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引发全美震撼的胡德堡女兵分尸案:美军军纪扫地?

京港台:2020-7-7 03:04| 来源:转角24小时 | 评论( 7 )  | 我来说几句


引发全美震撼的胡德堡女兵分尸案:美军军纪扫地?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美国军中杀人事件:2个月调查的军纪扫地?美军「胡德堡女兵分尸案」

  「我的女儿一心报国...却被我们的陆军冷漠背弃!」今年4月在德州胡德堡(Fort Hood)陆军基地「人间蒸发」失踪的美军女兵——凡妮莎.吉延(Vanessa Guillén)——在引发全美震撼的75天军方大搜查后,5日终于证实不幸身亡。根据美国陆军刑事调查指挥部(USACID)的调查资料,20岁的吉延是遭到军中的男性同袍「以铁鎚击毙在基地军火库」,之后遗体更惨遭到肢解、焚尸并灌入水泥弃置于荒野森林。

  军方强调,吉延的遗体因为毁损严重、辨识困难,因此搜索行动才会一路受阻,拖延超过两个月;但受害者家属却愤怒地质疑,吉延之死极可能与美军漠视「军中性骚扰」有关,除了谴责军方调查行动的刻意怠慢,更夸张地让涉案士兵「从戒备森严、并处于封锁状态的陆军基地潜逃」,任逃亡的主嫌畏罪自杀。

  死时20岁的吉延,生前是派驻在德州胡德堡基地的美国陆军军械士,是隶属于陆军第三骑兵团的轻兵器军火保修员。根据USACID的案件报告,吉延与主要嫌犯——同为军械士的男性同袍亚伦.罗宾逊(Aaron David Robinson)——都服役于胡德堡西南侧、基林市的军火库。但在4月22日下班后,没有离开基地的吉延却无端消失,自此下落不明。

  军人在值勤期间于基地裡失踪的消息,很快地传遍胡德堡基地。但在密集的地毯式搜索后,陆军方不仅没找到吉延本人,反而发现同僚罗宾逊的一连串「可疑行为」。因此在寻人行动无果后,全案也被升级为「军中刑事案件」,并交由USACID着手调查。

  根据USACID日后的调查资料,在军械室内「人间蒸发」的吉延,其实是被军中同袍罗宾逊「以铁鎚击杀于基地裡」。之后,罗宾逊再将吉延的遗体装入大型塑胶桶,并正常下班、毫无阻碍地驾着装有尸体的汽车离开派驻基地。

  罗宾逊在离开基地后,打了电话唤来了自己的「民人」女友阿奎拉(Cecily Ann Aguilar),两人就在基地以东30公裡的莱昂河(Leon River)河畔森林中,将吉延的遗体肢解、分批焚尸,并灌入水泥后,埋进无人知晓的河岸林地。

  根据调查资料,罗宾逊与阿奎拉在协同毁尸之后,曾多次返回弃尸现场「追加灭迹」。但在吉延通报失踪后的数个星期裡,胡德堡指挥部、美国陆军高层与后续接手的USACID,却都没有怀疑、或主动锁定罗宾逊作为同单位关係人的可疑行动——相关调查就这样原地踏步了26天,直到5月17日一名军中目击者出面作证,指控吉延失踪当天,曾目睹罗宾逊「极为吃力地扛着一个可疑的塑胶箱上车」。

  藉由目击证人的证词,陆军军法检察官才在5月18日取得了罗宾逊的手机通联纪录,自此身为平民的阿奎拉才被列为审讯对象。但令家属感到愤怒与荒谬的是,军检进度就到此为止,自此之后又一个月,全案再度陷入无进展的停滞泥沼。

  在罗宾逊与阿奎拉的涉案嫌疑逐渐浮出之吉,吉延的家人——他的母亲与姐姐——也在志愿者与律师团队的协助下,逐渐凝聚起对军方调查不力的公众压力。同时,律师团队也透过家属证词与同僚资讯,主张吉延生前「曾多次投诉遭到『部队长官』性骚扰与人身威胁...甚至可能遭致『军中性侵』,却求助无门。」

  被害者家属的悲愤呐喊,迅速地引起军中人权团体、媒体,以及美国社会舆论的高度关注。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军的军中性别歧视、性骚扰与性侵害问题,过去10年内已多次引发重大社会批评并引发军方政策改革;另一方面则因为年轻的吉延是「墨西哥移民第一代」,原本希望透过从军报国来证明自己的爱国认同。因此悲惨而无声的残酷结局,也因此重创了美国陆军的军纪声望与部队士气。

