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哈佛大学大三学生 也有话对爸妈和华人社区说

京港台:2020-6-7 04:27| 来源:美国华人 | 评论( 58 )  | 我来说几句


哈佛大学大三学生 也有话对爸妈和华人社区说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专题:华裔相关新闻,最新动态!

  我叫朱锟 (Kalos Chu),是哈佛大学英语专业大三的学生,同时也是哈佛中国学生协会的主席之一。几天前,我读了耶鲁学生艾琳(Eileen)写给爸妈和华人(专题)社区的一封信,像许多读者一样,我被艾琳的文采和犀利所震惊。如果您还没有读过艾琳的信,我强烈建议您在看这篇文章之前去读一下。

  作为一个中文能力还不足以阅读报纸的亚裔,我很少跟父母谈论“系统性种族主义”( systemic racism)和“模范少数族裔神话” (the model minority myth) 之类复杂的社会问题。艾琳用我和父母都能理解的方式,写下了我一直想说,但却无法表达出来的想法,我觉得这是一个让我和父母沟通的好办法。于是把链接发给了我的父母,期待艾琳的信能改变他们的想法,使他们成为追求社会正义的行动者。但是,我错了。我的父母看完以后给我转发了另一封信(我下面引用并针对一部分内容做了回复)。这是一位署名“Yitao”的华人回复艾琳(Eileen)的公开信。在读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产生了参与这场对话的冲动。

  所以,是的艾琳,我的这封信是对你的回复,是对你强有力的话语的一点补充。但这封信也是对Yitao的回应,对我父母的回应,对整个美国华人社区的回应。毫无疑问,用这篇文章达到“一箭四雕”的目的,我还是很开心的。

  首先,我想对艾琳说:谢谢你!你做了一项繁重的工作——研究,论证,追溯我们共同的历史。我省略了你的论证,因为我不需要重复你的话,但我想告诉你,我完全支持你。

  现在是对Yitao先生的回应。首先,在这一点上我与您的看法相同:我也认为华人是美国最勇敢,最富有同情心和最努力的人。我可以解释我为什么这样讲,但似乎没有必要。我敢肯定,读到我文章的每个人的身边都有您所描述的美国华人的缩影,他们“克服了难以想象的困难来到美国。”对我来说,他们就是我的父母,是我认识的最努力的人。与您对我们的指责相反,他们的成功故事正是让我们引以为傲的,而不是让我们感到羞愧与尴尬。我相信我、艾琳以及所有的美国华人都不会质疑这一点。

  我也同意“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的说法,事实上,在美华人对COVID-19的反应是对这句话的一个很好的诠释。那么我想知道,难道一个国家的兴衰不包括各族裔的平等吗?难道普通人不应该帮助国家解决社会问题,治愈社会疾病吗?您最后说了一句很有力的话,即“我们站在平等,正义和更强大的美国一边”,这难道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帮助所有的美国人,特别是非裔美国人吗?

  对于这些,我想您会用自力更生的重要性来反驳我。您说“如果美国华人能为社会正义做出独特的贡献的话,那么分享我们的文化价值观可能就是其中之一,”非裔应该像华裔(专题)一样“通过更好的教育,努力工作和创业精神”提升自己。这是我虽然尊重但却无法同意的。

  虽然华裔非常努力,但是我认为将努力工作看作是华人独有的文化是一种自负的看法。认为黑人不想送孩子上好学校,不想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也不想自力更生,这样的想法恐怕是狭隘的一己之见。

  问题在于,想要达到“自力更生”的目标,华裔美国人和非裔美国人需要付出的努力不是相等的。是的,移民(专题)很艰难。我的父母不得不克服许多经济、社会和文化的障碍,我永远也无法体会到他们为让我成为今天的我而承受的艰辛。可是他们没有额外遭受四百年的压迫、歧视和奴役;就算是当年残酷的《1882排华法案》、恐华情绪和对华裔的歧视,也无法与非裔的经历相比较。我们的祖先没有带着锁链来到这个国家,我们的被压迫并没有根植于美国宪法。的确,自力更生是一种高尚的信念,但数百年歧视黑人的社会态度和制度让他们的自力更生变得比华人要困难得多。

