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 繁體版 | 发布广告 |常用工具

病毒第二波比第一波猛 封城的比不封的惨

京港台:2020-8-3 04:12| 来源:上报 | 评论( 115 )  | 我来说几句


病毒第二波比第一波猛 封城的比不封的惨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

  

  “社交疏远”令执行晚的纽约州,麻州,新泽西州四月份导致了大量的感染和死亡,但目前在开放过程中检测阳性率始终低于1%。

  “封”无法阻断病毒

  从2020年1月23号武汉封城, 已经过去了六个月。疫情初始阶段,人们大都认为只有封在家里不出门,才是唯一逃避病毒的方式。过去的六个月当中,每个国家根据本身的体制与民情选择了本国的防疫模式。今天,我选择三种模式进行探讨。

  无论何种模式,都是被病毒进攻后,被动的反击模式。只有根除制造病毒与散布病毒的根源,才能使人类在未来免遭类似的厄运。

  我在这里列出这三种模式,不仅是让自己,也是希望所有人都参与对事物的分析。 这样我们能够站在过去的经验之上,为未来做相对好的选择。

  我选择的三种模式是中国模式,瑞典模式和美国模式。

  中国模式

  中国模式是典型的封户、封城、封产业,经济停顿模式。

  2020年6月7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了《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

  白皮书指出:中国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前所未有地采取大规模隔离措施,前所未有地调集全国资源开展大规模医疗救治,不遗漏一个感染者,不放弃每一位病患,实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应检尽检、应隔尽隔。

  白皮书向世界宣告,中国取得了抗疫的伟大胜利。

  中国独一无二地在本国范围内封户、封楼、封小区,乃至封城;把居民住户的门钉死,把整栋楼大门用角铁焊死的。不言而喻,中国政府认为封城乃至停顿交通是最行之有效的阻断病毒的手段。病毒应该是完全给封死了。中国为世界树立了抗疫榜样。

  6月11日,发表白皮书三天之后,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发现有病毒源。这证明从一月底到三月,长达两个月的全国性封城没有达到目的。封城没有封死病毒。

  除了病毒没有封死,封城期间衍生的人道危机,同样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封城后没有交通,病人靠自己走路去医院。病人无力走回家而跳下立交桥;因为无法去医院,病人认为治愈无望而跳楼自杀;老年人因为无法买到食物,夫妻一起跳楼自杀; 有自闭症的孩子没有人照顾而饿死,等等…… 还有封村后有人要强行出村, 把守村人杀死的悲剧。 在此暂时不谈封城导致的众人心理疾病。

  此外, 封城,封产业,还导致了巨大的失业潮与失业人员。大量失业人口是社会不稳定的关键因素。中国专制政府有大量的维稳经费和维稳人员。但是在民主国家, 失业造成的骚乱与动荡将不是简单可以处理的。

  如果中国政府和中国CDC的专家们,在过去的三个月里反省了自身做法的弊病,观察到了其他国家处理疫情的不同方式,他们就应该改变那种绝对封一切的做法。遗憾的是,政府对民众感受视而不见,北京百姓又经过了一轮封楼,封小区的艰难日子。

  有一点是不容置疑的,那就是封城减缓了病毒的传播速度。中国公布的感染人数从三月以来一直是八万,死亡人数四千左右。中国一直没有报告检测人数。直到六月中旬北京大检测之后,中国突然报告检测了九千万人次。但是感染人数不变,仍然是八万人左右。死亡人数每天增加两、三个。按照中国政府所报告的感染人数与检测数,每百万人口感染率五十八人,每百万人的死亡率只有三人。

  这么好的抗疫效果,但却没有任何国家愿意采用中国的防疫模式。是不相信中国的数字,还是不接受中国的抗疫模式?我想两者均有之。

  

  没有任何国家愿意采用中国的防疫模式。是不相信中国的数字,还是不接受中国的抗疫模式?(汤森路透)