  但在新闻舆论压力的介入后,停滞不前的军方调查却在6月中旬出现了重大而骇人、但又极其扭曲的离谱进展——因为在多次的军检审讯后,被列为嫌疑人的阿奎拉终于被突破心防,翻供撤回了「案发当天...罗宾逊辩称与自己约会的不在场证明。」与此同时,军检终于通过层层办案程序,申请到了罗宾逊与阿奎拉在案发当天,两人手机的电信讯号足迹,并透过交叉比对确认了「吉延所处的『最终地点』」,很可能就在胡德堡基地以东的莱昂河畔森林。

  最终在6月21日,军检调查团才终于定位了莱昂河畔的案发地点——军方发现了罗宾逊被目击装尸的大型塑胶桶,并发现了有尸腐臭味与焚烧痕迹的「可疑林地」。但吉延人在何处?是否真的死亡?没找到遗体且没有直接证据的军方仍无法判定。

  讽刺的是,军检所掌握的「嫌疑现场」,事实上就是「埋尸地点」,只要军检再扩大搜索「几公尺」,就能发现罗宾逊没烧乾淨的死者毛髮与血迹,而吉延残缺的水泥尸块也就静静地埋在近在咫尺的表土之下。

  然而受限于层层军法程序的军检调查团,仅有基本搜索,却没进一步检视四周地貌的「可疑性」——一直到军检确认案发河岸的9天后,一批奉命前来莱昂河岸架设路障封锁线的工程人员,才在几公尺的周边闻到了「浓烈的尸腐臭气」,并于地上找到了「人类的残存毛髮」,紧急通报后的检调开挖,这才在失踪两个多月后找到了吉延死亡的证据,与被毁尸灭迹而破碎的人骨遗骸。

  吉延的「疑似骸骨」是在6月30日出土被发现,但因为被害者遗体已遭严重破坏,除了第一时间已无法透过外貌特徵判断死者身分,破碎的遗骨也无法用牙齿齿型比对来确认「这具遗体是否真的就是吉延?」

  但同一时刻,一直对外强调侦办不公开的军检的调查进度,却在不明途径的状态下,将这「寻获疑似死者遗骸」的突破性消息,外洩给了当事主嫌罗宾逊。闻风获知犯行败露的罗宾逊,就这麽夸张地「离营逃亡」,在层层的管制严令下逃出了胡德堡营区。

  胡德堡指挥部向《华盛顿邮报》表示,在其女友阿奎拉翻供后,罗宾逊的涉案嫌疑虽然高度升级,但军检并未取得足够的权限对他发出正式指控。因此在种种限制安排下,罗宾逊也被派回胡德堡基地的原单位本部,并藉由防疫期间的「军营禁足令」限制出入与行动范围。

  不料在军检的头号锁定与军营防疫的层层戒备中,有案在身的罗宾逊却仍成功地「离营逃亡」。过程中究竟是何人放行?为什麽会在关键时刻放走涉有杀人重嫌的罗宾逊?胡德堡军方却完全交代不清。

  根据检方事后掌握的电话录音,深知杀人罪行已东窗事发的罗宾逊,在逃离胡德堡基地的逃亡途中,曾致电给女友阿奎拉,并慌张地留下语音讯息:

  「宝贝...他们找到尸块(pieces)了!他们找到尸块了!」

  但逃跑的罗宾逊并没能逃得太远。几小时后的7月1日清晨1点17分,罗宾逊就在基林市的一座教堂附近被宪兵与德州警方联手围捕。最终,在走投无路的状态,手持军火且拒绝投降的罗宾逊,就在重重包围中「饮弹自尽」。

  罗宾逊畏罪自杀后,被留下来的情人共犯阿奎拉也因共犯罪行被捕,并对军检召供了案发一切:根据阿奎拉的说法,罗宾逊之所以痛下杀手,完全是因为「个人感情纠纷」被不和的同事吉延发现威胁。

  阿奎拉表示,罗宾逊手机中存有一张两人的亲密照片,但当时的阿奎拉却是「基地中另一名士兵的妻子」。换句话说,阿奎拉是与罗宾逊发生婚外情,而在意外中发现两人不伦的军中同事吉延,则意图以此「恐吓罗宾逊」,扬言要向上级举报此一「通姦之罪」。

  在美国,虽然大部份的州级法律都已不再视「通姦行为」列入刑事罪刑;但由于军纪考量、军队形象与军中性别伦理的顾虑,美国三军统一施行的《军法典》中,仍对于「通姦行为」有着严格的惩处规定——之中,与同部队单位关係者处法的官士兵,所遭惩处还特别重。一般来说若遭定罪,触法者将被「开除军籍」(不名誉退伍),更可能面临1年以下的有期徒刑;退伍金、退休俸与其他的薪饷津贴与军人优惠,也都将被取消、没收、甚至追讨费用。