  您通过努力工作取得了现在的成就;我们知道,我们也很感激。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尤其是对黑人来说,只靠“努力”往往还不够。

  甚至对我们来说,自力更生也并不总能解决所有的问题!Yitao,您在信中提到了:“不要告诉(您的父母)我们应将华人的自由和权利归功于他人。我们没有,这是我们自己争取来的。”阅读过艾琳的文章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对的。是的,我们争取来了,但是这是在非裔的帮助和支持下才赢得的。“自力更生”通常被认为是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灵丹妙药,这是模范少数族裔神话的精髓。但是,这也是当权者逃避责任,而不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的借口,这也是我将会继续跟我的父母所分享和讨论的。

  说起我的父母,下面这个部分就是写给你们的,妈妈爸爸。我爱你们!我爱你们,因为你们会包世界上最好吃的饺子;你们帮助我维系了中国文化之根;因为你们促使我成为了最好的自己。我爱你们,所以我写下了这封信。

  系统性种族主义和无意识偏见的危险性在于它是存在于潜意识里的,是一种无形的痛苦。它是一种疾病,它损害了我们作为华裔美国人非常珍视的同情心。由于我非常在乎你们,所以我不希望你们成为这种痛苦的受害者。有时,这种疾病的症状表现为公开的种族主义言论和行动,仇恨犯罪或警察暴行。我并不是说你们会做这些事情,也并不是说你们是种族主义者。没有人这么说!那我在说什么?艾琳在说什么?我们这一代华裔美国人在说什么呢?说的是你们的保持沉默——这同样是种族主义的症状。我们说的是你们不为此发声,谴责抗议,而将其视为“与我们无关”的决定也是助纣为虐。

  这是一种病症,因为它理直气壮地接受特权;因为它背叛了为维护权利而与我们并肩作战的非裔美国人;因为它是自私的,不光彩的——你们一直教导我不要成为那样的人。你们常常引经据典地拿来儒家的价值观,所以今天我也想说:“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换而言之,一个具有高尚人性的人是自己要站得住脚,也要让别人站得住脚 ;是自己要腾达,也要让别人腾达的人。) 无论你想怎样治愈这种沉默的病症——是通过捐赠、分享帖子、投票、阅读,还是签署请愿书和抗议——我都恳求你们不要无视它的存在,因为你们每次的忽视和沉默都会伤透我们的心。

  下面的话是我想对华裔美国社区所有人说的,好像有点离题。如您所知,哈佛因为其平权行动政策卷入了一场官司。作为一名哈佛的华裔学生,我发现自己处于这场讨论的中心。我觉得还需要提及的是,华裔美国人对平权行动的支持远远低于其他亚裔美国人(40%的华裔美国人支持,而其他亚裔群体的这一比例为73%),而且,起诉哈佛(公平录取)的团体里大部分是华人。由此也可以看出,华人群体会倾向于维护自己的利益。

  我也没精通亚裔传统的诗韵表达,但我要用我自己的引用来结束本文。下面是美国地方法院法官Allison Burroughs不久前在联邦法院对告哈佛案做出的裁决 :

  “被哈佛大学录取并选择就读的学生将和各种各样的人一起学习和生活,他们的同学拥有各种不同的经历、信仰和才能。他们将有机会超越种族,将彼此作为拥有独特历史和经历的完整个人,互相认识和理解。也正是在哈佛或者其他地方,这种共同学习和生活的经历会让我们看到种族只是一个事实,但不是决定性的事实,也不能告诉我们什么才重要;然而我们现在还没有做到这一点。在此之前,适度考量族裔因素的录取政策,只要能够通过严格的审查,仍会在社会中占有重要地位,并有助于确保高校能够提供一种多样化的氛围,促进学习,提升学术,鼓励相互尊重和理解。”

  “我们还没有到完全超越种族的那一天,”她说。

  而我们作为华裔美国人,如果现在没能与非裔美国人和其他弱势的少数群体站在一起——那我们将永远不会到达完全超越种族的那一天。

相关专题:华人,华裔,哈佛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华人社区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7-14 02:5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