  瑞典模式

  为什么要谈及瑞典模式?因为瑞典走了另一个极端。瑞典是一个在疫情期间照常生活的国家。政府没有发居家令。瑞典政府呼吁公民保持社交距离,要求人们生病时主动留在家中。并且禁止超过50人的聚会。政府要求公司安排员工在家工作。但是与欧洲其他地区不同,瑞典的商店,饭店,体育馆和学校仍然开放,保持正常运行。

  瑞典政府的模式,在三月份疫情开始,就受到瑞典民众的坚定支持。最近,尽管统计数据令人担忧,但大多数瑞典人仍支持政府卫生机构的做法。

  瑞典目前是世界上人均死亡率最高的国家之一。根据www.worldometer.org 2020年7月22日的数据, 瑞典每百万人的死亡率561,比美国高30%,比它的两个邻居,挪威和芬兰按照人口基数计算要高出十倍。瑞典死亡人数中有将近一半发生在养老院。瑞典的经济也受到了严重打击,周边国家把瑞典看作是病毒源。邻国丹麦和挪威对来自瑞典的旅行者进行严格限制。瑞典的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Anders Tegnell)是瑞典模式的推手。他在接受瑞典国家广播公司的采访时承认有太多人死亡。但是他没有为政府的策略道歉。

  瑞典政府认为他们的模式是可持续的。而且,这些措施必须维持数月之久,当然瑞典公众也支持。从长远来看,瑞典政府认为这一模式将同时保护生命和经济。因为疫情中的经济不是简单的经济,是直接关系到人类抗疫情绪与生活来源的关键因素。

  瑞典人民对他们目前享有的行动自由和心理状况满意。瑞典的普通民众正在遵守政府的指导方针,保持社交距离,在家里工作。并根据政府的引导,几乎不带口罩。

  目前,没有迹象表明瑞典当局会将改变抗疫模式。

  按照瑞典的公共卫生总监卡琳·泰格马克·维塞尔(Karin Tegmark Wissell)的话说,“我们已采取的措施着眼于长期的方针政策。”“我们将保持我们当前的政策和限制措施…并继续研究疫情新动向与新的抗疫成果。”当被问及为什么这么多瑞典人仍然对当局看来很糟糕的数据抱有信心时,他说,疫情结束时,将会证明瑞典的政策是正确的。“当完全封锁以后的国家试图开放时,其中许多国家将面临疫情再次爆发,从而将当地民众长期置于恐惧之中。”

  这位卫生总监说得有道理。恐惧比病毒更可怕。既然每次开放都导致疫情爆发, 那么从开始就不应该全面封锁。但是,又有哪个国家领导会有瑞典政府的胆识呢?川普如果采用了瑞典的模式,媒体和民主党肯定会把他骂成“刽子手”。当然,被美国左派媒体反复洗脑的部分美国人民也没有瑞典人民的远见与淡定。所以,抗疫模式要根据国情民意来定。

  至今,有人嘲笑瑞典吗?没有,有人说瑞典疫情失控吗?也没有。

  

  瑞典民众正在遵守政府的指导方针,保持社交距离,在家里工作。并根据政府的引导,几乎不带口罩。(汤森路透)

  美国模式

  美国的防疫模式是介于中国和瑞典之间的。美国也是被中国嘲笑“疫情失控”的。三月中期疫情开始时,川普总统听取了专家组的意见,就是“社交疏远”政策。当时专家的方针是社交疏远两个月,到五月底为止。在社交疏远的政策下,一切公共场所关闭,包括餐馆,酒吧,健身房,服务型行业。这一政策,使经济受到重创。人们虽然被要求“shelter at home”,但可以出去看医生,买食品;公共交通正常运行。各州同时限制了聚会时的最多人数。

  “社交疏远”政策有两个目的,一个是要保护脆弱人群,另一个是减缓对医院的压力。今天看来,居家令确实在短时间内保护了很多年长、对病毒抵抗力低的人。同时也减轻了医院的负担。当然,专家的初衷们也以为通过“社交疏远”来封死病毒。

