和硕士后,因为出色地完成了一项关于侏儒症的实验而被奖励直博。

  

  · 读研期间的玛利亚

  读书期间,玛利亚一直很低调,用化名玛莎来掩饰身份,而且她的姓氏“沃龙佐夫”也是继承的母亲娘家的姓,不去与普京有太多关联。

  2014年,毕业后的玛利亚在俄罗斯卫生部下属的内分泌研究中心做助理研究员。同时,她还担任了俄罗斯青年内分泌学家学会副主席。根据该协会的网站信息,玛利亚不仅是专业大牛,还是会讲英语、德语、法语、荷兰语四种外语的国际型人才。

  学习之外,玛利亚的个人生活也格外丰富。媒体曝光她的朋友圈很广泛,认识很多留学生(专题)。

  2008年的一场化装舞会上,她装扮成19世纪意大利的贵族↓↓

  

  一有时间,她就会和朋友们出去游玩,放松自己。和朋友的合照中,长相出众的她也是妥妥的C位↓↓

  

  除了欧洲外,玛利亚也对亚洲东方国家的特殊风情很着迷。她曾经在2009年前往日本(专题)学习当地的舞蹈↓↓

  

  这样多才多艺的全能女神自然早就名花有主。

  多家媒体报道称,玛利亚嫁给了富有的荷兰商人乔里特·法森。媒体称两人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也就是普京已经当上外祖父了。

  目前,玛利亚一家三口住在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附近的一所豪宅,这里曾是斯大林的住所,现在守卫依然森严,一般人难以靠近。

  

  “美强飒”横空出世

  近两年,随着在医学领域扎稳脚跟,玛利亚开始在专业内拓展商机。她十分罕见在电视节目中亮相,为自己投资的医疗项目打call。

  出现在“俄罗斯1台”的玛利亚宣布自己已经成为一家名为诺梅科(Nomeko)的大型医疗保健公司的股东及高管。

  

  媒体深挖发现,她口中的这家诺梅科公司,是一家估值高达6.34亿美元(1美元约合7.1元人民币(专题))的美企,玛利亚拥有公司20%的股份。

  诺梅科目前最重要的一个项目,就是投资了在列宁格勒地区一个高科技医疗综合体的建设。该项目旨在研究和治疗癌症,投资费用估计为300—400亿卢布(约合30—40亿元人民币),是迄今为止俄罗斯医疗保健领域最大的私人投资项目。

  

  · 诺梅科公司

  根据诺梅科公司曝光的一些项目图,这家医疗综合体占地20万平方公里,将于2021年开业。届时这所综合医院将可容纳2万名患者,每年进行超过1万次手术。

  医疗综合体的结构将包括癌症中心、多学科诊所、康复和运动医学中心以及质子治疗中心,综合实力有望跻身世界前三。

  列宁格勒地区的州长也没少为这家医疗综合体站台。他曾表示,世界上没有类似级别的医疗中心,而且这个项目将由私营企业“前所未有地为我们的国家”投资。

  

  · 医疗中心效果图。

  除了自己组建公司投资项目,玛利亚加入父亲“智囊团”的迹象也越来越明显。

  2019年,为了帮助一对耳聋夫妇生下健康婴儿,俄罗斯著名科学家丹尼斯·瑞布里科夫希望使用一种名为“Crispr”的DNA编辑技术,改变孩子的基因。这一计划在俄罗斯国内引起巨大争议,成为俄罗斯版的“贺建奎事件”。

  

  · 科学家丹尼斯

  2019年10月1日,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丹尼斯在向俄罗斯卫生部提交基因编辑的申请后,被指定与普京女儿玛利亚秘密会面,详述项目细节。会议进行了3个小时,最终玛利亚并未给出明确答复。

  普京对基因领域的发展一向十分谨慎。他曾说过,“基因编辑的影响可能会比人工智能对社会产生的影响更大”,还曾拨款20亿美元用于基因研究。玛利亚则被指派为这一基因研究项目的负责人。

  所以,媒体分析,此次基因编辑事件中,普京很可能充分听取女儿的意见,最终做决定。

  

  老父亲的骄傲

  一直以来,普京鲜少谈及家事,特别是两个女儿,从小被他保护得“密不透风”。

  女儿们上中学时,普京已经是俄罗斯政坛响当当的人物。因为受到车臣极端分子威胁,他把女儿彻底“雪藏”,连学业都是请“家教”单独授课完成的。

  当女儿们开始学有所成、崭露头角之后,父亲的“屏障”也无法遮掩孩子们的光芒。

  

  · 玛利亚中学时的照片。

  相比于低调的大姐,普京的二女儿叶卡捷琳娜“暴露”得更早一些。

  她是一名优秀的舞蹈家,演出时的照片会偶尔流出,因此,媒体对她更为熟知。

  

  

  2015年,在莫斯科国立大学任教的叶卡捷琳娜,被委任投资学校的一项价值11亿英镑(约合98亿元人民币)的扩建工程,让人看到了她不可小觑的商业建树。

  

  个人生活上,叶卡捷琳娜曾于2013年与俄罗斯亿万富翁基里尔·沙马洛夫结婚,不过婚姻只维持了5年。据俄罗斯媒体报道,这对夫妇不欢而散之后,沙马洛夫与莫斯科的一位社交名媛常有联系。敢抛弃普京女儿的男人,好多人都曾替他捏把汗。

  不管怎么说,女儿们已经长大成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和事业,一直为女儿安全担惊受怕操碎心的老父亲也可以稍稍松懈了。

  最近几年,普京不经意间也曾在公开场合谈起女儿,言语间满是老父亲的小傲娇:

  “她们还在自己事业的起点,但是正在进步。她俩从来都不是童星,也不用从聚光灯中获得快乐,她们只是在过自己的生活。我为她们感到骄傲。”

  

  不过,当女儿们有了孩子之后,普京作为外祖父,爱操心的秉性又开始“作祟”。

  2017年,路透社报道了普京对外孙一辈的期望。他说:“我希望他们成为正常的人,为此他们需要与其他孩子进行普通的、正常的沟通。如果他们到哪里都会立即被认出来,这会损害孩子们的发展。我请求你们理解我,并以理解的态度对待这个立场。”

  而在被问到与外孙一辈的相处问题时,硬汉普京也难掩遗憾:“可惜,我跟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当女儿们纷纷开始独当一面,那一刻的普京,似乎也在盼望有一天能像一个普通的老人一样尽享天伦之乐。

相关专题:普京,俄罗斯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国际观察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7-7 11: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