  换句话说,根据阿奎拉的说法,罗宾逊是被同僚恐吓在先,才会在「军旅生涯走投无路」的状态下,为了感情受迫杀人。

  但阿奎拉的说法,基本上没有任何可佐证的第三方证据。究竟与罗宾逊不和的吉延为何会看到检举照片?吉延又有何动机要无端举发并胁迫身为同事的罗宾逊?当前的被告证词也仍交代不清,唯相关说法仍经由军检内部放出了消息给媒体。对此深感愤怒的吉延家属与律师团队,这才扩大了指控力道,反控「吉延生前疑似遭遇了军中性骚扰,死时更可能遭遇性侵」。

  吉延的家属表示,女儿在生前曾多次和家裡哭诉「遭到长官性骚扰」,但部队裡的举报程序却都没有回应。因此从小就立志加入美军,希望「藉此得到更多社会尊重」的吉延,在胡德堡的生涯一直很痛苦,甚至担忧起自己的人身安全。

  家属表示,虽然在家人们没有办法及时在吉延生前回应他的求救信号。但在吉延失踪后,律师团队也不断要求军方「必须彻查纪录」还原并了解军中性平与性骚扰申诉机制,究竟有没有保护吉延的申诉?但对此,美国陆军虽然下令胡德堡基地必须提出检讨报告,但从中的性骚扰通报与性平调查纪录,军方却都没有积极跟进。

  因此在种种超展开的案件进展后,对于军中司法系统极为失望的吉延家属,才会悲愤地于7月4日召开记者会,除了公开「破碎的河岸遗骨就是失踪的吉延」,更大力谴责美国军方:

  「军中的长官背弃了吉延,美国陆军也背弃了吉延。」

  截至7月6日清晨为止,USACID都还没有对吉延命案的进度与家属指控提出任何澄清与回应。唯有办案检察官无奈地表示:「军中的调查程序有其为难的制度与法律程序,面对种种质疑,我们已经尽力了,但也很为难没办法满足情理法的平衡。」

  但对于军中的性骚扰与性侵问题,吉延案的悲剧却在美国社会延烧起了另一波的「军中 #MeToo」与退伍女兵的受害血泪证词。

  许多受害者表示,由于军队的封闭环境与特殊性,部队裡的性平问题一直是众人避而不谈、有案多被压下的国防黑幕。之中,除了举证困难以及申诉机制迟缓外,像是前述的「军法通姦罪」也时常被谬误地用来压制性侵受害者的检举申诉。

  「1995年,我在奥兰多的海军核能训练指挥部被长官强暴。但在举报过程中,军方却不断威胁我『作伪证的刑事后果』,并强调我如果发出检举,我也很可能也会被反控《军法通姦罪》...因为性侵我的长官已经结婚,所以被性侵的我也有罪。」

  多名的受害退伍官兵,向获奖的Podcast《Mueller, She Wrote》如此投诉:「类似的故事太多了,而且数十年来都不曾改变。」

  吉延案的悲剧在美国社会延烧起了另一波的「军中 #MeToo」与退伍女兵的受害血泪证词。图为纪念吉延的牆上涂鸦。 图/美联社

  然而另一方的不同意见,却对于这种「受害者心理」极为不以为然。像是威斯康辛大学密尔瓦基分校的资科系讲师薛勒(Betsy Schoeller),就以自己也曾身为「女兵」、服役过威斯康辛空军国民兵的经历,如此表示:

  「你们这群人是在搞笑,对吧?...遇到这种事情,你们如果只能哭得梨花带雨,那付出惨痛代价也只是刚好而已!」

  儘管薛勒近似于「检讨受害者」的争议发言,很快就遭致社会谴责。但另一方的意见却也同意「军人就该尚武强悍」,如果军人们都不敢保护自己,那麽讲再多「性别平权」都是假议题。不过在随后的澄清发言中,薛勒却公开为「自己的发言不够完整遭到扭曲」而道歉,并重申自己的本意不是要批评受害者,「我明白女性从军有多麽不容易...我想强调的是:如果大家不团结起来,这种结构性的欺凌绝不会凭空改变。」

  近年来,关于女性官兵的军中权益与平等问题,在各国都遭遇了相当大的考验与检视。这一方面是因为,在军事专业高度科技化与专精化的时代,各国部队都遭遇了「兵源短缺」的战力问题,如果不积极扩大人才招募与平等友善的环境,募兵范围就将因传统的性别限制而更加侷限。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现代军人的专业养成与培养不易,各单位都希望旗下战力能「续签」尽可能地延常服役年限。这一方面不仅能够维持战力的稳定性,二方面也能精简人事培养的成本投资。但由于传统家庭观念的限制,军中女性的升迁与战功累积,都很容易因家庭因素的限制而中断、中离——儘管同样的家庭政策不友善因素,也同样会造成男性菁英的提早退役与人才流失——但长期下来,此一环境却更容易成为女性战力维繫不易的缺口,并造成各种人才流失与性别歧视的恶性循环。

相关专题:美军,军事动态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4 10:0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