  川普总统在四月底觉察到经济的困境,开始要求重新开放。疫情领导小组为此定出了长达三页纸的分阶段开放指南,包括每日化验阳性百分率不能超过5% ,否则停止继续开放等等要求。

  如今美国的很多州在重新开启过程中停止了多次,原因都是检测阳性人数陡增。人们恐惧心理加剧。这也説明,“社交疏远”并没有阻断病毒,每次开放,病毒重现,人们的恐惧不减。

  这一切,瑞典政府早已事先察明,也被瑞典政府言中。这就是为什么瑞典社会一直开着,不关,其实是最明智的决定。

  “社交疏远”居家隔离的心理负面效应极大,加之上千万人失业。人们找不到出口发泄心中的愤怒。佛洛依德事件引出的动乱,示威游行,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家居令”与失业导致的心理负面影响的宣泄。这一点,瑞典政府也是提前意料到,不关闭社会,最大限度保证民众心理平衡。

  回头看去,我认为川普政府采用了“社交疏远”政策是对的。因为这一做法显示了政府对民众生命的重视。这一政策产生的负面效应以及动乱,也是给每个人以及政府上了一课。眼睁睁地看到川普对民众生命的重视实行“社交疏远”,结果导致民主党州的死不开封、自残自毁经济以达到川普败选的目的,我想以后任何一个民主国家的政府都要三思而后行!

  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的是,迟迟不执行“社交疏远”令的纽约州,麻州,新泽西州四月份导致了大量的感染和死亡。但目前在开放过程中检测阳性率始终低于1%, 而佛罗里达和德克萨斯,特别是加州等居家令实行的早的州染疫人数,在开启之后大增,也进一步验证了瑞典政府的预言与政策的正确性。那就是,病毒一定要把整个人类社区冲刷一遍。纽约被冲刷过了,所以目前就没有更多的人感染。加州封得早,重新开启,病毒就一定要再流行一遍。病毒是封不死的。目前加州的感染人数已经超越了纽约州。

  川普总统可能已经明白了瑞典模式的可取之处,他最近多次强调:无论疫情如何,再也不关社会与经济活动了。因为疫情中的经济,不是一个独立问题 是与疫情交融在一起,直接影响社会稳定或者导致社会动荡的关键因素,也是抗疫是否成功的关键因素。同时,正像瑞典政府所说,恐惧心理,比病毒更可怕。让人们习惯与病毒相处。面对病毒,习惯病毒,走出恐惧,增强免疫力;增强对二次,甚至是三次疫情的抵抗能力,才是更重要的。

  我们都可能记得1919年的西班牙流感。1918年秋冬,费城没有封,有大量的死亡人数。旧金山及早地封城,从而当时伤亡很少。但是到了第二年春天,第二波疫情来的时候,旧金山的经济状况已经无法继续封闭,长久没有经济收入,人都要饿死了,只好开放。结局是, 旧金山的总体死亡人数高于费城。因为第二波的病毒要猛于第一波。封城的社区反倒比不封的社区生命与经济损失更惨重。

  美国的社会已经重新开启,所以一定要继续开下去。采用严格的消毒措施,保持社交距离,重复频繁检测(美国目前每天检测两百万人次)。社会活动保持在正常情况下的50%,然后逐步增加。做为个人,严格做好个人卫生,坚持锻炼,休息充分,保持心情舒畅,多晒太阳。不要害怕。一定要战胜恐惧。才能取得战胜病毒的最后胜利。

  ※作者佳月,河北唐山人。米兰工大机械工程博士,美国Indiana大学凯利商管学院MBA。

相关专题:病毒

推荐:美国打折网(21usDeal.com)    >>

        更多美国要闻 文章    >>

【郑重声明】倍可亲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仅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转载需经倍可亲同意并注明出处。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请及时与我们联络,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9-25 01:4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